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最新章节《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正文 第115章 115 反击(2)完胜,颜家人吐血三升

5200小说网手机站二维码
  
    当然,有颜子默在身边,他为了自己和颜家的面子肯定不会让陆舞受这份委屈,只因他刚才当众承认了陆舞是他的未婚妻,那么在外人眼里,欺负陆舞就是欺负他,甚至于在和整个颜家作对。

    颜子默将陆舞拉到身后,生怕她控制不住情绪冲上去以免闹了笑话。

    他目光宛如猝了毒的冰渣子一般射向叶子晴。

    原本气得冒烟的陆舞因男人的这个动作而逐渐缓和了心情。

    她怎么忘了,她身边有个大靠山呢。

    陆七,你找的都是些什么人,也就能在嘴皮子上过过瘾。

    她才不要愚蠢的和这种没素质的乡巴佬去计较。

    “这位小姐……”颜子默冷冷的开口,嘴角勾起的弧度异常恐怖。

    “你说什么呢,谁是小姐啊。”叶子晴全然不顾颜子默犀利的眼神,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

    陆七扔了手里的矿泉水,赶紧将叶子晴护到身后,同样的目光与男人对视,“怎么,颜总难道想和一个小姑娘过不去。”

    “她是你的人?”颜子默明知故问。

    “是又怎样。”

    颜子默冷哼一声,“她要为刚才的话负责,必须给舞儿道歉。”

    “道歉?”陆七像是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嘲弄的看向男人,“她做错什么了么,需要道歉?”

    也就在这时,正得意的陆舞眼神不经意间往颜家夫妇那边看过去,发现二老的脸色有点难看,还在背地里悄声说着什么。

    她眼眸一转,拉了拉身边的男人。

    “子默,算了。”陆舞好心的开口,“既然是姐姐的人,我相信他们是无心的。”

    颜子默也不想在大众广庭之下闹得太难看,既然台阶有了,他也知道顺着下。

    “那行,既然你都求情了,这次就算了。”

    颜子默温柔的搂着陆舞,厉声警告陆七,“你最好管好她,否则再胡说八道她担不起那后果。”

    叶子晴听了这话不服气了,她原本就不个好惹的主儿,哪里听得了这些。

    “切……”叶子晴作势就要和颜子默开战,陆七将她拉住,用眼神示意她把这口气忍下。

    叶子晴噘嘴,嫂子发话了只好忍着不吭声。

    离开庭的时间越来越近,颜家人由两位律师带着事先进去,经过陆七身边时,颜母朝她投来嫌恶的眼神。

    是的,嫌恶。

    曾经他们是婆媳关系,陆七对这个女人的印象也并没有多好,在颜家的那些日子,是因为颜子默才会忍受她的各种刁难。

    如今,无论颜用什么样的眼光看她,陆七也只是一副淡然的表情。

    她没有必要为不值得的人而生气。

    “陆小姐,我们也进去吧。”陈律师提醒。

    陆七看了眼时间,还有差不多十几分钟,她不想进去后和颜家人闹得乌烟瘴气,客气的道,“再等等吧。”

    陈律师点头,继续整理手上的资料。

    叶子晴低声道,“嫂子,你刚才为什么不让我教训那个王八蛋啊。”

    “马上要开庭了,还是不要闹事的好。”

    “哦。”

    叶子晴也能理解陆七的心情,但并不代表她会这么算了。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哼!

    颜家一伙人进了法庭,颜父便到一边和两个律师讨论案件。

    而颜母忍不住开始嚷嚷,“陆七也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一个野丫头,一点素质都没有。”

    “你说她现在怎么变成这个样子,和这些人混在一起,迟早会把陆家的脸丢光了。”

    颜母的这番话落下,陆舞聪明的凑过去,低声道,“伯母,您没听说过物以类聚么,她和一个穷光蛋结婚了,身边接触的人自然也不同了。”

