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最新章节《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正文 第134章 134 怎么会是她?(小七VS权玉蓉)

5200小说网手机站二维码
  
    陆七挑好衣服换上,准备提前出门。

    她这里离约定的餐厅比较远,有顾老爷子在,她是不敢迟到的。

    换好鞋打开门,陆七神色微怔,门外的男人抬起的手也逐渐放下,这是准备按门铃呢。

    “权太太,你好。”

    陆七惊愕的问,“徐助理,你怎么来了?”

    “权先生让我来拿文件,他说你在家。”

    陆七抓了抓头发,“那他自己呢。”

    徐特助不紧不慢的解释,“权先生马上要跟慕总去开一个紧急会议,需要用到一份特殊资料。”

    “哦,跟我进来吧。”

    陆七让开身,将徐特助带到书房,“他的东西都放在这里,你自己找。”

    “好。”

    随后,陆七去了厨房给徐特助倒了一杯热水,“喝点茶吧。”

    正在装模作样找资料的徐特助看到那杯热气腾腾的茶,受宠若惊,那模样只差没流下感激的泪水。

    “谢谢权太太。”

    总裁夫人太好相处有木有,竟然给他亲自倒水喝,这番举动简直把他吓得不要不要的。

    以后权大少发脾气的时候他是不是就有救了。

    嗷,他真的好想抱总裁夫人的大腿。

    “不用客气,你找吧,我在外面看电视,有什么事叫我。”

    “好。”

    她其实是有点着急的,眼看快到约定的时间,难道她又要迟到?

    陆七郁闷的坐在沙发里,刚打开电视机顾以凡的电话就来了。

    她看了眼还在书房卖力找资料的徐特助,直接挂断。

    这个徐助理,找个东西怎么找了半天。

    到底是什么重要文件?

    ‘陆小姐,您出发了吗?’

    陆七给他回了一句话,‘我现在不方便接电话。’

    ‘爷爷已经到了,那这样吧,我们先点菜,你有什么想吃的么?’

    “随便吧,都行。’

    顾以凡收到这条信息将手机放到桌上,朝对面的老爷子开口,“爷爷,陆小姐说一会儿就到。”

    顾老爷子点头,说到陆七,眼角染满了笑意,“这丫头啊,我知道她的心思,大概还没有从上段感情中缓过来呢。”

    “阿凡,你不要看她表面刻板冷漠,实则是个好姑娘,现在像她这种拼搏的女孩不多了。”

    “我知道,放心吧爷爷,我没有那种迂腐的思想。”

    顾老爷子笑,“怎么,你这是决定了?”

    “我相信爷爷的眼光不会差。”

    一句话说到了老爷子的心坎儿里,老爷子脸上的笑容更甚,“你这小子!”

    以前他就看中了陆七,奈何认识的时候这丫头已经许配给了颜家,他只能打消这个念头。

    虽然期间陆自成暗示过想把陆七撮合到他们家,但老爷子一直没表态。

    那个陆自成,太不是东西了。

    要不是看在陆七的面子上,顾老爷子压根不会和他有过多的往来,而且四年前他也救过自己一命。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眼看离相约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她还没出发,陆七急得要死。

    陆七扔下遥控器走到书房门口,徐特助正在打电话,大概是在讲关于水上项目的事情。

    “徐特助,还没有找到吗?”

    “权太太有事要出去么?”

    陆七见他是真着急,也不好说什么,“哦,也不是什么大事,你继续吧。”

    徐特助擦了把汗,苍天呐,心里总裁为什么要把这种差事交给他?

    等了几十分钟后,她终于看到徐特助拿着一份资料出了书房。

    “不好意思权太太,耽误您这么久的时间。”

    “没事。”

    “那我先走了。”

    “嗯,再见!”

    坐上车没多久,陆七便接到顾老爷子的电话。

    “小七。”

    陆七看了眼前方的路段,“顾爷爷,实在不好意思,今天临时有事耽搁了,我现在已经过了郁金香路,应该很快就能到。”

    “好,爷爷等着你。”

    挂了电话,陆七沉沉吐出一口气,她这个样子实在太累了,她想着,一会儿该怎么和顾老爷子说。

    可等她赶过去,包房里只有顾以凡一个人。

    陆七皱起眉,“顾爷爷呢?”

