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最新章节《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正文 第268章 268 慕少的小眼神,恨不得吃了叶子

5200小说网手机站二维码
  
    这则新闻很快在京都传开,事情牵扯到孕妇,一尸两命,何等惨烈,群众的关注也比较热,特别是发生在过年前,令人惋惜。

    守在医院的姚家二老一天都没有看到女儿,直到有民警找上他们,才知道今天下午报道的新闻,死去的人是他们的女儿——姚若雪。

    姚父差点当场晕过去,姚母则是哭天喊地的在地上打滚,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一旦小雪死了,他们家就断了所有的经济来源啊,以后的日子要怎么过,小宇的检查费,医药费要怎么办?

    姚家二老完全没了头绪,姚若雪撒手西去,仿佛以后的日子对于他们都是黑暗的。

    民警告诉姚家二老,被撞孕妇的尸体已经送去了鉴定中心,请他们二老去确认签字。

    签字?

    姚家二老在这里也没有个认识的人,想起姚若雪还有个朋友,他们当即给陆七打了电话,说明了情况后让陆七直接去尸体鉴定中心。

    被货物砸中的孕妇早已面目全非,即便清理了血迹,由于脸上的浮肿也难以确认这张脸到底是不是他们的女儿。

    不过,姚家二老认得姚若雪身上的那件衣服,还有她出事的时候手机被抛向很远,以及怀孕三个多月身孕的见证,种种迹象表明,这就是小雪。

    她的身形,还有她的手机,她的孕肚……

    陆七赶到坚定中心的时候,姚家二老早就到了,认领了遗物,警察也立了案。

    这个人真的是姚若雪,那是她的手机,陆七认得。

    姚若雪用的手机,还是好几年前的一款,现在的社会,她这个款式的手机已经绝种了啊,所以,这事儿绝不可能有意外,出现错误。

    不不不。

    尽管种种证据都表明,被货物砸死的人确实是姚若雪,陆七还是不相信,她就这么没了。

    是不是哪里出了问题?!

    姚母拉着陆七哭着喊,“小七,你告诉我,这,这肯定不是真的对不对……那个人不可能是小雪……她,她怎么可能就这么没了,今天早上,她,她还喊我妈呢,让我和她爸好好照顾小宇,呜呜……”

    陆七脑子里一团糟,她呼吸困难,好像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或许是她不能接受这个结果,引起的一时间的大脑空白,无论姚母说什么,陆七都听不进去,只是呆呆的望着某个方向不知所措。

    “我的女儿,她,她还没有让我和她爸过上好日子呢……怎么可能就这么没了,不,肯定不是小雪!”

    姚母哭了一会儿,突然想到一件事情,“对了孩子他爸,小雪就这么走了,是不是那个司机得赔钱啊。”

    轰。

    陆七的脑子在听到这句话后如遭雷击,也彻底回过神来。

    天底下这样的父母,真是太奇葩了,女儿惨死,他们最关心的竟然是补偿费。

    陆七手掌撑在冰冷的墙壁上,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支持住摇摇欲坠的身体。

    “小七,你知道沈先生的电话吧,你给他打个电话吧……”姚母不知什么时候停止了哭泣,找陆七问起了沈辰皓。

    陆七艰难的动了动唇,她脑子一团糟,“伯母您……”

    “小七,我知道你是好人,我们现在只能靠你了呀。”姚母说完,死死攥住了陆七的手,仿佛她就是他们的救命稻草。

    陆七心里也没底,更不相信姚若雪就这么死了。

    她昨天和自己说的那番话,陆七回去好好的想了一番,一直没有想明白怎么回事,她刚才好好理了一遍,大胆的猜测,很有可能这是一场蓄意车祸。

    会不会是……

    陆七的手紧紧揪住自己的胸口,她难受的想哭,却一滴眼泪也流不出来。

    “小七,你把沈二少的电话告诉我们吧……我们保证不会……”

    陆七哪里敢做这种事,现在沈二少受伤在医院里躺着,姚家二老若是打了这个电话,不是要他的命么?

