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最新章节《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正文 第112章 112 夫妻的共同点,护短

5200小说网手机站二维码
  
    对上男人深邃的眸,陆七尴尬得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第一时间她抬起脸,抽出纸巾手忙脚乱的给他擦去脸上的水渍,“对不起,对不起。”

    权奕珩丝毫不在意,盯着她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表情,“老婆,你刚才在干嘛?”

    那眼神看的陆七一阵心虚。

    她刚才,她刚才就是喂他水喝啊。

    然而话到了嘴边却变得不利索了,“那个,我……”

    陆七懊恼的跺脚,被男人盯得浑身不自在,她咬了咬牙,故作理直气壮的呵斥他,“权奕珩,你别这么看着我!”

    然而她的投诉没有半点作用,男人只是眨了眨眼,那眼神反而越发肆无忌惮的看着她,恨不得从她身上砸出一个洞来。

    陆七被他这眼神弄得给跪了。

    “权奕珩!”她彻底恼了。

    “老婆,这里只有我和你,你不让我看你,你让我看谁?”权奕珩委屈的控诉。

    意思是他闷得慌。

    你可以看天花板啊!

    但陆七听到这话确实心软了,那种强烈的自责感又冲了出来。

    好吧,你继续看,她继续羞涩可以吗?

    既然被他发现了,陆七觉得有必要解释一下自己刚才的行为,免得会让他以为她是色心大起。

    “那个你刚才口渴,我怕呛着你,所以用了这种方式。”

    “我没有要那个你的意思,只是找不到其他的办法。”

    她越往下说头埋得越低,小脸红扑扑的,那模样仿佛一个做错事的孩子。

    “嗯,这个办法不错,我喜欢。”

    陆七,“……”

    “我准许你以后这样喂我水喝。”

    如果不是身体不方便,他这会儿定要狠狠的吻她。

    他的女孩,实在太可爱。

    陆七不自在的干笑两声,聪明的转移话题,“那个,你好点了吗?”

    “嗯,好多了。”

    他真的好多了,昨天还觉得软绵绵的,一直想睡,今天精神好了不少。

    这也全归功于他的小妻子。

    果然,有老婆疼的男人就是不一样。

    “那我给你去买早餐?”

    她就想出去缓口气,如果继续待在这里,她会囧得疯掉的。

    可这一次男人却丁点也不配合,“我不饿。”

    “那我……”

    “老婆,我还是好渴。”男人眼巴巴的望着她。

    陆七,“……”

    特么的,权奕珩你是故意的吗,她一杯水都喂完了还觉得渴,你是有多少年没喝过水了?

    刚才是在他未清醒的情况下才那样做,现在他醒了,陆七哪里还有那么自在,死也不想用这种方式了。

    其实她脸皮很薄的好么。

    某人见她迟迟没有动静,可怜巴巴的呻吟,“老婆,我好渴怎么办?”

    “老婆,你不管我了么?”

    “老婆,就算要离婚,也得让我把伤养好吧。”

    “老婆,好渴……”

    “……”

    男人的声音委屈的声音一遍又一遍的在陆七耳旁响起,仿佛在念紧箍咒一般,不仅让陆七心慌意乱,且让她内心的那份愧疚越发深刻了。

    终于,陆七妥协了。

    “我给你倒水就是了,你躺着别乱动。”她也确实被他给吓怕了,生怕会再有什么闪失。

    “谢谢老婆。”

    就在陆七把口里的水含在嘴里准备垂头喂权奕珩的时候——

    砰的一声,病房的门被人撞开。

    不,确切的说应该是偷听的某人不小心撞开了门。

    含在嘴里的水被陆七吓得成功咽了下去,两人齐齐朝门边看去,慕昀峰手里的早餐掉在了地上,他身后还站着同样窘迫的叶子晴。

    “嗨,早上好嫂子。”叶子晴抽了抽嘴角,和陆七打招呼。

    “咳咳,那个啥,我……你们可以继续无视我。”慕昀峰尴尬的咳嗽两声。

    他还是赶快逃吧,权大少那杀伤力的眼神太可怕了有木有。

    “你们俩什么时候来的?”看到他们,陆七很是震惊,更多的是难堪。

    “刚才。”慕昀峰答得干脆,还没等陆七松口气,他故作惊讶的咋呼,“权太太,我可什么都没看到。”