    好在她刚才聪明,没有让颜子默和陆七为自己发生冲突,否则这会儿颜母对她绝不是这个态度。

    都怪那个野丫头让她气昏了头,以至于让她差点忘了自己的身份。

    “舞儿,还是你懂事。”颜母夸赞她,眸光落在她还未凸起的肚子上。

    哎,时间可真难熬啊,这肚子得什么时候才能真正大起来呢,她已经迫不及待的想抱孙子了。

    颜子默目光沉沉的站在一边,脑子里是刚才陆七和他对立的场景。

    曾经那个对他充满爱慕的女人,一心一意想要抓住他的女人,似乎真的一去不复返了。

    可是,他不信。

    毕竟以前的一切那么真实,只要他一句话,叹一口气,她就会傻乎乎的为他摆平一切。

    从前公司的事情,颜子默承认,陆七确实为他解决了不少难题。

    以至于现在,偶尔的某些东西会让他感觉到力不从心,特别是市场部这一块,他们颜氏损失惨重。

    见儿子沉着一张脸闷闷不乐,颜母示意让陆舞过去陪陪她。

    女人拿了一瓶矿泉水过去,娇媚的开口,“子默,喝口水吧。”

    颜子默接过水,眸光好巧不巧的落在她暴露的胸口,想起刚才那个野丫头的话,瞬间冷了脸色,“大冷天的穿成这样,你不怕冷,冻坏了我儿子怎么办?”

    “我刚才过来车里开了暖气,没觉得冷嘛。”陆舞嘟着嘴嘀咕,委屈极了。

    她哪天出门不是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以前穿成这样只会受到他的赞美,今天这样说,肯定是被那个臭丫头给搅和的。

    怕儿子再说出什么极端的话来伤着陆舞,颜母上前,“行了,你们俩个有什么好争的。”

    这个女人肚子里有她的宝贝孙子,可不能受气。

    哪怕在她最疼爱的儿子面前,为了宝贝孙子,颜母也是不给面子的。

    “舞儿,你过来陪我说说话。”颜母拉着陆舞去了另一边。

    她这个儿子的性子她最了解,一旦生气或者不快活了,就喜欢拿身边的人撒气。

    以前陆七也就算了,可陆舞怀了他们颜家的宝贝啊。

    “舞儿,你别往心里去,子默啊,他就这个德行,要迁就点他知道么?”听着是安慰的话,可句句都在为他儿子辩驳。

    这便是颜母,视儿子如生命。

    “颜伯母。”陆舞大度的笑了下,“我没事。”

    颜母点了下头,拉起她的手欲言又止。

    “您有什么话就说吧,没关系的。”

    “舞儿,你怀孕了,今天本不该让你来的,但是你作为陆家人,伯母想啊,还是你来比较好,不然传出去还以为我们欺负你姐姐。”

    刚才她可是看的清清楚楚,陆七那个女人如今厉害了,连她儿子都敢不放在眼里。

    哼,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

    陆舞也是个聪明的,自然听出了颜母这话的言外之意,“不会的,不会的颜伯母,这事本就是姐姐不对,伯母放心,我一会先劝劝姐姐。”

    颜家最着重颜面,这场官司不管输赢,传出去总归没那么好。

    毕竟陆七曾经和颜家有亲密的关系,赢了会说颜家人忘恩负义,输了,那就闹了大笑话了。

    当然,她们不可能会输。

    闻言,颜母赞赏的勾出一抹笑来,“舞儿啊,我就知道你最懂事。”

    “很快就要开庭了,那我先去找姐姐,估计她这会儿也吓得六神无主了,巴不得我们能撤诉呢。”陆舞一句话说的颜母是心花怒放,“伯母,你先在这里休息下。”

    “那你自己小心点。”

    “嗯。”

    转身的那一刻,陆舞脸上的笑容蓦然沉下。

    该死的老巫婆,自己不去说,竟然要她做这个冤大头。

    可又有什么办法,她现在虽然在颜家人眼里怀了颜家的骨肉,可终究没进门,哪里敢和颜母对抗。

    陆舞倒也不是怕陆七,而是刚才的那口气她还未消散,不想看到那个呈口舌之快的野丫头。

    当然,她更希望这场官司能继续下去,看到陆七那个小婊砸坐牢,那么她在陆家的地位就能根深蒂固了。

    陆舞是在法院的洗手间找到陆七的,看到陆七的第一时间,陆舞将洗手间的门给反锁,挡住了陆七的去路。

    “你这是要绑架我?”陆七没有半点危机感,死死盯着她还未凸起的肚子。

    那里面有她和颜子默的野种,要说危机,应该是陆舞才有。

    这个女人胆子挺大的,也不怕她一时冲动杀了她的孩子。

    当然陆七不屑做这种事。

    陆舞身体靠着洗手间的门板,白皙的手指像是无意的挑起,无名指上的钻戒耀耀生辉,刺得人眼睛发疼,“姐姐说得哪里话,妹妹我啊实在是没办法,想找个机会和姐姐聊聊心里话真是太难了。”

