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最新章节《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正文 第155章 155 她给你添脚趾甲都不配!

5200小说网手机站二维码
  
    外面天寒地冻,才六点多天色已经黑透。

    姚若雪坐在卧室里,她手里紧捏着男人的黑色大衣,淡淡的洗衣液香味扑鼻,夹杂着衣服上的香水味袭来,气息熟悉,仿佛他人就站在自己面前一样。

    那张完美得让人心颤的脸钻进她的脑海,挥之不去。

    她想的出神,就连姚母进来都没有发现。

    直到手里一空,黑色大衣已经成功到了姚母的手里。

    “哟,这衣服的料子可真好啊,摸上去真舒服。”

    猛的回神,姚若雪大惊,生怕妈妈弄坏了这衣服,想伸手抢回来,姚母却将衣服藏在了身后,厉声质问女儿,“小雪,你怎么会有男人的衣服?”

    姚若雪急得不行,“妈,这是我们公司一个男同事的,那天下雪,我找他借了这件衣服。”

    姚母明显不信,打断,“借的?”

    鬼才信!

    “谁这么好心会借给你衣服,小雪,你就老实说,是不是交了男朋友?”

    “没有,妈,真的是我同事借给我的。”

    姚母将衣服拿在手里,从黑色大衣里摸出一张名片,姚若雪面如死灰,知道以姚母的性子肯定会揪着这件事不放。

    名片上写着:沈氏集团总经理:沈辰皓。

    总经理。

    姚母一个乡下人压根不知道这些称谓,以前在电视里倒是看到过。

    就觉得很牛逼。

    她笑出声来,“这个名字霸气啊,小雪,他是什么职位,工资怎么样?”

    虽然上面写的是总经理,姚母还是想确认一下,当然了最重要的是这个男人的工资。

    姚若雪扶额,“是我的领导,工资还行。”

    “他是不是对你有意思?”姚母立刻来了兴致,“小雪,我听你爸说,那天有个男人送你回来,是不是他?”

    姚若雪,“……”

    不是说好了不把这件事告诉姚母的么,她爸到底怎么回事啊。

    “妈,人家只是顺道送我,给我交代工作。”

    姚母抱着那件大衣,苍老的脸染满笑意,“顺道?我才不相信什么顺道,你都这么大的姑娘了,长得又不差,我就说呢,怎么可能没有男朋友。”

    “小雪,这样,你这两天把他带来给我和你爸看看。”

    姚若雪快崩溃了,“妈,我说了真的不是,人家……人家是有老婆孩子的。”

    “是么?”

    姚母一听这话,老脸沉了下来,抱怨道,“你说你的命怎么就这么苦,来了这么长时间,一个男人都找不到,还住在这么破的房子里,下雨天衣服都没有地方晾。”

    姚若雪抿着唇没说话,默默受着。

    “对了,你弟弟的病情这两天有所好转,医生说啊,如果有合适的心脏就可以动手术了,小雪,你一定要想办法赚钱,到时候手术费可不少。”

    “我知道了妈。”

    合适的心脏哪有那么好找,为了不让父母心急,姚若雪在前两天和医生通了气,让他和父母说话的时候委婉一点,尽量往好的方面去说,一切恶果让她来承担。

    所以,是姚若雪交代了医生,告诉父母,心脏可以慢慢找。

    要不然姚母这两天对她的态度也不会这么好。

    她上班之前,姚母会把中午的饭给姚若雪做好,下班回来也不用那么匆忙的给父母做晚饭,晚上还能休息。

    话说到这里,姚母又看向手里的衣服,“都有老婆孩子了还来招惹你,若雪,他是不是很有钱?”

    电视剧里的有钱男人都会在外面***,姚母想着,他和女儿会不会是婚外恋。

    若真的是,她要看看这个男人的收入,给钱多的话她倒是不在意。

    女儿家的跟着谁不是跟,找个有钱的男人可是八辈子修来的福气。

    “妈,他有没有钱我不知道,但是,人家很爱老婆孩子,跟我就是工作关系。”

    姚母那点小心思姚若雪怎能不明白,她更多的是心寒。

    为了钱,难道还想她去做人家的小三么?