    陆七,“……”

    叶子晴横了他一眼,“……”

    权奕珩不屑的瞥了他一眼。

    看到嫂子难为情的样,叶子晴笑呵呵的转移话题,“哥,你好点了没有啊,妈一直不放心,一大早的就催我过来了。”

    把偷窥的帽子扣在妈妈头上,她的这个哥哥敢怒也不敢言了。

    “嗯。”权奕珩淡淡应了声,态度完全不像对陆七那般热忱。

    其实吧他这个人性子很淡,很多时候对人对事都是一副漠不关己的样,哪怕是自己的妹妹也如此。

    “小七,要不你先回去休息下,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带过来的,我和老板谈一下工作。”

    陆七如获大赦,连连点头,“好,有事给我打电话。”

    “那哥,我也先走了。”叶子晴也跟着凑热闹。

    她才不要待在这儿听他哥和慕昀峰谈无聊的工作,还是陪着嫂子比较合适。

    “嗯。”

    临走前陆七像是忽然想到什么,斟酌下对慕昀峰开口,“慕少,昨天医生说权奕珩现在需要休息,如果不是很着急的工作,我想能不能……”

    啧啧,这两人性格还真像,特么的也太护短了。

    你以为你老公这么脆弱?

    她的这番话倒是美了权奕珩。

    他的小七,谁说就心里一点没有他呢。

    “权太太放心,本人不是周扒皮,不会剥削你老公的。”

    陆七窘迫的低下头,“……”

    她是为了权奕珩的伤势考虑,躺着都不能动了还惦记什么工作啊。

    “那我走了。”

    权奕珩给了她一个安抚的眼神,“好。”

    病房的门被关上的瞬间,慕昀峰不满的吐槽,“唉,我说你们俩也顾及一下我这个单身狗的感受行不行。”

    又不是生离死别的,干嘛搞出这幅德行。

    “你可以选择脱离单身。”

    咳咳,还是不要了。

    他是个自由派,不喜欢被束缚的生活,结婚不适合他。

    “权大少,英雄救美的滋味怎么样?”

    “我刚才看到小七七的眼神,急的都快哭了,您是不是太过头了?”

    权奕珩指了指用石膏包裹的小腿,意思是我分明受了很严重的伤好么,伤筋动骨一百天呢。

    他这段日子得好好养着。

    而这副摸样,权家那边肯定是瞒不过去,他的想个办法把陆七给遮掩过去。

    “您这点伤对您算不得什么吧,这里又没有外人,装什么。”

    腿骨折了没错,但其他地方都是皮外伤,压根不碍事。

    都是男儿身,谁没受过伤啊。

    权奕珩懒得和他在这种事情上废话,直接问,“查清楚是谁了么?”

    “暂时还不能确定主谋。”

    权奕珩闻言拧眉,目光森然的射向慕昀峰。

    那个样子分明是对他的处事速度不慢。

    伤害小七的人他绝对不能留着!

    虽然没有百分百把握,但权奕珩心里有数,是谁要害他的小七。

    “稍安勿躁啦权大少,我只是说主谋没确定,并不代表没有线索。”

    要不要这么急,要不要这么逼他!

    不就是陆七的人身安全么,其实权奕珩自己不冲上去,小七也不会有事,因为这起事故权奕珩早在几十分钟就发现了,完全有办法避开。

    “你觉得我还会再相信你?”

    慕昀峰,“……”

    权奕珩,不带你这样损人的。

    明明是您得了便宜又卖乖,还怪起他来了。

    要不是刘媛媛那枚蠢货,您有英雄救美的这个机会么?

    有么,有么?

    “权大少,您玩够了吧,什么时候和陆七摊牌啊。”慕昀峰好心提醒,甚至有点幸灾乐祸,“以我的经验看,她知道真相后大概不会原谅你。”

    权奕珩倒是显得很镇定,“嗯,是该找个合适的时间把她带回家了。”

    这句话慕昀峰明白,权奕珩是要准备把陆七带回权家。

    不管爷爷做的是什么打算,首先他要在权家所有人面前展现自己的心思,也免得那些人乱点鸳鸯谱。

    “你和子晴……”

    话锋突然一转,慕昀峰不自在的打断,“权大少,虽然我这个人呢,有时候没有节操,但是残害祖国花朵的事绝对不干。”

    “她已经成年了,领结婚证没问题。”

    “权大少,你这是乱用权利逼婚?”

