引鲤尊最新章节《引鲤尊》正文 第206章 差别对待的失忆

5200小说网手机站二维码
  
    不好意思,更新晚了。今天有些忙,不好意思啊!谢谢超哥月票!

    ————

    鲤笙这话一说出口,积聚在洛爵心口处的沉闷突然更加的郁结。

    看着呆愣的看着她,左右张望又带着几分不安的鲤笙,从来没觉得一瞬间要比一生还要长。

    闻声,犬火与浅玉儿也凑了过来,鬼夜明也想过来,但为另外三个人拉着,也因为先前的选择,他没那么厚的脸皮重新回来,只能远远的观看,一脸的担心。

    “鲤笙,你说这是第一次跟爵爷见面?你没开玩笑吧?”犬火不可置信的道:“他可是你的……!”

    “犬火,你先让她说。”洛爵急忙打断犬火,不急不缓,哪怕心底已经乱成一锅粥,仍然一脸的不经风雨:“听她怎么说。在她说完之前,你们谁也不要多嘴。这是命令。”

    不准在鲤笙面前透露半分与他的关系,洛爵甚至用上了命令口吻。

    身为女儿的浅玉儿,感觉要比犬火灵敏的多,洛爵这话一出口,她当即就明白了言下之意,急忙拉住了犬火,点头道:“知道了,爵爷放心。”

    洛爵再次看向鲤笙,漫过也是一脸惊讶的天羽月,居高临下的站在她身前,由上往下看着她依然灿烂的笑颜,但却无奈的尽是陌生。

    “你说我们第一次见,对吧?”

    声音格外的低沉,听者皆能听出他的失落。

    鲤笙却因为他离着自己这么近而红了脸,急忙捂着双颊,奶声奶气的道:“帅哥,你长这么标致,我如果见过你,肯定会过目不忘……”

    一把抓住鲤笙的一只手,半握在空中,一双耀耀生辉的金眸微微垂眸,其中的画卷泛滥着晦暗的波澜,想要吞噬一切似的,迷蒙一片:“看着我的眼睛再重复一遍,你确定……我们第一次见?”

    这男人到底在确认什么?

    鲤笙心中暗想,对上那眼眸又瞬间红了脸,“不……可能在上辈子见过吧?”

    上辈子?跟上辈子有毛关系?

    洛爵脸一黑,手上的力气加大,眼神往下移,落在她脖颈处那鲜艳而又复杂的誓约印纹上。

    誓约印纹还在,可这人是突然闹哪样?

    见洛爵不说话,鲤笙又往前主动的蹭了蹭,趴在他胸口处,越发的小鸟依人:“帅哥,你是不是也这么觉得?”

    帅哥……

    这是自她醒来以后一直在喊他的称呼,不是洛爵,更不是九哀,而是一个让人苦笑不得的称呼。

    洛爵有好多想问的,可话全都憋在了嗓子眼似的,在对上鲤笙那双清澈无瑕的眼睛时,便硬生生的咽了下去。

    不该问。

    不该将这种他最希望的情况再次变成原先那般,真的没必要让鲤笙再喜欢上他。

    他笑了笑,松开了鲤笙的手:“既然你说我们今天刚认识,那就如你所说吧!既然是刚认识,是不是得先自我介绍一下?从我先来吧!我是洛爵,他是……”

    “我认识他。”

    洛爵刚要将犬火介绍给鲤笙,却得到这么一句回答。

    鲤笙在他诧异时,又指了指一旁的浅玉儿:“她是浅玉儿,八岐大蛇的后裔,而她姐姐浅紫巫女之前还差点弄死我。至于他……”

    看向犬火,表情微微有些复杂:“犬火,就是他把我从结界中弄出来的,我自然记得清楚。”

    “那我呢?”天羽月感激指着自己发问。

    “笨蛋羽毛。你是不是死过之后脑袋有点秀逗啊,我怎么可能不认识你!”鲤笙翻了个白眼,又回到天羽月身边,揪着他的胳膊往他腋下捅了几拳:“再敢问我这种白痴问题我饶不了你哦!”

