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最新章节《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正文 第125章 125 老婆,我等你回来!

5200小说网手机站二维码
  
    她越是心急,陆七就觉得越是有问题。

    嘴里勾出一丝轻嘲,“哟,尊贵的陆家二小姐也会来这种小地方吃饭,真是新鲜。”

    “怎么,就许你来这儿,不许我出来啊。”陆舞顶过去,两手拽着一群,那模样分明泄露了她的情绪。

    明明就很心虚,干嘛要装得那么镇定呢。

    陆七突然凑近她,“我就是好心问候下你,这么紧张做什么。”

    陆舞不自然的提了提身上的脱落的衣服,“谁,谁紧张了,真是,别跟我弄得好像很熟似的。”

    “呵。”陆七冷笑声,“不知道是谁,每次在外人面前就姐姐,姐姐的叫,都恶心死人了。”

    “你……”

    陆舞瞪眼,“陆七,我不会让你得逞的,咱们走着瞧吧。”

    这种话陆七已经听了不下几十遍,早就产生了免疫力,“你除了会说点狠话还会什么?”

    “你别不信!”

    照样是一句狠话,不过与刚才不同的是,陆七看到了她眼底的那份笃定。

    她现在不仅有颜家人撑腰,还有张行长,那个商场上人人都巴结的对象,以后利用那个老色鬼办件事还不容易么。

    想起张行长,陆舞蹙了下眉,那个男人最近像是销声匿迹了一般,也不给她打电话了。

    正好,她这段时间需要好好休养,医生说了,必须过一个月再和男人同房。

    蹬蹬蹬。

    高跟鞋摩擦地面的声音渐渐远去,陆七缓过神,已经不见了陆舞的踪影。

    而被挂断电话的权奕珩这个时候发了一条短信给她。

    ‘发生什么事了,老婆,你还好么?’

    只字片语里带着迫切的关心与担忧。

    看到这则短信,陆七一扫脸上的阴霾,给他回电,“我没事,刚才碰到了一个老朋友。”

    “嗯。”男人淡雅的声音透过电话传来,哪怕只有一个字也能让她心情放松。

    “我先不和你说了,姚若雪等着我呢。”

    “好。”

    陆七浅浅勾了勾嘴角,挂断电话后回了包房。

    他总是这么的善解人意,即使被她挂断电话,也没有怒气冲冲的质问,有的只是对她的关心。

    陆七这两天在心里不下一次的问自己,这样的男人,她真的要拒绝么?

    陆舞不敢直接回包房,因为这个饭馆的地方小,她特意去外面溜了一圈才回来,而她所在的位置和陆七仅有一个包房之差。

    推门进去,陆舞不适的咳嗽两声,被烟雾呛得蹙起了眉。

    背对着她抽烟的男子听到动静,丢下手里的烟,他起身走过去一把抱住女人,“舞儿,你可回来了,我还以为你走了呢,正想出去找你。”

    “刚才遇到了一点麻烦。”

    陆舞嫌恶的朝他看了眼,将男人推开,“张晖,我告诉你,你别看我现在是陆家小姐,我爸其实就是个周扒皮,平时不会给我太多零花钱。”

    她的钱都是想巴结她的那些名媛千金,和想高攀颜子默做生意的伙伴送的。

    这些日子,她和颜子默的关系曝光,确实得到了不少好处,少说也有几百万。

    即便是不结婚,能保持这种赚钱的方式,陆舞也是愿意的。

    尤其是她怀孕的事情曝光,那些想和颜氏做生意的人可谓是挤破了脑袋想往她这里送钱。

    有钱送给她,她干嘛不收?

    机会嘛,就看颜子默自己给不给,而她只负责吹吹枕头风。

    但最近颜氏的生意好像不如从前了,那些想巴结颜家的人也不再找她,她现在也穷得叮当响。

    加上之前把刘媛媛送出国,给了那个蠢货一笔钱。

    她很快就填不上大窟窿了。

    男人年轻的脸闪过一抹算计,顺着她的话说,“你说没钱我也信,但你看到我这样,忍心见死不救?”