    姚母听得心灰意冷,白了女儿一眼,“你还好意思说,人家女人怎么就那么有本事,丈夫有钱又疼人,你呢,是不是想气死我和你爸才甘心,一个男朋友都找不到,京都有钱人多的是,你是不是没努力去找。”

    她当然没有努力去找,也从来没想过。

    基本上事业有成的都是一些中年男人,而且都有家室,她找这些男人做什么。

    然后就是像沈辰皓那样的贵族公子,是她瞧上一眼都难得的。

    “我跟你说小雪,如果你在京都混不下去,直接回老家嫁人得了。”姚母心烦得要命,本以为女儿能在京都这样的大城市扎根,他们从此以后就不用在那个小山沟里受苦了,谁能想到,生活并没有他们想的那么美好。

    第一天来,姚母一走进姚若雪的租房就不乐意,她女儿在京都四年,加上读大学的几年,总共算起来也有七八年了,竟然活得这么窝囊。

    而且女儿的年龄也不小了,再这么一事无成下去,将来在村里找个男人都是个问题。

    又是这一招,为什么每一次涉及到钱的问题,她父母就想把她给卖了?

    姚若雪心里憋着一口气,每天在公司累死累活,到家还得受这些,是个人也要崩溃了,“妈,我怎么混不下去了,如果不是我,你们在这里来了……”

    姚母怒瞪了她一眼,全然没料到她会顶嘴,抬手狠狠戳了一下她的太阳穴,“死丫头,还知道跟我顶嘴了啊。”

    “我说的有什么不对,你看看你,来京都多少年了,以前你又是怎么和我爸说的,家里那么穷还供你读书,你呢,就是这么报答我们的么,你个死没良心的东西,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没用的女儿!”

    “我说的是实话,我也说过,弟弟的病我会想办法。”姚若雪不想继续这样下去,无论她做的多好,她的父母始终看不到,“妈,这些年若是没有我,家里的弟妹大概也没钱读书,弟弟的病更得不到治疗。”

    她不是有心争论什么,而是觉得这些年的自己确实够憋屈。

    每个月的收入就那么多,她几乎分了一大半寄给家里,就凭这份心思,姚母也不该说出这番令她心寒的话来。

    姚母气的脸色发紫,“你的意思是,要是没有你,我们一家老小就得饿死么?”

    眼见母亲气的不轻,姚若雪又懊恼不已,她一向孝顺,父母的恩情时时刻刻谨记在心,“我没有这个意思,我只想说,妈,我该做的已经做了,希望你们别逼我。”

    “逼你!”姚母听这话不乐意了,“我们逼你什么了,当初可是你自己要来京都的,说什么能走出穷山沟……”

    绕来绕去,又绕到了原点。

    “好了好了,妈,您别生气,都是我的错。”再吵下去她也占不到什么好处,何必惹了一家人不快,姚若雪放软语气,“妈,您早点睡吧,明天一早还得接替爸爸呢。”

    “我告诉你姚若雪,人家的女儿出嫁,夫家给的彩礼都几十万,你呢,认为给家里寄个几千块钱了不起是不是?”姚母没完没了的数落。

    姚若雪干脆闭嘴,随便她怎么说。

    她是一个月寄回去几千块,这两年没有几十万也有五六万,这也是她的极限啊。

    她掏心掏肺,为什么得不到理解。

    姚若雪不想和母亲争论这些,毕竟他们是她的父母,若是没有他们,说不定姚若雪现在和其他女孩一样,干着农活,到了一定的年龄找个年龄相当的人嫁了。

    那不是她想要的生活。

    在这座城市虽然苦点累点,但她生活的自在。

    若是没有弟弟的病,说不定她现在也和那些城市白领一样,生活的安逸,还可以找个自己喜欢的人谈恋爱。

    姚母有一句话算是说对了,她已经到了结婚的年龄,再过两年就成了老姑娘了,可笑的是,她连个男朋友都没有。

    也是,她这种条件,每天穿的那么寒碜,有谁能看上她?

