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最新章节《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正文 342 被醋淹疯了的慕大少

5200小说网手机站二维码
  
    权绍峰不明白,她为何一定要这样理解,难道就不可以两全么?

    因为这件事,权玉蓉就要不和他结婚!

    权玉蓉大概觉得自己的语气有点过分,缓和了语气开口,“阿峰,别小看了你大哥,他心机重的很,一旦爷爷归西,我们俩肯定没好日子过,你说……”

    “玉蓉,我们从小和哥哥一起长大,你觉得他是这样的人吗?”权绍峰望着她,眼里满是怀疑。

    他不是傻子,她这么说权奕珩,应该是心里的恨意太深了。

    俗话说,有爱才有恨,恨有多深爱就有多深。

    权玉蓉不知权绍峰心里所想,依然在坚持自己的理论,“看看吧,连你都被他的外表给骗了,你只要想想他对我的态度就能明白了,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为了他甚至可以牺牲我自己这条烂命,可他呢,你都看到了吧,是怎么对我的。”

    “还有,爷爷那么细心的栽培他,他却为了一个女人可以弃权家,放弃爷爷,放弃……”

    权绍峰听不下去,“玉蓉,是爷爷在逼他,大哥才这么做的,如果爷爷有一天逼我娶别的女人,我也会带着你远走的。”

    “说的好听,你以为你是权奕珩啊,离开了这个家,你拿什么养我?”

    权玉蓉的话一针见血,说出了权绍峰弱点。

    他从小就没离开过这个家,也不知道生活的心酸。

    即便他爱惨了权玉蓉,作为男人也是受不了这句话的。

    “玉蓉,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没有什么意思,就是想告诉你事实而已,如果将来权家的一切都被你大哥掌控,我们肯定没有活路,阿峰,你醒醒吧。”

    “大哥并没有对你怎么样,甚至还记挂着你的终身大事,暗地里给找你优秀的男人,他把你是当妹妹一样疼。”

    权玉蓉听得烦躁,这个权绍峰是一点也不了解她,“行了行了,权绍峰,我不想听你说这些,如果你不能答应我,那么我们就这样吧。”

    “哪样?”

    话说到这个份上,权玉蓉也索性把话说明白了,“证都领了,我们表面上还是夫妻,有名无实的夫妻。”

    “玉蓉!”权绍峰无法接受这样的婚姻。

    有名无实是个什么鬼,他是个热血男儿好不好,哪有面对美貌如花的妻子无动于衷这回事?

    “你们俩吵什么啊,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吗?”站在另一旁的姜淑艳突然厉喝一声,两人同时转过身来看她,姜淑艳神色严肃,凌厉的视线落在权玉蓉身上,“玉蓉,不是我说你,你就不能让阿峰过一天顺心的日子么?”

    “妈,我们只是在商量事情,你别老是说玉蓉好不好!”权绍峰瞧着权玉蓉被吓坏了,当即把媳妇儿搂进怀里,生怕姜淑艳还怪罪于她。

    姜淑艳一口气哽在喉间,差点没被儿子的举动气的背过去。

    天哪,这傻孩子,是不是吃了**药了。

    她是在帮他,要不是看不过去,她才懒得蹚这趟浑水。

    权玉蓉的本事姜淑艳是见识过的,人到了这个年龄不能和年轻人相比,后来她也就不去找权玉蓉了,免得气坏了自己的身子,到时候得利的就是这个贱货。

    她会背地里对付她,又何必逞嘴皮子上的功夫。

    末了,姜淑艳缓和了语气道,“你们说话也得安静点,一会儿老爷子出来,像什么样子!”

    “我们不说了,等吧。”权玉蓉小声的开了口,一个劲的往权绍峰怀里钻,那样子就好像姜淑艳欺负了她样。

    “妈,您去那边吧,我和玉蓉谈事呢。”权绍峰一字一句都在帮权玉蓉说话,甚至不惜要赶走她这个做母亲的。

    果真是养的好儿子,就得了这么个媳妇,还当宝贝似的护着。

    要是哪天头上绿油油的一片,他哭也来不及!