    “张晖,当初我们可是说得好好的。”陆舞强调。

    “对,可我这也不是没办法么,而且我也没有明着去找你啊。”

    他的口气很平稳,却让陆舞忍不住害怕。

    没有明着去找她。

    呵。

    这个男人压根就是在威胁她,意思是,如果她这次不帮忙,他以后说不准会找到陆家去。

    陆舞从钱包里掏出一叠红色钞票,往桌子上一拍,“行,只有这么多了,你拿着,以后别来找我。”

    张晖看到桌上的那些钱,眼里露出一抹贪婪,他拉住意欲离开的陆舞,“他们说你怀孕了,还说你马上会嫁到颜家做少奶奶,是不是真的?”

    陆舞不自在的抿了下唇,轻松的道,“没有的事,你别听外面的人胡说,颜子默喜欢我没错,可他介意我的身份,我们至今都没有谈婚论嫁。”

    “舞儿,你在我面前从不善于撒谎。”

    张晖掐住她的手臂,情绪有点激动,“告诉我,是不是真的?”

    男人的力道让陆舞疼得咬牙,她冷冷丢下一句话挣开他,“你别再来找我,钱我已经给过了。”

    走了一个张行长,又来了一个张晖。

    陆舞觉得,她上辈子一定是欠姓张的,以后非得躲得远远的。

    不是判五年么,怎么提前两年释放了?

    她必须马上离开这儿,要不然一会被陆七那个小贱人看到她和张晖在一起就完蛋了。

    张晖却跑上前抵住门板,堵死了她,“舞儿,我不信,我们那么多年的感情,你说断就断么?”

    “舞儿,当初我去坐牢可都是为了你,现在我提前两年释放,你怎么能这样对我。”

    “你不知道,我这几年在那里面是怎么过来的,每天都在想你……”

    陆舞听不下去,脸色微变,“张晖,你一定不想看到我再过那样的生活吧,不仅我没有活路,你也会没有活路的。”

    “那你不能离开我,我不能没有你。”张晖再次激动的掐住她,“舞儿,你说过的,这辈子只爱我一个人。”

    陆舞翻了一个白眼。

    特么的,姐那是年少无知说的话你也信啊。

    “张晖,我现在只想说一句,如果你以后频繁的来找我,你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

    说完这句话,陆舞一把将挡在身前的男人掀开,打开包房的门,悄悄的出了饭馆。

    紧接着没多久,张晖也从包房里出来,两人的时间相差只有五分钟。

    陆七站在另一边的走廊里,看到这一幕的她狐疑的皱起了眉。

    出来的那个男人她并不认识,但她知道陆舞交集并不广,都怀孕了,还约陌生男人在这儿吃饭?

    还是权奕珩被撞的事和刚才的那个男人有关?

    好在她刚才手速快,拍下了那个男人的背影,只要花些时间一定能查到这个男人的身份,以及陆舞和他的关系。

    不过陆七猜到的可能是,陆舞会不会和这个男人有不寻常的关系?

    呵。

    此时的颜家,氛围紧张。

    颜子默从陆七那里回来,路上横冲直撞,闯了好几个红灯。

    “子默。”颜母听到动静出来,看到儿子在打电话,她只好进去等。

    “我知道杨总一直关照我,这事我也是没办法了。”

    “……”

    “改天,我请杨总小聚,还希望您千万赏脸。”颜子默陪着小心,自己都觉得窝囊。

    这些人,他平时没少给好处,到了关键时刻竟然敢落井下石。

    一旦车被扣押,全城人还不得看他的笑话。

    他们家还没破产呢,这些人就等不及了?

    呵!

    想看他的笑话,做梦去吧。

    颜母担心的问他,“儿子,发生什么事了?”

    “小事,花点钱就行了,您别担心。”颜子默拍了下母亲的肩以示抚慰。

    “又要花钱?”