    “呵呵,好!不问,再也不问了!”天羽月高兴的都要上天。

    然而说到这里,鲤笙又看向跟另外的人站在一起的鬼夜明,“夜明怎么跟那些人在一起?”

    “不用管他,他是叛徒。”死而复生之后的天羽月好像话特别多,真的。

    鲤笙却不明白什么意思,“但他在看我们这边,他……”

    刚要往前走,却被天羽月一把扯住:“不要去。”

    “……”

    鲤笙很茫然。不过就是感觉睡了一觉,怎么会发生这么多事?

    就在两人对望时,犬火与浅玉儿相视一眼,看了一言不语的洛爵一眼,同时叹口气。

    “鲤笙前辈,你记得我们却唯独跟爵爷是今天刚见面……”浅玉儿看不下去,只好问道。

    鲤笙皱起眉头,这问题问的莫名其妙:“怎么,哪里不对吗?”

    “没,没有。”

    不对,很不对啊!

    浅玉儿摇摇头,也解释不了这种情况。

    犬火闻言又紧盯了洛爵一眼,看到洛爵黑着脸,愣是不敢再看第二眼,心中苦水泛滥。

    我的天,这到底怎么回事?

    似乎并不多在意洛爵的事,鲤笙沉默片刻,又再次问道:“羽毛,第五瞳呢?还没回来?”

    天羽月一愣,“……嗯,还没。”

    连第五瞳都记得,却唯独不记得洛爵,这……

    真的,天羽月突然开始觉得洛爵有些可怜了。

    洛爵自始至终都没有再说话,退到一旁,开始做起安安静静的美男子。

    不知道是刻意的沉默还是如何,明明是该喧嚣的时刻却意外的被静谧占满,心如明镜的几人各自相视一眼,终只能将这愈加凌乱的情况压下。

    一切等入定了再说,嗯,那时一定要细细的从长再议。

    灸弛三人的耳朵好使的很,洛爵那边发生了什么全部都听得清楚,固然他们也不懂为何鲤笙会突然不记得洛爵,他们的目的没有因此而改变。

    抓住鲤笙,如若可以,将洛爵也带回罗生门。

    慢慢来,一定要不引起波澜的将事情办妥,因此这里需要心平气和。

    很快,一炷香时间又过去,而为首的几个弟子终于开始有所行动了。

    将已经散乱成一锅粥的贵族子弟叫走后,他们便结成传送法阵,冲众人挥手示意跟上后,就率先上了法阵,消失不见。

    后边的人跟着他们,洛爵没有犹豫,在灸弛他们上去之后也跟着上去。

    鲤笙在上去之前,又往第二关无灵崖的方向看了几眼,因为无法确定正确方向,只是模糊的感应了下,眼神划过一抹担心。

    “在担心那些冰鱼吧?”天羽月也有眼尖的时候,说着拍拍鲤笙的后背:“别担心。等我们分配好了以后就有时间了。那时再请示这里的师兄……”

    “你说莫非辞?”

    “除了他,我们也不认识其他人。”天羽月点头:“而且刚才你受伤昏迷的时候,为了保你过关,他还顶撞了他爹。”

    “这样啊,也真是难为他了。有个熟悉的人那自然是最好不过。”鲤笙点点头,可转念一想,“可我为什么会受伤?啊,羽毛,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完全没有受伤的印象。”

    果然不记得她是为了救洛爵才会受伤啊……

    天羽月没有忘记洛爵的命令,姑且眼下也的确不宜戳破,只好笑道:“没什么,就是抓冰鱼的时候稍微撞了下脑袋。我们也走吧!”

