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最新章节《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正文 第145章 145 你让我杀了我儿子?(二更)

5200小说网手机站二维码
  
    深夜的京都很冷,尤其在深冬,即便是两个男人站的久了,身体都会感觉麻木。

    抽完两根烟,眼看时间差不多了,冷沐川叮嘱权奕珩,“还有,她现在的情况最好不要怀孕,你克制点。”

    “你的意思是让我杀了我儿子。”

    冷沐川,“……”

    这个男人要不要这么纠结,不就是男人的**么,哪里就那么容易变成儿子了?

    “这个我考虑考虑。”

    他嘴上这么说,实际上已经这么做了,他不能拿小七的身体开玩笑,等找到一个合适的机会,他就去带她做全面检查,要不然,他也不会买那么多***。

    等他们进去,陆七已经从针灸室里出来,整个人看上去比之前清醒了点。

    “他是?”陆七看到权奕珩身边的男人下意识的问。

    “一个医生朋友,我知道这儿都是他给我推荐的。”

    “哦。”陆七礼貌的朝男人伸出手,“你好。”

    “你好,陆小姐。”冷沐川回应,态度友好。

    不过作为医生的他注意到了,女人的手心很凉,体内应该有一股寒气。

    “那我们先走了。”权奕珩拥着陆七和冷沐川告辞。

    “嗯。”

    等他们走后,冷沐川问从针灸室里出来的女医生,“怎么样阮医生,有什么新发现没?”

    阮医生做针灸是其次,她的拿手绝活其实是催眠。

    “这姑娘曾经受过什么刺激吧?”阮医生虽然是问,但语气是确定的,“她精神状况很差,和她以前的事情有关系。”

    “所以呢?”

    阮医生笑了下,“冷医生,你其实都知道,何必来问我。”

    冷沐川发出同样的笑声,“辛苦了阮医生,再见!”

    结果和他想的差不多,要说陆七这种情况,没有严不严重,关键看病人的家属怎么去理解。

    最主要的是权奕珩的意思有点难办,不想让陆七记起以前的事,冷沐川觉得,这丫头脑子里所呈现的就是一种记忆的复苏。

    之所以这么难受,应该是小时候被人催眠过,强制性的让她忘记了某些事情。

    上了车,权奕珩给陆七扣好安全带,手掌落在女人头顶,柔声问,“感觉怎么样,好些了么?”

    “还别说,真的轻松些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心里作用。”

    男人目光温柔,“不管什么作用,你觉得舒服就好。”

    “权奕珩,谢谢你。”

    男人菲薄的唇动了动,他凑过身去将副驾驶的女人抱进怀里,熟悉的气息在陆七耳旁散开,“老婆。”

    突然被一道大力禁锢住,陆七不适的轻咳两声,“权奕珩,你抱我太紧了。”

    权奕珩松开她,黑色的眸紧紧锁在女人脸上,“老婆,如果说有一天……”

    算了,他说不出口,也不想话说到一半让陆七胡思乱想。

    “怎么了?”

    男人笑了笑,“我是说,我们该找个时间去旅行了。”

    “旅行?”

    “嗯,我们结婚这么久了,该出去放松放松了。”

    陆七嘴角漾开,“那我想想去哪里吧。”

    其实她还真有点期待呢,上次因为某件事没去成,到现在她都有点小遗憾。

    旅行一个人太孤单,带上权奕珩应该是个不错的选择。

    “好,你决定吧。”

    或许带她出去散散心,也能适当的得到减压,对她有好处。

    权奕珩现在什么也不想,只希望她能健健康康的,不要被以前的事情所影响。

    他们这样挺好。

    就当以前是一场噩梦吧,谁也不要想起。

    “不行啊权奕珩,我后天就得去新的公司报道,到时候请假肯定是个问题。”陆七突然想到这一层,神色怏怏。

    权奕珩朝她看了眼,“那就年后吧。”

    年后?