    “伯父伯母……我没有沈二少的电话,他平时和我来往少,这样吧,如果我哪天有机会遇到他,一定帮你们转达好么?”陆七情绪很不好,她咬着唇说出这些话,眼眶比姚母的还要红上几分。

    她是真的心疼姚若雪,而这两个人作为父母,心疼的是以后的补偿费。

    真相实在是令人心寒啊。

    姚母似乎不相信,追着问,“你真的没有他的电话吗,我记得你们的关系……”

    陆七实在不想和这种人做过多的交流,以前是看在姚若雪的面子上,还有念着她的弟弟可怜,现在出了这样的惨事,她得去求证,“那个,伯父伯母,我还有点事先走了,你们先回医院吧,小雪的后事我会找人处理。”

    “哎,小七!”姚母意欲追上去,然而跑了没两步就没看到陆七的身影了。

    她擦了把眼泪,不悦的嘀咕,“平时就喊得亲热,和我们小雪是好朋友,一旦小雪出事,跑得比兔子还快。”

    “我们还是回医院吧,这里的事,我想小七会帮忙处理的。”

    “你傻啊,这里的事我们要小七处理?”姚母眼里闪过一道精光,那样子哪里有半点失去女儿的痛苦,“到时候她吞了我们的赔偿费怎么办?这样,你回医院照顾小宇,我在这里闹,一定让那个司机多赔点钱给咱们。”

    姚父一听觉得有道理,“好,我现在就去医院守着,你自个儿当心这点儿,有事给我打电话。”

    夫妻二人就这样说好了,过年之前的这几天,他们分头行动,姚母负责找货车司机赔钱,姚父负责照顾还未完全康复的儿子。

    *

    第二天一早,沈辰旭得知姚若雪死亡的消息,他第一时间从家里冲到公司,连门也没敲,直接进了董事长办公室。

    正在打电话的沈立明看到气冲冲的儿子,皱起眉,和那边客套的说了几句便挂了电话。

    “一大早的,没规没矩的做什么?”男人厉声询问,顺便给自己点了一根烟抽上。

    沈辰旭将死亡鉴定书扔在沈立明的办公桌上,那架势像是要杀人,“爸,是不是你做的?”

    沈立明自然明白他问的是什么,他甚至连那份资料都没看,眯起眼睨了眼儿子,气的拍桌而起,“你放屁,******我那么傻,谋杀她肚子里的孩子对我有什么好处!”

    “之前你不是说要做掉她肚子里的孩子吗?”

    沈立明一巴掌甩在儿子脸上,“畜生,你给我动脑子想一想,一个女人死了就死了,你还来质问我,这些是你该问的么?”

    “我告诉你沈辰旭,即便是我做的,也轮不到你来质问我!”

    “一大早就把公司弄得乌烟瘴气,还愣在这里干什么,你的业绩是不是上去了,可以去老爷子那里领赏了?”

    沈辰皓像个木头人一样的站在原地,任凭父亲打骂。

    “明天老爷子就要检查你和阿皓的成绩,怎么,你这是有信心打败他了?”

    沈辰旭抿着唇没说话。

    “赶紧的,滚啊!”

    “爸,我们完蛋了,她死了!”沈辰旭突然咆哮出声,面部表情扭曲,看起来十分痛苦。

    沈立明瞧着他这样儿,不由得怒火攻心的再次扇了他一巴掌,男人英俊的脸红得像火,除了麻木,他感觉不到丁点疼痛。

    “妈的,沈辰旭,你给老子听清楚了,她死不死碍不着我们什么事,她本来就是我们给沈辰浩挑的女人,只不过意外让她怀了孕,这是我们没想到的,如今她死了也好,证明老天都不想留下沈辰皓的野种,你有什么好悲伤的?”

    “我看你是中了邪了,赶紧滚蛋,好好去面壁思过!”

    沈辰旭呆泄的立在那里,沈立明说的话他懂,却无法接受这个事实,末了,他僵硬的转身,离开了董事长办公室。

    是啊,一个女人而已,死了就死了,大不了他真的找个女人去生孩子,再重新谋划这一切就好了,可为什么,他会这么难受。

    当初老爷子发话,他和阿皓,谁能诞下沈家的骨肉,就能分到一小笔沈家的不动产,好几十个亿,竟然要送到一个小奶娃手里,这让他们怎么服气?

