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鲤尊最新章节《引鲤尊》正文 第241章 这是在跟她宣战?

5200小说网手机站二维码
  
    他说的不无道理,可向来多疑的赤凌风自然不会轻易相信。

    踱步间,道:“凭借无棱图寻找引鲤樽的确听来十分有诱惑力,但本尊总觉得这是谁人的阴谋,并不想要参与其中。但你说的也不无道理,若是这么放任不管,无棱图一事若是真的,的确会被洛世奇那些人占了先机……这样吧!你带上三五灵使,快速赶往惊阙山,打探情况后立马汇报于我!”

    停顿了一下,又道:“同时还要在不引人注意的情况下打探灸弛他们的情况。”

    “是!属下领命!”

    那名灵使作揖后,与其他人一起退了出去。

    赤凌风一手缠住一缕头发,在指间打转,因被黑纱遮住双眼而看不出什么他现在的表情。

    “哗啦啦~”

    黑水河中突然涌起一阵水花,紧跟着出现几条三头冥鳄,似是在献媚一般的在水中翻滚着肚皮。

    赤凌风稍稍用力,指肚裂开,血液缓缓流出,一挥袖,便将自己的血洒进了黑水河中。

    河里的三头冥鳄闻到他血的味道,顿时更加疯狂,翻滚的更快,而突然又是一阵剧烈水花涌动。只见一条粗如丈许的黑蛇从水中滚动而出,长满了尖石鳞片的蛇皮在幽蓝的光中呈现阴寒之色。

    “嘶嘶~”

    吐着分为三个叉的蛇信,似是看了赤凌风一眼,突然甩起蛇尾,将水里面的一头三头冥鳄卷成几圈,微微用力便听到‘咔嚓’几声,皮硬如钢的三头冥鳄便被累成几段。甚至来不及反抗。

    那怪蛇一扫蛇尾,将断掉的三头冥鳄甩到空中,张开血盆大口咬到其中几截,囫囵吞枣的给咽了下去。

    敢吃完一条,随即又目光凶狠的看着剩下的几条三头冥鳄,绿色的眼睛开始放光。

    剩下的三头冥鳄一看,哪里还敢多留,赶紧翻身重新扎进了河中。

    怪蛇没有去追,而是在水中盘成一圈,吐着蛇信,极为张狂的看着赤凌风,似是在打量他。

    “三头冥鳄的味道如何?”赤凌风笑了笑,损失了一头宠物,貌似并不心疼。

    那怪蛇张张嘴,似是在打哈欠,绿色的眼睛里的寒意更重。

    “三头冥鳄肉属寒性,本尊特意为你圈养了几条,专供你享用。就算弥补了你这一百年的沉眠吧!”

    “远远不够。”

    那怪蛇突然说话,一边吐着蛇信一边慢慢的变成了人形。站在水面之上,浑身包裹着一层浓郁的黑雾。

    头发披散在身上,皮肤惨白,甚至比白粉还要白上几分,狭长的眼睛,绿色的瞳孔,嘴唇薄而发黑,像是打了黑色的唇膏,极富光泽。

    虽然面容姣好,但整个人看起来更像是厉鬼,不断散发着阴寒之气。

    “啪嗒~”

    变成人后,为黑雾披成长袍,抬脚落在水面上,慢慢向岸上走,足白如玉。

    赤凌风揉了揉黑纱下的眼睛,笑道:“缚蛇,看来你的修为并没有因为这百年的沉眠而倒退,反倒精进了不少啊!”

    缚蛇,传闻中可以摄人魂魄,以吞噬魂魄而生的邪恶妖怪。

    千年前,为赤凌风所收服,但却因为百年前的正魔大战为溪叠所伤,而不得不沉眠百年疗伤。

    如今赤凌风将他唤醒,自然是为了备战鲤樽争夺战。

    缚蛇踏上岸,修长的身子在黑雾中隐约可见那白皙的皮肤:“真是说笑,你们人类怎么可能跟我蛇族相提并论?”

    “……”

    “蛇族本来每过一千年就要休眠一段时间,虽然我是因为受伤而不得不提前进入休眠,但休眠对我们只有好处,若是条件允许,我倒是巴不得可以休眠个万把年的……”缚蛇说话的口吻倒与那傲然的身段不同,多了几分俗气。

    赤凌风并不在意他的无礼,“这就是你十年前没有回应本尊召唤的理由?”

