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最新章节《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正文 第116章 116 权奕珩,算你狠!

5200小说网手机站二维码
  
    在这个飞速发展的信息时代,还没到医院,叶子晴已经从网上刷出了京都的最新报道。

    最醒目的标题便是‘小三借助怀孕上位,害惨亲生姐姐。’

    ‘颜家和陆家正牌千金开撕’

    ‘颜氏公司是现代版周扒皮’

    “……”

    总之,条条都是针对颜家和陆舞的热门话题。

    叶子晴看得大快人心,“现在的记者,为了八卦真是什么都敢说啊。”

    陆七随便扫了眼,对这些并不是特别感兴趣。

    伤害已经造成,现在才还她清白无非就是锦上添花。

    她不禁在想,若是一个柔弱的女子经历这些,等这些记者查明真相,说不定已经连尸体都没有了。

    叶子晴最关心的是,“嫂子你说,这些记者就不怕得罪颜氏,来个封杀?”

    “颜氏最近经济紧张,流失了好几个大客户,银行那边的贷款也在催着要,我这一千万,估计他们没这么容易拿出来。”陆七有板有眼的分析,一句话解决了叶子晴心里的困惑。

    说的简单点就是,一不留神就会破产。

    陆七也没想到自己在颜氏能起到这么大的作用,也难怪他们会想方设法的希望她回去。

    真是异想天开。

    之前颜老爷子在的时候颜氏就不是很稳定,完全靠她和颜子默两个人的打拼才有今天的成绩,失去了她,颜子默如同失去了四肢。

    那个男人太过于年轻,以为江山已经平定,便想踢她出局。

    殊不知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难。

    最起码陆七手里的客户知道她没在颜氏公司后,已经不和颜氏做生意了。

    她的人缘并没有那么差嘛。

    呵。

    听说一千万颜家拿不出来,叶子晴当即就炸毛了,“那可不行。”

    陆七好笑的看着她。

    叶子晴气呼呼的道,“嫂子,你可别犯傻的便宜那种人啊。”

    陆七摊手,“你觉得我可能吗?”

    即便要颜母坐牢,她也不会手软。

    毕竟一开始他们就是这样威胁她的。

    她走的时候已经说得很清楚,拿不出钱来,颜家必须有个人去坐牢。

    ——

    受了刺激的颜母在晕过去的第一时间被送到了附近的医院,颜子默和陆舞随后。

    没一会儿颜母醒了,她心里记挂着官司的事,就连此刻躺在病床上也不安分。

    颜父见妻子醒了走过去问,“你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老颜……我不相信,我不相信会是这样的。”颜母情绪激动,语不成句,“陆七……她,她会有这样的本事。”

    颜母依稀记得,陆七在他们家的一年,无论她说什么,那个女人从不敢反驳一句,是个听话的好媳妇。

    果然外界传言的不假,她就是个狠毒的女人。

    颜父生怕她情绪激动再昏过去,宽慰道,“你先养好身体,手上还打着点滴呢,这事我来想办法。”

    “老颜,你说那个女人怎么就那么不要脸,明明跟不三不四的男人睡,还妄想从我们这里捞钱。”

    “我们子默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摊上这么个女人。”

    颜父头痛的揉了揉眉心,“好了,医生说你的情绪不宜激动。”

    “不,老颜,这事我受不了……真的受不了。”

    颜母像是突然想到什么,“对,我想起来了,那个贱人一定是找了张行长帮忙,否则银行的证据那那么容易弄到。”

    更何况子默还亲自打点过,应该是万无一失才对啊。

    “妈,您好些了没?”颜子默带着陆舞进来。

    “颜伯母,您先别生气,养好身体要紧。”

    看到她,颜母不但没有消停,反而情绪更加激动了,拉着陆舞的手哭诉,“舞儿,你不懂,你不会懂的……”

    陆舞听后像是能感同身受,附和着开口,“我懂,我怎么会不懂呢,可是颜伯母,眼下你再怎么生气也没用,只有养好了身体才能继续想办法。”

    一句话说到重点,颜母果然停止了哭诉。

    颜父和颜子默相互看了眼,对陆舞的好感又上升了一层。

    “儿子,这次不是你爸和妈失误,是没想到那个贱人这么狠毒,竟然连这种不要脸的事也做的出来。”

    颜母恶狠狠的道,“下次千万别让我逮到,否则我一定会让她身败名裂。”

    颜父顺着妻子的话往下说,“行行行,这次算我们失误,一千多万我们暂时还能周转。”

    一千多万!