    颜母小声嘀咕,不太情愿。

    颜子默清楚她的心思,怕是这段时间公司的事情带给母亲的影响很大,这段时间总是精神恍惚,颜子默很担心她的身体。

    所有的佣人被颜子默赶了出去,豪华的客厅内只留下母子二人。

    颜子默扶着她坐在沙发里,“妈,我跟你说件事,您要有心理准备。”

    “什么事?”颜母面色无光,没了往日的嚣张气焰。

    眼看日子一天天过去,父子俩不仅没能解决公司里的经济危机,还要操心一千万的事,明天就是还款期限,事情似乎没有转圜的余地了。

    颜母不死心,这些天找了不少有名的律师,还扬言只要帮她打赢这场官司,将会付给律师两百万酬劳。

    可找遍了全京都,没有一个律师愿意打这个官司。

    而且法院已经宣判,这场官司再打下去颜家也是输,他们又何必做吃力不讨好的事。

    即便是这样的结果颜母也不甘心,不相信陆七那个贱人会这么好命!

    “妈,我们还是赶紧把钱凑齐了吧,明天上午之前必须要还给小七。”

    “你还叫她小七?”颜母突然发了火,疯了一般的朝儿子吼,“你给我记住,她就是个不要脸的贱人,一个只知道贪便宜的烂货。”

    颜子默望着几近疯狂的母亲,“……”

    其实他这件事情他也很头疼。

    “我不同意,凭什么给那个贱人钱!”

    一千万,一千万啊。

    一千万可以做一笔生意,也可以买不少奢侈品。

    那个贱人凭什么这么轻松的拿走他们家的一千万,真是不要脸啊!

    颜子默不想把所有精力花在这件事情上,一千万对于以前的他们来说根本不算一回事,虽然数额大,但随时随地也能拿的出来。

    可现在,他和父亲把钱都投在了项目上,所有投出去的钱还没有得到收益,加上这段时间银行急着催款,他们为了不失去信誉,只能暂时把银行的款还了。

    说得严重点,他们公司的资金链马上就要断了。

    “妈,您就接受吧,如果还不出钱来您就得去坐牢。”

    “坐牢?”颜母呆泄的低喃,整个人软在沙发里。

    颜母似乎这才发觉问题的严重性,她怯怯的问儿子,“子默,真有这么严重吗?”

    从她出生到现在一直都是养尊处优的,对人对事也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哪里受过这样的窝囊气。

    颜母这一生横行霸道惯了,还从来没有人敢忤逆她,即使后来嫁给颜父,那个男人对她也是万分的敬重。

    “有这么严重。”颜子默肯定道,苦口婆心的劝,“我会先周转五百万出来,妈,你平时不是有些首饰衣服什么的,可以拿去卖掉换点钱。”

    颜母一听猛的变了脸色,她不敢相信他们家已经到了这种绝境。

    “不,我绝不。”她痛苦的摇头,心口一抽一抽的疼,“那些东西可是我好不容易收藏的,子默……我们家真的要……”

    话说到这里,她似乎说不下去了,屈辱的眼泪顺着脸往下淌。

    她平日里首饰确实多,名贵的衣服更不用说了,可真正值钱收藏的却没有多少,服装换季快,去年的款式拿去卖也值不了多少钱。

    “妈,您别这样,那些东西都是身外之物。”颜子默看到母亲如此难过心疼的不行,更多的是自责。

    在他眼里,母亲一直都是贵妇形象,圈里那些太太夫人们哪一个不是上赶着巴结。

    “妈,您想想,如果您真的去坐牢,咱们家的脸才算是真的丢尽了。”颜子默抽出纸巾帮颜母拭去脸上的泪水,“妈,再说我和爸也不可能让你去坐牢啊。”

    “你买这些东西可以跟她们说,不喜欢了,衣柜装不下了,想重新置办新的。”

    颜母吸了吸鼻子,“可明天就是顾老爷的生日,我们家全部要出席,你说,我一点首饰没有……”

    “你可以留那么一两个。”

    颜母无力的摇头,“你个男人果然不懂女人,谁出席宴会佩戴以前的首饰啊,得置办新的。”

    可他们家都这样了,她哪里还有那个闲钱去置办新的首饰。

    “要不我……”

    颜母像是想到什么,略红的双眸徒然一亮,“没事儿子,这事你妈有办法。”

    颜子默怀疑的看着她。

    “你什么都不用担心,妈会帮你把这笔钱凑出来的。”