    “好不容易休眠一回,我自然不希望被打扰”缚蛇倒也诚实,完全不怕道。

    赤凌风一听就不是很开心了,微微扬起下巴,语气骤然压低:“若是本尊召唤你的时候正是危机关头,你岂不是对本尊见死不救了??”

    缚蛇依然没将他的怒火放在眼中,摸着吗墨黑的长发,一跳一跳的走到了黑晶王座前,伸手摸着王座扶手上的黑宝石,笑了笑:“若你赤凌风是个轻易就会陷入绝境之人,那我又怎会跟你缔结血契?”

    “……”

    赤凌风默然不语。

    的确与缚蛇缔结的是最简单的血契,因此契约效力一般,且以缚蛇的修为,只要他心生不满,可以随时吃点苦头就跟他结束契约。

    这也是他为何能在赤凌风面前耀武扬威的原因。

    缚蛇又笑道:“想必你召唤我出来,定是有什么棘手之事。跟我也不用废话,直说吧!”

    说着,环视一周,又从王座上下来,周身的黑雾随着他不停飘渺,极为好看:“你手下那三只小家伙呢?我都现身好一会儿了,怎么不见他们出来见我?”

    三只小家伙自然是指灸驰他们。而他竟然说活了几万年的灸驰为小家伙,那也就是说他的年纪更大。

    赤凌风少见的叹口气:“他们现在有事在身,不在这里。”

    “哦?你竟然舍得让灸驰离开罗生门?”缚蛇嗤笑一声:“真是难得啊!莫不是八荒发生了什么天大的事?”

    这话中有话,可赤凌风懒得跟他饶舌,严肃道:“不然你以为本尊是为了什么才把你召唤出来?”

    “呵呵,虽然休眠时我的确感觉到一股奇怪的力量波动,还以为是你在修炼所致,看来不然。怎么,莫不是我那哥哥从幻境山跑出来找我了?”提到这个哥哥,缚蛇眼角的笑意逐渐消失,看来兄弟间的感情并不好。

    赤凌风冷哼一声:“缚白蛇恨不得离你远远的,又如何会来找你?是鲤樽现世了。”

    缚蛇并没有因为他的话而不乐意,“还以为我不见了一千年,他会过来看我,他可真够狠心的。”

    “……”

    “啊,你说引鲤樽现世了对吧?”缚蛇继续不以为意的道:“怎么,你还想得到那种庸俗东西不成?没想到你也是俗人一个……”

    看他说的,好像有人会不想要那可以呼风唤雨的宝贝一样。

    赤凌风最为头疼的就是这一点,固然缚蛇很厉害,但因为他对争斗没什么兴趣,能吃饱喝足就是最大的愿望,想要让他出手的条件着实些困难。

    “这八荒上下谁人不想得到引鲤樽?恐怕也只有你这种怪人,不,是怪妖才对。”

    “所以呢?你让我出来是想帮你做什么?我可先说好,若是再给我准备像三头冥鳄这种不够塞牙缝的祭品,难保我干劲不足……”

    “不论想要什么,只要助本尊得到鲤樽,全部便都依了你。”赤凌风并无玩笑,而这话也是缚蛇想要听得。

    笑了笑,惨白的脸色并未染上一丝红晕,“还是看我心情吧!啊,碎了,你没有我哥的消息么?自一千年前我下山后见过他一回,就再也没有见过他,有点担心他是不是死在哪里了?”

    “以缚白蛇的修为,自然不会把比你先死,何况,以他的脾气,恐怕多半还是戴在幻境山上。咳咳,本尊现在不想要你说缚白蛇的事,你若是没事,就赶紧起身前往惊阙山。”赤凌风不打算提缚白蛇也是有原因的。

    想当年,其实他打算收缚白蛇为灵使来着,结果为缚蛇阻拦,误打误撞的反倒跟他缔结了血契。

    若是当年可以跟缚白蛇缔结契约,可能他现在早就带着罗生门杀回八荒腹地了。

    缚蛇不乐意的挥了挥手,“不用催我也知道。真是,呵呵……”

    说罢,一转身就消失不见。空气中残留这那雾状的黑气的冰冷气息。

    赤凌风无奈的摇摇头,想想缚蛇便要头大几分:“这个缚蛇,若是认真起来就没几人能防得住他,就怕他……”能干却不干,反倒还要节外添乱啊!