    想到那一千多万要给陆七,颜母正颗心都在抽搐。

    “老公,我心痛啊。”

    一千多万,那可是他们赚的血汗钱,怎么能给那个贱人去养小白脸。

    对了,

    “不行老公,我们不能就这样认输了,这场官司还没完,我要继续起诉陆七。”

    颜子默听得头疼,略有些无可奈何的开口,“妈,您先休息好么,这事等您明天回家了再说。”

    颜母叹了口气,“好好好,我有你爸陪着就行了,舞儿怀孕了不能在医院多待,你送她回去好好休息。”

    “那颜伯母我就先走了,明天去颜家看望您。”陆舞起身告辞。

    颜母睨了眼她的小腹,欣慰的点点头,“好。”

    出了病房,颜子默不放心的问脸色不佳的陆舞,“你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一路上颜子默虽然为案子的事情生气,但他更顾及陆舞的感受。

    那些个记者到底是谁派来的,纯粹是在黑他。

    陆舞虚弱的摇了摇头,“我没事。”

    “这样吧,反正现在我也不忙,陪你去妇产科做个检查。”

    陆舞一听这话小脸瞬间惨白,“不不,不用的子默,我很好。”

    她就是有点累,感觉下身又涌出一股热流。

    “你这个样子我怎么能放心,走吧,这里的医生我都认识,不用排队,直接去了就给你检查。”

    陆舞吓得要死,赶紧拉住男人,眸底闪过一丝不自然,“子默,我上次和伯母来过,这产检还没过多久呢。”

    平时她做产检的时候也没见他这么热心,今天倒是学着关心起她来了。

    陆舞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她肚子里没了种,以后若是要做产检怎么办?

    “那怕什么,正好我也看看咱儿子。”颜子默想到此倒是有点期待了。

    “不是……那个,医生说了,检查多了也不好,最好一个月一次。”陆舞将男人的手放在小腹处,冲他嫣然一笑,撒娇的道,“我这一个月都还没到呢,万一伤着咱儿子怎么办?”

    “是么?”说到儿子,颜子默一贯冷漠的脸浮现出些许柔和。

    “当然,你以为那些仪器放在肚子上就好么。”陆舞卖力的让自己表现得活泼些,“我真的没事,孕妇本来就容易疲倦,今天应该是太累了。”

    “行,只要你没事就好,我送你回去休息。”

    他哪里是担心陆舞,而是顾虑她肚子里的儿子。

    陆舞听他这么说终于松了口气,笑着点了点头。

    太险了,如果不是她反映快就要露馅了。

    不行,这事她还得花点心思办才行,不然到时候做孕检,她到哪里去弄一个孩子。

    京都的另外一家医院,骨科病房。

    权奕珩坐在轮椅上欣赏陈律师发来的现场视频,阳光正好,透过玻璃窗折射过来,男人棱角分明的脸微漾,嘴角勾起的笑容宛如阳光般温和。

    “我的权大少,我说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恶心,一段视频而已,都来来回回看好几回了。”慕昀峰实在难以忍受某人的虐狗行为,“怎么着,为了这段视频难不成您今晚还想去庆祝下?”

    他都来了一个小时了,这货压根没和他说正事儿。

    不知道他的时间也很宝贵么。

    权奕珩背对着他说了句,“意料之中的事,没什么值得庆贺的。”

    切!

    “得了吧你,嘴巴都快笑成一朵花了。”

    话落,权奕珩嘴角的笑容僵住,他收好手机睨了一眼身旁的慕昀峰。

    他表现得有这么明显么?

    那也只是因为他看到了视频里,他的小女人笑颜如花的容颜。

    “你找的记者吧?”