    是啊,再过一个月就要过年了,时间过的真快。去年的今天,她还在为颜子默的公司忙碌呢,谁能想到一年后的今天,她会从那段感情中走出来,投入另一个男人的怀抱,还能生活的这么幸福。

    陆七趴在车窗前,有片片雪花从眼前佛过,她惊喜的叫道,“权奕珩,下雪了。”

    “嗯。”男人眼角的笑意很浓,满是宠溺。

    他和她认识也是在多年前的这样一个雪天,她扎着两个羊角辫,欢快的在雪地里跑,全然不知自己身处何地。

    ……

    一夜无梦,也不知道是不是昨晚做了针灸的原因,后半夜陆七睡得很好。

    早上她醒的很早,为了不惊扰到权奕珩,陆七起床的动作很轻,套上家居服,直接去了厨房忙碌。

    从冰箱里把食材端出来,她接到陆自成打来的电话,男人开口便问,“小七,离婚的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陆七看了眼卧室,关上厨房的玻璃门,“陆自成,我想,我已经说明了自己的态度。”

    “小七,这是我最后一次问你,既然你这么死心眼儿,也别怪爸爸狠心。”陆自成发了狠话。

    陆七冷笑了声,“好啊,我看你能把我怎么样。”

    啪。

    陆自成气愤的挂断电话,成功的惊扰到了旁边的女人。

    胡碧柔揉着眼睛,“怎么了自成,一大早的就发火。”

    实则男人刚才的话她全数听了进去,正幸灾乐祸。

    陆自成胸口起伏得厉害,咬牙道,“那个逆女,竟然死活不听劝。”

    “别生气,这事吧,我们既然不能来硬的,那么就来软的,人啊,总会有弱点的。”

    陆自成摆手,“没用,软硬都用过了,她是不是以为我不敢杀了那个男人?”

    胡碧柔抚摸着他的胸口,“哟,这可不行,杀了人是会坐牢的,我们刚有儿子,你……”

    “好了好了,我也只不过那么随便一说。”陆自成疲惫的揉了揉眉心,“我先起床,你再睡会,别累着了咱儿子。”

    “嗯。”

    卧室的门被关上的那一瞬间,胡碧柔再也难忍小腹的疼痛,她起床去了洗手间,脱下裤子的那一刻傻眼了。

    刺目的红看得她一阵眩晕,她赶紧用卫生纸处理,拿手机给陆舞打电话。

    陆舞收到消息,偷偷潜入胡碧柔的房间,她第一时间反锁房门去了浴室,看到胡碧柔趴在马桶旁吓坏了,“妈,你怎么了妈。”

    “不知道,这两天总是感觉不舒服,偶尔还会肚子疼。”胡碧柔脸色煞白,“今天早上竟然流血了,舞儿,你去把你爸爸支开,我得出门去找医生。”

    “好。”陆舞先把她从地上扶起来,“我现在下楼,你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千万别硬撑着。”

    陆自成还在楼下吃早餐,一时半会还不走,她得想个办法。

    不多时,陆舞匆匆忙忙上楼来,胡碧柔已经重新躺下了床,她走过去问,“妈,你感觉怎么样?”

    “好些了,我们去一趟医院吧。”

    刚才流了那么多血,差点没吓死她。

    医生之前也说过,她年纪大了,什么意外都有可能发生,好不容易怀上的孩子,她就是拼了命也不能流掉。

    这种情况胡碧柔只能选择较小的医院,怕去了大医院被人认出来。

    陆舞一到医院就觉得恶心,那种刺鼻的医药水味道令她胃里十分不适,终于,她当着胡碧柔的面吐了出来。

    胡碧柔还在排队,看到女儿吐得严重,心里涌起一阵不祥的预感,紧张的问,“舞儿,你怎么了?”

    陆舞深知瞒不住,干脆坦白,“妈,其实,我,我也怀孕了。”

    胡碧柔,“……”

    “孩子是张行长的。”

    瞬间,胡碧柔宛如被雷劈了一般,怔怔的望着眼前的女儿。

    良久她才下意识的动了动唇,“我的天,几个月了?”