    “我和你没什么好说的。”陆七作势就要去拉她。

    “爸爸说,今天会去小区看望大妈。”

    她故意把陆七的母亲抬高身价,尊称了一声大妈。

    果然,陆七听到这句话安静了。

    不是因为陆舞刻意抬高了母亲的身价,而是想从她嘴里了解到陆自成的动机。

    陆七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还有五分钟就要开庭了,有什么事就说吧。”

    “姐姐啊,好歹我们都是陆家人,我也是为你着想,为陆家着想,你用不着这么防着我,颜子默纯粹是个意外,他把持不住我也没有办法……”

    这货纯粹是来在她面前秀恩爱的?

    陆七听得恶心,不耐烦的打断,“你到底说不说正事?”

    陆舞妩媚的勾唇轻笑,“急什么呀,姐姐,是这样的啊,刚才我和颜家那边商量了下,只要你妥协他们,继续回到颜氏上班,他们就主动撤诉。”

    陆七,“……”

    呵。

    她真的很想笑。

    如今的世道,越来越少的人知道‘可耻’这两个字怎么写了。

    陆舞见陆七不说话,以为她是激动的说不出话来了,继续道,“颜家这次可是做了充足的准备,那两个律师姐姐你刚才也看到了,全京都找不出几个,在他们手里的官司就没有输的,更何况证据在那儿呢。”

    她说的所谓的证据就是陆七和颜家公司在四年前签订的合同。

    陆七深吸口气,忍着想暴打她一顿的冲动。

    在四年前她就被那个可恶的男人给坑了。

    “姐姐,要不我现在就去给颜家回话,撤诉?”

    虽然陆舞不想让陆七回去颜家的公司,但听颜母说公司的情况好像挺严重的,这一切都归功于陆七临时逃脱,让颜氏的预算出了差错。

    她现在在颜家的地位已经基本稳定,婚事也敲定下来了,倒是不担心陆七会和颜子默有什么。

    “姐姐……”

    沉默良久的陆七眼眸一眯,厉喝,“你给我闭嘴,我的事还轮不到你插手。”

    陆舞惊愕的望着她。

    不明白这个女人到底是想干嘛,多好的机会啊,不用坐牢,又可以继续回去赚钱。

    连她都不服气颜家人对陆七有这样的安排。

    陆七冷着脸逼近她,扬起眉,只是一个简单的眼神就让陆舞压得喘不过气来。

    她未经过任何点缀的唇轻启,“陆舞,我倒想问你一句,被赶出那间房的滋味怎么样?”

    如果是从来没得到过还好,一旦肉吃到嘴里,想要再吐出来,估计那滋味就不止难受了吧。

    陆舞美艳的脸涨红,全然没有料到陆七会如此恶毒,戳中她的要害。

    这几天,她回到了曾经的小房间居住,夜里总是做噩梦,以为自己回到了小时候,常常因为身份的事被人践踏。

    “不好受吧,晚上有没有做噩梦?”陆七双手环胸,嘲讽的看着她。

    陆舞气得牙痒痒,恨恨道,“我告诉你陆七,你别得意,总有一天我会把你给碾出去。”

    话说到这儿,她突然就笑了,“不过,我可以大发慈悲,你如果现在走,说不定我还不至于让你难堪。”

    “呵。”陆七笑。

    陆舞没底气的朝她吼,“别不信,我能赶走你第一次,就能赶走你第二次。”

    “那好,我等着那一天。”

    她才不愿意住陆家那个冷冰冰的地方,只迫于无奈,不过此时看到陆舞扭曲的脸倒是大快人心。

    说完,陆七伸手将她拉向一边,打开了洗手间的门,走出去之前她轻蔑看了眼陆舞,说出去的话意有所指,“小三的女儿,永远也只配住客房。”

    这句话彻底惹怒了陆舞,她什么都可以忍,唯独不能忍受人家说她是小三的女儿。

    更何况眼前的女人还是陆七!