    能这么追着颜子默和陆舞不放,只有这个可能。

    嗯,不要夸赞他太机智。

    这货的手段从来瞒不过他。

    权奕珩淡淡出声,“我只不过找了肯几个说实话的人。”

    实话。

    慕昀峰嘴角一抽。

    不得不佩服权大少的高明之处,为以后的一切铺好了路。

    陆七当初的冤屈可谓是平反了,现在圈子里的人大概都对颜家人有了新的认知。

    颜家早在对陆七下手的那一刻起就开始自掘坟墓了,可悲的是,他们还一致以为是陆七的错。

    可笑死了。

    慕昀峰实在不明白,这种脑残家族是怎么在名门圈里生存这么多年的。

    可怜了颜老爷子一世英名,就这么毁了,把家产交到了一个败家子儿的手里。

    权奕珩像是一眼就能洞穿他的心思,深邃的眸底涌动着一丝浅浅的喜悦之色,“颜子默不是脑残,他在商场上的手腕不能轻视,他这个人最大的缺点是太过于自负。”

    他开心的只不过是,他的小七在这件事情能和颜子默对峙,不留一点情面,可见她真的从那段感情中走出来了。

    慕昀峰,“……”

    嗷,权大少我们真是心心相印啊。

    当然,这话他是万万不敢说出来滴。

    嘴角抽了抽,慕昀峰恢复一本正经,手掌拍在权奕珩的肩上,“行了,我先撤了,一会儿权太太回来,省的被你俩闪瞎狗眼!”

    权奕珩心情不错,直接赏了他两个字,“滚吧。”

    慕昀峰走了没一会儿,叶子晴和陆七便回来了。

    “哥,我今天学校还有课,先走了啊。”

    叶子晴偷瞄了眼权奕珩,而后低声在陆七耳旁道,“嫂子,拿了钱别忘了请我吃饭。”

    当然啦,如果能给她一点零花钱就更好了。

    陆七干脆的应声,“好,等你哥出院了,你想吃什么我就给你买什么。”

    “谢谢嫂子。”叶子晴眯眼,而后跑出了病房。

    刚走到电梯口,她便收到哥哥发来的短信。

    ‘今天表现不错,这个月零花钱加倍。’

    叶子晴看了不顾身处在医院,高兴的尖叫出声。

    嗷!以后她要抱嫂子大腿。

    果然,她那个闷骚哥哥有了女人就转性了,终于知道做学生的她不容易了。

    早知道这样,她就该把早点把陆七找到送到哥哥面前,省得她一天到晚磨破嘴皮子也没用。

    病房里,陆七搬来一把椅子,和权奕珩并排坐在窗台前晒太阳。

    她神色慵懒,可见这件事情过去后真的让她歇了一口气。

    “没想到那个律师那么厉害,这么几天就掌握了证据。”陆七形容自己当时的心情,“权奕珩,你不知道,我当时都紧张死了,开庭前陆舞找过我,说什么颜家那边给我一个机会,只要我答应回颜氏上班,他们就撤诉不计较那一千万。”

    权奕珩安静的坐在轮椅上,黑色的瞳仁里始终都染着一丝温暖的笑意,不厌其烦的听她唠叨刚才所发生的一切。

    他的女孩,终于肯把情绪分享给他了。

    “你说,这个世界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人呢。”

    说到这儿,陆七还是有些后怕的,“我这次去,其实抱了很坏的打算的,但如果真的输了,我不会妥协。”

    权奕珩自然的拉起她的手,“我说了,这个官司一定会赢。”

    因为黑暗的那一面永远有他为她遮着,她的世界才会那么纯净。

    男人的目光深情而温软,比冬日里的阳光还让人舒畅,让她忍不住想去贪念。

    陆七不自在的抽回手,咳嗽两声,“谢谢你权奕珩,今天一切都很顺利。”

    手心蓦然一空,权奕珩的心微微闪过一丝失落,“我说过没什么问题的,是你自己太紧张了。”

    陆七像是突然想到什么,“权奕珩,那几张手稿你什么时候写的?”