    她还能说什么,又能说什么。

    反正两人连证都领了,姜淑艳就是不接受也是事实。

    权玉蓉也深知,今天不是谈这些的时候,一会老爷子出来见他们吵吵闹闹定然是要生气的。

    只是,她实在不想和权绍峰待在一块儿,话不投机半句多,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她要的,这个男人从来都给不了。

    还说什么她想要什都可以,不是放屁么。

    在这种尴尬的情况下,权玉蓉从男人怀里挣脱出来,开口道,“妈,您在这儿陪着他吧,我上去看看。”

    权绍峰一听这话拉住她,“你上去干嘛啊,爷爷说了让我们在下面等。”

    “放心吧,我和叶子是好朋友,说不定我说两句话能安慰到她。”

    权绍峰想想也是,这才放手让权玉蓉上去。

    等权玉蓉离开,权绍峰对姜淑艳开口,“妈,要不我扶您去那边休息一下吧,估计还得要一会儿呢。”

    “这会儿想起你妈来了,在你媳妇儿面前我连个佣人都不是。”

    “妈,您看您又开始了不是,我们不是一早就说好了么,为了和平你不会挑权玉蓉的刺。”

    “刚才我有挑她的刺吗,我看她平时温温柔柔的,怎么对你这么凶呢。”姜淑艳就是看不过去,“儿子,你们才刚结婚,千万别让她给……”

    “妈,我求您了,让我安静会儿行么?”

    权绍峰单手撑着额头,心烦意乱的脱了外套,只要想到权玉蓉说的那些话他心里就不舒坦。

    他这幅样子,姜淑艳也不忍心再说。

    权玉蓉上了楼敲门进去,整间房子里都浓罩着一层悲伤的气息。

    权昊然站在老爷子身边,随时负责照应,叶子晴则是坐在一边儿痴痴的望着权妈妈的遗像,似乎到现在都还不相信妈妈就这么走了。

    多活泼多好的一个人啊,平时和她嘻嘻哈哈吵吵闹闹的,虽然吧,叶子晴有时候确实觉得烦,但从未讨厌过。

    “爷爷,让我和她说两句吧。”权玉蓉小声走过去在老爷子耳旁道。

    老爷子知道他们认识,以前他把权玉蓉许配给权奕珩的时候,这丫头和叶子晴的关系挺好。

    女孩子的心思他也不太懂,还不如让权玉蓉和宝贝孙女聊聊。

    等权昊然推着老爷子出去,权玉蓉先是跪下给权妈妈磕了几个头,而后上了一炷香这才起来。

    叶子晴眼神呆泄的坐在椅子里,到了这一刻,谁来她都不在乎了。

    只是当她抬眼看到了权玉蓉,叶子晴还是流露出了一抹嫌恶的神色。

    来者是客,她也不想多说什么。

    “叶子,节哀顺变啊。”权玉蓉将手放在叶子晴肩上安抚,“你一定要保重身体,爷爷可担心你了。”

    叶子晴将她放在肩上的手拿开,“谢谢权二太太。”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称呼权玉蓉,似乎也在提醒她自己的身份。

    那个‘二’字真是要她的命啊。

    明明是权大太太,一个不谨慎就被外人别有用心的占有了。

    “叶子,我们认识这么久,我倒是不知道你也会有这么一面,我听说你妈住院的时候,你还去唇色找了牛郎,你该是很看得开才对啊。”

    叶子晴双眸通红的看着她,危险的问,“谁告诉你的?”

    权玉蓉挑了下眉,满脸的挑衅,“你都叫我权二太太了,觉得这点事会难得到我么?”

    叶子晴的性子从来都是直来直去的,她学不来权玉蓉的这一套,更不想听她说话,站起身来朝她后,“权玉蓉,你个恶心的东西,给我滚。”

    权玉蓉不客气的怂过去,“滚就滚,你以为我愿意待在这儿啊,不过呢,我要好心提醒你一句权小姐,权家几乎人人都是这个样子,你若是看不惯大概是很难在那里生存下去的。”

    “不用你假好心,赶紧的,滚!”

    权玉蓉收敛了下情绪,咬牙着想,这个叶子晴真是忘恩负义,以前可是没少巴结她呢。

    老爷子见她出来,急急问,“怎么样啊玉蓉,叶子的心情好些了吗?”