    “全在于你。”

    他才没有心思管人家的闲事。

    慕昀峰朝他抱拳,“多谢权大少开恩。”

    陆七和叶子晴一起出来医院,小丫头心情很好,一直黏着她不放。

    “嫂子,你对我哥可真好,我妈这下可以放心了。”

    陆七抿着唇,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不想连累权奕珩,可事实呢,她还是连累了他。

    见她一脸不快,叶子晴皱起了眉,“嫂子,你是不是有心事啊,还是在担心我哥?”

    陆七朝她牵强的挤出一个笑容,“没有,我们走吧。”

    “我哥吧,你别看他人长的帅,其实老实得很,不太会和女孩子相处,如果有什么地方惹你生气了,嫂子,你要多担待啊,别和他一般见识。”

    哼,你哥是个撩妹高手,哪里老实了?

    陆七在心里暗暗不平的嘀咕。

    “子晴,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叶子晴惊讶的看着她,“啊,我知道什么啊,嫂子,难道你和我哥有什么秘密吗?”

    呃。

    “没有,我就随便问问。”

    可能是她想太多了。

    但为什么所有人都在为权奕珩说好话,一副她离了他,可能会后悔终生的样子。

    她其实也很优秀的好么,只是识人不清遇到了一个渣男而已。

    叶子晴因为学校有课,在公交车站两人便分开了,陆七刚上公交车便接到陆自成的电话。

    “小七,你什么时候回来,东西多不多,需要爸爸去接你吗?”

    陆七找了个位置坐下,“过两天吧,我现在有事。”

    “那……”

    “陆自成,我既然答应你了,就一定会回去。”

    这个节骨眼上,她不希望权奕珩再出丁点差错。

    最好是权妈妈和叶子晴都能离她远远的,就怕陆自成把主意打到他们身上。

    而医院这边,等权奕珩的伤势逐渐好转之后,她会和他商量。

    “我知道,但是小七,家里的一切都安排妥当了,要不你抽个空回来一趟再去办事,看看你的卧室还有没有哪里需要改进的?”

    呵。

    陆七听着陆自成这话不禁想笑。

    也亏得他说的出口,当初把她和妈妈从陆家赶出来的时候,这个男人可谓是趾高气昂,连看都不看她们母女一眼,更不顾她们的死活啊。

    一个房间而已,又有什么可计较的。

    “好,我一会再看。”

    既然做足了准备演戏,那么她必须尽快跨出第一步。

    “那行,爸爸等着你,有什么事一定要给爸爸打电话。”

    “嗯。”陆七厌烦的应了一声,将电话挂断。

    陆自成,等着吧,从今以后你在乎什么我便让你失去什么!

    从陆自成把她意欲卖给别的男人开始,她对他的父女情意便彻底断送了。

    陆自成打给陆七的的这通电话被躲在角落里的胡碧柔全数听了去,她低声在原地呸了一声,沉着脸上了楼。

    陆舞昨天被张行长折腾的不轻,连早饭都没下来吃。

    胡碧柔进来的时她还迷迷糊糊睡着,看到她脸色不好,陆舞皱眉问,“一大清早的,你怎么了?”

    “还不是你爸。”

    陆舞嗤笑声,“你还敢生我爸的气,长本事了啊。”

    “陆七那个贱人昨天没回来,你爸今天就坐不住了,打电话说了一大堆好话不说,你猜那个贱人怎么着,还矫情的向你爸提条件,好像是我们求她回来一样。”

    胡碧柔气的上气不接下气,她发誓,如果陆七在这儿,她肯定控制不住狠狠甩那个贱人一巴掌。

    相较于她,陆舞倒是显得异常淡定,只是说了句,“贱人就是矫情。”

    陆自成以为这次公司解除经济危机是陆七的功劳,免不了在那个贱人面前低声下气,对她好一些。

    她相信总有一天陆自成会同样求着自己。

    “舞儿,我们得想想办法,可别让那个贱人在这个家待下去。”

    陆舞笃定的道,“她待不下去的。”

    “你想到主意了?”