    她没这么容易放过陆七,但眼下也只能先服软。

    五百万,哼,他们家女人的首饰都不止五百万,更别说颜父平时收藏的一些古玩。

    那个女人想置他们家于死地,也未免太小看他们了。

    “妈,如果实在不行,我准备把车卖了。”

    这是颜子默回来时想到的最坏的一个办法,“不管怎么样,绝不能让您去坐牢。”

    “儿子,妈有你这份心就够了。”颜母欣慰的扯了扯唇,“都怪妈,当初瞎了眼受了那个女人的骗,早知道她是这种人,我就该劝你们早点分手的。”

    “妈,先别说这些了,明天就是还款期限,我们各就各位了。”

    “好。”

    等儿子走后,颜母又忙着给陆舞打电话,“舞儿啊,妈今天有点事情要忙,可能陪你做不了产检了,等过几天吧。”

    陆舞乐得自在,其实她已经买通了医院里的一个医生,随时可以给她做假孕报告。

    “哦,没事,妈您忙。”

    想到未出世的孙子,颜母的心情逐渐好转,“嗯,明天晚上顾家的生日宴会,子默会给你准备礼服和首饰,到时候你可要穿得漂漂亮亮的,别给我们颜家丢脸。”

    “放心吧妈,我心里有数。”

    明天顾家的生日宴会,她一定要以颜太太的身份出席,让京都所有的女人都羡慕嫉妒恨。

    却不知,现在的颜家成了京都不少人避之不及的对象。

    “你婆婆跟你说什么呢,这么高兴。”胡碧柔端着切好的水果出来,看到女儿嘴角勾出的笑意忍不住问。

    “没什么,她今天没时间,不陪我去做产检了。”

    到时候她就随便弄一张假报告,就说今天已经去过了。

    “对了妈,我觉得明天顾家的生日宴会是个机会,你一定要爸爸带你去参加这场生日宴会,在那些人面前当众承认你。”

    胡碧柔觉得不妥,“你爸已经决定带陆七了,我现在掺和……怕会惹你爸不高兴。”

    再说了,她并不想参加那种宴会,而陆自成也从来不带她。

    现在就连她去商场买东西,偶尔也会有人在背后说她是小三,这个骂名是胡碧柔一辈子的痛。

    如果跟着陆自成去了生日宴会,那些官太太富太太还不戳烂她的脊背骨?

    “别忘了,你肚子里的那个才算是最有说话权的,只要你说,爸还能不依你?”陆舞劝道,“妈,您一定不能让陆七那个贱人去,她算什么东西,早就被我爸赶出去了,哪里还有资格参加生日宴。”

    “如果去了,圈子里的人可就认定我们是小三了!”

    只不过是个不成器的女儿,爸爸凭什么还那么看重她。

    胡碧柔想想也觉得陆舞的话有道理,“等你爸回来,我试试吧。”

    陆舞闻言脸上这才露出一抹笑来,还不忘叮嘱,“不过妈,你去了那种场合一定要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别动不动和人搭讪说话,去参加生日宴会的人个个非富即贵,你得罪不起。”

    陆舞这话听在胡碧柔耳里十分不舒服。

    她的身份怎么了,教养怎么了,那些个贵妇就是素质高的人了。

    现在倒好,连女儿陆舞都敢轻视她了。

    ——

    陆七刚做好晚饭权奕珩便回来了,男人推着轮椅坐到餐桌前,望着餐桌上简单的三菜一汤,嘴角勾起一丝满足的笑意。

    “明天晚上我要去参加顾家的生日宴,我让妈来陪你好么?”陆七帮他盛了一碗饭,和他商量这件事。

    “没事,你去吧,不用管我。”权奕珩神色温和,“我现在已经可以用拐杖了,生活没有问题。”

    “可你一个人在家,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

    她的意思是,可能要到凌晨呢。

    毕竟谁也不知道生日宴会上会出一些什么样的状况。

    不过,陆七倒是能猜到,这场生日宴绝不会这么平静的过去。

    陆舞还有颜家的那帮人不会这么轻易放过她,其他的千金小姐就更不用说了。

    看样子她这个人还真不讨喜,树立了这么多敌人。

    “我给你准备了几件礼服和佩戴的首饰,明天上午会快递过来,你试穿一下,看看喜欢哪件就穿哪件。”