    “爷爷,她和姑姑的母女情分深,不比其他母女,毕竟这二十几年都是母女相依为命,没那么容易缓过来的。”

    “是啊,玉蓉说的没错。”权昊然虽然一直对权玉蓉无感,但这话她确实说的在理,也想着该怎么样让老爷子的心宽慰点。

    “可这样子也不是办法,爷爷看得都快心痛死了,玉蓉你赶紧给爷爷想个办法,让叶子好受一点啊。”老爷子用哀求的眼神望着权玉蓉。

    都说女儿家的心思只有女人最了解,他怕是无法帮宝贝孙女了。

    权玉蓉在心里冷哼声,她能有什么办法,这种事情必须叶子晴自己走出来。

    更何况,她即便有办法为什么要帮那个贱人,是她抢走了她所有的宠爱,她恨她都来不及。

    “爷爷这样吧,您先回去,估计叶子现在也不想看到权家人,她爸爸的那件事,姑姑生前对她说过。”

    老爷子闻言大惊,差点一口气没缓过来。

    意思是说,叶子知道她爸爸死的原因了?

    权玉蓉见老爷子脸色不好,赶紧过去帮忙拍着他的胸口,帮忙顺气,“爷爷,您没事吧?”

    “爸,您别激动。”权昊然瞪了权玉蓉一眼,让她别乱说话。

    可这事只要说出来就成了老爷子的心病,他拉起权玉蓉的手急急问,“玉蓉你告诉爷爷,叶子是不是恨死我了?”

    “我不知道,我刚才也没敢和她说这件事。”

    “你不说是对的,不说是对的,难怪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原来她知道她爸爸是怎么死的。”老爷子双眸通红,权昊然还是头一次看到老爷子这个样子,可见他对这个孙女的重视。

    “爸,您也别着急,叶子的父亲不是您一手造成的,这事也不能怪您。”

    怎么不能怪他,当初他也是反对这门婚事的,算是这件事的刽子手。

    叶子晴即便是恨他也是有道理的。

    只是,他这心里实在是难受,如同被刀割的一样。

    “爷爷,估计叶子心里不光是因为姑姑去世,你想啊,她这刚离婚,心里肯定接受不了三番五次的打击。”

    老爷子像是突然缓过神来,认同道,“你说的很对,我听说这丫头很喜欢慕家的那位少爷。”

    “就是啊,爷爷,这姑娘家的心思我都懂,要不然就让我守在这儿吧,也方便。”

    权玉蓉开始劝,“您和爸爸就回去,你说我们家那么一大家子人守在人家小区,吸引了其他人的目光对叶子也不见得是件好事。”

    “是啊爸,要不我们先回去,我晚上再过来一趟,叶子和我见过几面,也好交流。”

    “嗯嗯,那行,这里就交给你了,玉蓉,你一定要帮爷爷好好劝劝叶子,别让她太伤心了。”

    “爷爷您就放心吧,我会的,我和她的交情啊和亲姐妹一样呢。”

    苦口婆心的劝老爷子和权昊然离开,权玉蓉不禁松了口气。

    她终于留下来了,一会儿阿珩哥哥该来了吧,算起来她已经好几天没见到他了。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变得这么卑微了,竟然用这种方式留下,就为了能多看他一眼。

    呵。

    没一会儿,陆七和权奕珩办完事一块回来,电梯门打开,两人手挽着手,神色虽然沉重,但两人的那份亲密感怎么也抹灭不掉。

    这一幕看在权玉蓉眼里仿佛心里扎进了一根刺,他们都结婚三年了,怎么每天还像结婚一样,似乎从来都不会为了某件事争吵,更不会闹别扭。

    不是有句话说么,没有拆不散的夫妻,只有不努力的小三。

    婚姻的保鲜期最多只有一年,她就不信了,他们还真的会天长地久下去。

    权奕珩正和陆七说着什么,抬眼看到权玉蓉,男人拧眉,“你怎么在这儿?”

    权玉蓉嘴角挂了淡淡的笑意,“爷爷让我留下来照顾叶子,你们都不在,他老人家不放心。”

    “爷爷来过了?”