    “你个小婊砸给我站住!”陆舞追出去,想要撕陆七的头发。

    陆七转身,冰冷的眼神如同一把利剑射向陆舞,浑身弥漫着一股骇人的萧杀之气,“别叫了,贱人,我警告你,你最好不要得罪我。”

    陆舞抬起的手僵在半空,就那么死死的瞪着她。

    她刚才骂她什么,贱人?

    到底谁贱啊!

    “就连爸爸现在都忌惮我三分,你信不信,只要我一句话你们母女立马就得滚蛋。”

    “你!”

    “不信的话,你可以试试。”

    其实陆七的心里压根没底,这么说也只不过是吓唬陆舞。

    陆舞有颜家撑腰,陆自成自然不会把事情做的太过分,只不过她实在忍无可忍。

    话落,陆七甚至懒得去看陆舞的表情,踩着高跟鞋直接离开了洗手间。

    她现在得赶快过去和陈律师交流下,马上就要开庭了。

    而在这之前,陆七接到了陆自成的电话。

    她一边走一边接电话。

    “小七,这件事如果能私下解决,我们还是选择私下解决吧,陆家和颜家都丢不起这个人。”

    “你妹妹可是费了好大的劲才说服颜家那边的。”

    意思是,只要她服软,或者回去颜氏公司继续为他们卖命,那么颜家就会高抬贵手的放她一马。

    刚进去法庭的陆七听着陆自成的话,冷眼朝颜家夫妇看去,漂亮的眸眯起。

    高抬贵手?

    呵,这些人怎么就这么不要脸呢。

    “这事不用你担心,我会处理。”

    砰。

    她霸气的挂断电话,再也不像以前因为颜家和陆家的名誉而做出可笑的决定。

    “陈律师,准备好了吗?”事情到了这一步,陆七反而没那么紧张了。

    陈律师点头,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一切就绪,就等法官和审判员了。”

    “嗯。”

    一旁的叶子晴凑过来给她打气,“嫂子放心,一定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陆七拍了拍她的肩,“一会儿你安静的坐在那里,无论听到什么都不要说话知道么?”

    这里是法庭,陆七怕叶子晴这个性子乱说话会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嗯,我知道了。”

    ——

    这边,颜母见陆七一伙人围着商量这什么,半天也不见陆舞回来,不由得有些急了。

    其实他们家的意思是用这种方式逼陆七回去公司上班,也没真的想打这场官司。

    毕竟传出去影响不好,而且他们家和陆家也是世交,到时候外界指不定会乱写成什么样。

    就在颜家夫妇焦急等待的时候,陆舞回来了。

    “怎样,我们是不是可以回去了?”颜母问,但那语气分明是笃定。

    说不定陆七一伙人在算计律师费用。

    陆舞诺诺的道,“姐姐说,开庭。”

    “什么?!”颜母大概没料到陆七会这么执迷不悟,也不给她面子。

    她不是怕,而是好心卖了那个女人一个面子,她竟然不要。

    这分明是没把她放在眼里!

    “舞儿,你怎么和她说的啊?”颜母怀孕的问陆舞。

    她怎么忘了,陆舞和陆七是死对头,让陆舞去说和会不会选错了人?

    陆舞忍着心里的怒气,眼泪汪汪,“伯母您千万别生气,都是我不好,劝不动姐姐。”

    颜母也注意到自己的措辞不对,生怕她这一哭对孙子不好,赶紧安慰陆舞,“怎么能怪你呢,她既然自己选择死路,那也怪不得我们。”

    “可是法院真的判了,我们会不会被外界说成无情无义啊。”

    “怎么会,刚才我们不是给她一次醒悟的机会了么。”

    一旁未说话的颜父也赞成,“那就叫法官开庭吧。”