    如果不是权奕珩提醒,陆七差点忘了这事,她都没有合适的礼服怎么去参加生日宴会。

    陆七没有拒绝,而是享受着他带来的那份体贴,“嗯,谢谢。”

    “不过我准备的东西可能没有那么名贵,你不要嫌弃就好。”

    “怎么会,我不在意这些的。”

    她确实不在意这些,礼物和首饰不一定名贵就适合自己。

    权奕珩能有这份心已经很令她感动。

    男人笑了笑没说话,他就是喜欢她这样,真性情。

    而陆七心里最想说的还是一句谢谢,可这两个字似乎不太适合他们现在的关系了。

    索性,她也就把这份感激藏在了心里。

    伺候好权奕珩洗澡,陆七还在浴室收拾,突然接到陆自成的电话。

    “小七。”

    “什么事?”

    “爸爸是想跟你说一声,明天顾家的生日宴……”

    陆七以为他担心自己的形象,“你放心,我已经准备好了,礼服和首饰不用你操心。”

    “不是小七,爸爸是想和你商量一件事。”

    陆七放下手里的毛巾,漂亮的眸微微眯了眯,她有种不祥的预感,陆自成和她说的绝不是什么好事。

    “明天顾家的生日宴会,爸爸觉得还是带你胡姨去比较妥当,她现在怀孕了,整天闷在家里心情不好,应该多出去走走。”

    陆七默默听着没说话。

    “小七,你能理解爸爸么?”

    呵。

    理解,当然理解。

    可理解并不代表她赞成。

    应该是那对母女在背后搞的鬼。

    其实这场生日宴陆七也没打算去,当时她还想拒绝陆自成来着,但经过陆舞和胡碧柔这么一搅合,她倒是想去了。

    那对母女不让她去,她偏要。

    可是宴会需要入场券,她又去哪里弄?

    她这张脸可不比以前,自从和颜家闹出悔婚的新闻,圈子里很多人都装作不认识她。

    烦躁的从浴室出来,权奕珩将一张准备好的入场券递给她,“给。”

    陆七吃惊的问,“你从哪里弄到的?”

    “我们公司发的。”他语气淡淡,像是在说一件很无趣的事。

    公司发的?

    呃。

    为啥她有种这个男人在哄孩子的感觉,那眼神分明就是在说,入场券在这里,拿去玩儿吧。

    “那你也会去?”陆七突然觉得这是个很严重的问题。

    权奕珩闻言目光落在受伤的腿上,意思明显。

    “哦,你腿不方便。”

    权奕珩耐心的解释,“我只有一张入场券,现在给你了,腿不瘸也没办法去。”

    听他这么说陆七微微松了口气,如果权奕珩也去,她会很有压力的。

    毕竟在圈子里她没有承认这个老公,大多数人也不知道。

    陆七觉得这个时候还不是曝光她和权奕珩关系的好时机,怕他再遭危险。

    而且她不是去玩儿的,是想看看陆家和颜家又在密谋什么诡计想陷害她。

    生日宴会上什么人都有,明天如果她不在场,被那几条疯狗咬了都不知道。

    半躺在床上的男人将她的情绪尽收眼底,眉头挑了挑,“老婆,早点休息。”

    陆七拿着入场券抿了抿唇,尴尬的道,“哦,那个,我,我还要去收拾一下,你先睡吧。”

    说着便又冲进了浴室。

    男人眸光动了动,嘴角的笑意加深。

    都亲密接触这么久了,还要这么别扭么?

    明天是周末,也是陆七和姚若雪约好去医院的日子。

    早上,陆七做好早餐叮嘱权奕珩,“我今天上午和若雪约好了去逛街,午饭我带回来给你?”