    “嗯,老爷子挺伤心的,最疼爱的女儿没了,认回的孙女又这么伤心,白发人送黑发人,阿珩哥哥,你懂的吧。”

    陆七至始至终都没有说过一句话,权玉蓉的性子,她即便没有和她深入交流都清楚,这个女人就是会装柔弱,装圣母。

    好在她老公也不是没脑子的人。

    不过每次看到她,陆七心里还是会很不舒服。

    她紧了紧男人的手臂,“阿珩,我们进去吧,叶子一个人在家待了一上午了。”

    “好。”

    他们这样完全把权玉蓉当成了空气。

    进去时权奕珩还特意朝权玉蓉看了眼,“你回去吧,我们已经回来了,叶子交给我们。”

    “阿珩哥哥,是爷爷叮嘱我必须留在这儿的,我怎么能走呢。”

    “那行,你自便。”

    砰。

    权奕珩狠心的把门关上,也懒得管。

    对于有些人你真的不能有一丝一毫的心软,否则受伤害的就是你最在意的人。

    权玉蓉做梦都没想到权奕珩会这么狠心,真的把她一个人关在外面,难道她进去坐一下的权利都没有吗,天气这么冷,也不怕她站在外面冻感冒。

    阿嚏。

    刚想到这儿权玉蓉便冷不丁的打了一个喷嚏,委屈的想掉眼泪。

    “你跟我结婚,应该就是这个念头吧。”权绍峰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她身后,吓得权玉蓉赶紧擦掉眼泪。

    她若无其事的转过身,“你怎么来了,爷爷不是说让所有人都回去么?”

    “我老婆在这儿,你说我能去哪儿?”

    这声‘老婆’包含了太多的情绪,更多的是对她的关心。

    权玉蓉不是傻子,怎么会听不出来,不,应该是这么多年,权绍峰对她的好从来就没有变过。

    只是现在,她想一个人待一会儿,更不想自己的这幅狼狈模样被人看了去,“你回去吧,爷爷需要人照顾。”

    “家里佣人多的是,爷爷根本不需要我们照顾,只需要时间陪陪他就好了,你何必什么事都亲力亲为。”

    “因为爷爷对我最重要,他辛辛苦苦把我拉扯大,我只有他。”说到这个理由,权玉蓉突然激动起来。

    她的心酸,有谁能知道,她在那个家的尴尬,又有谁懂!

    权绍峰你根本就不了解我,不知道我适合什么样的生活!

    男人却是一脸认真的盯着她,“你还有我!”

    这话本该是最感动的,可听在权玉蓉耳里只觉得可笑极了,“是,我还有你,可是我要的你给不了,阿峰,你妈也不喜欢我,你说我嫁过去,将来爷爷要是不在了,可以想象是什么日子吧。”

    “放心,我不会让我妈欺负你的。”权绍峰极力的保证,“看在我的面子上她不会……”

    权玉蓉一个字都不想听,“不要说这些冠冕堂皇的保证,一旦到了那一天,你好好的想想那个场面,真的对你妈下得去手么?”

    这个问题权绍峰还真没想过,什么叫下得去手,难不成这两人还有动手的时候?

    若真有,到那时他是帮媳妇还是帮妈妈!

    两人都是他生命里最重要的女人啊。

    “你说的没错,这里已经有阿珩哥哥了守着了,我留在这儿只会是个多余的。”权玉蓉似乎是想明白了,“我们回去吧,顺便问问爷爷的意思,还能不能顺利举行婚礼。”

    这也是权绍峰关心的事,刚才看老爷子出来,那样子像是只剩下一口气了,他魂都快吓没了,哪里还有心思想婚礼的事。

    若是真的要推迟,他也就不勉强了。

    就像姜淑艳说的,他和玉蓉已经领了证,早就是真正的夫妻了,这段婚姻关键得看权玉蓉怎么想,什么时候能彻彻底底的接受他。

    *

    翌日是权妈妈的追悼会,来的宾客并不多。

    昨天叶子晴请求过老爷子不要把权妈妈的身份公布,所以,来的也只有街坊邻居和几个朋友。

    她相信这也是权妈妈的意思。

    苏画怕叶子晴心里难过,也特意过来陪她。

    江寒得到消息的时候在国外拍戏,然后马不停蹄的赶回A市,没缓一口气立马又来到京都,总算赶到了权妈妈的追悼会。

    看到叶子晴的第一瞬间,江寒心疼的把她搂进怀里,“傻丫头,你怎么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

    陆七和权奕珩主动去了另一边,好给两人留下说话的空间。

    叶子晴虽然表面上表现得很淡定,可那双通红的眼是怎么也骗不了人的。

    “我就是太想我妈了,她走的很突然,一句话也没给我留下。”

    她的心情江寒懂,可也不能不注意身体啊。

    “叶子姐,我去外面看一下宾客的名单。”