    原本给沈辰旭送女人,是想找个机会在老爷子面前揭穿他不洁身自好的真面目,没想到那个女人却怀了孕,后来的一切,也都在他们掌控之中。

    只是那个死去的女人,真的是她吗,她死了?

    沈辰旭还是不相信,明明前天晚上他还见过她,差点没把持住想直接在包房里把她给办了,谁能接受,今天那个女人成了阴阳相隔的鬼魂?

    事实上,他们见过不过是几次而已,他有过恻隐之心,也动过杂念,但仅仅也只是动过而已。

    沈辰旭颤抖着手点燃了一根烟,眸光里溢出一丝难得的悲伤。

    *

    医院这边,沈辰皓今天上午做接骨手术,他从早上醒来一直盯着窗外看,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希望总是落空。

    林允熏自沈辰皓出事后一直没有来过,沈夫人心里很是不舒服,女人家的藏不住话,一大早的她又和丈夫说起这事儿。

    沈立轩还从未这样守着过他们俩娘,夫妻二人冰冷的关系因为儿子的这件事也逐渐缓和。

    原本自强自立的沈夫人,也学会了依靠丈夫。

    “立轩,你说这林家人到底是什么意思,有他们这么做人的么?”

    儿子出事三天,他们不光人没来,竟然连一个问候电话都没有,他们家的女儿是不是不想嫁给阿皓了\/

    沈立轩从来不在乎这些小细节,他只有一个要求,儿子觉得怎么好怎么做,毕竟林允熏是要和儿子过一辈子的人,“这事儿看阿皓怎么说吧。”

    “你呀,帮着拿个主意不好么,阿皓躺在里面,他自个儿怎么拿主意,那个女人走了,他总归要开始新的生活。”

    “新的生活?”沈立轩呢喃着这两个字,蓦然间变得失落起来。

    新的生活,哪有说的那么容易呵,他用了这么多年也无法忘怀当年的那段情,阿皓,他能做到么?

    可若是那个女人留下来和阿皓也是没有机会的,说不定能还会打压阿皓,所以,沈立轩也赞成了妻子的做法,将姚若雪给送走了。

    这是他这辈子做的最亏心的一件事,为了这事他昨晚一夜未眠,总觉得良心不安。

    他们以权压人是不是太过分了点?凭什么要求人家女孩儿离开,说不定她有别的打算呢。

    夫妻二人正说着话,突然从走廊的另一头走来一道熟悉的身影,男人西装革履,眼底的那抹无常的情绪被很好的影藏起来,看上去异常的精神。

    只是那张英俊的脸似乎变了点,好像是肿了。

    当然了,沈家夫妇不会关心这些,即便沈辰旭化成灰,他们也是认识的。

    沈夫人看到他,眯了下眼,神情紧绷,厉声呵斥,“你来做什么?”

    沈辰旭提着果篮,眼角的笑意很浓,“婶婶这是说哪里话,我当然是来看阿皓的。”

    “医生说了,不能随便探望,你请回吧。”

    沈辰旭嘴角的笑容越发肆意,邪恶的挑了下眉,“我有重要的事要和阿皓说,保证他听了之后,断掉的腿都能恢复。”

    说完,沈辰旭就要直接越过沈夫人进去沈辰皓的病房。

    这个男人来,绝对是不怀好意的。

    沈立轩再怎么说是长辈,虽然他们兄弟的关系不好,总归这个男人是自己的侄子,说话也客气,“阿旭,你回去吧,阿皓需要休息,医生说了不能随便让人探望。”

    “叔叔,我保证不会打扰阿皓太久的,您放心好了。”

    沈立轩挡在他身前,神色严厉,“我想阿皓这个时候也不愿意见你,若不想闹得太难堪,你还是请回吧,免得事情闹到老爷子那里,我们两家都没有颜面,你说是不是?”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沈辰旭也不敢轻举妄动,毕竟今早他已经在父亲那里受了训斥,若是真的闹到了爷爷那里,他会得不偿失的。

