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最新章节《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正文 第117章 117 手撕渣女渣母(精彩)

5200小说网手机站二维码
  
    陆七抽出一张纸巾递给她。

    姚若雪胡乱的擦了把泪,打着哭嗝,“小七,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了,如果我爸爸知道了会打死我的。”

    陆七轻抿一口咖啡,思虑之后她斟酌的问,“那你自己的意思呢,不会是想生下孩子吧?”

    姚若雪垂着头没说话。

    陆七呼出一口气,大概也明白了她的意思。

    这丫头完全是被吓着了,孩子要不要她完全没有主意。

    但这个决定陆七不能帮姚若雪做,毕竟她肚子里是一条生命。

    姚若雪随便拿了本桌上的杂志,陆七看过去,是一本育儿经的杂志。

    女性很容易母性泛滥,更何况姚若雪已经符合这个身份。

    “若雪。”陆七喊她的名字,姚若雪抬起头来,经过泪水洗礼的双眸通红。

    “小七,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我还没想好。”

    陆七不愿看到她这样,这件事情她觉得有必要和姚若雪分析清楚,“若雪,你自己要做好心理准备,我接下来的话可能不中听,但却是事实。”

    姚若雪贝齿咬着**,放下手里的杂志,她仿佛麻木了般,一口接着一口喝着白开水。

    “如果你想要生下这个来历不明的孩子,你将要面对的问题是,首先你得躲避生产,因为你的孩子没有爸爸,医院需要证明才会给你接生,就算你找关系顺利生下他,带孩子的人你需要提前找好,经济上你必须有这个能力养活他……”

    姚若雪的指甲深深掐进肉里,痛苦的打断陆七,“别说了,我没有想生下他。”

    “我不会生下他的小七。”她泪流不止,像是在逼着自己做决定,心如死灰,“这个周末,你陪我去做人流吧。”

    陆七默默的看着她,忽然后悔了。

    她是不是不应该把话说的这么绝?

    可这就是残酷的现实,她无法看到姚若雪承受这种莫大的压力,到时候毁掉的不止是她,还有那个没有出生的小生命。

    或许在她的潜意识里觉得,以姚若雪的处境打掉孩子是最好的选择。

    “我前两天去过医院检查,医生说已经接近六周了,如果不要最好尽快做人流手术。”姚若雪话说到这儿,手掌情不自禁的落在平坦的小腹,“小七,你说的对,我没有能力养活这个孩子,更没有办法给他一个完整的家,若是生下来,带给他的也只有痛苦。”

    可毕竟是她的骨血,一说到流产,就好像姚若雪浑身的血液都倒流了般,充斥着她身体的每一根神经。

    陆七让服务员给姚若雪冲了一杯热牛奶,“喝这个吧,你的脸色太差。”

    “小七,其实这些日子我妈已经打电话催我回去了,说是在家给我安排了相亲。”

    陆七喝咖啡的动作微顿。

    “这些年我在这里也累了,这座城市生活节奏太快,我并不喜欢。”

    她说,嘴角勾起的弧度苦涩。

    低头喝了一口热牛奶,姚若雪不禁赞叹道,“嗯,确实比白开水好喝。”

    “那就多喝点,你现在胃口很敏感,喝白水更反胃。”

    她刚才拿手机在网上查了下,孕妇的胃口不好,容易吐,最好是喝点牛奶,既营养口感也好。

    “可是小七你知道吗,我喝不起。”姚若雪捧着还剩一半的牛奶低低说,“我怕我喝一点,我的父母和弟妹就得饿肚子。”

    陆七,“……”

    一句话,听得陆七的心都要碎了。

    牛奶这个东西再普通不过,而这个姑娘为了一家人的生活却连这种普通的东西都舍不得买。

    真不是夸张,姚若雪家里有个身体不好的弟弟,据说是先天性心脏衰弱,时常发病。

    他们家的条件可想而知。

    可这些情况,姚若雪从未对陆七说过。

    她一直都认为,生活再苦也没关系,继续往前总会看到曙光。

    然而,生活也会时不时的和你开些玩笑,而她的这个玩笑未免也太大了。

    就连流产手术的钱,她都需要等这个月底发了工资再去做。

    还不是无痛的那种,因为太贵。

    “小七,你应该知道,我每天早上天还不亮就得起来去菜场买菜,然后做早餐,包括中午饭也做好带到公司去,为的就是节约中午的那顿饭钱。”