    “好。”

    苏画也借口走了,一个上午过去,该来的叶差不多都来了,现在剩余的时间,叶子晴就想好好陪陪权妈妈。

    明天是下葬的好日子,以后陪伴妈妈的就是一堆黄土了,想到这些叶子晴心里就堵得慌。

    想想人这一生真是太不值了,无论生前怎么轰轰烈烈,死了都一个下场。

    而也就在这时,慕昀峰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来了,权奕珩立马把他堵在了门外,“别进去,叶子说了,让你今天别来。”

    灵堂的大门敞开着,慕昀峰能清楚的看到里面的情况,当看到江寒拥着叶子晴时,他那张俊朗的脸都绿了。

    他就说呢,为什么叶子晴不让他今天过来,原来是有情况啊。

    慕昀峰突然觉得自己很二,他怎么就忘了这一茬呢,江寒可是他最大的情敌,即便他和叶子结婚了,那个男人也不曾放弃过。

    好家伙,都追到京都来了,果然是很卖力。

    “阿珩,你就让你妹妹这么胡闹?”

    权奕珩单手托着下巴,“什么叫做胡闹?”

    “才刚离婚几天就和别的男人鬼混!”

    “那你才离婚几天,都和几个女人鬼混过了?”权奕珩不轻不重的反问,眼底的冷意让慕昀峰打了个寒颤。

    “我,我那不是玩玩而已么。”

    “叶子也只是玩玩而已,没说要结婚。”

    “可是……”

    权奕珩却懒得听了,“可是什么,阿峰你别忘了,你们已经离婚了,叶子的事情你没资格再管,她要和谁在一起那也是她的事。”

    “哎,我说你,到底算不算是兄弟啊。”

    “不是兄弟,你觉得你还能出现在我面前?”

    这倒是实话,如果换成别人,权奕珩不可能这么轻易的放过他。

    这货就是自己作的,不是关心程卿么,现在和叶子离婚了,怎么没见他和程卿在一起啊。

    “阿珩,你这么说就不对了啊,你说你,叶子闹离婚的时候不帮我也就算了,我现在来看一眼妈怎么了。”

    “好歹我也是她的女婿,不是说了么,女婿相当于半个儿子。”

    权奕珩危险的朝他眯眼。

    慕昀峰赶紧纠正,“好吧,是曾经的女婿,您大人大量,让我进去看看妈呗,她明天就要下葬了,我有很多话要和她说。”

    权奕珩才没时间和他耍嘴皮子功夫,将男人拉着来了另一边。

    “你最好给我老老实实的待着,否则破坏了叶子的幸福,我和你没完,绝不会顾及我们的兄弟情分。”

    慕昀峰心里闪过无数个草泥马。

    权奕珩你不是人!

    可骂这些有用么,他老婆马上就要被人勾走了,他竟然还不能进去阻止,算什么男人啊。

    不行,他不能冲动,要靠智慧获取。

    慕昀峰眼眸一转,很快消失在灵堂外。

    灵堂侧面,叶子晴和江寒各自穿着一身黑,笔直的站在一起,看上去就像是一对璧人。

    男人为了避嫌只能戴着墨镜,这里人多,他绝不能曝光自己的这张脸,但即便这样也阻挡不了男人身上那股与众不同的气质。

    趁着现在没人,江寒小声在叶子晴耳旁道,“我最近正好没事,留下来陪你几天。”

    “不用了,我挺好的,再说了,我哥和嫂子一直都陪着我呢。”

    叶子晴受宠若惊,她知道江寒的心意,虽然吧,她现在确实不想一个人待着,但再怎么样也不能耽误了江寒。

    他多忙啊,每天都是飞来飞去,还要拍戏,偶尔还要打理公司,她怎么忍心占用他的时间。

    “他们是他们,你的心里话愿意和他们说么,就这么决定你了,放心,没人知道我的行踪,我连经纪人都没告诉。”

    “天哪,你这是要玩失踪啊。”叶子晴吃惊的望着影帝大人,“到时候我的罪行可就大了,不行,绝对不行,我一会儿就给你经纪人打电话,告诉他你在我这儿,不然他这几天找不到你还不得疯。”

    “你别废话那么多行不行,要不然我就暴露行踪,告诉所有人说我在你这儿。”

    叶子晴真是服了,她哪里敢啊,这位影帝大人的粉丝知道了还不得把她生吞活剥了,她还想在娱乐圈里混呢。

    这招威胁果然有用,叶子晴只能答应。

    但某些人还得寸进尺了。

    “叶子,那个……我能以女婿的身份陪陪阿姨吗?”江寒不要脸的解释,“你知道,阿姨生前很喜欢我,一直想我做她的女婿呢,你就满足她这个愿望吧,再说了,你看,这人气也太冷清了点不是?”