    陆舞拢了拢身上的衣服没说话,那眼神分明是没把陆七放在眼里。

    如今以她的身份地位还用想主意吗,只要她想,分分钟都能捏死陆七。

    她背后有张行长那张王牌,明面上又是颜家的准媳妇儿,陆家的千金小姐,这身份,在京都恐怕都没有几个女人能和相提并论了,还会怕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陆七?

    她现在不方便出手,也想慢慢玩死那个贱人,只有看到陆七难受,她才乐得自在!

    “舞儿,你倒是说句话啊。”

    胡碧柔急的不行。

    本想打定主意给陆自成怀个孩子扭转局面,可那个男人连续几天都不碰她,还扬言要把黄娅茹那个病秧子接回来,都火烧眉毛了,她能不急么?

    陆太太的宝座她都没有感受过,难道就要被收回去么。

    不,她再也不要被人骂作小三了!

    “你呀,怎么比我还承不住气了?”陆舞掀开被子下床,开始翻箱倒柜的找衣服,“陆七最大的弱点是颜子默,如今她爱的男人轻而易举的成了我老公,你说,谁能忍受得了?”

    胡碧柔陷入深思。

    “尤其是她这种没人要的女人,好不容易逮着颜子默那样的极品,你说,能轻易放手吗?”

    陆舞的意思很明显,只要陆七回来,她和颜子默的日常都能虐死她,更别说其他的了。

    而陆七现今的老公除了一副好皮囊,一个穷光蛋能给她什么!

    呵,和她比,不是找死么。

    “可她不是已经结婚了吗,还惦记颜子默?”

    “那不过是假象,爱过了颜子默的女人,估计这辈子都难以爱上别人了。”

    陆七的老公虽然长得不错,甚至比颜子默还出色几分,但家世太寒碜,始终成不了气候。

    当时她也有一瞬间被那个男人给迷住的错觉,后来想想,左右不过是个穷光蛋,能有什么出息。

    胡碧柔觉得这办法不妥,毕竟颜子默和陆七有过一段,就怕那个男人恋旧情,陆七稍微使点手段,到时候就麻烦了。

    “舞儿,你就不怕颜子默和那个贱人旧情复燃?”

    陆舞不屑的冷笑声,“我怕什么,陆七那样的,有几个男人会喜欢,更别说颜子默了。”

    整天摆着一张冷冰冰的脸,特别是发型,四年来从来没换过,她要是个男人也要吐了好么,也难怪颜子默会嫌弃。

    “你说的也有道理,这事你自己拿主意吧,妈老了,很多事都力不从心了。”

    “对了妈,我想找家医院看看,最近身体不太舒服。”

    胡碧柔一听,再仔细观察女儿的苍白的脸色,紧张的问,“你没事吧,是不是哪里疼啊。”

    陆舞悄声把自己的情况和胡碧柔说了,到最后身体害怕的颤抖起来,“妈,你说我怎么了,不会有事吧。”

    “别慌别慌,你是月子没调养好,那个老不死的,竟然这么下流。”

    “妈,我们现在埋怨也不是办法,得找个好点的医院看看,我以后还要生孩子呢。”

    这才是陆舞最担心的,前两天她在上网查了下,她这种情况很容易伤及子宫,从而引起不孕不育。

    “那就尽快去医院看看,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胡碧柔听她这么说也担心。

    “不,我不去医院,妈,去了医院被人认出来我就完了。”

    她只是想去,但没说非得去。

    那些个小诊所的医生,她还是不相信的。

    胡碧柔眼眸一转,低声道,“这样,我们去外地的大医院看,不会有人认识的。”

    “那我们明天就去。”

    陆舞一刻也等不得,因为她有感受到了下身涌出的那股温热,让她心如死灰。

    该死的陆七,明明该承受这一切的是她!

    同一时间,颜家。

    眼看着开庭的时间越来越近,颜母愁的连早餐都吃不下。

    夫妻二人坐在餐桌前,面对丰盛的早餐没有丁点胃口。

    “你说说这个世道怎么回事,昨天我又去找了那个律师,跟他说出两倍的价钱,他竟然也不肯。”

    颜父皱着眉,听着妻子的唠叨没吭声。

    这件事确实蹊跷,按理说,他们付的酬劳也不低,这场官司赢的几率也是十拿九稳,可以说那个律师能白白得到这笔钱,怎么会不愿意呢?

