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鲤尊最新章节《引鲤尊》正文 第219章 师兄赐教了!(谢s哥和氏璧!)

5200小说网手机站二维码
  
    即便如此,只要对手是同门,他还是一而再的不想动手,百步琅早就放弃了让他参加惊阙山的任何比试,因此稻凉在惊阙山的实力排行远不及岁聿和夏晓月,他也不在乎。

    如今面对的人是刚成为师妹的鲤笙,是个女人不说,两人实力又相差悬殊,稻凉还未动手便又开始心中发软。

    “岁聿师兄,不然还是让晓月负责阿鲤师妹吧?”

    岁聿知道他老脾气又犯了,果断的摇头:“不行。我跟晓月训练九师弟,阿鲤师妹就交给你。待到下半夜再交换过来。天一亮,不管训练的成绩如何,我们三人便一起训练他们两个。你若是一直不忍动手,明日过后的灵阙会无法跟师父交代的话可就唯你是问了。”

    稻凉一听,还能说什么,把百步琅都搬出来了。

    且想想不能完成任务的惩罚,很可能又是关他几十年的禁闭……当即轻呼了口气,冲鲤笙作揖道:“阿鲤师妹,我们开始吧!”

    一脸绝望的表情,看的鲤笙都觉得不好意思说什么了。

    不过,她也不是为了玩才跟过来的,也冲稻凉作揖:“师兄赐教了!”

    说罢,脚下一点,就冲稻凉冲了过去。

    并未施展任何咒法,全屏拳脚的打过来。

    稻凉该是一愣,急忙往后退,鲤笙却步步紧逼追上,依然什么咒法都不用,拳头笔直朝着稻凉身上落下。

    稻凉不知道她在打什么主意,不敢怠慢,出手握住她的手,同时捏造化指决,幻化出无数藤蔓将他整条胳膊缠住,欲捏住她的下巴。

    岁聿看后便不悦的皱起眉头,“师弟又手软了……”

    夏晓月点头:“依着二师兄的修为,幻缚之术的效力本来足以让师妹陷入困境,可师兄在捏指决时刻意少了一个封字决,因此效力减少了大半……唉,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做老好人也得有个度啊,他现在护着鲤笙,肯定是害人害己的。

    旁人都能看出稻凉刻意将指决减少来减小威力,而身陷其中的鲤笙自然早已察觉稻凉还是有所顾虑,心有不悦的同时便不再像刚才那般浅浅攻击。

    抱着被藤蔓锁住的胳膊后跳几米,半跪在地上眉眼间全是不开心。

    “二师兄,咱不带这么玩的哈!”站起来,单手捏‘清’指诀,指尖涌现火红之光后抚过被藤蔓捆缚的胳膊,但见如同烧着了一般化为青烟后,一甩胳膊,冲稍有吃惊的稻凉道:“大师兄跟洛师弟都用上了真本事,你对我怎么就心慈手软了?咱不是说好不能手下留情么?这样显得我好像不如师弟一样,很气人好吧!”

    “我是怕伤了你……”

    “我都不怕你怕什么!”鲤笙振臂一呼:“有什么本事尽管使出来,接不住就怨我没本事!再说我可是妖,不会那么轻易就挂掉!凉师兄,我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你还算是男人不!?”

    “当然是!那必须是!”稻凉急忙拍胸脯。

    “那就痛快的开始吧!”现在的鲤笙就好像在找虐一样,但举止之间的大女人之气倒是让岁聿等人不由得点头称赞。

    话都说的这么开了,若是稻凉还有所顾忌那就太不男人了。

    无奈的叹气,却也在笑:“好好好,既然是师妹要求的,那师兄可就要动真格的了!若是真的伤了你,你可不要怪师兄无情啊!”

    鲤笙笑的灿烂,冲他勾勾手指,好像一抹艳阳般:“有本事就来啊~”

    见她这般,稻凉第一次觉得跟认识的人切磋其实也是一件很让人开心的事情。因此,哪怕鲤笙修为低他几阶,也不会在意,尽情的释放灵压。

    鲤笙纵然打不过,可能让稻凉动真格已经很让她开心,迎着那骇人的灵压便冲了上去。

    “咚!”