    这个消息,他会想其他办法告诉阿皓,相信那个男人一定会受到不小的打击。

    呵。

    然而,在这个时候,特护病房里的沈辰皓却给沈夫人打来电话,让沈辰旭进来。

    沈夫人吓得不轻,这个沈辰旭一看就知道没安好心,若是进去,不刺激她的儿子才怪。

    “阿旭有事得回去公司,他的心意,我和你爸帮你领了。”

    沈夫人在电话里这样和儿子解释,明显就是没有让沈辰旭进去的打算。

    “你呀,好好休息,等做了手术我就让人来看你。”

    “……”

    沈辰旭也是个成了精的,趁夫妻二人安抚沈辰皓,他第一时间溜了进去。

    正在打电话安抚儿子的沈家夫妇看到这一幕,也心惊的跟着进去,却来不及阻止接下来发生的一切。

    “沈辰皓,你躺在这里算什么本事,你知不知道,昨晚京都发生的一起车祸,你爱的女人被砸死了!”

    世界好像地震了,地动山摇。

    听到这句话的沈辰皓只觉得脑子嗡嗡作响,原本倾城绝色的脸因车祸而变得异常憔悴,这会儿更是因为这个消息而崩溃了。

    “你还不去看看她么,过两天她可就要下葬了,连脸都识别不了,何等的惨烈,沈辰皓,你是没看到啊……”

    他不好过,凭什么要让沈辰皓好过?!

    所以沈辰旭从董事长办公室出来后,收敛了下情绪,他直接来了医院,就是想让沈辰皓也受受刺激。

    果然啊,不出他所料,沈辰皓的反映一点也不比他小,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他爱那个女人,得知死亡的消息,足够他心痛好一阵了吧。

    达到目的的沈辰旭冲出了病房,还没关上门,他便听见里面传来沈家夫妇二人的仓皇的惊呼声。

    “阿皓,阿皓……你怎么了阿皓!”

    ……

    昏迷了好几个小时,沈辰皓才清醒过来,沈家夫妇一直陪着他。

    看到病床上的男子醒来,沈夫人第一时间凑过去,她泪眼婆娑,嘶哑着声线问,“阿皓,你怎么样,还好么,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沈立轩相较于妻子要淡定一些,男人的情绪总是不容易暴露的。

    他站在窗前,望着母子二人,心里说不清是什么滋味。

    也怪他,这些年疏忽了对母子二人的关心,儿子的成长经历相较于沈辰旭,总少了那么一丝霸道。

    这在沈家,是忌讳的。

    而他,这些年因为那个女人的离去,同样养成了不争不抢的性子,在外人眼里看来是懦弱,其实不然,他们只是不在乎那些表面上的东西罢了。

    沈立轩怎么也想不到,他的儿子,会经历和他一样的事,这种痛,可能要一辈子扎在心尖儿了。

    沈辰皓脸色苍白如纸,他费力的从唇间挤出一句话,“妈,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昨天他看到这则新闻就觉得不对劲,心里一直不是滋味儿,看来,他的感觉还是很准的,真的是她出事了。

    只是,沈辰皓不相信,好生生的一个大姑娘怎么就这么没了。

    会不会是弄错了,还是他昨天赶她走,她心里不舒服……

    这个理由,沈辰皓不敢想下去,他自责的不行,满脸的痛,满脸的懊悔。

    如果昨天不是他赶她走,说不定她也不会出那件事,留在这里一直陪着她,至少是安全的啊。

    沈夫人早已泣不成声,她从未见过儿子这幅样子,像是随时会断气一般。

    “妈,你去看过她了吗?”

    沈夫人摇头,她咬着手背,有苦说不出。

    沈辰皓精致的嘴角忽而溢出一丝笑意,“不用去看,也许是你们搞错了,她那么仔细的一个人,工作上鲜少出错,怎么可能出这种事情呢,怀了孕,她不可能在大街上乱跑的。”

    他始终不相信,姚若雪真的就这么没了。

    一定不是她,一定不是。

    过了良久,沈夫人缓过气,她低声道,“阿皓,一会儿得做手术了,你好好休息会吧,嗯?”