    他活了大半辈子,还从未见过如此固执的女人,非要把自己往死里整。

    只有颜子默,始终像个局外人一样的站在一旁,眸光显得那样深不可测。

    开庭的时间刚到,法官和审判官以此按照顺序坐下。

    陆七是被告方,家属只有叶子晴和徐特助,和原告那边相比,光是人数就输了。

    还有律师,陆七这边就请了陈律师一人,而颜家请了两个在京都有名的律师,就连陆七也知道他们的名气。

    这场官司看起来像是没打他们就已经输了。

    陆七站在被告席上,和颜母的位置并排,形成了对立。

    在法官还未发话之前,陈律师和陆七聊了几句。

    “权太太,不用怕,站在这里就好了。”

    “到时候法官问你话,你照实说,后面的一切交给我就行。”

    “嗯。”陆七点头应了声。

    “别紧张,其实走这个程序就是提问,你把你知道说出来就行。”

    “好。”

    陈律师说到此,把准备好的资料递给她,“陆小姐,这是资料,你可以按照这上面的说。”

    陆七随手翻开一看,顿时愣住。

    这是用手写的一份资料,和这个案件有着密切的关系,但又没有案件那般枯燥无味,都是教她一会该怎么说,怎么回答,怎么做的问题。

    “陈律师,这是……”

    “这是权先生一早就准备好的。”

    权奕珩?

    他写的手稿?

    得到这个结果的陆七,心里涌起一阵滔天巨浪。

    他还受着伤呢,是什么时候写的这些?

    陆七拿着手稿的手颤了颤,良久才哽咽的从嘴里发出了两个字,“谢谢。”

    “你要谢的是权先生。”

    陆七,“……”

    呃,好像真的是这样。

    审判开始,根据原告方提供的证据,原告方的律师先发出申请。

    “法官大人,根据颜氏对陆七小姐提起的诉讼,这是证据。”

    律师把收集的资料交到法官手里。

    法官和两位审判员一一浏览过后,把问题交给陆七,“陆小姐,原告方证据确凿,你有什么需要解释的么?”

    一听这话,坐在家属席上的颜子默皱起了眉。

    法官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亲切了?称呼陆七为陆小姐,似乎不太合常理。

    而站在原告方的颜母听了这话之后,侧过头鄙夷的看向陆七。

    贱人,我让你横!

    陆七睨了一眼幸灾乐祸的颜母,抬起手指向她,“我要控告颜氏公司欺诈。”

    这话一出,坐在家属席上的颜家人皆是一怔,包括陆舞。

    颜母立马不淡定了,“陆七,说话可要讲究证据,我们颜氏公司这么多年,从没有苛刻过公司员工,欺诈这种东西,不是说说就能定罪的。”

    原告方的两名律师眼见形势不对,赶紧向法官提起反驳被告方的诉讼。

    “反驳无效。”

    “被告继续。”

    这是法官和两位审判员的决议。

    还未说话的陈律师给陆七投去一个眼神,陆七会意,深吸口气开口,“我在颜氏公司四年,三年是高层主管的位置,这些年给他们公司拿下的单子少说也有上千万,可他们公司并没有按主管的薪水付给我酬劳。”

    颜母一听立马就激动了,当场控诉陆七,“陆七,你在我们家白吃白住一年,这话你也说得出口。”

    陆七冷笑道,“颜夫人,今天我们是说官司这事儿,您还是稍安勿躁的好。”

    也就是说,一切自有法官定夺。

    这个时候,陆七深知不能和颜家人较劲,无论颜母说什么她只能暂时忍着。

    目前最重要的是,她需要洗清欠了颜氏一千万债务的嫌疑。

    两个原告方的律师听了陆七的诉讼也变了脸,他们没有证据证明颜氏付给过陆七酬劳。

    而被告方能如此的理直气壮,是掌握了证据么?

    原本该十拿九稳的案子出现了逆转的局面。

    也就在这时,沉默许久的陈律师把手里的资料递到法官面前,“法官大人,这是我当事人收集的证据。”

    “各大银行全部查证过,我的当事人在四年间没有收到过颜氏的一笔钱。”

    “也就是说,颜氏公司的欺诈行为是事实。”

    颜母完全没有料到是这么个情况,证据,陆七那个贱人怎么可能有银行的证据!