    同一时间。

    沈辰皓在大街上转悠了一圈,始终找不到去处,中途接了几个电话,都是关于工作的事。

    经过珠宝一条街时,沈辰皓蓦然想起自己还欠林允熏一对耳环。

    他曾经承诺尽力帮林允熏找回耳环,这段时间太忙,他的心思压根管不到那上面去,那么就赔给她一对吧。

    沈辰皓去了自己的名品贵族,里面有不少客人,生意还不错。

    看到他,店员个个打起精神的喊,“二少。”

    沈辰皓不想惊动店里的客人,径直去了VIP休息室。

    经理得到消息,亲自出来迎接,“二少,您来了。”

    “有最新款么?”

    “有,昨天刚到了一批新货,有好东西。”

    说着经理便招呼店员去拿昨天到的货。

    沈辰皓补充,“我只要耳环。”

    经理连连点头,“有有有,正好这一批的耳环还不错,二少,您稍等。”

    不多时,店员把还未拆封的几个锦盒呈现在沈辰皓面前。

    他并不懂金银首饰,珠宝类型的更是一窍不通,这家店虽然是他的,但都是请专业团队管理,他从来只注重收益。

    况且,他从未送过女孩子东西,也不知道女孩子家喜欢什么样的款式。

    “介绍。”简单的两个字说明来意。

    经理将店员手里的锦盒一一打开,逐步介绍,“这对紫色耳钉是出自A国珠宝设计大师之手,它的价值在于小和巧,象征着高贵典雅,很多名门千金一直等着呢。”

    “还有这个粉色小珠宝,是吊坠耳环,适合年龄偏小一点年轻女孩。”

    “蓝色的珠宝较大,奢华大气,适合年龄偏大一点的夫人。”

    沈辰皓闻言站起身,他一眼看去,果然那对紫色耳钉比较合心意,他将其中一只拿在手里,触感不错,“行吧,就这个。”

    名门千金都喜欢,颜色嘛确实高贵,应该适合林允熏。

    他这个人向来不喜欢欠别人的人情,说好了赔给她就一定会赔。

    至于丢失的那只耳环,沈辰皓压根没打算去管,他是相信姚若雪的,更相信自己的眼光,不会看错人。

    她不是那种女人。

    沈辰皓刚出珠宝店,同样来VIP休息室看珠宝的女人见证了这一幕,她拿出手机,悄悄给林允熏打电话,“阿熏,我看到你男人在买耳环,应该是送给你的吧。”

    “买耳环?”林允熏暗自思量好友的这句话。

    “嗯,还是店里最贵的呢。”

    林允熏嘴角漾开。

    他真的给自己买耳环了。

    最贵的,那是多少钱。

    “但我没注意到底要多少钱,他直接签单后就走了。”

    “管他呢,说不定他是送给别人的。”她谦虚的说了句,“什么时候有时间啊,我们好久没聚在一起了。”

    “嗯,过两天吧,我在选项链,一会儿和你说。”

    “好。”

    林允熏是喜在了心里,等着沈辰皓什么时候把耳环送给她。

    她上次说不要也只不过是一句客气话,可见那个男人并没有忘记对她的承诺。

    不管是以什么方式送的,总归送了她一件礼物不是?

    这一晚要数最不安宁的是陆七,她因为在饭桌上多看了沈辰皓两眼,被权奕珩抓住不放。

    连续折腾了两次,陆七累趴在床上一动也不想动,权奕珩搂着她,继续问,“沈辰皓比我帅?”

    陆七身体软绵绵的,连吐出一口气都觉得累,她微眯着眼,就着暗色的光线,瞳孔里折射出男人出众的脸,“你帅,你帅。”

    “那你为什么一直看着他?”

    陆七艰难的吞了口唾沫,翻了个白眼,因为权奕珩的这句话已经问了无数遍,而她的解释永远都是,“我那不是认识么。”

    “不认识更没有必要看了,是认为他比我帅?”