    沈辰皓摇头,“妈,你把她找来,做手术我想要她陪着。”

    “阿皓!”沈夫人痛心疾首的喊他。

    沈立轩一刻也听不下去,因为他是经历过这些事的人,每听儿子说一次,他的心就痛一次,多年前的回忆从脑海里一涌而出,令他几近站不住脚。

    安排的手术时间已过,沈辰皓却坚持不做手术,要见到姚若雪。

    沈夫人没办法,只好给慕昀峰和叶子晴打电话。

    叶子晴接到沈夫人的电话时正在剧组化妆,听到这个消息,她立马去给贺导请假。

    今天要拍的这场戏是几个女人大戏,骄阳殿内,为了庆祝骄阳郡主从正妃晋封到贵妃的,联手对付女二号黎欢的撕逼大戏。

    所以,黎欢这个角色在这场戏里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她是一刻也离开不得,再说快过年了,剧组为了赶进度,每天都很晚才收工。

    叶子晴顾不了这么多,撇下化妆师直接冲出去找贺导。

    剧组的所有演员都各就各位了,若是差了叶子晴一人,那么刚才的准备工作都是白费,浪费精力不说,更重要的是耽误了所有人的时间。

    论赔偿的话,叶子晴一个小演员是赔不起的。

    即便贺导平时对叶子晴有特殊的照顾,这会儿也是不允许的。

    只要不是家里出了人命,贺导坚决不放人。

    叶子晴没办法,只能走到一边给慕昀峰打电话,恰好慕昀峰也和沈夫人刚刚通完话,正准备打给叶子晴,没想到平时天不怕地不怕的丫头被贺导卡在剧组了。

    他得赶紧去把人给捞出来。

    慕昀峰的速度很快,半个小时的时间便到了剧组,叶子晴哪里有拍戏的心思,一直在和贺导纠缠,“贺导,我真的没有办法,必须过去,人命关天。”

    “叶子,不是我不帮你,你看看,徐丹都等着呢,她脾气不好,若是这场不拍的话,估计一会儿损失的钱要你赔。”

    叶子晴正准备说赔就赔,慕昀峰就适时的赶到了。

    慕昀峰一来直接将叶子晴搂进怀里,羡煞所有已经各就各位的小演员,他脸上的笑容和煦,一个挑眉就能蛊惑人心,“贺导,人我先带走了,你行个方便,至于需要赔多少钱,你回头告诉我,我双倍赔给你。”

    这话,他妈霸气啊。

    慕昀峰的面子贺导不可能不给,更何况人家都说了赔偿,还是双倍,即便他着急剧组的进度也得放人。

    贺导只得道,“行吧,我先拍别人的戏。”

    “那就谢了。”

    慕昀峰笑着说了声,而后又凑在叶子晴耳旁低声说了句,“我们走吧。”

    “嗯。”叶子晴是真着急,也没注意到两人此刻的动作有多亲密,有羡煞了多少人。

    他就这样走了,都没有来的及和程卿打个招呼,仿佛她在他眼里是个透明人。

    这下,众人更加相信慕昀峰已经有了新欢,早忘了程卿的存在。

    徐丹不禁笑出声来。

    “真是笑死人了,有的人还一心想做慕太太呢。”

    “呵呵,这慕少啊,也是喜欢到处留情,你说怎么就不给程姐留点面子呢,要找也该找别的剧组的啊。”

    “男人一旦发起情来,看对了眼,还顾及前女友的面子么,当然只顾着自己舒服了。”

    “对对对,谁让他爽谁就是他的宝贝!”

    “……”

    众人附和着徐丹的一句话你一句我一言的开始攻击程卿,刺激得她的脸一阵红一阵白。

    此时的程卿穿着戏服,也是皇上的妃子,只不过是个女三号,没有那么惹人注目,也难怪刚才慕昀峰没有注意到她。

    第二次了,这已经是慕昀峰第二次毫不顾忌她的面子,把叶子晴从剧组带走。

    难道他都没有想过她的处境么?

    即便程卿的指甲划破了手掌心的肉,也难以消除心头的恨意和怨气。

    好一对狗男女,既然如此,慕昀峰当初你为什么还要来招惹我!