    “一个多月。”

    胡碧柔咬着牙,她点了点陆舞的肚子,“赶紧把这个孽种做了。”

    “不行啊妈,医生说了,我身体不行,如果强行打胎的话会伤及子宫,恐怕以后都不能有孩子了。”

    胡碧柔扶着额头,险些气得栽倒。

    “妈,半个月后就是我和子默的婚礼了,即便要解决,也得结婚以后啊。”

    胡碧柔本来身体就不适,连连遭受到打击,她浑身疲乏。

    陆舞扶着她坐下,“妈,你别着急,这件事我慢慢再想办法。”

    “反正我在颜家人眼里已经怀孕了,即便是呕吐也是正常。”

    “舞儿,别忘了,你在颜家人面前已经有四个月的身孕了。”胡碧柔提醒她,生怕她一个不注意露了马脚。

    “四个月呕吐的孕妇很多啊,这都是根据自身情况的。”

    胡碧柔想想也是,“那这样吧,我做检查的时候,你待会也顺便做一个。”

    “对了,你这事和张行长说了没有?”

    陆舞难为情的垂下头,“说了。”

    “他怎么说?”胡碧柔情绪激动,“总得给个说法吧。”

    “他,他不认。”

    胡碧柔一口气哽在喉间,脸色青紫。

    为什么她的女儿要受这种折磨。

    陆七,黄娅茹,都是你们干的好事!

    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们!

    “妈,你好歹也劝劝爸,让他尽快离婚啊。”

    眼看和颜子默的婚礼在即,陆舞最心焦的是这件事,原本以为胡碧柔怀孕了,陆自成会二话不说的和黄娅茹离婚,她就会成为名正言顺的陆家大小姐,谁知道,平时看上去温柔贤淑的黄娅茹却提出那么苛刻的条件。

    一千万才肯离婚,抢钱啊。

    陆家的一切都是她的,凭什么分给那两个贱人。

    “你以为你爸不着急啊,可这不是没办法么,那个贱人一天不松口,你爸一天不敢轻举妄动。”

    离婚官司倒是不难打,关键这事传到外界,其他人会怎么看,到时候她和陆舞的名声只会更臭。

    “妈,你不是主意多么,怎么也不帮爸想个办法。”她再也不要听到什么小三上位之内的话,特别是在婚礼上,上次的那件事情已经够丢脸了,这一次怎么也得好好的碾压一下那个贱人。

    “行了行了,你管好你自己,这件事我会想办法。”胡碧柔看向她的肚子,“眼下我们得解决你肚子里的那个。”

    既然医生说不能打,那就生下来好了。

    张行长现在不认孩子,她就不相信以后不认,据她所知,张行长和张夫人膝下只有一个女儿,那种事业有成的男人,会甘心一辈子没有儿子?

    她得先看看女儿肚子里的孩子健康不健康。

    陆舞自知理亏,也不想再多言,她现在是一肚子的烦心事,只能慢慢解决。

    ——

    一大早的好心情全被陆自成的一个电话给打乱了,陆七心不在焉的煎着鸡蛋,她想着,这件事情哪里是突破口。

    陆自成逼她离婚,无非是想要她和顾家攀上关系。

    若是顾以凡对她没有这层意思,陆自成是不是就不会打这个主意?

    可若是这样的话,肯定会激怒陆自成,陆七怕他会对权奕珩做出不利的事情来。

    她觉得有必要和权奕珩说说陆自成,免得他什么都不知道,到时候意外受伤。

    “这么早?”

    权奕珩不知什么时候进来,从身后抱住她,头埋在女人的颈间。

    大概是这两天晚上都没怎么睡好,昨晚怕陆七梦魇,一直等到她睡安稳了权奕珩才安心的睡下,等他闭眼眼睛是凌晨三点,所以这一觉他同样睡得沉。

    醒来时,怀里是空的,男人微微有些失落,迅速打理好自身出了卧室。

    陆七把煎好的荷包蛋放进餐盘,转头看向他,嘴角勾起的弧度很浅。

    “什么时候醒的?”