    “权奕珩,你有完没完。”

    “没完,权太太,我才是你老公。”

    陆七都快被他给绕晕了,看他平时那么好说话,怎么一到这方面就这么纠结呢。

    她不就是吃饭的时候多看了沈辰皓两眼么,那还不是因为人家很绝色,和权奕珩完全不是同一类型的人物好么。

    而且讲真,她还是比较喜欢权奕珩这种的,在外表上难得的出众,内才更是不用说。

    陆七实在不明白,这个男人到底是发什么疯。

    眼看男人又要欺压上身,陆七抬起酸软的手挡在他胸口,“权奕珩,不准再来了。”

    陆七长这么大,没有一次像这样想期待大姨妈早点到来,按理说,她也应该快来了。

    “老婆,错了要接受惩罚。”男人笑得邪肆,将她盖在身上的杯子拿开,粉红的肌肤到处都是他留下的吻痕,宛如草莓一般,大大小小落在她身上,十分诱人。

    男人垂下头,两手撑在女人身侧,舌尖抵着她敏感的肌肤,一寸一寸吻着。

    陆七只觉得浑身奇痒难耐,自从和他发生了关系,她浑身就没有一天不酸痛。

    她不认错了行不行?

    男人却抬手从抽屉里拿出了***,他咬着她的耳垂问,“老婆,你喜欢这个味道么?”

    陆七盯着他手里的***,忽而想起一件事。

    他们每一次好像都做了措施,那么也就是说这个男人不希望她怀孕。

    虽然陆七也没想过现在生孩子,但权奕珩的行为还是让她感到不解。

    权妈妈催的那么急,而他也快三十岁了,就不想做爸爸么?

    还是,他……

    陆七不敢往下想,心里涌起一股强烈的失落。

    发觉到她的不对劲,男人柔声问她,“怎么了老婆?”

    “没,什么都行。”她翻过身,一副随便他折腾的样子,让权奕珩拧起了眉。

    男人捏着手里的***,猜测着开口,“我在想,我们的二人世界还没过够,还不想来一个小魔王来打扰。”

    原来是这样。

    陆七的沉下去的心慢慢缓和过来,这一夜注定是迷情激烈的一晚。

    第二天的早餐是权奕珩做的,等陆七起来,他已经上班去了。

    陆七今天不用去公司,她请好了假,要陪黄娅茹去医院做复查。

    叶子晴也起的很晚,十点钟,姑嫂俩才开始吃早餐。

    因为昨晚的事,陆七不放心她,小心的问,“子晴,你昨晚睡得好么?”

    “嗯,你和哥昨晚动静挺小的,没有打扰我。”

    陆七,“……”

    这两兄妹,什么时候能改改这脾性!

    叶子晴喝了口粥,“嫂子,我知道你担心什么,没事,不就是他有女朋友么,又没有结婚。”

    听她这话的意思还想对慕昀峰穷追不舍。

    “子晴,我想说的是,将来的事谁都说不好,你这么追着,嫂子怕你以后受伤害。”

    叶子晴当然明白,程卿回来,她和慕昀峰在一起的希望渺茫,说一点打击她信心的话,可能没有什么机会。

    可她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这是她唯一爱上的男人。

    无论就结果怎么样,或者到时候痛彻心扉她也认了。

    她就是这样的性子,一旦动了真感情,不会轻言放弃。

    见她不说话,陆七怕伤着她,缓和了语气,“行吧,只要你觉得好就去做,嫂子支持你。”

    陆七觉得那个程卿并不像表面看上去那么友善,她就是怕小姑子受欺负,“以后有什么事给嫂子打电话。”

    “我知道的嫂子,你最疼我了。”叶子晴嘴角漾开,“放心吧!”

    陆七扯了扯嘴角,将荷包蛋放到她的餐盘里,不准备再聊这个话题。

    她觉得,或许应该找慕昀峰好好谈一谈,问他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如果他对子晴真的没有男女之情,陆七希望他能和叶子晴说清楚,免得这丫头白白付出。

    她看着也心疼啊,若不是为了慕昀峰,叶子晴也不会连夜看剧本,这两天混在娱乐圈人都瘦了。

    ——

    下午,许念带着叶子晴去了剧组。

    导演是个很有经验的中年男人,形象严肃,一看就知道是正经人。

    见了叶子晴,冷着脸的导演难得溢出一丝笑意,“叶小姐。”