    程卿捏着手指,很霸气的回过去,“徐丹,你听不懂是不是,我早就说过了,慕少和叶子是兄妹关系,我看应该是家里出了什么事,否则叶子晴不会这么着急。”

    “兄妹?”徐丹一听更觉得好笑了,“我说程卿,你脑子进水了吧,有看到过哥哥用那种眼神看妹妹吗,慕少那眼神恨不得吃了小叶子,亏你还在娱乐圈混了这么多年,连个男人都看不穿,也真是蠢到家了。”

    “你!”程卿美艳的脸气的青紫,却被徐丹怂的一句话也说不出。

    这个女人明显是在故意针对她,看她的笑话。

    徐丹抚摸着涂着指甲油的手指,轻佻的笑了声,“我好心提醒你,趁现在还年轻,行情好,赶紧找个下家,虽然不及慕少,但下半辈子的生活还是没有问题的,至于你想要的女一号,恐怕这辈子都是做梦了。”

    “哈哈……”

    众人跟着笑出了声,说完这些,他们也懒得再理会程卿。

    朱玲玲等那群人走后才过去程卿身边,“程姐,我们也走吧。”

    因为叶子晴不在,贺导已经通知了今天下午全体休息,还特意请了他们剧组的人吃饭,据说这顿饭都是慕少买单,当做给剧组的人赔不是。

    这个慕少,对叶子晴那丫头比对程卿还贴心啊,当初,他和程卿在一起,可没有为剧组的人做过什么。

    果然,小丫头比较有魅力,程卿到底是老了,跟不上男人的口味了!

    呵。

    这对于徐丹当然是最好的,她一直以为叶子晴和江寒私下里有什么关系,现在看来,是她多想了。

    程卿失魂落魄的坐进了保姆车,她浑身冷的发抖,这一次,慕昀峰给她的打击是巨大的,连贺导说聚餐她都没去。

    慕昀峰买单请剧组的人吃饭,是为了叶子晴,那么她算什么呢。

    她若是去了,还不被那群人笑话死。

    可朱玲玲不这么觉得,本来程卿就和贺导的关系不怎么好,若是请吃饭也不去,岂不是驳了贺导的面子么?

    所以,程卿刚上车,朱玲玲就开始劝,“程姐,要不我们去吧,贺导刚才的脸色很不好,若是这个时候和他发生矛盾,对我们未来的发展很不好啊。”

    程卿哪里有心思想这些,刚才徐丹一伙人对她的羞辱还不够么,她还要去,是等着她们羞辱是不是?

    “玲玲,你说,慕昀峰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你也看到了程姐,我想,慕少大概真的对叶子晴动了心思。”

    程卿冷笑了声,“连你现在也不想骗我了吗?”

    其实她又何尝不知道,慕昀峰早就对叶子晴有别的感情,只是那个男人不自知罢了。

    要是这样的话,她要怎么办,难不成以后都要这么苟且偷生活着,在娱乐圈成为一个大笑柄么?

    好不容易得到的恩宠,她又怎么舍得拱手让人。

    他既然这么狠心,那么她也不必手下留情。

    不就是叶子晴么,他那么心疼她,她就伤害他最心疼的人。

    “开车!”程卿闭了下眼,咬着牙吩咐前排的司机。

    为了慕昀峰,她差不多花光了积蓄,若是这会儿和那个男人分手,对她是雪上加霜的打击,这辈子恐怕都难以翻身了。

    *

    陆七自从得知姚若雪死亡的消息一直心神不宁,这事儿她也不好和权奕珩说,好长时间都是闷闷不乐。

    男人将这一切看在眼里,没有做声。

    徐特助过来汇报工作的时候,陆七也是闷闷的打了声招呼就想出去。

    权奕珩却叫住她,“老婆,你在这里陪着我。”

    陆七惊愕的望着男人,乖乖的拉了把椅子坐下。

    被虐成狗的徐特助,“……”

    能不能不要这么秀恩爱,他可是来谈工作的,可不是随时准备来受虐的。

    一些工作上的事情令陆七听得无聊,权奕珩也看出来了,他开口道,“老婆,麻烦你出去给我买一杯热饮。”

    陆七乖乖起身,明白他们是要谈什么重要的事情,她大概不方便听。

    虽然理解,她心里还是不痛快的。

    都结婚,难道权奕珩还防着她么?