    侧脸看了看残留在河岸上的三头冥鳄的残肢,愈发可惜的厉害。

    “若是可以像对付食物一样下得了手,本尊又何须担心……嗯?”突然想到什么似的,赤凌风的眼神多了一份敞亮:“食物……?怎么一开始没想到这点呢?”

    既然缚蛇喜欢吃,且对待吃的从来不会心慈手软,只要让洛爵一伙人于他而言全都变成‘食物’,那不就行了?

    ***

    来到苦学殿的第二晚。

    明月当空,然而鲤笙无心赏月,坐在临近窗前的桌前,随意的翻阅着桌上的书籍。

    一页一页的翻,眸光略过,但内容却丝毫不入心。

    浅玉儿在另一边坐,看她这个样子已过一炷香时间,都要看直眼了。

    啪嗒!

    终于忍受不了,一把合上那本书,瞪圆了眼睛看着鲤笙:“姐姐!”

    鲤笙茫然的抬头,在听到那声姐姐时,心头一抽:“干、干嘛?”

    就算是她让浅玉儿搞清楚辈分,但这一声姐姐可真让人受不起。

    浅玉儿夺过书,“这无上灵法你看了半天,都没有发现书放反了,你还不承认跟爵爷发生了什么吗?”

    鲤笙愣了愣,听她提到洛爵的事,却立马又强颜欢笑:“没有啊。我们一如既往啊!”

    “我们都是女人,你就不用连我也要隐瞒了。说吧,你跟爵爷到底怎么回事?之前不是好好的么?”

    “真的没事。你就不要多想了。明日还要上课训练,还是早些休息吧!”说着,鲤笙起身就要往床前走,这么淡定而又镇静的样子,还真不让人习惯。

    以往的话,她生洛爵的气都会搞得鸡飞狗跳,绝不至于这般看透了一样的镇定。

    浅玉儿心中嘟囔,但看鲤笙的样子,估计就算给她把牙撬开她也不打算说一个字,索性只好听话的回自己房间。

    走到门口,突然又想起来什么,转身提醒道:“你胳膊上的伤明天之内不能碰水,知道吧?”

    鲤笙已经爬上了床,不解的皱眉:“为什么?”

    “因为施术者特意加了一道逆水符,固然我已经破了逆生咒,但这逆水符还未到生效时间,因此一并解除不了。等你挨过了明天,我自会给你解咒。在那之前,绝对不能碰水。”

    对于治疗术,鲤笙不是很懂,看浅玉儿一脸认真的警告她,问道:“碰了会怎样?”

    “不会怎样,只是能去半条命罢了……”

    “呃……我知道了。”

    “那就好。”浅玉儿笑了笑,不管看了多少次,还是很喜欢鲤笙一脸懵逼的反应:“还有一事。鬼夜明让我告诉你,千万不要招惹你们组中一个叫上鸿秋的人,他很麻烦。你尽量离他远点。”

    提到上鸿秋,鲤笙还能说什么?

    不是她找他的麻烦,而是麻烦自动找上门了。

    但为了不让浅玉儿担心,她赶紧点头:“嗯!知道!”呵呵,怎么可能说她已经被上鸿秋明着暗着找了三回的茬呢?

    浅玉儿该是安心了,这才关上门离开。

    鲤笙随后轻呼了口气,可心情却压抑到极致,“我要打起精神,争取赶快离开这个鬼地方,然后……”

    然后就离洛爵远点?真的要离他远点了……最好是:“看来还是得去问奚生解除魂契的方法。”

    一夜无眠。

    第二天,众多视线中,鲤笙走到了自己的书桌前,在看到咒术形成的桌面上杂乱的书籍铺满桌不说,甚至还能看到咒术正被什么东西侵蚀,整张桌子逐渐的化为光点,眼看着就要消失不见。

    苦学殿的每一张书桌都是由奚生用每个人的灵络针对制成,结实不说且最适合个人使用。因为灵络不可抽取太多,因此每隔三天才可制造一次。

    “奚生老师做的桌子怎么能这么不结实?不会吧!”