    “贺导你好。”叶子晴大方的朝他伸出手去。

    许念陪着她,同样的和导演打了一声招呼,这个导演是圈内出名的苛刻严厉,能拍他导演的戏,确实需要真本事。

    贺导点头,招来一个助理,“具体该注意的我都告诉你的经纪人了,这个角色怎么演,你回去得好好练练。”

    “这是剧组给你安排的助理,到时候有事情可以找她。”

    叶子晴友好的朝小助理伸出手去,态度谦和,“你好。”

    “你好叶小姐。”小助理也很热情。

    导演如实指出叶子晴的不足,“能选上你,第一是你的运气好,娱乐圈也需要这样的人,成功需要好运气,第二,你的性格合适演这个角色,不过你作为一个新人,还有很多不足之处,特别是神情方面,回去好好研究,找合适的人对戏,三天后,我要看到一个不一样的你。”

    也就是说,她现在虽然被选上了,但是导演也不是全部认可了她,三天后,如果她达不到导演的要求,依旧得卷铺盖走人。

    叶子晴倒是觉得没什么,本来嘛她就想靠自己的本事,拍了拍胸脯保证,“没问题导演,回去后我一定好好练习。”

    “嗯。”导演欣慰的点了下头,“那行吧,你可以留在这儿看一下别人怎么演。”

    “导演您先忙。”

    剧组此时拍摄的是一组女人撕逼的戏码,女主角和女三,正是程卿饰演的角色。

    女一号是当红影后徐丹,叶子晴和许念退后到一旁,导演安排的小助理帮她们解释,“徐姐能演女一号是很多网友期盼的,加上她这么多年的演技,这个角色非他莫属。”

    叶子晴和许念没说话,安安静静的听着小助理讲解。

    “女三号程卿,虽说在国内没什么资源,也是小新人一个,但导演看过她曾经拍过的电视剧,觉得女三很合适她。”说到这儿,小助理小声嘀咕,“其实我觉得,她一点也不适合,导演大概是挑烦了,投资商催的紧才选了她。”

    叶子晴闻言挑了下眉,她双手环胸,默默在一旁看。

    拍摄开始。

    不亏是实力影后,徐丹几秒钟便进入了角色,那种仇视的眼神,连叶子晴看了都觉得胆寒。

    而程卿,也不知道是被徐丹的眼神给震慑到了还是什么,迟迟进入不了状态。

    “停!”

    导演怒吼,“程卿,你怎么搞的,说话不要瞪眼,你不懂啊。”

    “导演我……”程卿委屈的看过来,也就是这一眼,她看到了导演身后的叶子晴和许念。

    程卿眯了下眼,导演烦躁的挥手,“好了,休息一下再来。”

    朱玲玲赶紧跑过去给程卿端茶倒水,徐丹的身份特殊,则是去了化妆室休息。

    “程姐你别急,刚开始不习惯很正常。”

    程卿捂着胸口,“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总是进入不了状态,大概是昨晚没睡好吧。”

    她得到消息时导演让她第二天就演,压根来不及准备。

    “没事没事,NG几次很正常。”

    程卿喝了几口水,继续拍摄。

    第二场拍摄开始,刚开始程卿倒是很顺利,她把女三的那种嫉妒疯狂的展现出来,可到了快要接近尾声,导演又喊,“停!”

    “程卿,你到底会不会演,后面的对戏不是嫉妒,是想杀了女主。”导演厉声喊,“你所表现出来是杀气,不是单单是恨意,懂么?”

    “五分钟后,重来!”

    程卿这些年在国外主要是深造修学,偶尔也会接一些配角来演,好维持生计。

    在那些外国人的眼里,她一直都被称赞,没想到到了这儿,贺导竟然全然不顾面子的将她骂的狗血淋头。

    她真的有那么差么?

    接下来两次,程卿依然没有通过,不是这里出错就是那里不行。

    连徐丹都有些烦了,当着导演的面不给程卿留一点颜面,“导演,我还有别的戏要拍,能不能找个专业一点的人啊。”

    “程卿,你今天到底行不行?”导演问她。

    “行,一定行的。”程卿又向徐丹赔不是,“徐姐,实在对不起,我昨天才拿到这个剧本。”

    徐丹理了下头上的发钗,语气讽刺,“你这话的意思是,昨天才拿到剧本出错是应该的?”