    “你没看见的时候。”

    陆七,“……”

    这不是废话呢么。

    “其实也没费多少工夫,好几天不工作,我怕自己废了,全当锻炼吧。”

    他说的轻松,陆七却知道对他一个受伤的人来说,写那几页资料有多么不容易。

    她虽然感动,但却太过于理智。

    很多话也不方便说。

    “对了,还有一件事。”陆七神情变得严肃起来,“以颜家现在的状况,目前可能无法一次性付清这笔钱,我在想,如果他们家承诺分几次付清,你说我该怎么办?”

    权奕珩双眸沉了沉,略微提点了下,“看你自己的意思,是想要钱呢,还是想让他们家的人去坐牢。”

    这个问题确实有点棘手。

    权奕珩有主意,他相信陆七心里也有主意,只不过差了一个帮她做决定的人。

    但他得藏着掖着,毕竟这场官司关系到她前一段感情,若是他插手了,他怕小七心里会留下疙瘩。

    就像感情,得她自己走出来,而他只负责拉她一把,关键还是她自己。

    陆七沉默良久,喃喃道,“我想要钱。”

    呵。

    男人笑。

    他的小七,到底还是心存善念的。

    不过呢,也正常,毕竟没有人放着一千万不要,直接让对方去坐牢的。

    这个惩罚对于颜家人应该是很惨重的。

    两人聊了会,临近中午陆七再次接到陆自成打来的电话。

    “喂。”

    “小七,爸爸想和你商量一件事,今晚回来吃饭吧。”

    商量?

    他这叫商量么,是直接下命令好么?

    陆七看了眼闭目养神的权奕珩,犹豫之后才点头,“行,我晚饭之前回去。”

    “好好好。”

    挂断电话,权奕珩睁开眼,似乎在等她的解释。

    陆七耸耸肩,“看,他们已经迫不及待了。”

    权奕珩才没心思管这些,颜家已经到了那个份上,想要翻身似乎不太可能,除非愚蠢到不留一丝余地的去继续作死。

    嗯,他的小女人还挺会装傻,装作看不懂他的眼神?

    那么,他就直接问。

    “什么时候回来?”

    陆七想到上次他回来晚了,有点心虚的开口,“吃完饭就回来,你看会书吧,或者我给你下载电影?”

    这样时间过得快,总不至于坐在这里干等,连她看得都心疼。

    男人很无情的拒绝,“我不看那东西。”

    “那我要妈来陪你好么?”陆七好生哄着。

    可今日的权奕珩一点也不买账,“妈今天很忙,让她在家休息吧。”

    “要不,我让子晴下课了来陪你一会儿?”

    “烦。”这次,男人直接一个字作答。

    那丫头喳喳哇哇的,和她说一会儿话权奕珩头就会疼。

    陆七无助的抓了抓头发,“……”

    她已经想不到更好的办法了。

    就在她为这个绞尽脑汁的时候,男人突然启声,“我在这里等你回来。”

    那眼神像是一个眼巴巴等着糖的孩子,让陆七软到了心坎里。

    这个男人有时候其实挺幼稚的。

    呵。

    “好。”她干脆的答应,在心里发誓决不食言。

    “那你一会儿就去吧,早去早回。”

    晚了他不放心。

    虽然会在暗中派人保护她,可也怕会发生什么意外,更何况他的腿这个样子也没办法及时赶过去。

    夜晚,陆家。

    经过陆自成上次的警告,这顿饭吃得还算和谐。

    吃完饭,陆七直接回了以前的房间。

    她即使晚上不在这里睡也要让胡碧柔母女知道,这间房是她的,绝不是那些个小三可以觊觎的地方。

    陆七从衣柜里拿了一件大衣披在身上,以前她最喜欢站在阳台上看星星,现在她更喜欢站在这里宣誓自己的主权。

    “小七,今晚就住在这里吧?每天都有打扫的,很干净。”

    陆自成出现的时候,陆七依然很平静的站在阳台前观望院子里熟悉的景物。

    “不了,我还有事,等过些日子。”

    她目前只能和陆自成这么说,也不能说不来,免得胡碧柔那对母女有机可乘。

    “小七,有件事爸爸想和你商量一下。”陆自成语气委婉,憋了一个晚上终于找到机会,“你也知道,颜家和我们家一直都是合作伙伴,也是你妹妹未来的婆家,闹出这样的新闻实在有损两家的声誉,要不这样,你找个机会向那些记者澄清一下,说是一场误会,至于那一千万……”