    “刚起来一会儿,早餐马上就好了,你准备一下资料,吃了好直接去上班。”

    男人满足的叹息,“有老婆的日子就是好啊。”

    他不止一次这样感叹,陆七每次听都觉得挺有喜感。

    她做的东西算不上美味,甚至有时候还有奇怪的味道,可不管什么味,这个男人都会吃的不亦乐乎,让她十分有成就感。

    大概这就是所谓的包容吧。

    将早餐一一端上桌,权奕珩给她倒了一杯牛奶,陆七却心事重重。

    “老婆,以后别做这些,我来做。”

    陆七轻轻抿了口牛奶,“有人做给你吃还不开心啊。”

    “我是怕你身体还没有康复。”

    “我没事,都跟你说过多少回了,不要把我想的那么脆弱。”陆七耸耸肩,“更何况昨晚做了针灸,这会儿精神倍儿爽呢。”

    呵。

    权奕珩瞧着她神采飞扬的样子,不禁勾了勾唇。

    但他还是很担心,冷沐川说了,一定不能让她太劳累,特别是工作上的事情,太费脑子。

    其实权奕珩是想让陆七一直留在家的,又怕她会无聊,越发爱胡思乱想,倒不如放飞她,试试去别的公司怎样。

    如果实在不行,他再想办法。

    “小七,我们请个保姆吧。”男人突然提议。

    闻言,陆七错愕的看着他,“好好的干嘛那么奢侈啊,请保姆多贵,我们不需要。”

    他们就两个人生活,家务呢,两人可以分工,完全没有问题啊。

    权奕珩双手撑着下巴,“我不喜欢你做这些。”

    陆七放下手里的餐具,她从男人眼里看到了心疼,也深知他的意思,大概是不想让她这么忙碌。

    喉间仿佛堵住了一团棉花,陆七心里说不出的感动,不过她还是想坚持自己的,“权奕珩,我喜欢做这些。”

    在感情方面她比较腼腆,说出这番话已经是她的极限。

    意思是,因为喜欢你,所以愿意为你洗手作羹汤,她也相信权奕珩能明白。

    可权奕珩却坚持,“小七,这件事你听我的好么?”

    “不要,我妈都会说我的,她是个很节俭的人,你不要看她曾经是陆家太太,很多事情都是亲力亲为。”

    权奕珩没办法,和她商量,“那这样,以后等我下班回来做饭,嗯?”

    他实在不想让她太累。

    “没事,我真的很好,你不用太担心我,只要你……”话说到这里,陆七蓦然红了脸。

    只要你晚上不要那么折腾我,她精神肯定没这么差。

    这话她怎么都说不出口。

    “只要我怎么?”男人挑了下眉,嘴角的笑意邪肆。

    陆七拉开座椅起身,端着餐盘准备去厨房,“没什么,你吃饱了么?”

    男人眼疾手快的拉住她,“小七,这件事听我的。”

    目光不经意间下垂,正好看到她手背上一条浅浅的伤疤,心脏的位置不由一痛。

    陆七注意到权奕珩的眼神,她把餐盘放到桌上,解释,“很奇怪,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受过伤,怎么多出这条印子的。”

    “很正常,或许是你很小的时候碰到了。”

    “我也是这么想的,不过这么多年这条伤疤还在我手上,有时候看到我就会忍不住去想,到底是什么时候受过的伤,这条伤疤好难看啊。”

    “别想了,嗯?”权奕珩吻了吻她手上的那条伤疤,调侃,“反正你结婚了,只要我不嫌弃就好。”

    陆七嘟了嘟嘴,“……”

    切,又来了。

    陆七想到早上的那通电话,艰难的开口,“权奕珩,你说陆自成要逼我们离婚怎么办?”

    “那就离呗。”

    陆七,“……”

    什么意思啊。

    不知为何,她听到权奕珩这么说,竟然有点心痛了。

    他把离婚说的那么轻松,是不是对她……

    男人摸了把她的脸,“放心,这件事交给我,别担心,嗯?”

    “权奕珩……”

    “中午我让人来接你,我们一起出去吃饭。”

    “不用了,我在家吃就好。”

    每次都在外面吃,多贵啊。

    “一会儿看吧,随你喜欢。”

    他大多的时候都是这样,除了她身体上的事一直坚持,只要她说的,他基本上都会做到。

    两人到了别,关上门的瞬间,陆七脸上的笑容蓦然僵住。

    权奕珩说,离?!