    “公司的饭太贵,要从工资里扣生活费的。”

    如果她从家里带饭过去,一个月至少能节约三四百块钱。

    一年就是三四千,足够两个兄妹的学费了。

    这些陆七当然知道,但是她没想到姚若雪的生活会拮据到这个样子。

    当时问她,还说什么自己做的吃得放心。

    “若雪。”陆七抓住姚若雪的手,此时此刻没有经历过这些的她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从来没有想过,生活对于某些人而言会这么艰难。

    “小七,你没过过我这种生活是不会懂的,你永远不知道我们那个地方有多落后,或许我的一顿午餐可以让家人解决一天的温饱问题,我从来舍不得乱用一分钱。”

    说到这儿,她吸了吸鼻子,轻嘲的笑了声,“其实也没什么,这些年来我已经习惯了。”

    “我现在能自己赚钱,比我在老家的时候好多了。”

    她说的轻松,看的出来是个很容易知足的女孩。

    “我确实挺累,可是我回去了又能怎么办,我们那个地方的人思想太传统,如果知道我不是女儿身,即便是嫁出去,夫家也会悔婚的,到时候我的父母会因为我而遭受村民的唾骂。”

    “你的意思是……”

    她的意思陆七大概明白,是不想回到她的家乡,更不想把自己随随便便嫁给一个男人。

    在这座城市虽然累,但她可以有自己的空间。

    “小七,我真的没办法了,在这里我没有朋友,只能把这些告诉你。”

    她无非就是想找个宣泄口,把心里的痛苦说出来,好像也就没那么难受了。

    “这样吧,今晚我去你那里睡,我们一起想办法。”

    这种事情不宜马上做决定,陆七需要听听姚若雪被人糟蹋的过程。

    如果可以的话,她最好还是找出那个男人。

    姚若雪用怀疑的眼神看她,“可是……你方便吗?”

    毕竟陆七已经结婚了,她拆散人家夫妻不好吧。

    “权奕珩出差去了,没事。”说这话时,陆七眸底闪过一丝淡淡的失落。

    “谢谢你小七。”

    “说什么呢,还对我客气。”

    两人先去了一趟超市,陆七买了不少食物和水果,坚持不让姚若雪掏钱。

    “你跟我不用这么客气,上次手机的钱还是你出的呢。”

    想到这茬,陆七更加愧疚了。姚若雪的生活那么困难,竟然还给她买手机。

    姚若雪听了这话,心里一阵难受,欲言又止,“小七,其实手机是……”

    陆七刷了卡,笑着打断她,“我知道,你别说了啊。”

    姚若雪抿了抿唇,一脸纠结。

    回去姚若雪的公寓,陆七让她好好休息,自己则去了厨房忙碌。

    这期间,姚若雪跑到洗手间连续吐了三次,以至于到最后毫无力气,趴在马桶跟前无法起身。

    陆七把她扶到沙发上休息,“若雪,这个样子不行啊,明天还是请假吧。”

    “不,不能。”姚若雪虚弱的摇头,“我不能请假。”

    更确切的说是她不能失去这份工作。

    “你先休息吧,明天的事明天再说。”陆七给她拿了一条毛毯盖在身上,继续回到厨房做晚饭。

    刚把切好的菜下锅,叶子晴的电话便来了。

    “子晴啊,我在一个朋友家呢,你在哪儿?”

    “啊,你去了朋友那里啊,我刚刚来你这儿呢。”叶子晴失望的声音从电话那端传来。

    陆七拉开玻璃门,沙发上姚若雪正在浅眠,这个时候她实在走不开,正想和叶子晴说声抱歉,就听那丫头善解人意的开口,“那行,我自己去玩儿了,嫂子,我明天再来找你。”

    她也是担心陆七,不然嫂子不会突然给她打电话的。

    “好,回去的时候小心点。”陆七一边翻炒着锅里的菜,一边接电话,“今年的冬装上新了,过几天带你去买几套。”

    “谢谢嫂子,我太爱你了!”叶子晴对着电话猛亲了一口。

    陆七隔着电话似乎都能感受到女孩兴奋的心情,嘴角情不自禁的上扬。

    呵呵,到底是小孩子心性。

    夜晚等姚若雪睡下,陆七独自站在阳台打电话。

    “徐助理,我是陆七。”

    徐特助接到陆七的电话很是诧异,“陆小姐啊,你好。”

    “那个,你们还在忙工作么?”