    灵压与灵压相撞,激起的却是友情之花。

    洛爵满意的点点头,抬头刚好迎上岁聿更为认真的眼神,想必被鲤笙这么一搅合,他想要认真的念头更重了。

    “师兄,我们也开始吧!”他主动要求。

    岁聿点点头,并无其他言语,看了夏晓月一眼,夏晓月当即明白什么意思。

    走在远离稻凉的位置,漠然的道:“九师弟,接下来你可要做好不停游走在地狱之间的准备。你应该很清楚,我跟岁聿师兄不像二师兄那般温柔……”

    “让师兄师姐费心了。”洛爵浅浅作揖,往死里练也是他所求之不得的。

    提升灵力不是为了在灵阙会上能够一展风采,他只是尽可能的想要将自己损失了十年的修为尽快补回来罢了。

    那样的话,不论是成为鲤笙他们那些大妖怪的灵主,亦或是与洛世奇对抗的资格,都不会像以前那样觉得遥遥无期。

    为洛北冥,为那些惨死的兄弟姐妹报仇……也就指日可待了。

    ***

    归辽殿。

    眼看着时间一天天溜走,与洛爵约好的时间将至,犬火与浅玉儿便无心修炼,约好夜半十分在小树林的凉亭中碰头,商议后天汇合之事。

    月明当空,无一丝波澜。

    天羽月按照犬火说的,恰好午时出现在树林尽头,身上还穿着松垮的睡服,一看就是刚睡醒。

    说到天羽月,他这一个月来修为没什么进步,倒是跟一众师兄弟处理好了关系,现在逢人就能喊出其名字,想打听点什么事更是很快就能知道结果。

    浅玉儿身着一身青色长袍,乌黑的长发扎成俏皮的丸子发髻,远远一看,极为可爱,恰好配她那张年轻俊美的姿容。

    犬火坐在亭中石凳上,同样一身青色长袍,只是款式明显是男式,可见袖口绣着伏龙压纹,要比浅玉儿袖口上的盘飞凤纹要更为霸气。

    见天羽月过来,站了起来。

    天羽月走近一看,只是几日不见,浅玉儿的表情要比原先还要臭了。

    “等很久了?”他淡淡的问,径自走到凉亭内,坐下,看向犬火:“那帮人太难缠,稍微费了些时间脱身。”

    犬火并不在意他的迟到,而是道:“马上就要与爵爷见面了,你可打听到什么有用的消息?”

    “那你们呢?这都一个月了,不会什么都没打听到吧?”

    “我跟犬火想尽办法想要靠近后山禁地,可每次暗中查看都无法打开里面的封印结界,也不能贸然强行破界,所以……”浅玉儿极为无奈。

    明明秘密就在眼前但却无能为力。

    天羽月闻言却道:“为何要去后山?”

    犬火回道:“当然是为了找无棱图。”

    “谁告诉你们无棱图在后山?”

    “后山结界那么严密,若不是藏了什么宝贝,怎么可能……”6

    “所以无棱图在后山是你们的猜测?”

    “那你倒是说你打听到了什么!”犬火不免不悦。

    很显然,天羽月定然是打听到了什么,虽然为他的态度极为恼火,但若是他们真的将力气用错了方向,那现在发现还不算晚。

    “我干嘛要……”

    “啪!”

    天羽月刚想继续绕弯子,早就不耐烦的浅玉儿一巴掌拍在了他的后背,声音极为压抑的道:“快说!”

    天羽月:“……”

    就不能给他耍帅一会会儿吗?

    想了想,便道:“无棱图在惊阙山是从第五瞳口中听说。但我先前问过几个在这里呆的年月较久的前辈,无棱图是传闻中的寻宝图,八荒上下都知道,只要得到无棱图,寻找引鲤樽便容易了不知道几倍。所以从一开始,整个八荒的人都在打无棱图的主意。而无棱图身在惊阙山这种谣言也曾有过,但六峰首座的雷烈不止一次对外声明,无棱图只是传说之物,惊阙山根本没有其下落。那第五瞳到底从哪里得知无棱图在这里的?”