    “老颜,你说会不会是这样,那丫头和那个律师睡了……”

    颜父也没了胃口,抽了张纸巾擦了下嘴,“你没有找别的律师吗?”

    “找了几个,都推三阻四的,不愿意接。”

    颜母想想就生气,不由拔高嗓音,“我跟你说啊老颜,这里面绝对有猫腻,那丫头不是个省油的灯,估计早就打好这个主意了。”

    “爸妈,你们刚才说的都是真的吗?”突然插入的声音打断夫妇二人的谈话,颜子默一脸阴沉的出现在餐桌前,“陆七她真的和律师在一起了?”

    “子默!”颜母大惊,想要安慰儿子却又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毕竟儿子和陆七有过那么一段,如今那个女人如此不堪,想必他心里也不好过。

    谁知道会是个破烂货呢,亏得当初她还使劲的撮合他们二人。

    这事吧,颜母心里其实挺懊悔的。

    要不是她的坚持,儿子当初早跟那个陆七分手了,也不必承受这么大的压力。

    外界都怎么说来着,说他们颜家无情无义。

    也不看看他们家摊上了什么样的女人。

    颜子默哪里还能淡定,急急追问,“妈,我问你话,到底是不是?”

    颜父见妻子被逼的无可奈何,怒喝道,“你这是什么态度,有你这么和父母说话的么?你的家教都到哪里去了?”

    “我就问你们是不是真的!”

    陆七真的和律师睡了?

    她怎么变成这样,不是和这个睡就和那个睡,难道是破罐子破摔?

    颜父不屑的哼道,“是又怎么样,你和陆七已经不可能了,难道我们不为自己的公司考虑?”

    他指的是把陆七告上法庭的事,这事吧颜子默还不知情,不过看样子,他现在是什么都知道了。

    知道了也好,免得他们整天藏着掖着。

    “你说说你,努力了这么久,难道要眼睁睁的看着公司因为一个女人而一蹶不振么。”

    颜子默头疼的按着眉心,“爸,你不相信我吗?”

    “好了好了,你们爷俩吵什么。”颜母最看不得儿子受委屈,试图缓和气氛,“子默,快,坐下吃早餐,一会公司不是还要开会么?”

    颜子默冷着脸没说话,拉开一把椅子安静的坐在颜母旁边。

    见他态度不错,颜父也缓了口气,“不是爸不相信你,你爷爷临走前千叮咛万嘱咐,说小七才是最适合你的人,将来必定对你的事业有帮助。”

    那时候他还不信,但现在看公司的目前的状况,那个女人还真不是省油的灯。

    说到这儿颜父感叹道,“看样子老人说的话也不是没有几分道理,但是这种女人,我们颜家也容不得,子默,爸不怪你。”

    “不过,小七这官司是一定要打的,她怎么可以这么不负责任,甩手公司的那些项目一走了之,给我们公司造成了巨大的损失,谁来赔?”

    颜子默沉冷的眸眯了眯,显得深不可测。

    颜母见儿子有所动容,开口道,“就是啊,子默,这种女人幸好你当初没要,没心没肺的,亏得我们家还养了她一年,她倒是住的安心,走的时候连句话都没有,什么人呐。”

    “还是陆舞好,从小被压迫,大概也知道什么东西最珍贵。”

    颜子默看了眼时间,八点钟有个重要的会议,他的走了。

    “爸妈,我先去上班了,这件事等我回来后再商量。”