    她不信!

    银行的人她个个都打过招呼。

    直到现在颜母都不相信陆七掌握的证据很足,她不顾形象的怒骂道,“陆七,你个不要脸的女人,当初我可给了你一百万,是让你拿着去办嫁妆的,现在竟然说我们家一分钱没给过你?”

    这事儿,可是好多人亲眼看到。

    为了在外人面前做个好婆婆,当初给陆七这笔钱的时候,她旁边还有其他几个豪门的太太。

    那个时候,所有人都夸陆七好福气,有她这么个体贴的婆婆。

    说到这事,陆七就一肚子火,她清清楚楚的记得,当时她和颜子默的婚事黄了,妈妈重病住院急需要钱做手术,颜家不仅连问候都没有,反而落井下石把给她的嫁妆钱给冻结了。

    这个女人,还口出狂言的说给过她钱?

    “被告方证据确凿。”

    法官和两位审判员看了陈律师的资料,给出这样的判决。

    这个案件完全扭转了陆七处于被动的局面。

    “陆七,你个贱人我要撕乱你的嘴!”颜母瞬间化为泼妇,就要冲过去和陆七对撕。

    陈律师走下台挡在陆七身前,冷声警告,“颜夫人,请注意您的措辞,我的当事人在没有定罪之前不接受任何辱骂。”

    意思很明显,是在提醒颜母这是在法庭,容不得信口开河。

    “肃静!”法官敲锤。

    “法官大人,我要控诉陆七,她诬告我们颜氏公司。”颜母对法官提起诉讼。

    而原告方的两位律师,已经完全没了主意。

    连法官和审判员都认定被告方证据确凿,他们翻身的机会不大。

    颜子默也想不明白,陆七是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说服各大银行去查这种小事的?

    情况似乎不妙,这个陆七找的律师看起来一般,可谈吐比他们找的律师强多了,一点就咬到要害。

    “子默,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说银行那边没有问题么?”坐在家属席的颜父哪里还坐的住,语气也有点冷。

    他是怀疑儿子对那个女人藏着别样的心思,以至于坏了大事。

    颜子默咬牙解释,“那群老东西,收了我的东西竟然没给我办事。”

    抱着看热闹心态的陆舞也没想到会是这么个局面,颜家明明掌握了不少证据,怎么让陆七给压下了?

    根据颜母提供的诉讼,陈律师淡然的接受。

    并且还叫来了三个有力的证人,曾经在颜氏公司工作过几年的老员工,亦是陆七的下属,现在辞职去了另外一家公司。

    见到了这三个证人,颜母彻底变了脸,也无话可说。

    陆七见到这三个人的时候心情是震撼的,她没想到陈律师会把事情办得这样利索,滴水不漏。

    提供证据完毕,陈律师开口,“法官大人,我已经查证过,颜氏最高主管的工资,陆七小姐的级别应该是一年一百多万,加上提成,四年的时间共计768万。”

    “嗯。”法官认同,问颜母,“原告方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原告请来的律师相互看了眼,完全懵了,“……”

    他们还能补充什么,人证物证具在,即便他们说得天花乱坠无法去判定陆七的罪行。

    反倒是颜家,真是太过分了。

    还害得砸了他们金牌律师的招牌,早知道是这么个情况,他们绝对不会接这个案子。

    四年的时间,颜氏公司确实没有付给过陆七一分钱的酬劳,所以,原告方提起的诉讼和证据无效。

    “本院宣判,被告方证据确凿,颜氏公司除赔偿陆七四年来的工资外,精神损失费共计1123万元,限于七日之内全部结清。”

    “什么?!”

    颜母气得只差没吐出一口黑血,怎么都不相信他们不仅输了,还要到赔偿陆七一千多万。

    这让他们怎么接受的了。

    那个小贱人凭什么拿他们家的钱。

    “法官大人……”颜母试图想说点什么。

    而法官和审判员宣布完已经收好资料退出。

    颜母面如死灰,完全受不住这样的刺激,整个人往后栽去。

    亏得颜父出手及时接住她,否则这一倒下去后果不堪设想。

    结束这场官司,陆七和陈律师等人一同走出法院。

    陆七没想到事情会这么顺利,对陈律师表示感谢,“陈律师,真是太谢谢您了。”

    “不客气,应该的,是他们罪有应得。”

    “呵呵。”叶子晴欢快的挽着陆七,“嫂子,你马上就是千万富婆了,是不是该请我去吃顿好的?”