    “他临时有事,先走了,让我好好招待你。”顾以凡双手插兜,相较于昨天,年轻的脸上多了一丝潇洒。

    既然顾老爷子不在,陆七觉得自己也没必要留下这儿,“不用了顾先生,我也有事,既然顾爷爷不在,我也走了。”

    她连一句多余的话也吝啬和他说,可见这个女人对他的态度,不是一般的恶劣呢。

    难道他这人这么不受待见么,顾以凡觉得,她在刻意躲避自己。

    女人刚转身,顾以凡将藏桌上的东西拿在手里,叫住她,“陆小姐。”

    “顾先生还有什么事么?”陆七回头,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果然和外界说的一样,这个女人真是丁点情调都没有。

    他脸上依然挂着笑,把手里包好的东西递过去,“昨天你忘了这个,我说过,你来就告诉你的。”

    “这是……”陆七不敢随便接他的东西。

    顾以凡瞧着她一脸防备,不由好笑,他强行将手里的包装盒塞到女人手里,“昨晚我们那家餐厅,说好情侣套餐送神秘礼物,难道你忘了。”

    陆七推辞,“这个我不能要,不合适。”

    昨天她和他吃情侣套餐的事被权奕珩抓了个正着,回去后被虐的连渣都不剩,到现在她都提不起精神。

    收他的东西,那不是找死么。

    顾以凡生怕她把礼物塞回来,不动声色的退了一步,“我已经收了我的那一份,这一份礼物是属于你的,不归我管,你自己的东西当然要你自己处理。”

    这个顾以凡怎么和权奕珩一样?一句话就把她给噎住了。

    “那个……”哪怕他说的振振有词,陆七也还是觉得不妥。

    顾以凡打断她,“既然陆小姐没时间,那我也先去忙了,改天,改天等爷爷有了时间我们再约。”

    这样的一个女人,顾以凡觉得他应该改变一下策略,否则继续这样穷追不舍,反而会适得其反。

    果然,他说出这句话之后,陆七的脸柔和的许多,点头道,“哦,好。”

    “再见陆小姐。”

    酒店的走廊里很快没了顾以凡的身影,陆七把捏在手里的礼物盒晃在眼前,她准备拆开,随即又像是想到什么,毫不犹豫的把礼物丢尽了旁边的垃圾桶。

    不是说这是她的东西么,反正她也没有兴趣,索性不看了。

    而这一幕,陆七全然没想到被躲在另一面的顾以凡看了个清清楚楚。

    男人微微叹了口气,有点无奈。

    这个女人还真是狠心啊,竟然连看都没看一眼就扔掉了。

    还真是不可爱呢。

    不过他喜欢她的性子。

    会顾家的路上,前排的助理将手机递过来,“少爷,老爷子电话。”

    顾以凡把电话放到耳边,“爷爷。”

    “……”

    也不知道顾老爷子在那头说了什么,顾以凡神色大惊,“什么?!”

    “……”

    “好,我马上就去。”

    猛然间,顾以凡想到那张冷漠的脸,朝电话那头开口,“爷爷,我不在的日子,找个人陪你聊聊天吧。”

    “……”

    老爷子是多精明的人,一句话就明白了小孙子的意图,当即答应下来,又嘱咐了几句,只听见顾以凡说了一个字,“好。”

    挂断电话,他立马给秘书打电话,“订两张去A市的机票,最早的一班。”

    这一去大概要十天半个月,那边的问题有点麻烦。

    怎么会这么突然呢,昨天他打电话问还好好的。

    顾以凡的脸乌云密布,实在想不通一个晚上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若是处理不好,他们顾家的名声将会受到大大的损失。

    “少爷。”前排的助理转过脸来。

    “嗯?”

    “您是不是对陆小姐……”

    顾以凡笑,“被你看出来了?”

    “我就是瞧着您见过她以后,很开心。”

    “是么?”

    顾以凡笑笑没说话,心思飘远。

    出了酒店,陆七接到一个陌生电话。

    “喂。你好,哪位?”

    “我是悦凡公司的人事部,请问您是陆七吗?”

