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最新章节《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正文 376 保管你想不了别的男人

5200小说网手机站二维码
  
    虽然已经入夏,晚上的风吹来还是有些凉意。

    风吹乱了男人额前的发丝,权奕珩接连点了一支烟,“其实不为什么,大概是打心眼里不喜欢。”

    “哥!”

    这理由……算是理由么?

    “你有了嫂子,当然不喜欢她。”

    “这不是主要原因,小时候无知,无所谓人好不好,就是觉得我和她不是同一类型的人,而她也不值得我喜欢。”

    不值得喜欢?

    权奕珩鲜少和弟弟挖心掏肺的说这么多,今天索性想一吐为快,“同样的,阿峰,我也觉得她不适合你,她要的东西,你永远给不了,即便给了,她也不会满足的,所以,你无论做什么她都不会满意。”

    “而你自认为对她的掏心掏肺,她不但回报,还会觉得是理所应当。”

    权玉蓉就是这样的人,而他怎么可能喜欢这种女人?

    这些道理权绍峰怎么会不明,无论他怎么样对她,她都像个瞎子一样的看不到。

    只是他的这段感情好多年前就产生了,要他放手怎么可能做得到,现在他好不容易和权玉蓉能修成正果,他有多珍惜这样的缘分,又有谁能知。

    权奕珩觉得,虽然说爱情是不求回报的,可我们要时时刻刻都有一颗感恩的心,爷爷抚养权玉蓉长大,从小就把她捧在手心里,为的就是让权家其他人都知道权玉蓉对于权家的重要性,以免被人欺凌。

    可权玉蓉呢,总觉得她爷爷有恩于权家,权老爷子抚养她,给她最好的生活是应该的,她自己也很快融入了这个身份,权家唯一的小姐,成了老爷子心尖儿上的人,让她恃宠而骄了。

    “阿峰,你自己想想清楚,想要什么。”

    “我想要她。”

    这个回答权奕珩并不意外,“阿峰,不管怎么样先回去吧,家里的人都在担心你呢。”

    当年这个弟弟曾经问过他可不可以追权玉蓉,那时候的权奕珩只当是他喜欢,年轻气盛,没想到会这么刻骨铭心。

    眼下可能谁劝都没有用,关键是他自己要看明白看清楚,而且他今天新婚,总不能劝他离婚吧。

    “哥,我想一个人静一静,没事的,你告诉爷爷和爸爸还有我妈,我很安全,让他们别担心。”

    “那好吧。”

    权奕珩能理解,一个人最失意的时候是谁劝都没有用的,所以他只能点到为止,也相信权绍峰只是想要安静而已。

    回到酒店,老爷子还没睡,一看就知道在为阿峰的事情担心。

    “爷爷。”权奕珩关上房门,走过去喊了声。

    老爷子坐在单人沙发里,茶几上放着一杯茶,看到权奕珩他站起身来问,“怎么样,阿峰呢,你没把他带回来么?”

    “给他一个晚上的时间吧,这种事情我们任何人都没办法帮他,只能靠他自己。”

    这孩子怎么就这么死心眼儿呢!一个晚上的时间起什么作用,说白了无法就是在逃避。

    玉蓉不爱他,即便他跑到天涯海角玉蓉也不会怎么样的,这样赌气,伤害的是自己的身体啊。

    老爷子是一万个不放心,他就阿珩和阿峰两个孙子,其他的又是以前的小房所生的子女,老爷子是没那么看重的,尽管他平时最疼阿珩,但阿峰也是他的孙子,一样的担心啊。

    他只希望他们兄弟能好好地,“阿珩,阿峰再怎么说也是你亲弟弟,爷爷知道因为他妈妈的关系,你们兄弟感情一直……”

    “爷爷,我知道。”权奕珩打断,也清楚老爷子要说什么。

    他和阿峰之间的关系也还不错,即便没有那么好,也不太差,他们中间隔了个姜淑艳,让他怎么办呢。

    他能做的都会做,就像老爷子说的,阿峰到底是他的弟弟,他也就这么一个亲弟弟,能不关心么。

    “阿峰这孩子实际上也是淑艳自己惯的,权家的那些人还以为我不喜欢他,一味的偏袒你。”老爷子接着道,“他是我孙子,我怎么可能不喜欢,而是他有姜淑艳这个做妈的惯着,如果我也惯着,他的性子只怕会更软弱。”

    “他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难免会撑不住,你说的没错,得靠他自己缓过来,人啊,总是要成长的。”