    “不,不是,程姐我没有这个意思。”

    “我还给你一次机会,如果再拍不好,压后吧。”

    朱玲玲亲自给程卿补妆,“这个徐丹,有什么了不起,当初还不是小新人过来的,谁不知道她的后台强硬才走到今天。”

    “如果她知道程姐你的身份,给你添脚趾甲都不配。”

    她们家程卿可是慕少的女朋友,娱乐圈将来掌控的女主人,一个小小的徐丹也敢这么嚣张。

    程卿不动声色的看了眼叶子晴的方向,发现她和导演聊得起劲,垂在身侧的手不由紧握成拳,“别说了,准备好下一场吧。”

    还说没走后台,贺导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搭得上的。

    经过上次的教训,程卿不敢贸然和叶子晴去搭讪,免得让剧组的人看了笑话。

    小婊砸,你以为姐想理你么,要不是因为你有个牛逼的哥哥,姐连看你一眼都觉得多余。

    朱玲玲安慰她,“程姐,你别紧张,拍不好没事,很多人拍了几十场才过好么。”

    “放心吧,这把一定过。”

    程卿确实还没有进入状态,连续五次NG,她也找出了问题所在。

    这个徐丹,根本就是故意的。

    不是有句话么,拍戏搭档很重要,徐丹每次只顾着自己,和她配合程卿有的只有疲惫。

    第六次的时候这把戏终于过了。

    叶子晴和许念也看够了,两人和导演告别,离开了剧组。

    许念这人从不喜欢说人长短,不过这场戏倒是让她见识到了徐丹的厉害,“这个徐丹,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

    叶子晴说出自己的观念,“程卿错就错在,把自己当成了女三。”

    “演戏只记住自己演什么,何必在意谁是女一号,谁是女二号,只要演好了,女五号观众也会喜欢。”

    话落,许念赞赏的看向她。

    是啊,演戏不要觉得自己是女配就低人一等,事事迁就着女一号。

    小丫头不错啊,悟性这么高,看样子她没找错人。

    这部戏她如果努力的去演,一定会深入人心。

    程卿换好衣服出来,晃了一圈没看到叶子晴,问朱玲玲,“那个女人走了?”

    朱玲玲知道她说的谁,“走了,也不知道她和导演说了什么,我看估计就是在针对你。”

    “别胡说,贺导不是那样的人。”程卿厉喝,生怕她这话被人听到得罪人。

    朱玲玲凑过去,神秘的道,“我刚才听说啊,女二的角色还没有彻底定下来,贺导三天后要考验她。”

    程卿听后嘴角勾起一丝弧度,来了兴致。

    三天后?

    谁知道三天过后会发生什么。

    “我看这戏她八成是上不了了,贺导要求那么高,连程姐你都NG了好几次,她一个新人,能演好么。”

    朱玲玲自顾自的说着,“我觉得导演是多此一举。”

    程卿的心情好了不少,她拍了下朱玲玲,“走吧,今天够累的。”

    沈氏集团。

    从给沈辰皓打电话的那天起,时隔三天,姚若雪依然没有接到案子。

    “若雪,给我去买一杯拿铁。”

    “我要一杯摩卡。”

    “我要黑咖啡。”

    “……”

    她现在成了办公室的杂工,人人都可以使唤她。

    因为除了给同事们买咖啡和整理资料,她没有其他事情可以做。

    那种心情,实在是难受。

    给同事们买完咖啡上来,差不多到了午饭时间,一个个连声‘谢谢’都没有,将钱放到她手上就跑。

    更过分的是,有个女同事多给了她一块钱,“辛苦你了小雪,多的一块钱不用找了,明天又得麻烦你,留着给你坐公交车吧。”

    那语气可谓是皇恩浩荡啊。

    姚若雪死死捏着钱,她能怎么办,能有骨气的狠狠砸过去不要么?