    陆七听了这话,心跳频率逐渐加快,“你好,我是。”

    “您在网上投的简历我们看了,很符合我们的要求,如果没有问题的话,明天来面试吧。”

    “真的吗,谢谢。”

    “不客气,明天早上九点钟,陆小姐不要忘了。”

    “一定一定。”

    这件事终于有消息了,再没消息陆七都要怀疑自己的能力了。

    今天是个好日子,她想好好庆祝一下。

    也不知道是不是心有灵犀,权奕珩的电话很准时的接了过来。

    “老婆。”

    “权奕珩,我明天要去面试。”

    听到她欢快的笑声,男人疲惫的面色稍缓,嘴角缓缓溢出一丝温柔的弧度,“哪家公司?”

    “一会告诉你。”

    她现在还没了解那家公司的情况,没法和权奕珩说。

    权奕珩脱了身上的外套,背对着跟在身后的员工悄声问,“要老公我帮忙么?”

    “不要。”她拒绝得很彻底,“我自己能做好。”

    男人笑了两声,这一笑让跟在身后的人惶恐不已。

    总裁笑了,还笑得这么风骚。

    这是要搞事情啊。

    权奕珩倒不觉得她强势,而是有主见,还有那份在别人身上鲜少能看见的坚强。

    “下班后我让徐助理过来接你,今天我们去外面吃。”

    陆七笑呵呵的答应下来,“好。”

    即使隔着电话,权奕珩也能想象出她现在的模样。

    他的小妻子其实是个很简单的人,哪怕再小的一件事办成了,也能高兴好久。

    他喜欢她身上的这股正能量。

    众人站在原地,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似乎不相信这是真的。

    嗷。

    他们刚刚听见了什么,总裁约了人去外面吃饭。

    这是开启了虐狗模式啊。

    他们都是公司的老员工,自从去年权奕珩悄然回国接手公司,他们就从来没有看到这个男人笑过。

    表面给人一种很寡淡的错觉,实在是一只藏有锋利爪子的猛虎。

    他会在你最脆弱的时候给你致命一击,让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大家伙看向默默无闻的徐特助,希望能从他哪里套出点消息。

    徐特助耸耸肩,“都去干活吧,刚才你们看到的都是错觉,错觉。”

    众人,“……”

    一副明显不信的表情。

    开玩笑,这是权大少的**,如果在没有权大少允许的情况下被曝光出去,他这层皮还想不想要了。

    更何况他们家的总裁夫人那么好,一旦被这群人知道,还不得争先恐后的去巴结总裁夫人。

    不行,绝对不行,总裁夫人可是他的后盾,在没被人发现身份之前,就让他一个人多抱一会大腿吧。

    ——

    临近圣诞,颜母想着该给陆舞买点东西了,因为上次生日宴会的事情,她对陆舞的态度冷了许多,那个女人来过颜家两次,颜母每次搪塞两句便让她回去了。

    时间一久,她也就慢慢淡忘了,心里到底记挂着孙子,打电话约了陆舞去了一家餐厅吃饭。

    看到陆舞过来,颜母亲自给她倒了一杯白开水,视线盯着陆舞的肚子,“你不是有四个多月了么,怎么一点也看不到肚子?”

    还是平平的,孩子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出了那档子事,陆舞比之前低调了许多,为了不让颜母和颜子默生气,她现在都没有化妆,其实这幅样子她是没勇气出来的。

    她属于那种妖艳的女人,一旦离开了胭脂水粉,颜值就会大大降低,和普通人完全没两样。

    颜母一乍看到她还没有认出来,直到陆舞走到跟前才确定。

    颜母觉得,没加任何装饰的陆舞真的像变了一个人,就这模样,哪里配得上她优秀的儿子呵。

    不过陆舞能听话不用化妆品,穿着朴素倒也让颜母放心。

    孕妇嘛,哪里能在乎美貌,只要她的宝贝孙子落地,随便这个女人怎么折腾容貌。

    陆舞听了颜母这话,心惊了下,解释道,“妈,这个,医生说过,因人而异,有的人啊,六个月都不显肚子呢。也可能是我比较瘦。”

    颜母倒也相信,不过她也很担心。

    快五个月了都没有肚子,她的宝贝孙子是不是没营养啊。

    “你得多吃点,你妈到底是怎么照顾你的,瞧你这段时间瘦的。”

    陆舞脸色苍白,气色也差。

    自从得知自己怀了张行长的孩子,她是夜不能寐,偏偏那个老色鬼又不承认,陆舞真的很担心,老色鬼不会把她怀孕的事情到处乱说吧。

    后来想想可能是她多虑了,老色鬼有老婆孩子,说出去不等于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么。

    她现在就担心,肚子里的那块肉,到底该怎么处理。

    不能流产,她还有别的办法么?