    徐特助停下敲键盘的动作,僵硬的道,“呃,是的,我在帮权先生整理资料,您有事吗?”

    “我就是想问问,权奕珩他,他还好么,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嗯,今天大概有点累了,权先生忙完后就睡了。”

    陆七的语气微微透着一丝失落,“哦,这样啊。”

    “那麻烦徐助理了。”

    “不客气。”

    我的乖乖,真是吓死他了好么?

    幸好他机智,不然总裁夫人要权大少接电话,他到哪里去找人。

    我的权大少,你干嘛这个时候躲着夫人呢,他也没听说权家发生了什么事儿啊。

    难道夫妻俩个闹别扭了?

    挂断电话的陆七站在阳台吹冷风,迟迟没有睡意。

    她就说嘛,权奕珩那个样子工作,身体肯定吃不消。

    这一天的折腾肯定是累坏了。

    可是权奕珩,你忙完了怎么都不给我打个电话呢。

    都不知道她担心么!

    她倒是想打,又怕耽误了他的工作。

    还有早上离开的时候,陆七明显感觉那个男人对她的态度好像疏远了。

    陆七看了眼时间,晚上十点半,她的这通电话打得实在不是时候,作息时间严谨的人差不多已经休息。

    她仰头望着浩瀚的天空,没有星星的夜,陆七突然觉得特别漫长。

    ——

    早晨的陆家,陆自成吃过早饭后直接去了公司,整个别墅成了胡碧柔母女的天下。

    陆舞自从回到隔壁的小房间,每天都睡不安稳,很早就醒了。

    她经过陆七房间时,特意顿了顿,抬手想推开门进去,奈何打不开。

    陆舞脸色猛的阴沉下来,对着紧闭的那扇门低声骂道,“小贱人,还学会防着我了!”

    幼稚!

    迟早这间房还会是她的,以为锁着就能守住了么?

    哼!

    下了楼,胡碧柔已经吩咐佣人做好了早餐,看到女儿招呼她过来,“快,这是刚烤的面包,你尝尝。”

    “你爸走的快,都没有吃到这份美味呢。”

    陆舞拉开椅子坐下,等佣人走后,她神秘的对胡碧柔道,“妈,我爸昨晚挺奇怪的,你发现了吗?”

    胡碧柔喝了口牛奶,“我倒是没在意,他都和你说了些什么?”

    “你说他是不是一直都这样啊,现在陆七那么强势,现在在那个贱人面前碰了一鼻子灰,后知后觉发现我的好了?”

    “怎么,他昨天夸你了?”

    陆舞抬手拨了拨散落下来的刘海,“也不是,只说我才是他的好女儿。”

    她在陆家快十几年,每天都忍受着别人异样的眼光,就连陆自成也对她冷冷淡淡,现在却突然说出这番话,陆舞想了一晚上也没想明白。

    陆自成是一个注重利益的人,为了在陆家有一席之地,陆舞早在两年前就开始设计颜子默了。

    那个男人高冷,她也是花了不少心思才勾到的。

    要不然,哪有她和胡碧柔的今天,恐怕这辈子都得待在外面,忍受着别人异样的眼光。

    “你管那么多做什么,这不是好事么,说明你爸看重你。”胡碧柔也没往深处去想,悄声问她,“怎么样,你这几天好些了没,身体有没有不舒服?”