    拉着鲤笙就踏上了法阵。

    鲤笙点点头,倒也没再这个话题浪费脑细胞,就这么跟着去了。

    之后就是简单的报备个人信息,然后分发所穿的衣服以及房间,反正就是很流水的行程,但他们之中,鲤笙与洛爵却没有得到房间牌。

    询问过这里的师兄才得知,百步琅的弟子不住在暂时门生处,而是由百步琅那边的人直接带到中阙峰,百步琅与其弟子都住在六峰正中央的中阙峰。

    犬火他们领到衣服和房牌后,又重新回到正门位置跟在这里等候的洛爵他们汇合,必须要在百步琅前来接两人之前商议后以后的事情。

    “玉儿,新进门生中就你一个女孩,他们把你安排在哪里?”犬火便走便问道。

    浅玉儿看了手中的房间牌一眼:“好像跟这里的师姐们住在一起。”

    “既然是住一起,那你可不要随意跟那些人接触。”犬火提醒道。

    “我知道。我们来这里的目的只是为了寻找无棱图,不是为了跟那帮人处好关系。”浅玉儿极其明白的道。

    说着,两人已经看到了在门口等候的洛爵,以及一早就领到房牌而屁颠着回来的天羽月。

    看到二人回来,鲤笙漫过洛爵就冲二人打招呼:“房牌领到了?怎么样?靠的近么?”

    犬火摇摇头,将手中房牌给她看:“我是西厢房丁酉间,玉儿住在北厢房,隔得很远。羽毛呢?”

    “他住南厢房戊戌间。看来你们平时见个面都要漫天过海呢!”鲤笙笑着道。

    犬火点点头,无奈至极:“也不知道灸弛他们被分配到了哪里?若是可能,我倒是不想跟他们靠的太近……”

    “他们是冲我而来的吧?”鲤笙一语道破,其实这都是明摆着的事,只是她先前不说罢了。

    浅玉儿急忙道:“你不用担心,你跟爵爷不在这里住,你们要去中阙峰。就算他们三个想要抓你,也得有胆去闯百步琅的老巢才行。”

    “就算你这么说,但人不生地不熟的,万一……”

    “所以我就纳闷了,你明明说第一次见到爵爷,怎么会想到在百步琅面前推荐爵爷为他的徒弟?”犬火还真是问到了点上。

    洛爵好像对这个问题很感兴趣,看向鲤笙。

    鲤笙毫不回避的也看向他,似乎子啊考虑这个问题要怎么回答似的,愣了愣。

    而这个一愣让洛爵察觉到什么似的,眉头皱紧,开玩笑道:“难道是因为我长得合你心意?”

    鲤笙又是一愣,但很快就恢复了笑意,伸手便拍洛爵的胳膊:“你怎么这么聪明!哈哈!说对了!”

    “……”

    “不然还能因为什么,总不能因为我喜欢你吧?”鲤笙笑着开玩笑,都笑弯了腰,“这位小哥,没想到你挺自恋嘛!”

    洛爵:“……”

    有种千言万语都塞在嗓子眼但却一句都说不出来的感觉。

    这话没法接。

    洛爵转过头,即刻转移了话题,看向犬火:“刚才听经过这里的人说了一个月后就是惊阙山灵阙比拼大会,到时候整个惊阙山都会很热闹,而那时候戒备自然也会松懈。这一个月时间,我们暂且各自熟悉环境,暗中查探资料。待灵阙大会我们从中阙峰出来的那天再重新集合,详细研讨寻找无棱图的应对之事。”

    “灵阙大会是什么?”浅玉儿问的好,其实鲤笙也很想问。

    方才只顾看热闹了,根本就没注意到洛爵跟这里的人说话,错过了最佳询问时机。

    惊阙山的事洛爵也很少会打听,刚才也只是匆匆问了下,具体内容也不尽详知。

    想了想,道:“跟展阙大会不同,这里应该是修为比拼。总之,这一个月我们小心行事,切莫冲动惹事。互相之间照应好了,一个月之后再说。”

    “爵爷,您跟鲤笙所在的中阙峰,没有百步琅的口谕是出不来的。这一个月,鲤笙就托您照看好了……”犬火想到这个就犯难,眉头都要皱一起了:“可要看好她……”

    毕竟是惹事精嘛。

    说到这个,鲤笙就不乐意了:“我这么大的人了还用别人照看么?切,到底谁照顾谁还不一定呢!”

    “小鲤,我会等你下山的。”天羽月是最担心的那个,可怜巴巴的扯了扯鲤笙的衣衫,跟小狗似的眼神:“你要照顾好自己啊!千万别生病……”

    “哎呀,我又不是小孩子,会一切OK的!不就是一个月么?又不是一辈子见不到,你们能不能别这样?”就算真的一辈子都不见,也没必要这样吧!