    “好,路上小心。”颜母嘱咐。

    他太累,需要好好想想这件事的前因后果。

    虽然他们手里有证据证明陆七违约,但这些年来,他们并没有付给陆七一分钱的酬劳。

    不过这个他倒是不担心,陆七现在什么都没有,能请个好律师都是个问题,这么个案子又怎么会赢。

    也好,既然他用他的方式不能让她回来,不妨就试试这个吧。

    只要她能回来公司继续负责那些项目,他们倒是可以说服父母撤掉这场官司。

    ——

    从公寓回来医院的陆七带了几本关于法律的书籍,趁着权奕珩午睡的时间,她拉了把椅子坐在窗台,就着美好的阳光轻轻翻阅着手里的书籍。

    她不懂法学,也算临时抱佛脚吧。

    三天后,她就要和颜氏打这场官司,她总不能连皮毛都不懂,到时候咨询律师也不知从何问起。

    她看得认真,全然没有注意到身后男人深情款款的眼神已经注意她许久。

    陆七今天穿了件米白色的大衣,黑亮的秀发垂直下来,给人一种飘飘欲仙的美感,女人此刻正聚精会神的阅读,哪怕只是一个背影,也能让人移不开目光。

    这样看似简单而又充满活力的女孩,让人看一眼心情也是舒畅的。

    他喜欢她认真的样子,更喜欢她对生活的那种热忱,无论遇到什么困难也不会退缩。

    “小七。”男人情不自禁觉的喊她。

    纵然声音很小,也被敏感的陆七给听见了。

    她赶紧合上书本,起身走过来,“醒了啊,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

    男人嘴角勾着一抹醉人的笑意,目光一瞬不瞬的落在她手里的法学书本上,“律师呢我已经给你找好了,你不用担心,也不用自己去找什么证据。”

    陆七愕然的看着躺在病床上的男子。

    原来自己的心思他都知道。

    虽然他此时躺着,依然难言他身上的那股出尘的气质。

    “小七,银行就是证据。”权奕珩一语戳中要点。

    “你告诉我,这些年你在颜家做事,他们有给过你工资吗?”

    陆七拿着书本的手紧了紧,摇头。

    她是不是太可悲了,竟然傻傻的为颜家奉献了这么多年,到头来还吃力不讨好。

    这些,她不愿意说给权奕珩听,就怕这个男人对她有看法。

    是的,她在意他的看法。

    尽管权奕珩知道真相,但那些细节她还是想隐藏起来。

    权奕珩只是默默看着她,内心深处猛然被某种东西冲击了下,闷闷的疼。

    他错过女孩的这些年,她并不好过。

    他的小七,还是那么傻。

    所以这事他一定得插手管,或许他的小七有办法和那群人斗,可终究太费精力。

    末了,她突然开口问他,“权奕珩,你有律师朋友吗?”

    权奕珩愣了愣,似是没想到她会主动找他开这个口。

    嗯,他们的关系又进了一步。

    想着之前他帮助她,她总是别扭的拒绝,权奕珩也只能在暗地里做些手脚帮忙,这种感觉实在太好。

    “有。”

    “一会儿我给他打个电话,到时候你可以去向他咨询。”

    “谢谢你啊权奕珩。”

    其实她也只不过随便一问,如果有熟人的话不至于被坑,这场官司关系到她今后的生活,所以绝不能熟。

    她相信权奕珩。

    男人笑得灿烂极了,“小七,相信我,这个案子会完胜。”

    “呃。”

    她可是一点把握都没有,陆自成如果知道了,说不定还会把她臭骂一顿。

    毕竟陆舞和颜子默的婚事逼近,以后陆家和颜家可是亲戚关系,这样一来,这个案子恐怕会介入很多因素。

    但不管怎样,这个官司她是打定了。

    既然颜家人这么不要脸,她也得学着点,四年的时间她才不要白白浪费掉了。

    她会拿回属于自己的一切。

    “华宇那边你还去应聘吗?”权奕珩问她。

    在陆七决定去华宇的那一刻,他就已经开始帮她筹谋了。

    当然,不是走特殊通道,只不过为了让她更好的展示自己的才华,他动用了那么一点职权而已。

    因为同样的,他相信她的能力。

    “先回陆家再说吧,我不知道陆自成到底在算计什么,陆家的公司又有哪些问题。”

    “你想要他破产?”

    被人戳中心事,陆七惊愕的望着他。

    不明白,他为何把自己看的这么透。

    “小七,你有没有想过,这个愿望想要实现,一个人恐怕有点难。”男人伸出手来握住她的手背,仿佛她强大的后盾,“有了我,就容易多了,信吗?”

    其实他可以分分钟玩死陆自成,但要顾忌的东西太多,只能慢慢陪着玩儿。

    一句简单的话冲击了陆七空荡许久的心,她目光病床上的男人,鼻尖泛酸,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这一刻的陆七突然觉得,这场官司赢不赢都是次要的,重要的是她终于不再是一个人孤军奋战。

    哪怕一败涂地,她相信也不会太惨淡。

    而她却没有发现,权奕珩的这番话和此时的神情,仿佛在纵容一个孩子的无理取闹。

    嗯,就是无理取闹,他的权太太有这个条件闹。

    “权奕珩。”她喊他。

    “嗯?”