    “陆自成!”陆七冷冷打断他,唇角扬起的弧度讽刺。

    陆自成不自在的咂咂嘴,面露难色,“小七,这件事已经过去了,我们何必要斤斤计较,将来你妹妹嫁过去颜家,你也会受益的。”

    “更何况,我们家的生意很多都和颜家脱不了关系。”

    颜家一旦倒了,他陆家也不会好过到哪里去。

    陆七冷漠的回应,“那是您的事,与我无关。”

    “小七!”

    陆七听得烦不胜烦,厉声道,“陆自成,如果你想让我继续给你谋利,那么这件事就不要再提了。”

    她不再是从前那个唯命是从的她,陆自成,这次回来你休想再利用我!

    碍于张行长,陆自成一口气憋在胸口,“好,好好,我不提,不提了。”

    “要爸爸派车给你吗?”

    陆七看了眼时间,“不用了,一会儿有车来接我。”

    “好,那爸爸去忙了,我们电话联系。”

    “嗯。”

    陆自成心里有气,曾几何时他需要在女儿面前这么被动了,那姿态,就差给她下跪了。

    呸!

    关上门的瞬间,陆自成的脸猛的阴沉下来。

    住在隔壁小卧室的陆舞听到动静悄声出来,看到陆自成,心急的凑上去问,“爸,怎么样,姐姐答应了吗?”

    这是颜家交给她的任务,希望能通过陆自成说服陆七。

    陆自成摇头,感慨道,“舞儿,你知道爸爸为什么一向偏向你么?”

    陆舞惊愕的望着他。

    有么?

    如果陆自成偏向她,为何从小让她遭受欺凌?

    虽然这样想,陆舞还是顺着陆自成问,“为什么?”

    陆自成叹了口气,拍了拍陆舞的手背,“因为你才是爸爸的好女儿。”

    陆舞,“……”

    明明她感觉在陆自成心里,陆七才是他的好女儿啊。

    陆舞也没深想,等陆自成走后,她转身去了胡碧柔的房间。

    她得好好商量一下这事该怎么办,明天去颜家,这个事情没有办好,也不知道颜母那个老巫婆会不会给她脸色看。

    豪门的儿媳并没有想象中的好做,尤其是她这个还未过门的儿媳。

    陆七一个人在房间待了会便出了陆家。

    这次她可是掐着点回去的,也在晚饭后预定了一辆车。

    此时出租车已经停在陆家门口,上车之前她给权奕珩打电话,“饿了么,有没有想吃的东西,我带给你。”

    “我有想吃的你给我吗?”

    陆七心情不错,“当然,你说。”

    那头的男人想也不想的开口,“我想吃你。”

    陆七一副被雷劈了的表情,“……”

    “所以,你赶快把自己带回来吧。”

    男人的声线带着嘶哑的性感,宛如一杯醇厚的美酒,明明是很流氓的话,却被他说得十分优雅。

    脸上涌起一阵烧热感,陆七坐的位置是副驾驶,刚才的通话司机听得一清二楚,听到这番话,开车的师傅不禁打趣,“呵呵,现在的年轻人真够大胆的啊,小姐,你男朋友肯定很爱你。”

    陆七,“……”

    这和爱不爱有什么关系。

    权奕珩,你到底会不会说话啊。

    陆七怕他再说出什么过分的话来,干脆把电话挂断了,然后尴尬的催促开车的师傅,“大叔,开快点。”

    “小姑娘着急了吧,没事,男人啊,就是过过嘴瘾,去晚了他舍不得怪你的。”

    陆七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她觉得此时的自己说什么都是错。

    到了医院,陆七气冲冲的推开病房的门。

    “权奕珩……”

    男人还维持她走之前的动作,窗前的黑暗把他的脸衬得异常沉闷,蓦然的,看到这样的他,陆七心里的怒火消了大半。

    她也不是生气,而是觉得有必要和这个男人说一下,说话别不分场合,她会很尴尬的好么。

    其实吧,她这人脸皮很薄。

    他推着轮椅过来她面前,赞赏的开口,“今天回来挺准时的。”

    “你知不知道刚才……”

    男人打断她,“老婆,其实刚才的那句话我没说完,我是说,我想吃你做的菜。”

    陆七,“……”

    反映过来后,她追着问,“后面那句呢?”