    可她这个孩子和之前流掉的那个孩子,月份相差太多,根本没办法蒙混过关。

    “来,你吃点这个,补身体的。”颜母看她这幅样子也跟着着急,不停的给陆舞夹菜,那个体贴婆婆又回来了。

    “我没事,最近胃口不太好。”

    颜母不由拔高嗓音,“哎呦,你怎么能胃口不好,万一饿着我孙子了怎么办?”

    陆舞抿了下唇,在心里把颜母骂了个千百遍。

    就知道孙子孙子,看不到她不舒服么?

    想要孙子是么,劳资偏偏给你生出个野种出来!

    “这样吧,明天我吩咐人给你送点开胃菜,你一定得给我好好吃饭知道么。”

    陆舞惨白的唇勾了勾,“谢谢妈,我会的。”

    “这还差不多。”

    吃完午饭,颜母让司机把陆舞送回去,她则打包了一份去了公司。

    推开总裁办公室的门,颜母还没来得及说上一句话,就听见正在埋头苦干的男人厉喝,“我说了谁也不要进来打扰。”

    “是我!”

    颜母刚来公司就听到颜子默的助理说,她儿子为了工作,连饭也顾不上吃。

    颜母看的心疼,幸好她过来一趟,不然她宝贝儿子岂不是要饿肚子了。

    颜子默抬起头来,紧绷的神经也放松了不少,“妈,是你啊。”

    “瞧瞧你,怎么都不知道注意自己的身体,再忙也要吃饭呐。”颜母把打包好的午饭给他送过去,“吃吧,还是热的。”

    “我现在没心思,妈,您有事快说。”

    颜母尽管心疼自己的儿子,但也清楚他的性子。

    于是把心里的话直说,“你和舞儿马上就要结婚了,我在想,咱们家是不是该给陆家一点彩礼?”

    不管她对这个儿媳妇有多不满意,颜母都得为宝贝孙子着想。

    结婚嘛,面子上的功夫还是要做足的。

    上次在生日宴会上丢尽了脸,这次无论如何她也得想办法把丢掉的面子给捡回来。

    儿子的婚礼就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这件事你决定吧,女人喜欢什么,妈,您最清楚。”

    他现在实在没有心情考虑这些。

    “子默,妈是真没办法。”颜母见儿子兴致不高,想说些话宽慰他。

    颜子默听得烦,“妈,您别操心了行么,一会爸又该生气了。”

    说到这个,颜母脸色一变,“难道你也怪我?”

    “我不是怪你,妈,那件事情您真的太欠缺了,你想想,去参加宴会的人都是有头有脸的,您怎么会……”

    事情过去了几天没错,可外界的议论却没有停,甚至有更过分的。

    说她没品位,连真假珠宝都分不清,也有人说是颜父瞎了眼,找了她这么个低俗的女人……

    颜母当然知道这些流言蜚语,更想撕烂那群八婆的嘴,可她压根没等到机会翻身。

    眼下只有一件事能证明他们颜家没有破产,还必须尽快。

    到底是他的母亲,颜子默也不好有过多的斥责,“行了妈,我也不是怪你。”

    “这样吧,我马上给陆自成打电话,商量婚事。”

    ……

    陆舞回到家直接上了楼,她坐在梳妆台前,

    不多时,胡碧柔高兴的进来,“舞儿,你婆婆打电话来了,说是过两天会送彩礼来。”

    “嗯,知道了。”陆舞表情淡淡。

    这事不是她所关心的,像颜母那么自私又抠门的女人,能给他们家多少彩礼,而且这钱她也只能得到一半,其他都得孝顺父母。

    送彩礼说的好听,也就是为了颜家的声誉着想。

    胡碧柔走过去,伸出两根手指晃在女儿跟前,那表情就跟中了彩票似的,“我刚听你爸说啊,他们那边给出的彩礼是这个数。”

    “两百万?”