    等大家伙都离开,她将零钱收好放进钱包,从抽屉里拿出带来的便当打开。

    天气冷,她带的饭菜都结冰了,根本没办法吃。

    姚若雪警惕的看了眼四周,再三确认没了人才拿着饭盒去了休息室,把饭放到微波炉里,几分钟后差不多就可以吃了。

    她热好饭菜,匆忙的往嘴里塞了两口,转身的瞬间,一张称得上倾倒众生的脸撞入她错愕的眼里。

    沈辰皓端着咖啡杯,应该是来冲咖啡的。

    看到她,一样很意外。

    男人注意到她手里的便当,白绿搭配,看的人食欲全无。

    她的午餐就吃一个青菜?

    沈辰皓想到第一次在办公室碰到她,几乎所有的员工都去吃饭了,唯独她坐在哪里,在公司,他也听说过这个女人从不去公司食堂吃饭,都是从家里带过来。

    他可以确定,她是为了节约这笔钱。

    可他们公司的饭菜并不要多少钱啊,都是公司在补钱,员工所贴上去的只不过是食堂工人的工资,食材都是公司出的。

    都什么年代了,民众的温饱问题都能解决,特别是在京都,谁还过这种日子啊。

    更何况,他们公司给员工的工资并不少,在京都生存还是绰绰有余的。

    而姚若雪看到他,心都跟着一紧,一口饭噎得缓不过气来。

    她放下便当盒,艰难的开口,“二,二少。”

    男人面无表情的启声,“吃完再说话。”

    姚若雪从桌上抽了一张纸巾,擦了下嘴,准备说什么解释,沈辰皓却是道,“以后不许把食物带到公司来,这里是做事的地方,要吃饭去公司的餐厅。”

    “我,我知道了。”

    其实公司有这个规定,不能将饭菜带到办公室吃,所以,姚若雪一般都要偷偷的进行,匆忙的吃上几口,然后把这里喷上空气清新剂掩盖饭菜的味道。

    尽管她做的如此小心翼翼,还是被公司的人发现了,明里暗里不少人嘲笑她,倒是没有人警告她不许把饭菜带到公司来。

    是她的错,姚若雪从不会强词夺理。

    沈辰皓将咖啡泡好,准备离开。

    姚若雪鼓起勇气叫住他,“二少。”

    男人连头也没回,背对着她喝了口咖啡,淡淡出声,“有事?”

    姚若雪绕到他面前,扬起瘦弱的小脸问她,“那个衣服你真的不要么?”

    沈辰皓桃花眼微垂,他这个位置,能清晰的看到她脖子上暴露出来的经脉和突出的锁骨。

    这个女孩,真的好瘦。

    “扔了吧。”他说,视线已经从她身上移开。

    他这个人一向不喜欢别人碰他的东西,那天把衣服披在她身上就没打算要。

    姚若雪抿了下唇,“二少,我,我还耽误您两分钟时间。”

    男人拧起眉,一双桃花眼不悦的盯着她。

    “我想问,这几天为什么没有给我安排工作。”

    公司的效率很好,每天都有做不完的策划,可她这两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没有接到任何单子。

    其实她更想问,是不是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够好,惹他生气了,还是客户那边有什么问题。

    为什么都没有人来告诉她,若真的是这些理由不给她单子做,姚若雪倒也心服口服。

    沈辰皓眯了下眼,面部表情毫无波动,“你的问题很可笑,如果每个单子都给你去做的话,其他人还要不要活了。”

    轻描淡写的态度让姚若雪哑口无言。

    他的话确实很有理由,可她已经连续三四天都在做杂事了,很多单子都没有去参与。

    “沈二少,若是我哪里做的不好,请您直说好么,我真的很需要这份工作。”她低声请求,只希望给她一个理由。

    无论是生活还是工作,姚若雪都觉得是需要成长的,她也知道自己很多方面做得不够好,不过只要把错误指出来,她都可以改啊。

    “需要?”沈辰皓冷笑了声,“谁不需要工作,谁不需要养活一家人?”

    “我知道,但还是希望二少你……”

    男人不悦的打断她,“姚若雪,你越级了,这种事情你应该去和方部长说,公司那么大,如果我连这种小事都管的话,一天到晚非忙疯了不可。”

    姚若雪咬着唇,怔在原地不知所措。

    为什么她觉得这个男人对自己有误会?