    “当时你为什么要推开我?”

    男人眉宇间流露出的温柔令她移不开眼,只听他道,“不知道,本能吧。”

    本能?

    这两个词带给陆七太大的震撼。

    他们非亲非故,如果说是本能,他们之间唯一存在的就是,感情。

    尽管陆七不想承认这一点。

    权奕珩喜欢她吧?

    “小七,只要你没事就好。”男人唇角上扬,目光柔和的落在她身上。

    陆七深吸口气,迟疑了下才开口,“权奕珩,那个,今晚我要回去陆家一趟。”

    权奕珩明显有点怔愣了。

    他都受伤了,她还要回去,还要离婚么?

    可怜的权大少,一碰到陆七的事情就会变得很不淡定,连着智商呢也会跟着下降。

    “那你……”

    陆七抿了下唇,“我晚上会过来的,等下妈会照顾你一会。”

    闻言,男人紧绷的唇这才漾开,“老婆,你快点回来。”

    陆七抽了抽嘴角,“……”

    他们什么时候这样难舍难分了,左右不过离开几个小时好么。

    她今天回去陆家最主要的是想看看车祸事件和陆舞有没有关系,如果有,她绝不会轻易放过。

    夜晚的陆家很是热闹,陆自成为了庆祝陆七回来,特意让厨房的阿姨做了满满一大桌子菜,全都是陆七爱吃的。

    “小七啊,这些日子你在外面受苦了,多吃点。”

    刚开饭,陆自成便殷勤的给对面的陆七布菜。

    陆七神色淡淡,理所当然的接受,甚至连声谢也不屑说。

    这幅态度,让陆自成有种热脸贴了冷屁股的感觉,一时间十分尴尬。

    坐在陆自成旁边的胡碧柔瞥瞥嘴,那眼神恨不得撕了陆七。

    小贱人,这次倒是会装模作样了,连陆自成都不给面子!

    呵。

    以为翅膀硬了,殊不知是他们家舞儿的功劳。

    老娘总有一天让你再次滚出这个家!

    陆舞还算沉得住气,默默扒着碗里的饭粒,偶尔看看手机,心情看上去不错。

    陆七正纳闷她怎么这么沉得住气,只听陆舞雀跃的尖叫一声,“子默,你来了啊。”

    原来如此。

    她在搬救兵么?

    呵。

    如意算盘打得够好的啊。

    “哟,子默来了。”胡碧柔殷勤得不得了,亲自给去厨房拿了餐具,“赶紧的,吃饭。”

    陆自成虽然没有说什么,但面上的笑容怎么也藏不住。

    他这个准姑爷性子冷,在他们家吃饭的次数屈指可数,今天能来,可见他对陆舞的重视程度。

    果然,他的两个女儿都争气啊。

    颜子默一眼扫到陆自成对面沉默的陆七,目光闪了闪,随后坐在陆舞旁边,“不好意思啊,来晚了。”

    “没事,你工作忙,人家理解的。”陆舞挽着男人的手臂,娇声道。

    那声音听得陆七一阵恶寒。

    她始终没抬头,仿佛一个局外人一样的坐在那儿,一副对什么都不感兴趣的样子。

    颜子默从公文包里掏出几个精致的包装盒,推到陆舞面前,“今天在拍卖会上拍到了三样东西,你挑选两样喜欢的,留一样给我妈妈就行。”

    陆舞受宠若惊,“谢谢子默,还是你最疼我。”

    “自成,你看看他们小两口,这下你该放心了吧。”胡碧柔在一旁得意道,说这话时刻意看了眼沉默不语的陆七。

    哼,小贱人,我看你还敢嚣张。

    怎么,未婚夫被人抢了的滋味不好受吧!

    也就他们家的陆舞能配上颜子默。

    陆舞不客气的挑了两样,随后犹豫的将手里的一个包装盒推到陆七面前,“姐姐,这个送给你。”

    话落,所有人都朝陆舞看过来。

    “爸,妈,姐姐最近在外面受了不少苦,你看,她的穿着也太朴素了点,首饰也没有,这个算是我的一点心意吧。”

    她说的动情,如果这话听在不知情的人耳里,恐怕很感动呢。

    却不知,陆舞这话的意思明里是好心送她东西,实则是在嘲笑她,拿她比较。

    只因她选择了一个无权无势的权奕珩。

    陆七垂头冷笑声,不理。

    陆舞吃了个瘪不死心,柔弱的喊她,“姐姐?”