    鲤笙嘟嘟囔囔的本领又见长,醒过来越发快言快语了,说的众人皆是直摇头。

    “不过话说回来,这一个月时间除了打探无棱图的消息,另外还要干什么?”鲤笙又问。

    洛爵无奈的叹口气,抬头,发现归辽殿前正慢慢走过来一拨人,皆是一身淡黄长袍,从领头人生机勃发的姿态来看,修为自然不低。

    于是笑道:“既然都来到这仙灵学府,不好好学些本事的话就太对不起这一路颠簸了。”

    学习……

    “啊……”鲤笙恍然大悟,这不是她提高修为的最佳之地么!

本站开通手机站: m.5200.net 或者扫描页面右上角二维码!

越多人阅读本书,更新越快,宣传本书网址:http://5200.net/17150p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搜索小说:
喜欢这部小说的人也喜欢:

武动乾坤

斗破苍穹

遮天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傲世九重天

百炼成仙

仙逆

医道官途

官术

异世邪君

天才相师

神印王座

修仙狂徒

永生

官仙

校花的贴身高手

黑道特种兵

天才医生

光明纪元

杀神

将夜

从零开始

暧昧高手

剑道独尊

天珠变

龙在边缘

重生之贼行天下

宠魅

成神

圣王

校园超级霸主

求魔

重生之红星传奇

全职高手

最终进化

官家

异界全职业大师

一等家丁

大周皇族

官神

长生不死

重生于康熙末年

网游之天下无双

极品太子爷

异能古董商

最强弃少

花门太子

超级医生

末日蟑螂

圣狱

异界艳修

官路弯弯

首席御医

锦衣夜行

带着农场混异界

七界传说

异世傲天

网游之无限秒杀

校园极品公子

明宦之风流无边

修真世界

召唤万岁

亡灵法师末世行

混混小子江湖行

武逆乾坤

修神外传

超级基因优化液

唐伯虎现代寻芳记

轮回1984

重生之衙内

超级教练

异世灵武天下

吞噬苍穹

全能奇才

神煌

误入官场

特种兵争霸在明清

校花的贴身保镖

战皇

华山仙门

超级兵王

重生之玩转魔兽世界

超级农民

网游之邪龙逆天

异界职业玩家

唐门高手在异世

官之图

俏皮丫头

杀手房东俏房客

异世药王

独步天下

龙骑战机

网游之射破苍穹

无限升级契约流

黄金瞳

宋起波斯湾

不朽丹神

小小魔王

左道旁门

天生神医

九项全能

神霄煞仙

大艺术家

古武少年

护花高手在都市

赤城

养个女鬼当老婆

死灵术士闯异界

都市征服

赤炼苍穹

贴身高手

异世医仙

宰执天下

极道特种兵

都市之雄

田园大唐

极品都市太子

召唤千军

风驭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哥几个,走着

异世封神榜

权财

真灵九变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魔法师莱恩传

都市无敌特种兵

鸿蒙之始

随风飘

我的美女老师

红色仕途

希灵帝国

医道无双

墨门飞甲

衡天记

无限修仙

数据散修

七界第一仙

网游之巅峰法师

无尽剑装

罪恶之城

丹武乾坤

圣堂

少年药王

武神

煮酒点江山

抗战之红色警戒

重生为官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校园全能高手

易筋经

赤血龙骑

问镜

我的老婆是公主

不灭武尊

网游之抢先半步

大亨万岁

剑傲重生

九流闲人

云的抗日

临高启明

灭运图录

校园修仙

超级科技强国

流浪仙人

都市藏娇

网游之战御天下

智能工厂

神匠职业领主

重生之百将图

造神

逆天成神

殖装

超级黄金手

重生死士

末世求生录

暗黑之骷髅王

无上皇座

黑暗血时代

龙组特工

天元神诀

少女契约之书

穿越清朝当皇帝

仙河风暴

创世霸神

重生之资源大亨

无尽武装

斗神

魔界的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