    权绍峰的心性就和孩子一个样,因为背后有姜淑艳替他善后,这孩子根本不懂得渗透人心。

    “爷爷,时间不早了,您也别担心,我相信您明早一定能喝上孙媳妇的茶。”

    “行了你也回去吧,别让小七等久了。”

    权奕珩还真的走了,这两天忙于权绍峰的婚礼,医院就陆七一个人,而今天全部都是护工在照顾,也不知道丈母娘怎么样了,陆七肯定直接去了医院,还没睡吧。

    “那爷爷,您早点睡,我明天早上过来。”

    “嗯。”

    权奕珩出去后,老管家便跟着进来了,“老爷子,我服侍您休息吧。”

    “情况怎么样了,阿峰他去了哪里?”老爷子心系着权绍峰,哪里睡得着。

    “二少去了酒吧,估计想用最笨的办法,把自己灌醉。”

    “随他去吧。”

    如今他什么都不求,只希望阿峰是安全的就好了,老爷子一向都是什么人他抱什么期望。

    对权奕珩,以后权家的继承人他是寄予厚望的,可是阿峰,他只希望那孩子这辈子能找个文静乖巧的女孩子,平淡的度过这一生。

    “老爷子,刚才玉蓉小姐也来问我了。”

    “她问你什么?”老爷子不由冷下脸。

    他以前宠着权玉蓉是因为他们家确实受过权玉蓉家的恩惠,他对那孩子好也是想让自己的良心好受些,可现在权玉蓉的身份不同了,是权家的孙媳妇,就该有孙媳妇的样子,和是权家女儿的身份是完全不同的。

    “她问二少,问我们有没有找到二少。”

    “别理她,惯会装模作样的。”

    她在新婚之夜把他孙子气跑了还来问,老爷子都要被她给气死了。

    有些话,他确实应该和玉蓉好好谈谈了,阿峰再怎么说也是他的孙子啊,权家的二少爷,多少也得顾着点面子吧。

    新婚之夜不许丈夫和她同房,这话要是传出去,大家伙岂不是认为阿峰太窝囊了,简直不像话。

    权玉蓉心里盘算着什么,老爷子很清楚,他们祖孙情这么多年,他给的也够多了,那丫头啊,真是被他给惯的。

    *

    姚若兰参加完婚礼回来,男朋友房间的门依然关得死死的,本想问候一声,她又怕打扰他学习。

    她和小董虽然是男女朋友,两人也住在一个房子里,可两人并没有肌肤之亲,好几次男朋友都提出想要和她真正在一起的要求,都被姚若兰给拒绝了。

    她想把自己最美好的一面在新婚之夜呈现给丈夫,即便她和男友小董已经确定了关系,没结婚以前也是不可能跨越那一层的。

    怕男朋友饿着,姚若兰去了厨房,冰箱里只有面条和鸡蛋,她就做了简单的鸡蛋面。

    “小董,你睡了吗,我给你做了宵夜,出来吃点吧。”

    良久,房间里想起男孩儿不耐烦的声音,“知道了,放在那儿吧。”

    “面冷了就不好吃了,你先开门。”

    她今天下班回来连男朋友的面都没见着,出去参加婚礼也就隔着门和男友说了两句话,她想看看他怎么样了。

    没一会儿,门便开了,一个皱着眉的小男生露出一个头,“我说你怎么就那么烦呢,我跟你说过多少遍了,我在学习,学习,让你别打扰我,你听不懂是不是!”

    姚若兰小心翼翼的道,“那个,我,我就是怕你饿着。”

    “行了,把面给我端来吧,我一边看书一边吃。”

    听他要吃,姚若兰笑了起来,“好。”

    把热腾腾的面条递到男孩儿手上,姚若兰还没来得及叮嘱,砰咚,房门再次被关上。

    姚若兰愣愣的站在外面,而后转身去收拾厨房。

    小董在准备考研,她该理解他才对,男人啊,为了前程压力大是必然的,这个时候她该以他为重。

    然而她不知道的是,在房门关上的那一瞬间,男孩儿一边狼吞虎咽的吃着面条,一边和别的女孩子发着微信。

    ‘宝贝儿,我刚刚去买东西了,我们什么时候见面啊,你想好时间了么?’