    胡碧柔摇头。

    陆舞不屑的切了声,“二十万?”

    “傻孩子,是两千万。”

    陆舞,“……”

    两千万,她没听错吧。

    “怎么,高兴得傻掉了啊。”

    陆舞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妈,不可能吧,你逗我呢。”

    在他们这个圈子,她也没听说谁结婚婆家会送两千万彩礼。

    即便是门当户对的两家,为了面子,两家都会争先恐后的为新人置办结婚的东西和酒席。

    彩礼什么的,就是走一个过场。

    “你妈我还能骗你不成啊,舞儿我跟你说啊,你婆婆绝对是看在孩子的份上。”胡碧柔拍着女儿的肩,“你呀,你一定要想办法弄个孩子,他们家能出这么多钱,也证明在乎你这个儿媳妇啊。”

    “也是,大概吧。”

    为什么她心里隐约有种不安。

    见她还是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胡碧柔不禁担忧,“你这两天怎么了,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陆舞摇头,“没,没事。”

    “今天上午我还见过老巫婆,她说我肚子怎么还没大起来。”

    “为这个事担心?”胡碧柔不以为意,“是小事,你等我一下,妈一定帮你办好。”

    须臾,胡碧柔拿了一块缝好的海绵过来,陆舞一看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脱了上衣让胡碧柔试。

    “现在是冬天,只要你绑的严实,不可能有人发现。”

    胡碧柔一边给她系一边说,“等月份大了,我会给你增加厚度的。”

    看上去确实不错,也有弹性,触感吧,穿上衣服和真实的肌肤没有多大的区别。

    陆舞还是有点担心,“妈,不会掉出来吧?”

    “怎么可能,我帮你绑了好几圈呢。”

    陆舞把绑带松下来,“明天不要弄了,等一个星期后吧,不可能我今天没肚子,明天就有了。”

    “这事你不要急,你婆婆不会怀疑的,放心吧。”胡碧柔安慰她,“你现在是颜家的媳妇了,舞儿,有些事情不要太张扬。”

    在宴会上被人戳穿没有穿内裤事件始终是母女心里的一个疙瘩,这些日子,两人即使出门都是全副武装,要么就乖乖待在家。

    等风波过去了,那些人自然会遗忘。

    “妈,我会的,放心好了。”

    她一定要顺利嫁入颜家,至于以后怎么样,一步一步来吧。

    “陆七那个小贱人这两天倒是没有回来,如果她知道颜家给你这么丰厚的彩礼估计要气疯。”胡碧柔只要一想到这一点就觉得畅快。

    那个贱人和颜家打官司,便宜得到了一千万,那又怎样,她的宝贝女儿可是颜家自愿给出这笔钱的,那可是小贱人两倍。

    陆舞同样觉得解气,那模样就好像陆七此时已经被他们给虐了,“当然了,我不仅抢了她的男人,还这么风光的出嫁,妈,以后我们什么都不怕了。”

    “你妈我没什么愿望,就想把那对贱人踩在脚下,便宜杀了她们我都难以泄心头之恨。”

    “妈,放心吧,我们一定得偿所愿的。”

    她会逮着机会,同样也让陆七尝尝被人嘲笑的滋味。

    ——

    傍晚,陆七被徐特助接到一家高级餐厅。

    这个地方陆七以前听说过,里面的菜品有限,需要提前一个月预约,光是听起来就很高大上了。

    权奕珩竟然请她来这种地方吃饭,这得花不少钱吧。

    陆七忐忑的进去,餐厅里的座位很少,这家餐厅每天就限制那么几桌,倒也不奇怪。

    由服务员领着往里走,陆七一眼就看到西角落边正在看报纸的男人,他今天穿了一件深蓝色羊毛衫,看报纸的时候,那双温柔的眸添了一丝锐利,眉峰微微蹙起,大概是看到了不好的内容。

    离他越近,陆七嘴角的笑容逐渐扩大,她不禁在想,是不是老天爷看她以前太拼命,故意把这么完美的男人派到她面前?