    一说到这个,陆舞露出惶恐的表情,“还是一样,下身时不时的会出血,妈,我真的没事吧。”

    “我已经找人在外地预约了,别的地方我们没有熟人,也得低调,你忍两天啊。”

    “嗯。”陆舞点头,好在这两天张行长都没有找她,不然还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

    去医院之前,陆舞接到了一通神秘的电话,连电话号码都看不到。

    “喂。”她战战兢兢的按了接听键,语气小心。

    “陆舞,是我,刘媛媛。”

    “有事吗?”陆舞语气并不好。

    之前她给刘媛媛打过电话,侧面告诉了她陆七的一些境况。

    可这个女人并没有去对付陆七,这些日子那个贱人反而更加嚣张了。

    刘媛媛把当时撞陆七的情况和自己的近况说了下,陆舞越听,脸色越发阴沉。

    她不禁在心里怒骂,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蠢货,竟然连这点事情都办不好。

    说到最后,刘媛媛放出狠话,“我告诉你陆舞,这件事和你也脱不了关系,一旦我坐牢肯定会拉上你。”

    陆舞怕这通电话被佣人听到,轻手轻脚上了楼,关上房门后她才敢吼出声,“你胡说些什么呀,刘媛媛,你是不是疯了?”

    她倒是没想到那个穷光蛋还挺痴情的,竟然就这么扑上去救陆七,连自己的命都不顾。

    “对,我是疯了,疯了才会去相信你的话,如果不是你激励我,我怎么会做这种蠢事。”

    刘媛媛恐怖的笑声从电话那端传来,“现在我成了通缉犯,陆舞,你说到时候那些警察审我,我要不要实话实说呢。”

    “威胁我?”陆舞冷笑声,心里却害怕得不行,她想听听这个没脑子的女人想干嘛,“说吧,想让我怎么帮你。”

    听了这话,刘媛媛瞬间软了语气,仿佛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陆舞,这件事你一定要帮我摆平,否则我这一辈子就完了,我完了,你的日子也不会好过。”

    “这样吧,你先去国外躲些日子,等风头过去了我会通知你回来。”

    现在看来也只有这个办法。

    但被通缉了,出国也不是一件容易事,必须找找人。

    “那我父母他们……”

    刘媛媛完全六神无主了,她一个整天只知道花钱的草包千金,哪里遇到过这样的事。

    加上他们家现在是彻底落魄了,陆自成又如此看重陆七,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陆舞放柔了语气,“放心吧,有我呢。”

    以前她以为刘媛媛能帮她除掉陆七,现在看来是个麻烦。

    她必须尽快解决掉那个蠢女人,否则哪天她真的落网,自己也逃不掉。

    和刘媛媛通完话之后,陆舞直接去了医院。

    颜母的身体已经好了很多,没有什么大问题,昨天在法院完全是一口气缓不过来。

    颜父工作忙,陆舞过来之后体贴的道,“伯父,您去公司忙吧,一会我送伯母回家。”

    “好。”

    有陆舞照顾,颜父也放心,走时还关心的说了句,“你自己也要注意身体。”

    “谢谢伯父,我会的。”

    谁不喜欢嘴甜的女人啊,如今连沉默寡言的颜父都承认了她,她嫁到颜家的日子还会远么?

    反正结婚的日子也定下来了,她现在只需要找个孩子,乖乖待产。

    送颜母回家之前,陆舞给颜子默打去电话。

    “子默。”

    “什么事,我正在忙呢。”男人语气不耐。

    “你妈喜欢什么啊,我接她出院回家,想哄哄她。”

    颜子默闻言冷漠的脸露出一丝笑意,“女人嘛,无非就是喜欢珠宝啊,首饰,衣服什么的。”

    算这个女人有心,知道他妈因为昨天的事心情不好。

    “嗯,她心情不好,要不我带她出去逛逛。”

    颜子默觉得可行,“好,不过你别累着,咱儿子吃不消。”

    “知道了。”陆舞娇嗔一声,挂断了电话。

    陆舞带着颜母来到新开的一家商场,听说这家商场是权家名下的,权家,那个在京都人人都趋之若附的家族,即便陆舞有天大的野心,可权家的人她连想都不敢想。

    这家商场有些东西是限量版,有钱也不一定能买到。今天带颜母来,陆舞可是花了大血本,准备用个百来万讨好未来的婆婆。

    两人一路上了电梯,颜母盯着她的肚子,“舞儿,是不是又快做产检了?”