    还说什么让她赶紧回来!

    “既然我想吃你做的菜,当然要你赶紧把自己带回来了。”

    陆七嘴角一抽,“……”

    好吧,权奕珩,算你狠!

    “医生说我可以回家休养了,我们明天出院吧,嗯?”

    再闷在这里,他没病都要被憋出病来了。

    回去?

    陆七心里疙瘩一下,想到他之前说的。

    回去就意味着她要伺候他洗澡,上洗手间。

    这些日子,都是徐助理帮忙,偶尔权奕珩夜里起来,她只把他扶到洗手间,并没有帮他什么。

    而洗澡这个问题,就没那么容易躲过了。

    “出院啊,真的可以了吗,医生是怎么说的啊。”陆七结巴的问他,“你的腿……”

    权奕珩见她纠结,实在不忍,直接问,“小七,你想过我们之间的关系么?”

    陆七大概没想到他会问这个,微微愣了愣,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

    “没想过是么?”他的语气淡淡,却不难听出他的不高兴。

    “我……”

    此时的陆七站在男人面子仿佛一个做错事的孩子。

    “睡吧,明天我们出院回家了。”他并没有为难她,总在关键时候把话题打住。

    “哦。”她木讷的应了一声,一颗心久久不能平静。

    这一夜权奕珩没再像以往那样的搂着她,原本就不大的床上两人平躺着,呼吸匀称,却像是一对陌生人。

    陆七突然很不喜欢这种感觉,她知道权奕珩没睡,几次想打破沉默,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她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一旦开口,万一权奕珩再问起来,她又该如何回答。

    她明白,权奕珩问的不是他们之间的婚姻,而是对他那个人的评价。

    一切好像都在言不由衷的发生,他们之间的关系不再是一场交易那么简单。

    翌日清早,陆七刚睁眼徐助理就来了。

    整理好自身后,陆七打开病房的门,徐特助礼貌的和她打招呼,“陆小姐早上好。”

    “徐助理,你好早。”陆七呵呵的笑了两声,“你忙吧,我出去买个早餐。”

    “好。”

    等陆七转悠一圈回来,权奕珩已经穿戴整齐的在了轮椅上,而徐特助站在门外等他,这幅样子一看就知道权奕珩有话和她说。

    “怎么了?”陆七走过去,把买好的早餐放到一旁。

    “我急需出差一趟,你先回公寓吧。”

    陆七大惊,“你的腿都这样了,还出差?!”

    妈的慕昀峰,有没有一点人性啊,哪有这样剥夺劳动人民的?

    还在睡梦中的慕昀峰突然打了一个喷嚏。

    谁特么的做春梦梦到爷了?!

    权奕珩不甚在意的开口,“腿这个样子算什么,很多人一样带病工作。”

    “放心吧,我有徐特助照顾我。”

    “可是……”陆七还是不赞成。

    她怕万一路上出个什么意外怎么办?

    见她蹙起了眉,权奕珩安慰道,“这个项目之前是我负责的,我必须亲自去监督。”

    “那我,我可以……”可以去照顾你。

    反正她现在也没伤疤。

    但是后面的话在男人淡漠的眼神中,陆七又咽了回去。

    为什么她感觉权奕珩好像生气了。

    “徐助理。”权奕珩朝门外喊了一声。

    徐特助听到后进来,对陆七保证,“陆小姐,你放心,我会照顾好权先生的。”

    陆七把他们送到电梯口,站在原地迟迟不肯回头,被徐特助推进电梯的权奕珩催促她,“回去吧,不会有事的。”

    陆七艰难的抿了抿唇,颤抖的声音道,“那你自己小心点。”

    “嗯。”

    电梯门关上,隔绝了男人那张倾世容颜。

    而陆七,一颗心彻底提了起来。

    收拾东西回了她和权奕珩的新婚公寓,偌大的房间让她莫名的涌起一种难言的空虚。

    盘腿坐在沙发里,陆七给叶子晴打了个电话。

    “子晴。”

    叶子晴那边很吵,“嫂子啊,有事吗?”