    “你放心的去吧,我在家看资料。”权奕珩理解的开口,坐在轮椅上开始吃她做的早餐。

    陆七看了眼时间,她怕姚若雪着急,只是咬了几口面包,“好,那我走了。”

    “老婆,我等你回来。”他说,目光坚定。

    陆七点点头,转身离开。

    两人道完别,公寓的门被关上,留下一室的冷清。

    男人没了丁点胃口,但因为是她做的,他还是努力的把它们吃完。

    和她接触得越深,他就越舍不得。

    哪怕是一小会他都舍不得她离开自己。

    权奕珩想,大概是他这些年没有谈过恋爱,初次接触,想时时刻刻黏着她很正常。

    尤其是这段时间,他们的感情已经有了很好的开始。

    也就在这时,徐特助的电话接过来。

    “权少,老爷子刚才来电话说让您回去一趟。”

    权奕珩喝了口牛奶,“跟他说,我今天在外地谈事情。”

    老爷子并没有亲自给他打电话,这就说明还是对他有所顾忌的。

    “老爷子说了,如果您……”

    权奕珩不耐烦的打断,“就按我刚才的说,老爷子说什么不用管。”

    老人家需要尊重,但权奕珩认为,并不是顺着老人家就是一种孝顺。

    他说过会在家等小七回来,那么就会履行诺言。

    在他心里,谁也没有小七重要。

    而爷爷于他是不同的一种存在,亲情和爱情不能混为一谈。

    陆七上了一辆出租车,怕错过时间,立马给姚若雪打电话,“若雪,你准备好了么,还是我马上过来。”

    那头响起姚若雪嘶哑的声音,“小七,恐怕现在做不了了,昨天我父母带着我弟弟过来了,他的病情加重,需要到大医院来诊治。”

    “啊,怎么会这样。”陆七完全没有料到姚若雪那里发生了这么大的事,震惊过后,她心急的道,“你怎么都不告诉我呢。”

    弟弟发病,那丫头肯定急坏了。

    “若雪,在哪家医院啊,我现在过来。”

    “不用了小七,我弟弟一时半会也做不了手术,他刚从急救室出来,我现在手忙脚乱的,我怕你来了会更乱。”

    姚若雪不想再麻烦陆七,她父母到处求人,希望她能救弟弟。

    她就怕陆七来了之后,父母说一些令陆七尴尬的话。

    陆七却坚持,“我已经上车了,你一会把地址发给我。”

    匆匆忙忙赶到医院,陆七才刚出电梯便听到女人悲切的哭诉声。

    “呜呜……我的儿子,你千万不能有事,妈妈一定会想办法救你的。”

    “妈,你别这样,医生不是说了吗,弟弟已经暂时脱离危险了。”

    “你知道什么呀,医生还说,如果再找不到合适的心脏,你弟弟随时都有可能丧命。”

    姚母把这一切都归结到姚若雪身上,“你在这个城市混了这么多年,怎么就一点办法都没有?!”

    “妈,我……”

    陆七见不得好友受委屈,走上前和姚母打招呼,“伯母。”

    姚母看到陆七,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极力的恳求,“听说你是小雪的朋友,你能不能帮帮忙……”

    “妈!”姚若雪想阻止。

    姚母横了她一眼,继续对陆七诉苦,“我儿子从生下来就有心脏病,随着一天天长大,他的心脏就越来越衰弱,医生说……说如果找不到合适的心脏,很有可能随时丧命。”

    “我和他爸也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只能来这儿。”

    姚若雪将陆七拉到身后,“妈,你别说了,我朋友也没有办法,她只是一个公司小职员。”

    其实这种手术要的就是钱,还有合适的心脏,当初黄娅茹也做过。

    陆七很能理解姚父二老的心情。

    视儿子如命的姚母又哪里肯放过这个机会,女儿每个月都会寄回去一笔生活费,他们认为,女儿在这个城市混得不错,所以,遇到什么事也习惯了找姚若雪。

    姚母将挡在陆七身前的女儿拉开,拧着陆七的手哭着喊着,“我求求你,救救我儿子,我知道你和若雪一定会有办法的对不对,你们是大城市里的人……”

    “妈!”姚若雪实在受不了母亲,试图再次阻止。

    而换来的却是母亲的一顿臭骂。

    “你这个没良心的东西,家里养了你这么多年,可你呢,就是这么回报我们的吗,我和你爸不指望你有大出息,但你弟弟生病了呀,你要见死不救么?”