    陆七摸了摸她的头,“没问题。”

    这笔钱,她会留一部分出来给权奕珩,还有权家的房子,她也是要给钱的,还有律师费她不能白白受恩惠。

    有了这笔钱,她还想给黄娅茹换好一点的环境。

    若是以前,她一定不会心安理得的接受这笔意外之财,可现在的陆七明白,人不是善良就能得到好报的。

    更何况,这是她以前努力的心血,又凭什么不要?

    “嫂子,明明可以让他们家的人去坐牢的,太可恶了。”叶子晴得知真相后气得不轻,“明明就是你帮了他们家四年,他们竟然不识好歹的反咬你一口,这种人死了简直浪费土地。”

    “子晴,赢了就好。”

    她当然想颜家人去坐牢,但现在她根基不稳,不想把事情做的太绝,万一逼急了颜子默,伤害她身边的人怎么办?

    这个结果已经很好了,是陆七没有想到的。

    她不仅没有牢狱之灾,反而要回了属于自己的东西。

    在颜氏的四年,谁也不知道她是抱着什么心态去赚钱的,又有多努力去抢单子,为的就是给未婚夫在京都打下一片天地,然后他们能尽早的修成正果。

    功夫不负有心人,她的愿望实现了,可是那个男人却残酷的甩了她。

    “小七!”颜子默从后面追上来。

    这次陆七没有躲,而是大方的问他,“颜总有何指教?”

    颜子默讥讽的勾起一抹笑,“看不出来,你如今厉害了。”

    果然是和这个律师睡了么,不然人家会这么拼命的给你打官司,然后,你们俩好分我们家的钱?

    做梦去吧,这钱他不会给一分,一定会再找人上诉的。

    陆七淡淡勾唇,提醒他,“颜总,一个星期之内,1123万打到我账户,否则你妈就得去坐牢。”

    闻言,颜子默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该死的女人,竟然敢用这种口气和他说话,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

    出来法院,陆七完全没想到外面来了一堆记者,她成功的遭到了围攻。

    “陆小姐,能说说您现在的感受么?”

    “陆小姐,颜氏这么多年真的没有给您一分钱么?”

    “陆小姐,您会让颜总的母亲去坐牢么?”

    “陆小姐……”

    这些问题倒是没有人身攻击,陆七却觉得疲惫,只说了一句话,“这是法院的判决,我相信各位也明白,公道自在人心。”

    一句话便把问题抛给了法院,不得不说陆七很会处理问题。

    这是权奕珩和她说的,陆七今天没想到能实现。

    她现在最想做的就是回去医院,和权奕珩说说今天在法院的事情。

    “陆小姐……”

    “不好意思,我还有事。”

    陆七在叶子晴和徐特助的拥护下成功走出了围攻,上了车。

    而陈律师成了记者们攻击的对象。

    同样的,他也只说了一句话,“法律是公正的,能这么判,谁是谁非我相信大家心里很清楚。”

    也就在这时,颜子默和陆舞从法院走出来,看到一群记者,两人想躲已经来不及。

    一群人围攻上来,他们完全没有退缩的机会。

    “颜总,能说说你现在的心情么?”

    “陆小姐在颜氏的这几年,颜家真的一分钱没付给她么?”

    “颜总,陆小姐默默无闻给你们公司卖命多年,您有没有一丝愧疚呢?”

    “请问您有后悔过当初的决定吗?”

    “您觉得小三生的女儿真的配得上您吗?”

    “……”

    颜子默脸色沉冷的站在那,被问得头都大了,以往的记者都是采访他一些优秀的功绩,发出的也是赞赏的言语,而今天。

    他看这些记者就是讨厌的苍蝇。

    一时间,连带着陆舞都成了被攻击的对象。

    她从来没有应付过这种局面,却又不敢对一群记者发难。

    只能咬牙忍着这群人的攻击。

    什么小三生的女儿,她很快就不是好么?