    “伯母,我这才两个月呢……”陆舞紧张不已,一时半会不知道该如何推脱。

    “舞儿啊,你都快和子默结婚了,怎么还伯母伯母的叫呢。”

    陆舞听后故作矜持的道,“这不是还没结婚嘛。”

    “你呀,也有不开窍的时候,再这样我可不高兴了啊。”

    “好了妈。”陆舞娇滴滴的喊了一声。

    “这才乖嘛。”颜母眉开眼笑,“我一会给医院打个电话,让定个时间,到时候我陪你去做产检。”

    “妈,其实不用那么频繁做的。”

    “那怎么行,我们家不缺这个钱,一定要做,我的宝贝孙子可比什么都重要。”

    陆舞怕自己坚持下去反而引起怀疑,扯了扯嘴角,“那好,我听您的。”

    颜母拍了拍她的手,“呵呵,最近冬款上市,我们去看看。”

    “好。”

    二楼的精品女装区,陆七带着姚若雪出来买衣服,她昨天看了一下姚若雪的衣柜,里面的衣服除了少,全都是好几年前的旧款。

    已经冬天了,如果没有新的棉袄哪能抵制住严寒。

    本想约叶子晴一起,可那丫头最近似乎比较忙,陆七只好自己做主,顺道给她买几件送去。

    陆七挑了几件在姚若雪身前比划,“这件也不错,你试试。”

    姚若雪犹豫不决,低声在陆七耳旁道,“这里的衣服太贵了,小七我……”

    “去试吧,今天我买单。”陆七说着又从货架上挑了一件,“如果你实在不好意思收,等你以后赚钱了还给我。”

    “我怕我这辈子都还不起。”

    “若雪,你不该这么悲观,特别是孕妇,更要放松心情。”

    陆七拍了拍她的肩,“行了,不管买不买,我们试试总可以吧。”

    旁边的售货员一听这话就不乐意了,将陆七手里的一件新款羽绒服抢了过来,“不买试什么试,存心找茬啊。”

    陆七把姚若雪拉到身后,冷声开口,“你这什么态度!”

    “我态度怎么了,有你这样坑人的吗?”售货员鄙夷的朝陆七她们看了眼,“不知道我们店里的衣服多贵吗,买不起别来啊。”

    “真是好笑,没钱还逛商场。”

    售货员一边挂衣服一边阴阳怪气的喊,“弄脏了我们店里的衣服你们赔的起吗!”

    这一喊,他们这边顿时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也包括刚才的颜母和陆舞。

    “伯母,你看。”

    陆舞抬手指向人群聚集的那边,“是陆七。”

    颜母慵懒的理了理盘好的头发,不屑冷哼,“没钱还来装大款买衣服,真是可笑。”

    “走,我们也去看看热闹。”

    陆七本想不甘示弱的回过去,身后的姚若雪拉住她,“小七,算了,我们还是去别的地方看看吧,这里的东西真的好贵。”

    一听这话,售货员更加嚣张了,“呵,这年头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有的人明明是穷光蛋一个,非要摆出有钱人的样子。”

    “走吧,我们。”姚若雪生怕陆七和这些势利小人起冲突,拉着她的手死死的不肯松。

    也就在这时,陆舞突然从人群中钻进来,善解人意的开口,“姐姐是没钱了么,没关系,妹妹送姐姐一件衣服还是没问题的。”

    “请问,我姐姐刚才看重的是哪一件衣服啊?”

    “原来是颜太太。”售货员眼尖,一眼就看到陆舞身后的颜母,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这件,还有这件,这件……都是刚上的新品,有点贵。”

    颜母得意的上前,故作夸张的拔高嗓音,“舞儿,你这是做什么,我们颜家的钱也不是天上掉下来的,她就算是你姐姐也不能这么惯着啊。”

    陆七冷眼看着这两个女人,不去演戏真的是可惜了。

    “怎么,陆大小姐没钱了?”颜母像是刚刚注意到陆七,故意拉长语调,“哦……我差点忘了,陆大小姐和我们家子默分手后怕没男人要,迫不及待找了个……”穷光蛋嫁了。

    这话还没说出口,陆七眸光森然的落在颜母身上,“颜夫人的心态真好,欠了一千多万的外债还有心情来购物,如果换做是我,欠了那么多钱,说不定已经急出病来了。”

    这话一落,周围的人开始对颜母和陆舞指指点点。

    昨天的新闻在京都传得沸沸扬扬,本来他们还不太相信,现在看来是真的。

    颜母和陆舞的脸色蓦然僵住。

    “不过我也不能驳了妹妹你的好意。”陆七气死人不偿命,“你们只要把欠我的钱还了,这衣服我肯定收下。”

    有人买单,她顺便收下有什么不好。

    喜欢装白莲花是吧,她今天就如了她们的意。

    颜母气得脸色煞白,指着陆七骂,“小贱人,你胡说些什么?!”