    “还是你的脸比你弟弟的重要。”

    姚母的话一字一句清晰的传到陆七耳里,也让她冷了脸色,但为了好友,她把这口气忍了下来,安抚眼前几近崩溃的女人,“伯母,您别激动,我答应您,这事我会帮忙想办法,但您别责怪若雪了。”

    “真的,真的吗?”

    “我只能说我尽力。”

    姚母胡乱的抹了把泪,破涕为笑,“好好好,我知道,你们是大好人,一定有办法的。”

    陆七答应了这件事,姚母才肯消停。

    在医院坐了会,姚若雪让陆七先回去,两人一起下了电梯。

    “小七,刚才你真傻。”姚若雪虽然感动陆七的这份情,但也为她担心,“你今天答应了,估计我母亲更会不依不饶,到时候会缠着你的。”

    “若雪,我是真的会帮,你妈的情绪我也能理解,几个月前我妈也命悬一线,当时我的心情……”陆七说到这儿停了下来,她不想回忆那段时间的艰苦和心酸。

    “小七,你也知道这件事没那么容易办,心脏啊,不是有钱能买到的。”

    更何况她还没钱。

    陆七当然明白,所以刚才她没有把话说死,只是告诉姚母会尽量帮。

    “那你打算怎么办?”

    “我不知道,看到我弟弟每次发病,那痛不欲生的样子,我恨不得代替他受这份罪才好。”姚若雪轻嘲的笑了下,“小七,有时候我不禁在想,如果换成是我生了这病多好,大概父母也不会这么着急,由着我自生自灭了。”

    “不许你这么说自己,每个人的命都是珍贵的。”

    “小七,我说的是真的,我妈连生了三个女儿,好不容易第四胎是个儿子,一家人宠得跟什么似的,却又是个病儿。”

    “没事的,都会好起来的。”陆七拍了拍她的肩,好友身上的痛她几乎能感同身受,“现在最主要的是你自己,还怀着孕呢,可不能这么操劳。”

    “我不能让我爸妈知道这件事,可我体力实在不支,就怕他们发现端倪。”’

    这才是姚若雪最担心的事。

    “你千万别累着自己,医生不是说你身体虚弱么,万一流产了可怎么好。”

    虽然他们打定主意做掉这个孩子,可那是悄悄的,一旦流产就闹得人尽皆知了,而且对身体也不好,陆七怕姚若雪无法承受。

    “我会注意的,你放心。”

    送走陆七,姚若雪接到公司的电话。

    “喂。”

    “明天过来上班。”电话那头,方部长语气冷冽。

    明天上班?

    姚若雪受宠若惊,“我,我……”

    “怎么,你不愿意?”

    “没没没有。”姚若雪不愿失去这个机会,连连答应,“我明天过来就是。”

    方部长听后冷声警告,“姚若雪我可告诉你,我不知道你用了什么办法回到公司,但如果今后工作上再出现这种低级的错误,我照罚不误。”

    姚若雪,“……”

    心里虽然有气,但姚若雪也不敢得罪上司,只能好声好气的保证,“方部长放心,我一定好好工作。”

    “最好是这样。”

    砰,电话被挂断。

    她听着方部长的语气好像不太对,隐约有种敌意。

    姚若雪也不记得自己到底什么地方得罪了她。

    弟弟这边有父母照顾,她白天完全可以去公司上班,本来就是要钱的时候,她哪能不把握这个机会。

    姚若雪不禁在想,她能去公司上班是沈二少的功劳么?

    说曹操曹操就到,准备进电梯的姚若雪和准备出电梯的沈辰皓撞了个正着。

    再次看到他,姚若雪的心有片刻的失停,目光就那么赤果果的落在男人身上。

    沈辰皓倒是显得自然,问她,“身体又不舒服了?”