    方部长,她如果找方部长有用的话就不会想着该如何找机会和他说这件事。

    等沈辰皓离开,姚若雪没了吃饭的心思,同事们也纷纷回来了。

    她迅速收拾好坐到自己的位置,胃里火烧火燎的疼,有种想吐的感觉。

    已经有很多天没有这样的感觉了,姚若雪本以为孕吐已经过去,这会儿却十分明显。

    怕被同事们看出端倪,她几乎跑进了洗手间。

    胃里没有东西,她吐出来的都是酸水,整个人软绵绵的提提不起力气。

    回到办公室的沈辰皓却纳闷了,方部长到底是怎样安排工作的,不是说,工作分配均匀么?

    怎么她都好久没有单子做了么?

本站开通手机站: m.5200.net 或者扫描页面右上角二维码!

越多人阅读本书,更新越快,宣传本书网址:http://5200.net/17258p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搜索小说:
喜欢这部小说的人也喜欢:

武动乾坤

斗破苍穹

遮天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傲世九重天

百炼成仙

仙逆

医道官途

官术

异世邪君

天才相师

神印王座

修仙狂徒

永生

官仙

校花的贴身高手

黑道特种兵

天才医生

光明纪元

杀神

将夜

从零开始

暧昧高手

剑道独尊

天珠变

龙在边缘

重生之贼行天下

宠魅

成神

圣王

校园超级霸主

求魔

重生之红星传奇

全职高手

最终进化

官家

异界全职业大师

一等家丁

大周皇族

官神

长生不死

重生于康熙末年

网游之天下无双

极品太子爷

异能古董商

最强弃少

花门太子

超级医生

末日蟑螂

圣狱

异界艳修

官路弯弯

首席御医

锦衣夜行

带着农场混异界

七界传说

异世傲天

网游之无限秒杀

校园极品公子

明宦之风流无边

修真世界

召唤万岁

亡灵法师末世行

混混小子江湖行

武逆乾坤

修神外传

超级基因优化液

唐伯虎现代寻芳记

轮回1984

重生之衙内

超级教练

异世灵武天下

吞噬苍穹

全能奇才

神煌

误入官场

特种兵争霸在明清

校花的贴身保镖

战皇

华山仙门

超级兵王

重生之玩转魔兽世界

超级农民

网游之邪龙逆天

异界职业玩家

唐门高手在异世

官之图

俏皮丫头

杀手房东俏房客

异世药王

独步天下

龙骑战机

网游之射破苍穹

无限升级契约流

黄金瞳

宋起波斯湾

不朽丹神

小小魔王

左道旁门

天生神医

九项全能

神霄煞仙

大艺术家

古武少年

护花高手在都市

赤城

养个女鬼当老婆

死灵术士闯异界

都市征服

赤炼苍穹

贴身高手

异世医仙

宰执天下

极道特种兵

都市之雄

田园大唐

极品都市太子

召唤千军

风驭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哥几个,走着

异世封神榜

权财

真灵九变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魔法师莱恩传

都市无敌特种兵

鸿蒙之始

随风飘

我的美女老师

红色仕途

希灵帝国

医道无双

墨门飞甲

衡天记

无限修仙

数据散修

七界第一仙

网游之巅峰法师

无尽剑装

罪恶之城

丹武乾坤

圣堂

少年药王

武神

煮酒点江山

抗战之红色警戒

重生为官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校园全能高手

易筋经

赤血龙骑

问镜

我的老婆是公主

不灭武尊

网游之抢先半步

大亨万岁

剑傲重生

九流闲人

云的抗日

临高启明

灭运图录

校园修仙

超级科技强国

流浪仙人

都市藏娇

网游之战御天下

智能工厂

神匠职业领主

重生之百将图

造神

逆天成神

殖装

超级黄金手

重生死士

末世求生录

暗黑之骷髅王

无上皇座

黑暗血时代

龙组特工

天元神诀

少女契约之书

穿越清朝当皇帝

仙河风暴

创世霸神

重生之资源大亨

无尽武装

斗神

魔界的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