    很快,那边的女孩儿也给他回了信。

    ‘等过几天吧,这两天我的课程多,也快月考了。’

    ‘好,宝贝儿,别忙太晚,学习重要,身体更重要,爱你。’

    女孩儿发来的是一张亲密的图片,算是结束了今晚两人的聊天。

    和女孩聊完,小董端着一碗面坐在电脑前开始打游戏。

    这一切,姚若兰全然不知。

    刚收拾完,姚若兰准备洗洗睡了,便接到了权绍峰打来的电话,说是已经在她家楼下,有空的话就让她下去。

    姚若兰披了一件外套,出去之前看了眼男友的房间,最终一句话没说走了。

    权绍峰坐在小区的石凳上趴着在睡觉,姚若兰找了好半天才找到他。

    “天哪权二少,你今天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如果不是看到真正的权绍峰,姚若兰还以为他是在说胡话。

    今天可是他的新婚之夜啊!

    权绍峰抬起脸,他身上的酒气浓郁,眼神迷离,一看就知道是喝醉了。

    男人就着昏暗的光线望着姚若兰,“我没有地方可去,你方便吗……陪我说说话吧。”

    “我……”

    这么晚了姚若兰其实是不方便的,要不是小董忙于考验,她这个时候哪里有时间出来,肯定早早的就睡了。

    既然这样,她就陪陪他吧。

    “好,我们先去那边。”

    坐在这里孤男寡女的被人看见总归是不好的,到时候传出去,邻居还以为她在外面有人了,免不了会被说闲话。

    姚若兰扶着权绍峰去了另一边,那里光线比较黑,还有几棵树挡着,不容易被人发觉看清。

    这地方权绍峰觉得挺好,他虽然身子摇摇晃晃的,心里却明白得很。

    两人坐在大树下的水泥砖上,权绍峰突然开口,“若兰,我挺羡慕你的。”

    “羡慕我?”

    姚若兰想不明白,堂堂的权二少怎么会羡慕自己。

    她紧了紧身上的外套,风吹来让她冷得瑟瑟发抖。

    “嗯,我很羡慕你,羡慕你对男朋友的感情,羡慕你的平淡。”

    有时候我们本想归于平淡,可惜老爷天并不给这个机会。

    姚若兰搓了搓手,问他,“权二少,到底怎么回事啊,今天不是你结婚吗?”

    “你有见过如此狼狈的新郎么?”权绍峰反问。

    “怎么了,你和权太太吵架了么?”姚若兰猜测,她也担心他,“可你也不能这样跑出来啊,把新娘子一个人丢在房间里多不好,她会伤心的。”

    “她如果真的伤心,我会高兴得发疯的。”

    姚若兰不懂了,一脸懵逼的望着眼前的男人,虽然很黑,他身上却散发着浓郁的悲伤气息,带着一声声轻叹,是个人都能感受到他的无奈和心伤。

    “若兰,你说为什么她不爱我?”

    权绍峰双手捧着脸,颤抖着声音问,此时的他就像一个被人抛弃的孩子,那般无助。

    他说的她,定然是今天的新娘子!

    那个女人不爱权二少么?

    姚若兰去参加婚礼的时候听姐姐姚若雪说过,权家二少爷娶的妻子是权家的养女,权老爷子心尖上的孙女,两人结合也是众望所归,今天去参加婚礼的人个个都赞赏他们是金童玉女。

    外界大概就是这么传的。

    那个女人和权二少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相信感情很深厚吧。

    怎么会不爱呢。

    姚若兰也不知道怎么去安慰他,看权绍峰这幅样子肯定是受到了不小的打击,“她大概不是不爱,是不知道怎么表达吧。”

    她昨天参加了婚礼,也看到了权绍峰的爱人,那个女人美得跟天仙似的,气质高贵,根本就是她这种女人无法比拟的,他们两个是天作之合,怎么会没有爱呢。

    还有婚礼的排场,是她见过的最盛大的,她做梦都没有梦到过那么美好的场景。

    “不知道表达么?”

    权绍峰苦笑一声,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这丫头还在安慰他呢。

    他心里的苦,确实想一吐为快。

    “若兰,你不知道。”权绍峰停顿了下继续道,“我和她从小一起长大,我一直喜欢她,而且是偷偷的喜欢,因为我知道她心里的人是大哥,但是我大哥并不喜欢她,尽管如此,我也只能把这份感情藏在心里,直到有一天,她问我,愿不愿意娶她,你不知道若兰……那时候的我真的觉得自己是最幸福的人,我在想,自己活了这么多年大概就是在等她的这句话,连我的生命都亮了。”

    姚若兰默默的听着他的诉说,不禁羡慕起那个女人来。

    能有一个人这么爱着自己,那是怎样的幸运。

    “可是若兰,她不过是在利用我,利用我留在权家,其实我也一直都知道,可就是不死心,认为她总有一天会看到我的好,会爱上我。”

    “到底是我自作多情了!”