    虽然她身边的很多人都说他的家世太差,配不上她。

    但陆七从不觉得,在权奕珩身上,她每次看到的只有光芒。

    就像现在,他哪怕什么都不做,依然让她移不开眼。

    看报纸的男人突然抬头,和陆七深情的目光撞了个正着,她别扭的垂下头,拉开一把椅子坐到男人对面。

    “来了?”

    陆七把包放在一边,轻点了下头,不敢抬起脸看他。

    一旁的服务员准备开口问他们想点什么,却听见男人说,“老婆,是不是昨晚为夫的技术让你太爽,你刚才才那么看我?”

    陆七,“……”

    服务员红了脸。

    陆七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她视线盯着地面,咬牙道,“权奕珩,你点菜。”

    “你这么看着我,我哪有心思点菜。”

    “那我,我,我来点好了。”

    杵在一旁的服务员听着两人的对话都快嫉妒死了,这么帅的男人为什么不是她老公,说话温柔又动听,真是太完美了。

    当陆七看到菜单上的价格时,她的手都是抖的。

    有没有搞错?

    她知道这家餐厅很贵,可也没到这个地步吧。

    一道菜就好几万,坑爹啊。

    那她和权奕珩吃这一顿岂不是要好十几万。

    有毛病吧。

    陆七抓起座椅上的包准备让权奕珩走了,对面的男人在这个时候一本正经的对服务员开口,“蛙式鲈鱼,鸳鸯海参,蜜汁樱桃肉……”

    陆七不由一阵头痛,她听着权奕珩点这些菜,心里暗暗盘算,这得花多少钱啊。

    终于,她听不下去了,“权奕珩,够了,点多了我们吃不完。”

    “好。”男人听后果真乖乖的合上菜单,在陆七松口气的同时,继续道,“再来两份早生贵子。”

    陆七,“……”

    什么玩意儿?

    为什么会有这道菜,她刚刚都翻阅了一遍,并没有看到啊。

    服务员结果菜单,将他所报的菜名输入到点菜机上,而后艳羡的看向陆七,“小姐,你可真幸福,有个这么疼爱你的老公。”

    陆七尴尬的扯了扯嘴角,朝服务员挤出一个笑容。

    心里却在想,如果你和他在一起了就知道,这个男人有多么的禽兽。

    服务员拿着菜单走了,陆七小脸马上就垮了下来,“权奕珩,你说话干嘛不注意场合?”

    “哪里不注意场合了,实话也不能说啊。”

    陆七扶额,她怎么感觉这男人和慕昀峰在一起久了,有一种不良风气呢。

    “老婆,你没看到服务员那饿狼般的眼神么,还是你希望你老公被她们抢走?”权奕珩一脸无辜。

    “哼。”

    她当然看到了,但不是很正常么,女孩子看到帅气的男人都会露出暧昧的眼神,虽然吧她心里确实不舒服,但也不一定用这种办法让他们死心啊。

    刚才恨不得用东西塞住权奕珩的嘴。

    “你在这里说那种事情,她们只会更……”

    “更会什么?”男人挑眉,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陆七,“……”

    “权太太好像对我的技术不太满意,今晚我好好学习下,然后再来实践?”

    实践?

    还来,她都被折腾的快要虚脱了好么。

    陆七突然觉得,她最近被权奕珩吃得死死的,尤其是在床上的时候,这个男人真是一点余地都不留意。

    这样下去,日子不用过了!!

    想到这儿,陆七试图盛气凌人,打死不承认,“我什么时候说过了?”

    “不是你说可不可以时间短一点。”

    好吧,她上午确实说过。

    只是这个问题再讨论下去,她真的要疯了。

    “老婆,我想问你,你是喜欢深入一点呢,还是喜欢浅一点……”

    快要崩溃的陆七忍到了极限,“权奕珩,你******闭嘴行不行?”

    “夫妻之间交流生活,闭嘴了怎么行,要哪一天我伺候不好你,那……”

    “权奕珩!”

    陆七要暴走了。

    旁边还有其他人在吃饭呢,这个男人是不是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他们昨天晚上有多疯狂?