    陆七被她那边的噪音刺得耳膜一震,赶紧把手机拿开了些,“我没事,就是打电话问问你。”

    “我好着呢,不用担心啊,嫂子。”

    叶子晴一边讲着电话,一边又和身边的人说话,“这里太吵了,现在不方便和你说太多,嫂子,明天去找你好么?”

    “好,你忙吧。”

    电话挂断的那一刻,陆七的心再次沉了下去。

    她是个很独立的女人,哪怕一个人的时候也鲜少有这种感觉。

    她是不是该打电话问问慕昀峰,到底是什么样的项目非得要权奕珩去?

    就在陆七犹豫不觉得时候,姚若雪的电话来了,约她在一家咖啡厅见面。

    陆七这才想起来,之前姚若雪有约过她,但最近忙着颜家案子的事儿,给忘了。

    她赶到的时候姚若雪已经等候多时。

    “不好意思啊若雪,我这两天比较忙,路上又堵车。”陆七招来服务员,点了一杯咖啡,而后问对面的女人,“你等了很久吗?”

    姚若雪捧着一杯白开水,“没有,反正今天也没什么事。”

    闻言,陆七错愕的看向她。

    从她认识姚若雪开始,就没见过这姑娘清闲过,今天能在这个时间约她喝咖啡,实在难能可贵。

    她正想问发生了什么事,姚若雪却先开了口,“权先生好些了吗,严不严重啊。”

    姚若雪一直想去医院看望,但最近的事让她精疲力尽,更怕被人看出破绽。

    “已经好多了,过一段时间应该就能活动了。”

    陆七探寻的目光落在她身上,“我怎么看你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

    “没有啊。”姚若雪故作轻松的笑了两声,把话题转移到陆七身上,“你和权奕珩的关系怎么样?”

    陆七不打算隐瞒她,“若雪,我觉得自己很矛盾。”

    说到这儿,陆七却又觉得无从谈起。

    心里的感觉很奇怪,看到权奕珩被徐助理推出医院的那一刻,她除了自责和心疼,还有一种前所未有的空虚感。

    他说他要出差两天,也不知道两天的时间会不会给他带来身体上的伤害。

    虽然身边有个徐助理,可男人总归没那么细心。

    “小七,我觉得权先生人不错,你可以考虑下。”

    陆七摇头,“若雪你知道我的情况,眼下怕是不能。”

    “说说你吧,找我是不是有什么事?”

    姚若雪没说话,纠结着手里的东西该不该给陆七看。

    “怎么了?”陆七皱起了眉。

    姚若雪吸了吸鼻子,眼圈逐渐泛红,“小七,你帮帮我。”

    陆七拧眉,“到底怎么了?”

    姚若雪痛苦的咬唇,双手捧着小脸,“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啊。”

    “若雪,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陆七的语气很急,人也从座椅上站了起来。

    姚若雪捧着脸的双手缓缓放下,满脸泪痕,心如死灰的低喃,“小七,我怀孕了,但是……不知道是谁的孩子。”

    陆七,“……”

    震惊过后,陆七不确定的问,“什,什么意思?”

    姚若雪惨白的唇张张合合,良久才发出声音,“那晚,我们公司聚会,本来我从来不参加这种活动,可那天不一样,新任的上司亲自邀请办公室所有人,我没有办法推脱。”

    “那晚所有人都喝了很多酒,我鲜少参加那种场合,不胜酒力,早上醒来就……”

    后面的事情她不想去回忆,没有人知道她当时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情走出酒店的。

    陆七静静的听着,看着眼前一脸痛苦的女人,一颗心仿佛受到了巨大的冲击。

    这分明就是一场狗血剧啊。

    但这种狗血往往都发生在豪门,姚若雪身上什么都没有,不存在被人算计吧。

    姚若雪喝了一口水,继续哽咽的道,“小七,你知道我家里情况不好,每个月都需要给家里寄一笔生活费,可是我现在怀孕了……每天工作力不从心,好几次出错,经理已经警告我很多次了,我怕再这样下去,我工作不保。”

    傻姑娘,都到了这个时候了,想到的还是家人。

    陆七不禁想起她和权奕珩闹离婚的那几天,她住在姚若雪家,这个女孩每天晚上都加班到很晚才回来。

    真的是公司加班么?还是因为当天的工作没做完,上司要求她必须完成?