    “呵,我胡说?”陆七弯唇,轻嘲的笑了声,“这件事京都没几个不知道的,你们颜家欠我1123万人民币,法院判决在一个星期之内还清。”

    这话说出来,周围的议论声更加大了,甚至不顾颜母的颜面,当面就指责起来。

    “没见过欠钱还这么嚣张的,真是够了。”

    “是啊,我还以为是媒体捕风捉影呢,原来真有这么回事。”

    “……”

    而服装店里的几名售货员听了陆七这话,也吓得不敢出声了。

    面对众人的议论,颜母的脸可谓是瞬息万变,她指着陆七的鼻子骂,“你说我欠你钱就欠你钱啊,陆七我告诉你,这笔钱是你坑的,我会再次上诉。”

    “行啊,如果你不怕坐牢的话尽管去,在法律面前,我看你还敢不敢这么理直气壮。”

    陆七耸耸肩,像是感叹,“真是好笑,如今欠钱的人也这么嚣张了。”

    姚若雪嗤笑一声,“小七,你没听说过么,如今欠钱的成英雄了。”

    “哎,没心情,若雪,我们走吧。”

    偏偏有人不罢休,非要作死。

    陆舞站出来拦住她们,泪眼汪汪的看着陆七,“姐姐,你怎么能这样说呢,好歹颜伯母也是差点成为你婆婆的人,你要恨就恨我,和颜伯母没有关系。”

    白莲花又来了。

    “我干嘛要恨你,你以为颜子默是块香饽饽么?”陆七漂亮的唇瓣扬起的弧度讽刺,“我喜欢的他的时候他就是个宝,一旦我不喜欢了,他连根草都不如。”

    “你个贱女人。”颜母把儿子视作生命,说颜子默简直比说她还要难受,她完全忘了自己在什么场合,宛如泼妇一样的朝陆七大吼,“当初是谁死皮赖脸的要住进我们家的,缠着我们子默,要嫁给她的?”

    光说还不解气,颜母扑过去抓住陆七的头发,就想把她往墙壁上撞,“你个贱人,这么忘恩负义,活该你这辈子没人要,只配嫁给那些穷人。”

    到底是五十岁的人了,力气哪里敌得过陆七,她抓住陆七头发的瞬间,陆七也掐住了她的脖子,两人很快扭打在一起。

    而站在一旁的姚若雪迅速掏出了手机,把这个视频拍了下来。

    很快,陆七转败为胜,将颜母按在强上动弹不得,围观的人群越来越多,却没有一个敢站出来劝的。

    “你个小贱人,敢打我,我要报警。”颜母朝那几个僵硬的售货员大声嚷嚷,“还不快去让你们的经理过来,报警,报警啊。”

    陆七死死按住她,冰冷的声音一字一句传到颜母的耳里,“第一,你可以报警说我攻击你,但我也可以说我是正当防卫,还有,如果七天之内不还钱,我一定会让你坐牢,到时候你就去那里面鬼叫吧。”

    而后,陆七松开她,和姚若雪穿过人群离开。

    吓得目瞪口呆的陆舞这才反映过来,跑过去将颜母扶起来,“妈,你还好吧,妈……”

    颜母横她一眼,“没用的东西,你刚刚在哪里?”

    “我,我去叫人了呀妈。”陆舞支支吾吾。

    “还不快扶我起来。”

    颜母捂着起伏不定的胸口,“这个女人,真是气死我了,什么人呐。”

    将颜母扶到一旁坐下,陆舞对围观的人群吼,“看什么看,一个疯子的话你们也信?”