    不过,权家的事情陆七也不想插手,出去就出去吧,她正好也想去透口气。

    病房里,徐特助把得到的东西交给权奕珩。

    男人仔细的浏览了一遍,他单手摸着下巴,似是在想该怎么处理这些东西。

    “权少,我们要告诉慕少么?”

    权奕珩摇头,“不要轻举妄动,我怕阿峰受不了这样的打击。”

    是啊,等了那么多年的一个女人竟然是一个千人骑的贱货,想必哪个男人都受不了,更何况是慕少那样身份尊贵的人。

    徐特助也能了解权少的顾虑,所以这才把陆七支开,女人通常比男人冲动,就怕她听了之后心疼小姑子,把这事儿给抖了出去,其实对小叶子并不好。

    他们不希望慕昀峰是一时赌气接受了小叶子,那样的话,这种婚姻也是不幸福的。

    末了,权奕珩做出了决定,“你把这些东西用快递的方式寄给阿峰,一定要阿峰亲启。”

    这件事情必须要让慕昀峰知道,他不是傻子,只是太尊重自己的爱人,忍着不去查程卿这四年的下落。

    这事儿吧,关系到权奕珩妹妹的终身幸福,要不然他也不会插手了。

    程卿是个好女孩儿也就算了,若是这么个货色,权奕珩也希望慕昀峰能好好考虑清楚。

    慕昀峰出生尊贵,肯定是个要面子人,程卿在国外经受的那些丑事,他肯定不希望被别人知道,那么就用快递的方式,他们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好了。

    当然了,如果这些资料落到慕夫人手里,让她转给慕昀峰,说不定慕少还会怀疑是慕夫人搞得鬼。

    所以权奕珩吩咐,必须由慕昀峰亲自拆开看。

    这件事,慕夫人最好避嫌,毕竟慕昀峰已经是成年人,能自己判定出好坏,无论做出什么样的抉择,他们都是没有权利干涉的。

    陆七买了两杯热饮回来,权奕珩和徐特助结束话题,她递给徐特助一杯,弄得徐特助是感激涕零。

    总裁夫人竟然给他亲自买喝的,真是太受宠若惊了。

    “谢谢权太太。”

    这个称呼令陆七怔了怔,她很大方的笑道,“不用客气,你们说完了吗,要不要我出去?”

    权奕珩拉着她的手道,“不用,你坐在这儿就好了,我们聊完了。”

    徐特助受不了两人的恩爱,“那权大少,我先告辞了。”

    “嗯。”

    男人轻轻应了声,目光里都是挚爱的妻子,连看他一眼都显得浪费时间。

    “说什么呢,你们俩神神秘秘的。”

    权奕珩嘴角溢出的笑容宠溺,他手掌落在女人头顶,“工作上的一些事,怕你听着无聊。”

    陆七耸耸肩,“我都好久没工作了,其实听听也无妨。”

    “我看你好像有心事,怎么了?”

    姚若雪的事情陆七答应了她不对任何人提起,而且这个男人和沈辰皓的关系那么好,她还是不说为妙。

    再者,她还没弄明白,姚若雪到底是不是真的死了,只要提起这事儿陆七就一阵心惊,手都开始抖。

    为了不让权奕珩发觉,她刻意转移话题,“我听说权玉蓉醒后闹得很厉害,你就不去看看她?”

    “去,当然得去,这不是在寻求一个时机么。”

    陆七知道逃不掉这一天,他不仅今天要和权玉蓉见面,以后的每一天,在权家都会碰上那个女人。

    她若是进去权家了,会不会被那些人直接吞掉?

    陆七深吸口气,神色复杂。

    “怎么了,看你好像……”

    其实权奕珩是知道她的心思的,这个女人外表坚强,其实内心很脆弱,她受过一次伤害,能把心交给他,相信他已经很是不易,他怎么舍得伤她一丝一毫。

    只是,权奕珩希望,她能把这些痛苦和犹豫告诉自己,他都能帮她解决,也能宽慰她的心。

    然而陆七骨子里的那份要强不允许自己那么脆弱,摇头道,“没什么,我去问问爸爸,看什么时候合适去看权玉蓉。”

    现在的陆七已经习惯叫权昊然一声‘爸’,这个男人已经接受了她,那么她也没什么好矫情的。

    她不肯说,权奕珩也不勉强,微微的点了下头,“嗯。”

    下了楼,陆七看到了令她惊讶的一幕,走廊里来了一个坐着轮椅的老头子,白发苍苍,看起来精神而威严。

    她猜测着,应该是权老爷子,他知道权玉蓉的事了吗?