    那个时候她应该就已经怀孕了吧。

    “你先别哭,让我想想。”陆七握住她的手,低声安慰,“没事的,都可以解决,你别太担心。”

    姚若雪的问题是,她找不到那个让她怀孕的男人,但是找到了呢,那个男人会负责么?

    虽然陆七骨子里很传统,可对于一夜情这样的事儿还是看得很开的。

    男女双方自愿,不存在谁对谁负责。

    更何况是酒后乱性。

本站开通手机站: m.5200.net 或者扫描页面右上角二维码!

越多人阅读本书,更新越快,宣传本书网址:http://5200.net/17258p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搜索小说:
喜欢这部小说的人也喜欢:

武动乾坤

斗破苍穹

遮天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傲世九重天

百炼成仙

仙逆

医道官途

官术

异世邪君

天才相师

神印王座

修仙狂徒

永生

官仙

校花的贴身高手

黑道特种兵

天才医生

光明纪元

杀神

将夜

从零开始

暧昧高手

剑道独尊

天珠变

龙在边缘

重生之贼行天下

宠魅

成神

圣王

校园超级霸主

求魔

重生之红星传奇

全职高手

最终进化

官家

异界全职业大师

一等家丁

大周皇族

官神

长生不死

重生于康熙末年

网游之天下无双

极品太子爷

异能古董商

最强弃少

花门太子

超级医生

末日蟑螂

圣狱

异界艳修

官路弯弯

首席御医

锦衣夜行

带着农场混异界

七界传说

异世傲天

网游之无限秒杀

校园极品公子

明宦之风流无边

修真世界

召唤万岁

亡灵法师末世行

混混小子江湖行

武逆乾坤

修神外传

超级基因优化液

唐伯虎现代寻芳记

轮回1984

重生之衙内

超级教练

异世灵武天下

吞噬苍穹

全能奇才

神煌

误入官场

特种兵争霸在明清

校花的贴身保镖

战皇

华山仙门

超级兵王

重生之玩转魔兽世界

超级农民

网游之邪龙逆天

异界职业玩家

唐门高手在异世

官之图

俏皮丫头

杀手房东俏房客

异世药王

独步天下

龙骑战机

网游之射破苍穹

无限升级契约流

黄金瞳

宋起波斯湾

不朽丹神

小小魔王

左道旁门

天生神医

九项全能

神霄煞仙

大艺术家

古武少年

护花高手在都市

赤城

养个女鬼当老婆

死灵术士闯异界

都市征服

赤炼苍穹

贴身高手

异世医仙

宰执天下

极道特种兵

都市之雄

田园大唐

极品都市太子

召唤千军

风驭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哥几个,走着

异世封神榜

权财

真灵九变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魔法师莱恩传

都市无敌特种兵

鸿蒙之始

随风飘

我的美女老师

红色仕途

希灵帝国

医道无双

墨门飞甲

衡天记

无限修仙

数据散修

七界第一仙

网游之巅峰法师

无尽剑装

罪恶之城

丹武乾坤

圣堂

少年药王

武神

煮酒点江山

抗战之红色警戒

重生为官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校园全能高手

易筋经

赤血龙骑

问镜

我的老婆是公主

不灭武尊

网游之抢先半步

大亨万岁

剑傲重生

九流闲人

云的抗日

临高启明

灭运图录

校园修仙

超级科技强国

流浪仙人

都市藏娇

网游之战御天下

智能工厂

神匠职业领主

重生之百将图

造神

逆天成神

殖装

超级黄金手

重生死士

末世求生录

暗黑之骷髅王

无上皇座

黑暗血时代

龙组特工

天元神诀

少女契约之书

穿越清朝当皇帝

仙河风暴

创世霸神

重生之资源大亨

无尽武装

斗神

魔界的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