    权奕珩小声嘀咕,“怕什么,夫妻之间讨论这个不犯法。”

    呃,她是这个意思么?

    陆七真是醉了,不是说他性子温和,待人礼貌诚恳,沉默寡言么。

    怎么滚了几次床单,全变了?

    流氓,彻底的流氓!

    “你带我来这么贵的地方干嘛啊,还有,这个地方……”陆七突然想到这一出,也成功的转移了话题。

    “贵不贵不重要,关键是你配得起这么好的地方。”权奕珩神色自然,他本就长得养眼,尤其是笑得时候越发让陆七绷不住那份火热,加上他们刚才聊的话题,陆七本能的想起昨晚的缠绵,竟然觉得口干舌燥。

    她这是怎么了?

    “老婆放心,我不是瞎花钱,工资卡在你手上。”

    陆七,“……”

    她没有这个意思好么,只是怕权奕珩负担太重,觉得没必要。

    而且,她和权奕珩也没有到那种地步,像别的女人一样,把他管得死死的。

    “是我最近给公司挣了不少钱,一顿饭小意思。”

    这是小意思么,十几万好么。

    “这里的汤是出了名的好喝,等下你尝尝。”

    汤?

    他们没有点汤啊。

    陆七想起早生贵子四个字,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汤?

    “权奕珩……”

    “放心吧老婆,真是公司的钱,我给慕昀峰赚了那么多,一顿饭对他是小意思。”

    陆七适时的闭嘴,有时候她真的应该改变一下自己,别什么事都去操心。

    她虽然生在环境不错的陆家,但吃穿住行并没有很优越自己。

    以前,颜子默偶尔为了讨好她,也会给陆七买些小礼物,而她总是说,以后别花这个钱。

    那个时候是颜氏最艰难的时期,她确实只是心疼钱。

    可能她自己觉得是在为对方好,其实没有考虑到对方的感受。东西都买了,也退不回去,她干嘛不收着呢?

    就像现在,菜已经点了,说再多也没有用,倒不如放下心来享受。

    陆七不知道当时的自己对不对,现在想来她倒是有了新的看法。

    等菜上齐,陆七尝了几口,赞不绝口,“确实不错。”

    可以说从她出生到现在,是吃的最满意的一顿饭,当然,也是最心疼的一顿。

    “多吃点,你这段时间照顾我累了。”

    “谢谢,你也多吃点。”陆七想到慕昀峰说的,这个男人为了给她一个好的生活环境,不顾腿伤都去和客户谈判,只要想到这一层,陆七就觉得心酸,也心疼起他来。

    “今天都去了哪里?”权奕珩突然问。

    “没,没去哪里,在家呢。”陆七埋头喝汤,眼神左右漂移,明显一副心虚的样子。

    “中午不是说有事么?”

    陆七脑子一片空白,暴脾气涌了上来,“权奕珩,我不喜欢这种相处方式,你这是在询问我的**。”

    “我问我的,你可以选择不回答。”

    陆七,“……”

    你大爷的,气势那么强,她不回答他就能放过么。

    昨天,陆七很感谢权奕珩,他是那种很能理解人的男人,若是别人,说不定看到自己的老婆和别的男人在一起,早就不顾一切的冲上去干架了,可是权奕珩没有。

    这个男人如此顾及她的感受和颜面,陆七的心确实受到触动了。

    她刚才就不该对权奕珩发火,明明错的是她。

    陆七后悔了,她想逃避,“我去个洗手间。”

    权奕珩点头,“嗯,我等你。”

    从洗手间出来,陆七抬头,眼前突然出现一张美丽清纯的脸,差点没吓死她。

    “你……”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总觉得这个女孩有点眼熟。

    女孩没说话,只是死死瞪着她,情绪复杂。

    哦,她想起来了,在很久前,她和这个女孩撞到过,有过一面之缘。

    当时陆七记得,她是活泼的,仿若一个精灵般从她身前滑过,吵着要找哥哥。

    而今天的她,为什么看起来那么沉重。

    陆七走过去问,“请问,有什么需要帮你的吗?”