    当初被赶出去的人明明是陆七!

    这群人是不是瞎了眼啊。

    “颜总,回答一下好吗?”

    “颜总,这些年您有没有爱过陆小姐呢?”

    意识到陆舞也姓陆,那名记者重新问到,“颜总,您这些年有没有爱过陆七小姐呢?”

    颜子默薄唇紧抿,浑身散发出的冷意骇人,那气势让几名记者退避三舍,他紧紧拉着陆舞,试图穿过人群,“我未婚妻怀孕了,她有些不舒服,抱歉。”

    意思就是他们无法回答这些可笑的问题。

    怀孕?

    记者捕捉到一则大新闻,赶紧用手机给主编发了一条信息。

    ‘小三之女借助怀孕上位,害惨了亲生姐姐。’

    一时间,陆七的角色在这个城市逆转,成了那个无辜的受害者。

本站开通手机站: m.5200.net 或者扫描页面右上角二维码!

越多人阅读本书,更新越快,宣传本书网址:http://5200.net/17258p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搜索小说:
喜欢这部小说的人也喜欢:

武动乾坤

斗破苍穹

遮天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傲世九重天

百炼成仙

仙逆

医道官途

官术

异世邪君

天才相师

神印王座

修仙狂徒

永生

官仙

校花的贴身高手

黑道特种兵

天才医生

光明纪元

杀神

将夜

从零开始

暧昧高手

剑道独尊

天珠变

龙在边缘

重生之贼行天下

宠魅

成神

圣王

校园超级霸主

求魔

重生之红星传奇

全职高手

最终进化

官家

异界全职业大师

一等家丁

大周皇族

官神

长生不死

重生于康熙末年

网游之天下无双

极品太子爷

异能古董商

最强弃少

花门太子

超级医生

末日蟑螂

圣狱

异界艳修

官路弯弯

首席御医

锦衣夜行

带着农场混异界

七界传说

异世傲天

网游之无限秒杀

校园极品公子

明宦之风流无边

修真世界

召唤万岁

亡灵法师末世行

混混小子江湖行

武逆乾坤

修神外传

超级基因优化液

唐伯虎现代寻芳记

轮回1984

重生之衙内

超级教练

异世灵武天下

吞噬苍穹

全能奇才

神煌

误入官场

特种兵争霸在明清

校花的贴身保镖

战皇

华山仙门

超级兵王

重生之玩转魔兽世界

超级农民

网游之邪龙逆天

异界职业玩家

唐门高手在异世

官之图

俏皮丫头

杀手房东俏房客

异世药王

独步天下

龙骑战机

网游之射破苍穹

无限升级契约流

黄金瞳

宋起波斯湾

不朽丹神

小小魔王

左道旁门

天生神医

九项全能

神霄煞仙

大艺术家

古武少年

护花高手在都市

赤城

养个女鬼当老婆

死灵术士闯异界

都市征服

赤炼苍穹

贴身高手

异世医仙

宰执天下

极道特种兵

都市之雄

田园大唐

极品都市太子

召唤千军

风驭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哥几个,走着

异世封神榜

权财

真灵九变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魔法师莱恩传

都市无敌特种兵

鸿蒙之始

随风飘

我的美女老师

红色仕途

希灵帝国

医道无双

墨门飞甲

衡天记

无限修仙

数据散修

七界第一仙

网游之巅峰法师

无尽剑装

罪恶之城

丹武乾坤

圣堂

少年药王

武神

煮酒点江山

抗战之红色警戒

重生为官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校园全能高手

易筋经

赤血龙骑

问镜

我的老婆是公主

不灭武尊

网游之抢先半步

大亨万岁

剑傲重生

九流闲人

云的抗日

临高启明

灭运图录

校园修仙

超级科技强国

流浪仙人

都市藏娇

网游之战御天下

智能工厂

神匠职业领主

重生之百将图

造神

逆天成神

殖装

超级黄金手

重生死士

末世求生录

暗黑之骷髅王

无上皇座

黑暗血时代

龙组特工

天元神诀

少女契约之书

穿越清朝当皇帝

仙河风暴

创世霸神

重生之资源大亨

无尽武装

斗神

魔界的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