    戏看完了,人群渐渐散去,不过议论却无法阻止。

    “我看不是什么疯子,刚才这个是陆大小姐,听说她和颜家闹翻了,前天两家打了官司。”

    “是啊,我也看到新闻了,你说颜家怎么那么不要脸呢,剥削劳动人民啊。”

    “算了,我们也别在这里说了,谁知道这里面怎么回事。”

    “不过那个陆二小姐确实是小三生的女儿。”

    “天啦撸,小三上位还敢这么嚣张。”

    “人家怀孕了,现在是颜家的准儿媳,什么事做不出来。”

    “不过要说这陆大小姐,真是可怜,明明长得不差,怎么就把颜总管住呢。”

    “男人啊,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一旦浴火被勾起,哪里还管得了那么多啊。”

    “呵呵,也对!”

    陆舞听着这群人的议论,狠狠的在原地跺了跺脚,却又没办法跑过去撕烂这群人的嘴,那种感觉仿佛憋了一个屁,令她狂躁不已。

    陆七和姚若雪下了电梯,两人准备换一家商场去购物,全然没有注意到在挑选金银首饰的几个千金大小姐。

    “你看,那不是陆七嘛。”

    “管她做什么,一个只知道赚钱的老女人,蠢货一枚,把未婚夫都给弄丢了。”

    “呵呵。”

    “你看到她身边的那个女人没有,穷酸的样,穿的都是些什么呀,还敢带来这种地方。”

    正在试戴珠宝的林允熏挑起眉,高冷的开口,“物以类聚,她陆七,如今的品味是和咱们比不得了。”

    “呵呵。”

    “对,那像林小姐您呐,马上就要成为沈家的少奶奶了,那是多少女人梦寐以求的啊。”

    林允熏故作谦虚的道,“胡说什么呀,八字还没一撇呢,就是我爸最近在和沈家谈生意,估计是合作上了。”

    “那还不是**不离十的事。”众人奉承。

    “哎呀,我们是来看珠宝的,又不是来谈男人的,快,这个不错,你们试试。”林允熏羞涩的转移话题,可她越是这样,众人越是觉得她这事成了。

    林允熏不禁在心里冷哼,哼,那个权奕珩看不上她也没关系,不是还有沈家么。

    虽然不及权家,但在京都的地位也是数一数二的,说不定掌控还容易些。

    出了商场,陆七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她不确定的眨了下眼,等她在看过去的时候,那人又不见了。

    奇怪。

    “小七,怎么了?”姚若雪见她不走了,问她。

    “没,我看错了。”

    大概是她太担心权奕珩了,竟然以为刚才的人是徐特助。

    事实证明陆七真的没有看错,徐特助过来视察工作,好巧不巧的看到了她和颜家撕逼的那一幕,正在和权奕珩汇报。

    这些人呐,真是狗眼看人低,竟然连总裁夫人也敢看轻。

    陆七让姚若雪坐在长椅上休息,“若雪你在这里等着,我去拦车。”

    姚若雪确实挺累,也没客气,“好。”

    “请问是陆小姐吗?”

    身后,一道礼貌的男音响起。

    陆七转身,“你是……”

    男人歉意的笑道,“我是商场的经理,刚才的事不好意思。”

    陆七摇头,同样的笑回过去,“没关系,我没什么损失。”

    “不,陆小姐,我的道歉针对的是刚才对您不敬的员工,实在对不起。”

    陆七愣了下,朝他摆手,“呃……没什么的,但我还是希望贵商场以后在招人的时候能够严格把关,这种员工会严重影响商场的生意。”

    “是是是,陆小姐说的是,为了表示对陆小姐的歉意,我们商场今天的东西可以给您打个五折,您要不……”

    陆七立马拒绝,“不用,真的不用。”

    经过了这么一出,陆七也没有购物的心情了。

    再者,无功不受禄。

    “陆小姐不愿意就是不肯原谅我们的过错,给个面子吧。”

    经理言语诚恳,也深知陆七不会白白受人恩惠,便道,“我其实有事想求陆小姐。”

    “您说。”

    “还请陆小姐不要把今天的事说出去。”

    陆七看了眼姚若雪,只好答应下来,“没问题。”

    “那就请陆小姐跟我来,我亲自给您介绍产品。”

    “谢谢啊,有劳了。”

    陆七和姚若雪只好跟在经理身后重新回到商场。

    反正她也要买东西,而这家商场的东西也确实能入她的眼,何乐而不为呢。

    另一边电梯,扶着颜母出去的陆舞看到这一幕,彻底懵了。

    “妈,那不是商场的经理么,他怎么和陆七在一起?”