    叶子晴听得嘴角直抽,“胡说什么呀,人都死了,还有什么愿望。”

    不得不说,江寒一来,她阴郁的心情也好了许多。

    这个男人就是有本事把她逗得很欢乐。

    “我说你这就不懂了吧,人生前的愿望没实现,死了不会安心的,你舍得让阿姨在那边饱受精神的折磨么?”

    这话是不是说的太严重了,她妈走的不安心么?

    叶子晴这么想,眼睛也朝躺在花丛中的权妈妈看去,那样子似乎真的不安心似的。

    “行吧,你自己想怎么耍就怎么耍。”

    江寒目的达成,激动的握住了叶子晴的手,“叶子,你妈有你真幸福,这么孝顺,真乖。”

    叶子晴,“……”

    她是答应了没错,可这货也用不着逢人就介绍他是她的男朋友吧。

    不多时,和权妈妈经常唠嗑的几个大婶过来祭拜。

    叶子晴一一和他们打招呼,大婶们说了几句宽慰的话,眼神直直落在江寒身上。

    江寒大方同她们打招呼,“你们好,我是叶子的男朋友。”

    “男朋友?”众人惊呼不已。

    “叶子,你怎么回事啊,什么叫男朋友啊。”

    叶子晴横了江寒一眼,只好如实解释,“张姨陈姨马姨,我已经离婚了,这是我的新男朋友。”

    “哦。”张阿姨别有深意的应了声,眼里的嘲讽叶子晴看的一清二楚。

    大概以为她是个不守妇道的女人,这么快就找了新欢,要么就是在嘲笑她被慕昀峰给甩了。

    “叶子,你男朋友怎么还戴着墨镜啊,也不让我们看看?”

    “张阿姨,他怕光,刚做完眼睛手术。”

    “这样啊,行,那你以后可一定要好好的,别老是离婚了。”

    这话一出其他几个人也跟着附和,“就是,女孩子家的,总是离婚可不好。”

    “还有啊叶子,你混得那是什么圈子啊,都是乱七八糟的一些人,我想起来了,是娱乐圈对不对,听说那里面的人都喜欢乱搞一通的,你千万……”

    这话听起来是十分别扭的,叶子晴不想和这些八婆较劲,可江寒却不舒服了,他不能让叶子这么被人欺负!

    “几位欧巴桑。”他开口便是雷人的称呼,刺激的几个八婆差点得心脏病。

    欧巴桑!

    几位大婶立即拍了拍自己的脸,他们怎么像欧巴桑了,明明经常保养的好不好。

    江寒犀利的眼神透过墨镜看向她们,“别人家的事你们这么有兴趣,你们的钱赚够了么,还是你们的老公没藏私房钱了,儿媳妇对你们孝顺了?”

    几个所谓的欧巴桑,“……”

    “既然都没有,赶紧回去管好自己的这些事,我妈刚去世需要安静,拜完了她都走吧,要不然她太想念你们,晚上找你们几个去打牌那可就麻烦了。”

    一想到那个场景,几个所谓的欧巴桑吓得魂都快丢了,再看看躺在花丛中的权妈妈,脸色一变,心虚的道,“走吧,走吧,我们快走。”

    叶子晴觉得好玩儿极了,没想到堂堂的影帝大人对付这些八婆来有一套啊。

    “谢谢你啊江大哥。”

    “你怎么了,以前可不是这个样子的。”说实话,江寒对她的态度是很不满的。

    以前的叶子晴,不可能让任何人欺负她。

    叶子晴叹了口气解释,“江大哥你可能不了解我们家的交际圈子,特别是我妈这个年龄段的人,生活在那里,交的朋友也自然就是那么些没素质的人,他们见不得别人好,别人不好了呢又会落井下石,我习惯了,就是不想让他们打扰妈妈,所以他们要是没说什么特别过分的话,我也就懒得计较。”