    就包括陆自成也看不下去了,但也不敢太过于严厉,“小七,舞儿叫你呢。”

    陆七还是装作没听见。

    “小七!”

    颜子默却忍受不了陆舞受这样的委屈,这个女人怎么还是老样子,那张脸像是别人欠了她几千万似的。

    当然,最让颜子默无法容忍的是,他从进来到现在,陆七竟然连一个眼神都没给他。

    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没存在感了?!

    陆七这才抬起脸,漂亮的双眸闪了闪,“你们是在叫我?”

    众人,“……”

    还不等他们反映过来,陆七已经拉开座椅起身,“不好意思,畜生说的话我听不懂。”

本站开通手机站: m.5200.net 或者扫描页面右上角二维码!

越多人阅读本书,更新越快,宣传本书网址:http://5200.net/17258p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搜索小说:
喜欢这部小说的人也喜欢:

武动乾坤

斗破苍穹

遮天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傲世九重天

百炼成仙

仙逆

医道官途

官术

异世邪君

天才相师

神印王座

修仙狂徒

永生

官仙

校花的贴身高手

黑道特种兵

天才医生

光明纪元

杀神

将夜

从零开始

暧昧高手

剑道独尊

天珠变

龙在边缘

重生之贼行天下

宠魅

成神

圣王

校园超级霸主

求魔

重生之红星传奇

全职高手

最终进化

官家

异界全职业大师

一等家丁

大周皇族

官神

长生不死

重生于康熙末年

网游之天下无双

极品太子爷

异能古董商

最强弃少

花门太子

超级医生

末日蟑螂

圣狱

异界艳修

官路弯弯

首席御医

锦衣夜行

带着农场混异界

七界传说

异世傲天

网游之无限秒杀

校园极品公子

明宦之风流无边

修真世界

召唤万岁

亡灵法师末世行

混混小子江湖行

武逆乾坤

修神外传

超级基因优化液

唐伯虎现代寻芳记

轮回1984

重生之衙内

超级教练

异世灵武天下

吞噬苍穹

全能奇才

神煌

误入官场

特种兵争霸在明清

校花的贴身保镖

战皇

华山仙门

超级兵王

重生之玩转魔兽世界

超级农民

网游之邪龙逆天

异界职业玩家

唐门高手在异世

官之图

俏皮丫头

杀手房东俏房客

异世药王

独步天下

龙骑战机

网游之射破苍穹

无限升级契约流

黄金瞳

宋起波斯湾

不朽丹神

小小魔王

左道旁门

天生神医

九项全能

神霄煞仙

大艺术家

古武少年

护花高手在都市

赤城

养个女鬼当老婆

死灵术士闯异界

都市征服

赤炼苍穹

贴身高手

异世医仙

宰执天下

极道特种兵

都市之雄

田园大唐

极品都市太子

召唤千军

风驭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哥几个,走着

异世封神榜

权财

真灵九变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魔法师莱恩传

都市无敌特种兵

鸿蒙之始

随风飘

我的美女老师

红色仕途

希灵帝国

医道无双

墨门飞甲

衡天记

无限修仙

数据散修

七界第一仙

网游之巅峰法师

无尽剑装

罪恶之城

丹武乾坤

圣堂

少年药王

武神

煮酒点江山

抗战之红色警戒

重生为官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校园全能高手

易筋经

赤血龙骑

问镜

我的老婆是公主

不灭武尊

网游之抢先半步

大亨万岁

剑傲重生

九流闲人

云的抗日

临高启明

灭运图录

校园修仙

超级科技强国

流浪仙人

都市藏娇

网游之战御天下

智能工厂

神匠职业领主

重生之百将图

造神

逆天成神

殖装

超级黄金手

重生死士

末世求生录

暗黑之骷髅王

无上皇座

黑暗血时代

龙组特工

天元神诀

少女契约之书

穿越清朝当皇帝

仙河风暴

创世霸神

重生之资源大亨

无尽武装

斗神

魔界的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