    妈的,权奕珩,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啊,也不说清楚就跑。

    出来公寓,权奕珩接到慕昀峰的电话。

    那头的男人一直没出声,权奕珩坐上车,不耐烦的道,“有话就说。”

    昨晚慕昀峰给他发的视频,他第一时间就删了,生怕被陆七看到误会,还以为这货一大早埋怨他没回,却不知——

    “程卿回来了。”短短的几个字令权奕珩眯起了眼。

    男人隔着电话笑了声,“恭喜慕大少,等了这么多年,终于得偿所愿了。”

    “哎,我听你这话怎么这么刺耳呢。”慕昀峰不满的出声,“真恭喜还是假恭喜啊。”

    “当然是真恭喜,不过,我也要好心的提醒你,想她嫁给你,你们家的两位你做好了思想工作么?”

    慕昀峰躺在床上滚了一圈,头蒙着被子,“她才刚回来,我没想过这一层。”

    “我现在在忙,晚点再说。”

    说完这句,权奕珩便挂了电话,接着他对开车的徐特助吩咐,“把叶子晴给我找出来,带到我办公室。”

    那丫头外表性子野,实则内心很脆弱,也不知道她知没知道这件事,不管怎样,权奕珩觉得,先找到了她再说。

本站开通手机站: m.5200.net 或者扫描页面右上角二维码!

越多人阅读本书,更新越快,宣传本书网址:http://5200.net/17258p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搜索小说:
喜欢这部小说的人也喜欢:

武动乾坤

斗破苍穹

遮天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傲世九重天

百炼成仙

仙逆

医道官途

官术

异世邪君

天才相师

神印王座

修仙狂徒

永生

官仙

校花的贴身高手

黑道特种兵

天才医生

光明纪元

杀神

将夜

从零开始

暧昧高手

剑道独尊

天珠变

龙在边缘

重生之贼行天下

宠魅

成神

圣王

校园超级霸主

求魔

重生之红星传奇

全职高手

最终进化

官家

异界全职业大师

一等家丁

大周皇族

官神

长生不死

重生于康熙末年

网游之天下无双

极品太子爷

异能古董商

最强弃少

花门太子

超级医生

末日蟑螂

圣狱

异界艳修

官路弯弯

首席御医

锦衣夜行

带着农场混异界

七界传说

异世傲天

网游之无限秒杀

校园极品公子

明宦之风流无边

修真世界

召唤万岁

亡灵法师末世行

混混小子江湖行

武逆乾坤

修神外传

超级基因优化液

唐伯虎现代寻芳记

轮回1984

重生之衙内

超级教练

异世灵武天下

吞噬苍穹

全能奇才

神煌

误入官场

特种兵争霸在明清

校花的贴身保镖

战皇

华山仙门

超级兵王

重生之玩转魔兽世界

超级农民

网游之邪龙逆天

异界职业玩家

唐门高手在异世

官之图

俏皮丫头

杀手房东俏房客

异世药王

独步天下

龙骑战机

网游之射破苍穹

无限升级契约流

黄金瞳

宋起波斯湾

不朽丹神

小小魔王

左道旁门

天生神医

九项全能

神霄煞仙

大艺术家

古武少年

护花高手在都市

赤城

养个女鬼当老婆

死灵术士闯异界

都市征服

赤炼苍穹

贴身高手

异世医仙

宰执天下

极道特种兵

都市之雄

田园大唐

极品都市太子

召唤千军

风驭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哥几个,走着

异世封神榜

权财

真灵九变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魔法师莱恩传

都市无敌特种兵

鸿蒙之始

随风飘

我的美女老师

红色仕途

希灵帝国

医道无双

墨门飞甲

衡天记

无限修仙

数据散修

七界第一仙

网游之巅峰法师

无尽剑装

罪恶之城

丹武乾坤

圣堂

少年药王

武神

煮酒点江山

抗战之红色警戒

重生为官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校园全能高手

易筋经

赤血龙骑

问镜

我的老婆是公主

不灭武尊

网游之抢先半步

大亨万岁

剑傲重生

九流闲人

云的抗日

临高启明

灭运图录

校园修仙

超级科技强国

流浪仙人

都市藏娇

网游之战御天下

智能工厂

神匠职业领主

重生之百将图

造神

逆天成神

殖装

超级黄金手

重生死士

末世求生录

暗黑之骷髅王

无上皇座

黑暗血时代

龙组特工

天元神诀

少女契约之书

穿越清朝当皇帝

仙河风暴

创世霸神

重生之资源大亨

无尽武装

斗神

魔界的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