    颜母闻言顺着陆舞指的地方看去,“还真是,这个瞿经理脑子被驴踢了啊。”

    “妈,会不会是陆七跑去告状了?”

    “告什么状啊,我看,八成是她勾引了瞿经理。”

    “对,一定是这样。”陆舞跟着附和,眼底闪过一抹恶毒。

    颜母眯眼,“不行,我得把这事告诉瞿太太,我看那个小贱人还敢嚣张!”

本站开通手机站: m.5200.net 或者扫描页面右上角二维码!

越多人阅读本书,更新越快,宣传本书网址:http://5200.net/17258p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搜索小说:
喜欢这部小说的人也喜欢:

武动乾坤

斗破苍穹

遮天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傲世九重天

百炼成仙

仙逆

医道官途

官术

异世邪君

天才相师

神印王座

修仙狂徒

永生

官仙

校花的贴身高手

黑道特种兵

天才医生

光明纪元

杀神

将夜

从零开始

暧昧高手

剑道独尊

天珠变

龙在边缘

重生之贼行天下

宠魅

成神

圣王

校园超级霸主

求魔

重生之红星传奇

全职高手

最终进化

官家

异界全职业大师

一等家丁

大周皇族

官神

长生不死

重生于康熙末年

网游之天下无双

极品太子爷

异能古董商

最强弃少

花门太子

超级医生

末日蟑螂

圣狱

异界艳修

官路弯弯

首席御医

锦衣夜行

带着农场混异界

七界传说

异世傲天

网游之无限秒杀

校园极品公子

明宦之风流无边

修真世界

召唤万岁

亡灵法师末世行

混混小子江湖行

武逆乾坤

修神外传

超级基因优化液

唐伯虎现代寻芳记

轮回1984

重生之衙内

超级教练

异世灵武天下

吞噬苍穹

全能奇才

神煌

误入官场

特种兵争霸在明清

校花的贴身保镖

战皇

华山仙门

超级兵王

重生之玩转魔兽世界

超级农民

网游之邪龙逆天

异界职业玩家

唐门高手在异世

官之图

俏皮丫头

杀手房东俏房客

异世药王

独步天下

龙骑战机

网游之射破苍穹

无限升级契约流

黄金瞳

宋起波斯湾

不朽丹神

小小魔王

左道旁门

天生神医

九项全能

神霄煞仙

大艺术家

古武少年

护花高手在都市

赤城

养个女鬼当老婆

死灵术士闯异界

都市征服

赤炼苍穹

贴身高手

异世医仙

宰执天下

极道特种兵

都市之雄

田园大唐

极品都市太子

召唤千军

风驭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哥几个,走着

异世封神榜

权财

真灵九变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魔法师莱恩传

都市无敌特种兵

鸿蒙之始

随风飘

我的美女老师

红色仕途

希灵帝国

医道无双

墨门飞甲

衡天记

无限修仙

数据散修

七界第一仙

网游之巅峰法师

无尽剑装

罪恶之城

丹武乾坤

圣堂

少年药王

武神

煮酒点江山

抗战之红色警戒

重生为官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校园全能高手

易筋经

赤血龙骑

问镜

我的老婆是公主

不灭武尊

网游之抢先半步

大亨万岁

剑傲重生

九流闲人

云的抗日

临高启明

灭运图录

校园修仙

超级科技强国

流浪仙人

都市藏娇

网游之战御天下

智能工厂

神匠职业领主

重生之百将图

造神

逆天成神

殖装

超级黄金手

重生死士

末世求生录

暗黑之骷髅王

无上皇座

黑暗血时代

龙组特工

天元神诀

少女契约之书

穿越清朝当皇帝

仙河风暴

创世霸神

重生之资源大亨

无尽武装

斗神

魔界的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