    “没,是我弟弟。”她尴尬的收回视线,突然想到刚才方部长的电话,“谢谢你二少,我刚才接到公司的电话,方部长通知我明天去上班。”

    沈辰皓理了理身上的西装,“小事,我也不希望失去一个卖力的员工,希望你能好好做。”

    “嗯,我会的。”

    在医院大厅等待的林允熏看到这一幕,娇艳的唇抿成一条直线。

    虽然生气,但她也不敢擅自打断沈辰皓,给他留下不好的印象。

    好在没一会儿他们结束了谈话,眼看男人朝她这边走来,林允熏紧绷的脸慢慢舒缓开来。

    “二少,刚才那是谁啊,怎么感觉好面熟。”她故意这么问,倒像是在满足自己对那个女人的好奇心。

    “哦,公司的一个员工。”

    “二少可真有心,和员工说话都这么温柔,以后我也该向你学学,怎么让员工好好办事。”

    “林小姐说笑了。”

    “我可是说真的哦。”

    站在电梯里的姚若雪清楚的看着他们一起离开,本就阴霾的心渐渐沉下去。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有这种奇怪的感觉。

本站开通手机站: m.5200.net 或者扫描页面右上角二维码!

越多人阅读本书,更新越快,宣传本书网址:http://5200.net/17258p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搜索小说:
喜欢这部小说的人也喜欢:

武动乾坤

斗破苍穹

遮天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傲世九重天

百炼成仙

仙逆

医道官途

官术

异世邪君

天才相师

神印王座

修仙狂徒

永生

官仙

校花的贴身高手

黑道特种兵

天才医生

光明纪元

杀神

将夜

从零开始

暧昧高手

剑道独尊

天珠变

龙在边缘

重生之贼行天下

宠魅

成神

圣王

校园超级霸主

求魔

重生之红星传奇

全职高手

最终进化

官家

异界全职业大师

一等家丁

大周皇族

官神

长生不死

重生于康熙末年

网游之天下无双

极品太子爷

异能古董商

最强弃少

花门太子

超级医生

末日蟑螂

圣狱

异界艳修

官路弯弯

首席御医

锦衣夜行

带着农场混异界

七界传说

异世傲天

网游之无限秒杀

校园极品公子

明宦之风流无边

修真世界

召唤万岁

亡灵法师末世行

混混小子江湖行

武逆乾坤

修神外传

超级基因优化液

唐伯虎现代寻芳记

轮回1984

重生之衙内

超级教练

异世灵武天下

吞噬苍穹

全能奇才

神煌

误入官场

特种兵争霸在明清

校花的贴身保镖

战皇

华山仙门

超级兵王

重生之玩转魔兽世界

超级农民

网游之邪龙逆天

异界职业玩家

唐门高手在异世

官之图

俏皮丫头

杀手房东俏房客

异世药王

独步天下

龙骑战机

网游之射破苍穹

无限升级契约流

黄金瞳

宋起波斯湾

不朽丹神

小小魔王

左道旁门

天生神医

九项全能

神霄煞仙

大艺术家

古武少年

护花高手在都市

赤城

养个女鬼当老婆

死灵术士闯异界

都市征服

赤炼苍穹

贴身高手

异世医仙

宰执天下

极道特种兵

都市之雄

田园大唐

极品都市太子

召唤千军

风驭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哥几个,走着

异世封神榜

权财

真灵九变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魔法师莱恩传

都市无敌特种兵

鸿蒙之始

随风飘

我的美女老师

红色仕途

希灵帝国

医道无双

墨门飞甲

衡天记

无限修仙

数据散修

七界第一仙

网游之巅峰法师

无尽剑装

罪恶之城

丹武乾坤

圣堂

少年药王

武神

煮酒点江山

抗战之红色警戒

重生为官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校园全能高手

易筋经

赤血龙骑

问镜

我的老婆是公主

不灭武尊

网游之抢先半步

大亨万岁

剑傲重生

九流闲人

云的抗日

临高启明

灭运图录

校园修仙

超级科技强国

流浪仙人

都市藏娇

网游之战御天下

智能工厂

神匠职业领主

重生之百将图

造神

逆天成神

殖装

超级黄金手

重生死士

末世求生录

暗黑之骷髅王

无上皇座

黑暗血时代

龙组特工

天元神诀

少女契约之书

穿越清朝当皇帝

仙河风暴

创世霸神

重生之资源大亨

无尽武装

斗神

魔界的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