    陆七赶紧藏起来,默默听着两人的对话。

    权昊然站在老爷子面前,听着他训斥,“权昊然,你真是长本事了,这么大的事都不告诉我,是不是要等蓉儿真的出了事……”

    老爷子直呼儿子的名字,显然是十分生气的。

    权昊然轻咳了两声,老爷子来的太突然,即便他已经做好了准备,真的和老爷子面对面,他又少了那份该有的坚持,毕竟老爷子是长辈,“爸,我这不是怕您担心么,您的身体刚刚好些。”

    “哼!”老爷子不悦的哼了声,明显不信他的鬼话!

本站开通手机站: m.5200.net 或者扫描页面右上角二维码!

越多人阅读本书,更新越快,宣传本书网址:http://5200.net/17258p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搜索小说:
喜欢这部小说的人也喜欢:

武动乾坤

斗破苍穹

遮天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傲世九重天

百炼成仙

仙逆

医道官途

官术

异世邪君

天才相师

神印王座

修仙狂徒

永生

官仙

校花的贴身高手

黑道特种兵

天才医生

光明纪元

杀神

将夜

从零开始

暧昧高手

剑道独尊

天珠变

龙在边缘

重生之贼行天下

宠魅

成神

圣王

校园超级霸主

求魔

重生之红星传奇

全职高手

最终进化

官家

异界全职业大师

一等家丁

大周皇族

官神

长生不死

重生于康熙末年

网游之天下无双

极品太子爷

异能古董商

最强弃少

花门太子

超级医生

末日蟑螂

圣狱

异界艳修

官路弯弯

首席御医

锦衣夜行

带着农场混异界

七界传说

异世傲天

网游之无限秒杀

校园极品公子

明宦之风流无边

修真世界

召唤万岁

亡灵法师末世行

混混小子江湖行

武逆乾坤

修神外传

超级基因优化液

唐伯虎现代寻芳记

轮回1984

重生之衙内

超级教练

异世灵武天下

吞噬苍穹

全能奇才

神煌

误入官场

特种兵争霸在明清

校花的贴身保镖

战皇

华山仙门

超级兵王

重生之玩转魔兽世界

超级农民

网游之邪龙逆天

异界职业玩家

唐门高手在异世

官之图

俏皮丫头

杀手房东俏房客

异世药王

独步天下

龙骑战机

网游之射破苍穹

无限升级契约流

黄金瞳

宋起波斯湾

不朽丹神

小小魔王

左道旁门

天生神医

九项全能

神霄煞仙

大艺术家

古武少年

护花高手在都市

赤城

养个女鬼当老婆

死灵术士闯异界

都市征服

赤炼苍穹

贴身高手

异世医仙

宰执天下

极道特种兵

都市之雄

田园大唐

极品都市太子

召唤千军

风驭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哥几个,走着

异世封神榜

权财

真灵九变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魔法师莱恩传

都市无敌特种兵

鸿蒙之始

随风飘

我的美女老师

红色仕途

希灵帝国

医道无双

墨门飞甲

衡天记

无限修仙

数据散修

七界第一仙

网游之巅峰法师

无尽剑装

罪恶之城

丹武乾坤

圣堂

少年药王

武神

煮酒点江山

抗战之红色警戒

重生为官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校园全能高手

易筋经

赤血龙骑

问镜

我的老婆是公主

不灭武尊

网游之抢先半步

大亨万岁

剑傲重生

九流闲人

云的抗日

临高启明

灭运图录

校园修仙

超级科技强国

流浪仙人

都市藏娇

网游之战御天下

智能工厂

神匠职业领主

重生之百将图

造神

逆天成神

殖装

超级黄金手

重生死士

末世求生录

暗黑之骷髅王

无上皇座

黑暗血时代

龙组特工

天元神诀

少女契约之书

穿越清朝当皇帝

仙河风暴

创世霸神

重生之资源大亨

无尽武装

斗神

魔界的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