    提到第五瞳,不得不说,从那之后就一直没有他的消息。很多事情也因此变得异常。

    浅玉儿听闻第五瞳的名字,眼神一亮,可转瞬又恢复了漠然。苍白的神色因为这个男人的名字而挂上的秋霜,与那张动人的娇容分外的违和。

    抬起头,看向正盯着她的犬火,终究只能无奈的叹气:“第五瞳身为妖灵界大前辈,所知之事自然要比我们多的多。再说,惊阙山的人说无棱图不在这里,或许只是为了转移众人的视线。道理就像是拥有财宝的人从不会承认家中有不尽财富一样。他们也不傻,一旦承认,惊阙山就会成为八荒的靶子。就算惊阙山再有能耐,难不成还要与所有人为敌不成?他们自然要比其他人还要了解如今八荒只是表面平和罢了,若无棱图之事再次传出去,这惊阙山不乱才怪!”

    沉默片刻,不知道还要不要继续为第五瞳辩解,索性又反问道:“你们难道认为无棱图不在这里?”

    在与不在也不是他们能说的透的,只是被天羽月这么一提,犬火不得不重新面对一个以前就该面对的问题。

    “先不管这里有没有无棱图,可无棱图在惊阙山的确是第五瞳所言,然而惊阙山又说这里没有无棱图。肯定两方之中有一方说谎,而如何辨别是谁在说谎的方法我倒是可以想到几种……”

    说到这里,犬火神情一紧,看来是在想什么不好的事情。

    浅玉儿与天羽月立马明白他的意图,这所谓的几种方法想必很有挑战性,不然他不会这么为难。

    天羽月想都不想的道:“不管是谁在说谎,在与小鲤他们汇合之前我可不会做出任何风险举动。劝你们两个还是先跟洛爵汇合了以后看他怎么吩咐为好。不然万一惊动了惊阙山的人,无棱图不在这里还好,一旦真的在这里,那他们以后必然会更加小心防范。到了必须动手的时候,我可没有自信能够在百步琅和六峰掌座手中夺取无棱图。”停了一下,又道:“不仅是我,第五瞳也不会贸然对这里出手。凭你们两个的修为,不妨好好想想吧!”

    提到这一点,即使不用往深了想,犬火与浅玉儿也知道轻重。

    惊阙山乃是四大派之首,若真的公开跟其单挑,那后果可想而知。

    天羽月所说并不是没有道理,沉默了片刻,犬火道:“不用你提醒我也知道要等爵爷的命令。这件事就等到跟爵爷跟鲤笙汇合后再说!”

    天羽月点点头,看向浅玉儿。

    从刚才提到第五瞳后,她的表情就没怎么变化,俨如冰霜。

    浅玉儿注意到天羽月直率的视线,有些僵硬的抱着胳膊,强颜欢笑几分:“看我做什么?我脸上有花不成?”

    天羽月耸耸肩,并不戳破她心中所想。

    犬火抬头看了看被乌云遮住的月光,突然想起来一事:“你们可还记得我们刚入惊阙山那一夜,整个惊阙山突降大雨?”

    浅玉儿与天羽月同时点头,而打听到了各种情报的天羽月又接着道:“听说那晚之后,六峰掌座专门为此在海角阁开过会,好像这里下雨很不同寻常……”

    “的确不寻常。”犬火的表情突然严肃:“就在半日前,我无意听到了这里的人谈及那日之事。说是惊阙山满布结界,其中不乏可以消除雨雪的咒术加强界,根本不可能遭受暴雨侵袭。百步琅曾于五百年前将此咒解除过十年。只有那十年间,惊阙山会遭受正常天气的影响,后来因为有外界闯入引发山上骚乱,百步琅同六峰掌座重新加强了各种结界的效力,其中就包括雨雪消除咒。在那之后,这里已经很久没有下过雨雪,而那晚的大雨瓢泼,怎么看都极为异常。六峰掌座定然认为是天道有变的迹象,想必担心惊阙山不久后要出什么大麻烦,他们聚头自然是要提前想好对策。”