    “而且她们虽然嘴上没积德,但平时和我妈的关系还不错,我妈一个人这么多年也亏他们。”

    江寒算是明白了,叶子晴这人讲义气,即便这些人对她们只有一点小小的恩惠她都能记得。

    是啊,邻居之间哪有不吵架的,不过也就是嘴上的事,确实不必太较真。

    但江寒还是觉得不舒服,那些话也太损人了,“他们说的也太难听了,你离婚怎么了,离婚就不是好女孩了啊,这话你江哥哥不爱听。”

    “行,我以后不说了。”

    江寒抬手捏了把她的脸,算是给她一个小小的惩罚。

    这一幕看在从后门过来的慕昀峰眼里,快要气炸了他的肺!

    妈的江寒,他就知道那个男人没安好心,想方设法的勾引他妻子,还说什么是叶子的男朋友。

    啊呸!三年前他没追到叶子,三年后他也不能让那个男人得逞。

    灵堂门口,叶子晴和江寒两人的互动也被权奕珩看得清清楚楚,男人忍不住问,“你觉得江寒和叶子怎么样,他们有可能在一起吗?”

    陆七想也不想的回答,“没可能。”

    “为什么?”

    “因为叶子不爱江寒,但是她也不忍心伤害他。”

    权奕珩明白了陆七的意思,这丫头怎么就一根筋呢,那个禽兽慕昀峰到底有什么好,值得她这般付出。

    暂且先这样吧,等把权妈妈的丧事办了,他们另外给叶子晴做打算,女儿家迟早是要嫁人的,他有几个朋友都是单身,人品也不错,先让叶子晴相处看看。

    由于江寒一直在赶路,还没有吃过早餐,苏画给他煮了一碗面条,让他过去吃。

    “我一会儿过来陪你,陪咱妈。”江寒走的时候特意在叶子晴旁边叮嘱。

    “行了,快去吧。”

    “我走了,女朋友。”

    叶子晴,“……”

    这算哪门子称呼啊。

    江寒前脚刚走,叶子晴还没缓过神来,人就被偷偷摸摸从后门进来的慕昀峰给拽了出去。

    后院里,叶子晴在看清男人后甩开他的手。

    “干什么你!拉拉扯扯的。”

    慕昀峰阴阳怪气的道,“我说你怎么就那么急着和我离婚呢,原来是有人一直在等着你,怎么着,这刚过完了慕太太的瘾,就迫不及待的想尝尝做影帝夫人的滋味了?”

    “慕昀峰,你个混蛋!”叶子晴抬起手想揍他。

    “又想打我不是?”这一次慕昀峰精准的扣住了她扬起的手掌,“我告诉你叶子晴,我每次被你打都是让着你,你以为哥哥真的没有一点真本事?”

    叶子晴故意往他胯下看了眼,“你有真本事,你厉害,切,就你那样的,谁稀罕,从来就没让我爽过!”

    这话对于男人来说就是一种侮辱,尤其是像慕昀峰这样的男人。

    他手上的力道加重,“你说什么?!”

    “我说的不对么,慕昀峰别以为全世界就你一个男人,比你优秀的,想追我的排排站,说不定他们还都比你厉害,把我伺候的舒服,我就是想当影帝太太怎么了,你管得着么。”

    慕昀峰气的混什么发抖,恨不得一巴掌盖在她脸上。

    但事实是,那也只是想想而已,他根本下不去手的。

    瞧她那嘚瑟的样,嘴里说的什么话啊。

    一个女孩子家,也不知道矜持点!

    他怎么就没让她爽了,是谁每次都把持不住的?

    “那,那你为什么对别人说我们离婚了?”慕昀峰脑子一抽,问了句很傻的话。

    叶子晴冷笑了声,“我把我们离婚的事公布怎么了,就准许你发微博声明,还不准我公布啊而且我们可是说好的,离婚了谁也别干涉谁。”

    “那你把钱还我。”

    “什么钱?”叶子晴一头雾水。

    “离婚的财产分割啊,我想通了,那时候是脑子抽了,不能给你那么多,你必须还我一半儿。”

    他那天可是听得清清楚楚,这个女人要拿他的钱去包养男人!

    我的妈啊,他当时怎么就没这个觉悟呢。

    ------题外话------

    我就想说,慕少你要不要脸啊!