    “就是说啊!是不是因为灵络的原因……”

    鲤笙看着消失的书桌,再看看围在周围看热闹的一群人,视线在看向不远处的上鸿秋时,明显一抖。

    是他……

    上鸿秋得意的扬着下巴,眸光荡漾,看得出心情甚好。

    灸弛盘腿坐在一边,唇间带笑,似是很喜欢看热闹的冲鲤笙直点头。

    鲤笙:“……”

    搞什么,这是在跟她宣战?————

    去看了蜘蛛侠,回到家就开始马不停蹄的码字,我怎么可以活的这么累?(┯_┯)路是自己选的,死我也认了。

本站开通手机站: m.5200.net 或者扫描页面右上角二维码!

越多人阅读本书,更新越快,宣传本书网址:http://5200.net/17150p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搜索小说:
喜欢这部小说的人也喜欢:

武动乾坤

斗破苍穹

遮天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傲世九重天

百炼成仙

仙逆

医道官途

官术

异世邪君

天才相师

神印王座

修仙狂徒

永生

官仙

校花的贴身高手

黑道特种兵

天才医生

光明纪元

杀神

将夜

从零开始

暧昧高手

剑道独尊

天珠变

龙在边缘

重生之贼行天下

宠魅

成神

圣王

校园超级霸主

求魔

重生之红星传奇

全职高手

最终进化

官家

异界全职业大师

一等家丁

大周皇族

官神

长生不死

重生于康熙末年

网游之天下无双

极品太子爷

异能古董商

最强弃少

花门太子

超级医生

末日蟑螂

圣狱

异界艳修

官路弯弯

首席御医

锦衣夜行

带着农场混异界

七界传说

异世傲天

网游之无限秒杀

校园极品公子

明宦之风流无边

修真世界

召唤万岁

亡灵法师末世行

混混小子江湖行

武逆乾坤

修神外传

超级基因优化液

唐伯虎现代寻芳记

轮回1984

重生之衙内

超级教练

异世灵武天下

吞噬苍穹

全能奇才

神煌

误入官场

特种兵争霸在明清

校花的贴身保镖

战皇

华山仙门

超级兵王

重生之玩转魔兽世界

超级农民

网游之邪龙逆天

异界职业玩家

唐门高手在异世

官之图

俏皮丫头

杀手房东俏房客

异世药王

独步天下

龙骑战机

网游之射破苍穹

无限升级契约流

黄金瞳

宋起波斯湾

不朽丹神

小小魔王

左道旁门

天生神医

九项全能

神霄煞仙

大艺术家

古武少年

护花高手在都市

赤城

养个女鬼当老婆

死灵术士闯异界

都市征服

赤炼苍穹

贴身高手

异世医仙

宰执天下

极道特种兵

都市之雄

田园大唐

极品都市太子

召唤千军

风驭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哥几个,走着

异世封神榜

权财

真灵九变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魔法师莱恩传

都市无敌特种兵

鸿蒙之始

随风飘

我的美女老师

红色仕途

希灵帝国

医道无双

墨门飞甲

衡天记

无限修仙

数据散修

七界第一仙

网游之巅峰法师

无尽剑装

罪恶之城

丹武乾坤

圣堂

少年药王

武神

煮酒点江山

抗战之红色警戒

重生为官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校园全能高手

易筋经

赤血龙骑

问镜

我的老婆是公主

不灭武尊

网游之抢先半步

大亨万岁

剑傲重生

九流闲人

云的抗日

临高启明

灭运图录

校园修仙

超级科技强国

流浪仙人

都市藏娇

网游之战御天下

智能工厂

神匠职业领主

重生之百将图

造神

逆天成神

殖装

超级黄金手

重生死士

末世求生录

暗黑之骷髅王

无上皇座

黑暗血时代

龙组特工

天元神诀

少女契约之书

穿越清朝当皇帝

仙河风暴

创世霸神

重生之资源大亨

无尽武装

斗神

魔界的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