    权玉蓉冷冷打断,“不需要。”

    随后,女孩便从她身边跑开了,和那一次不同,她是带着恨意离开的,陆七看清了。

    陆七狐疑的站在原地,脑海里闪现出奇怪的画面,头隐约有些疼。

    从餐厅里跑出来的权玉蓉泪流满面,整个人仿佛失去了精神支柱,连续撞到了好几个人也没知觉。

    权绍峰见她这副摸样,既心疼又焦急,“玉蓉,你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权玉蓉一句话也说不出,她缓缓蹲下身去,抱着头死命的哭,肝肠寸断,那双灵动的大眼是毁天灭地的绝望。

    她看到了什么,那个女人手背上的刀疤,很浅很浅,但她看得一清二楚,不会错的。

    当年也是那个位置,而且她手上的刀疤印形状奇特,权玉蓉相信,除了她,不会再有第二个人有这样的记号。

    是她,怎么会是她呢。

    不是说早在十几年前就死了么?

    不可能的,一定是她的幻觉,幻觉。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本站开通手机站: m.5200.net 或者扫描页面右上角二维码!

越多人阅读本书,更新越快,宣传本书网址:http://5200.net/17258p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搜索小说:
喜欢这部小说的人也喜欢:

武动乾坤

斗破苍穹

遮天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傲世九重天

百炼成仙

仙逆

医道官途

官术

异世邪君

天才相师

神印王座

修仙狂徒

永生

官仙

校花的贴身高手

黑道特种兵

天才医生

光明纪元

杀神

将夜

从零开始

暧昧高手

剑道独尊

天珠变

龙在边缘

重生之贼行天下

宠魅

成神

圣王

校园超级霸主

求魔

重生之红星传奇

全职高手

最终进化

官家

异界全职业大师

一等家丁

大周皇族

官神

长生不死

重生于康熙末年

网游之天下无双

极品太子爷

异能古董商

最强弃少

花门太子

超级医生

末日蟑螂

圣狱

异界艳修

官路弯弯

首席御医

锦衣夜行

带着农场混异界

七界传说

异世傲天

网游之无限秒杀

校园极品公子

明宦之风流无边

修真世界

召唤万岁

亡灵法师末世行

混混小子江湖行

武逆乾坤

修神外传

超级基因优化液

唐伯虎现代寻芳记

轮回1984

重生之衙内

超级教练

异世灵武天下

吞噬苍穹

全能奇才

神煌

误入官场

特种兵争霸在明清

校花的贴身保镖

战皇

华山仙门

超级兵王

重生之玩转魔兽世界

超级农民

网游之邪龙逆天

异界职业玩家

唐门高手在异世

官之图

俏皮丫头

杀手房东俏房客

异世药王

独步天下

龙骑战机

网游之射破苍穹

无限升级契约流

黄金瞳

宋起波斯湾

不朽丹神

小小魔王

左道旁门

天生神医

九项全能

神霄煞仙

大艺术家

古武少年

护花高手在都市

赤城

养个女鬼当老婆

死灵术士闯异界

都市征服

赤炼苍穹

贴身高手

异世医仙

宰执天下

极道特种兵

都市之雄

田园大唐

极品都市太子

召唤千军

风驭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哥几个,走着

异世封神榜

权财

真灵九变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魔法师莱恩传

都市无敌特种兵

鸿蒙之始

随风飘

我的美女老师

红色仕途

希灵帝国

医道无双

墨门飞甲

衡天记

无限修仙

数据散修

七界第一仙

网游之巅峰法师

无尽剑装

罪恶之城

丹武乾坤

圣堂

少年药王

武神

煮酒点江山

抗战之红色警戒

重生为官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校园全能高手

易筋经

赤血龙骑

问镜

我的老婆是公主

不灭武尊

网游之抢先半步

大亨万岁

剑傲重生

九流闲人

云的抗日

临高启明

灭运图录

校园修仙

超级科技强国

流浪仙人

都市藏娇

网游之战御天下

智能工厂

神匠职业领主

重生之百将图

造神

逆天成神

殖装

超级黄金手

重生死士

末世求生录

暗黑之骷髅王

无上皇座

黑暗血时代

龙组特工

天元神诀

少女契约之书

穿越清朝当皇帝

仙河风暴

创世霸神

重生之资源大亨

无尽武装

斗神

魔界的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