    “天道有变也是惊阙山的事,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天羽月认为这两者没什么关联:“我们来这里是为了找无棱图,不管能不能达成目的,早晚都要离开这里。一旦离开,惊阙山就算被天雷劈成两半也跟我们毫无关系。”

    “谁让你管惊阙山了?闲的吗?”浅玉儿一开口就十分的不开心,好像谁欠了她钱似的。

    ————

    谢谢哥哥的和氏璧,貌似很久没看到大额打赏了,有点激动。谢谢!最近一直再想,没有存稿的我要怎么活着度过去台湾的八天?

本站开通手机站: m.5200.net 或者扫描页面右上角二维码!

越多人阅读本书,更新越快,宣传本书网址:http://5200.net/17150p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搜索小说:
喜欢这部小说的人也喜欢:

武动乾坤

斗破苍穹

遮天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傲世九重天

百炼成仙

仙逆

医道官途

官术

异世邪君

天才相师

神印王座

修仙狂徒

永生

官仙

校花的贴身高手

黑道特种兵

天才医生

光明纪元

杀神

将夜

从零开始

暧昧高手

剑道独尊

天珠变

龙在边缘

重生之贼行天下

宠魅

成神

圣王

校园超级霸主

求魔

重生之红星传奇

全职高手

最终进化

官家

异界全职业大师

一等家丁

大周皇族

官神

长生不死

重生于康熙末年

网游之天下无双

极品太子爷

异能古董商

最强弃少

花门太子

超级医生

末日蟑螂

圣狱

异界艳修

官路弯弯

首席御医

锦衣夜行

带着农场混异界

七界传说

异世傲天

网游之无限秒杀

校园极品公子

明宦之风流无边

修真世界

召唤万岁

亡灵法师末世行

混混小子江湖行

武逆乾坤

修神外传

超级基因优化液

唐伯虎现代寻芳记

轮回1984

重生之衙内

超级教练

异世灵武天下

吞噬苍穹

全能奇才

神煌

误入官场

特种兵争霸在明清

校花的贴身保镖

战皇

华山仙门

超级兵王

重生之玩转魔兽世界

超级农民

网游之邪龙逆天

异界职业玩家

唐门高手在异世

官之图

俏皮丫头

杀手房东俏房客

异世药王

独步天下

龙骑战机

网游之射破苍穹

无限升级契约流

黄金瞳

宋起波斯湾

不朽丹神

小小魔王

左道旁门

天生神医

九项全能

神霄煞仙

大艺术家

古武少年

护花高手在都市

赤城

养个女鬼当老婆

死灵术士闯异界

都市征服

赤炼苍穹

贴身高手

异世医仙

宰执天下

极道特种兵

都市之雄

田园大唐

极品都市太子

召唤千军

风驭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哥几个,走着

异世封神榜

权财

真灵九变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魔法师莱恩传

都市无敌特种兵

鸿蒙之始

随风飘

我的美女老师

红色仕途

希灵帝国

医道无双

墨门飞甲

衡天记

无限修仙

数据散修

七界第一仙

网游之巅峰法师

无尽剑装

罪恶之城

丹武乾坤

圣堂

少年药王

武神

煮酒点江山

抗战之红色警戒

重生为官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校园全能高手

易筋经

赤血龙骑

问镜

我的老婆是公主

不灭武尊

网游之抢先半步

大亨万岁

剑傲重生

九流闲人

云的抗日

临高启明

灭运图录

校园修仙

超级科技强国

流浪仙人

都市藏娇

网游之战御天下

智能工厂

神匠职业领主

重生之百将图

造神

逆天成神

殖装

超级黄金手

重生死士

末世求生录

暗黑之骷髅王

无上皇座

黑暗血时代

龙组特工

天元神诀

少女契约之书

穿越清朝当皇帝

仙河风暴

创世霸神

重生之资源大亨

无尽武装

斗神

魔界的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