    推荐月初姣姣文《名门隐婚:枭爷娇宠妻》

    叶家,燕京最低调的顶级豪门,叶九霄,特种兵退役,神秘低调,性子乖戾,“我从军十年,霸道又护短。”

    第一次碰面,她把他给看光了。

    他竟要以身相许。

    “九爷,以身相许,我真的受不起!”

    “我不嫌弃你。”谁让你是我儿子亲妈呢。

    解锁姿势篇】

    经纪人坐在叶家客厅,着急上火,偶遇某包子骑狗而过。

    “小九爷,你麻麻人呢?”

    “哦,听说麻麻过段时间要拍动作片,粑粑从昨晚开始就在房间帮她解锁姿势。”

    “呃——”某人僵住。

    “粑粑说麻麻肢体僵硬,不帮她把筋骨拉开,很容易受伤。”

    经纪人无语望天,自从她家这棵白菜跟了叶九爷,就变成花椰菜了,双腿就没合拢过,有这么多姿势需要解锁吗?

本站开通手机站: m.5200.net 或者扫描页面右上角二维码!

越多人阅读本书,更新越快,宣传本书网址:http://5200.net/17258p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搜索小说:
喜欢这部小说的人也喜欢:

武动乾坤

斗破苍穹

遮天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傲世九重天

百炼成仙

仙逆

医道官途

官术

异世邪君

天才相师

神印王座

修仙狂徒

永生

官仙

校花的贴身高手

黑道特种兵

天才医生

光明纪元

杀神

将夜

从零开始

暧昧高手

剑道独尊

天珠变

龙在边缘

重生之贼行天下

宠魅

成神

圣王

校园超级霸主

求魔

重生之红星传奇

全职高手

最终进化

官家

异界全职业大师

一等家丁

大周皇族

官神

长生不死

重生于康熙末年

网游之天下无双

极品太子爷

异能古董商

最强弃少

花门太子

超级医生

末日蟑螂

圣狱

异界艳修

官路弯弯

首席御医

锦衣夜行

带着农场混异界

七界传说

异世傲天

网游之无限秒杀

校园极品公子

明宦之风流无边

修真世界

召唤万岁

亡灵法师末世行

混混小子江湖行

武逆乾坤

修神外传

超级基因优化液

唐伯虎现代寻芳记

轮回1984

重生之衙内

超级教练

异世灵武天下

吞噬苍穹

全能奇才

神煌

误入官场

特种兵争霸在明清

校花的贴身保镖

战皇

华山仙门

超级兵王

重生之玩转魔兽世界

超级农民

网游之邪龙逆天

异界职业玩家

唐门高手在异世

官之图

俏皮丫头

杀手房东俏房客

异世药王

独步天下

龙骑战机

网游之射破苍穹

无限升级契约流

黄金瞳

宋起波斯湾

不朽丹神

小小魔王

左道旁门

天生神医

九项全能

神霄煞仙

大艺术家

古武少年

护花高手在都市

赤城

养个女鬼当老婆

死灵术士闯异界

都市征服

赤炼苍穹

贴身高手

异世医仙

宰执天下

极道特种兵

都市之雄

田园大唐

极品都市太子

召唤千军

风驭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哥几个,走着

异世封神榜

权财

真灵九变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魔法师莱恩传

都市无敌特种兵

鸿蒙之始

随风飘

我的美女老师

红色仕途

希灵帝国

医道无双

墨门飞甲

衡天记

无限修仙

数据散修

七界第一仙

网游之巅峰法师

无尽剑装

罪恶之城

丹武乾坤

圣堂

少年药王

武神

煮酒点江山

抗战之红色警戒

重生为官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校园全能高手

易筋经

赤血龙骑

问镜

我的老婆是公主

不灭武尊

网游之抢先半步

大亨万岁

剑傲重生

九流闲人

云的抗日

临高启明

灭运图录

校园修仙

超级科技强国

流浪仙人

都市藏娇

网游之战御天下

智能工厂

神匠职业领主

重生之百将图

造神

逆天成神

殖装

超级黄金手

重生死士

末世求生录

暗黑之骷髅王

无上皇座

黑暗血时代

龙组特工

天元神诀

少女契约之书

穿越清朝当皇帝

仙河风暴

创世霸神

重生之资源大亨

无尽武装

斗神

魔界的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