    “二少,你别这么说,感情的事我也不知道怎么说,或许你们时间长了她就会看到的。”

    “时间长?”权绍峰深吸口气,一点也不信,“我和她这么多年,你觉得时间还不够长么?”

    “就今天,若兰你知道吗,我们结婚了,可是她却把我从新房里赶了出来,不愿和我洞房,说出去,我都觉得自己窝囊。”

    姚若兰被彻底的震惊到了,难怪权绍峰会这么晚出现在这里,原来是被新娘子赶出来了。

    那个女人,会不会有点过分了?

    “二少,你人这么好,一定会很幸福的,或许……”

    “若兰。”他突然喊她,很温柔,一时间竟让姚若兰有些不适应,“你男朋友能找到你,是他的福气。”

    “呵呵。”姚若兰浅浅勾唇。

    也不能这么说吧,她总觉得爱情是互惠的,小董对她也挺好,不嫌弃她的身份,还让她住在他家里,省了一笔房租,对于刚到这座城市的姚若兰来说,这是天大的好事,所以,她会加倍的对小董好。

    她想过了,等将来她和小董结婚,那时候小董应该也读研出来参加工作了,她就把这几天工作的钱拼凑一点,开个水果店,总比做清洁工要好,或者她学点什么东西,总之要配得上小董的身份,以免和别人说出去,她只是个清洁工,会丢了小董的脸。

    “二少,你这样跑出来家里人会担心的,回去吧。”姚若兰劝他。

    权绍峰也在外面待够了,问题始终要面对的,确实该回去了,不过他却是道,“你送我好么?”

    姚若兰,“……”

    其实男人有时候也很没安全感,也会撒娇的。

    就像现在的权绍峰,就想找个人说说心里话,特别在回去的路上,能有伴儿。

    姚若兰顿了下,答应下来,“好,我送你走。”

    *

    婚礼酒店的总统套房内,权玉蓉一直没睡,负责此后她的小丫头也跟着来了,从权绍峰走后,权玉蓉便把这丫头找来给她按摩。

    一场婚礼简直累死她了,最痛的是脚,差点都磨起泡了。

    和小丫头聊了会天,权玉蓉便准备睡了,身子刚碰到那张大床,门外响起了门铃声。

    权玉蓉还以为是权绍峰回来了,她起身准备去开门,看到的是伺候她的小丫头。

    “怎么了?”权玉蓉问。

    “小姐,我们进去说吧。”小丫头钻了进去,然后把门关上,鬼鬼祟祟的,“小姐,我刚才听酒店的保安说,二少是被一个女人送回来的。”

    权玉蓉大惊,“你说什么?确定吗?”

    “小姐,我们要不要去调查监控,看看是哪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

    “现在不能,爷爷这时候已经睡了,不要惊动了他,今天我和阿峰这事本来就让爷爷不快了,我不能再出面闹,而且我和阿峰还在新婚,这事得明天办,还要不被任何人知道。”

    “明白了小姐,那您也好好休息吧,时间不早了。”

    “嗯。”

    权玉蓉关上门的那一瞬间,打了几个电话出去。

    “去查一下,有没有什么女人和权二少走得近!”

    他们才刚刚结婚,怎么着,权绍峰一刻也把持不住,她没给他,他就出去找女人了么?

    说什么爱她,等她,护她,都是鬼扯淡的话!

    权绍峰,如果你敢对不起我,我一定不会轻饶了你。

    同一时间,夜深人静。

    姚若芳看了几分就业报纸准备睡了,她这两天都有在网上找工作,但她年纪小,文凭又低,且没有工作经验,都不知道自己合适什么样的工作,她想着,现在报纸上看看,明天也准备出去转转了,无论是什么工作,她都得先做起来,再荒废下去,她人都要废了。

    合上报纸,姚若芳关了灯,也在这时门铃声响了。

    这个时候除了沈辰旭还有谁,她即便装作睡着那个男人也不会罢休的,倒不如起身去开门,免得惹他生气,受折磨的是自己。

    果然不出她所料,是沈辰旭来了。

    姚若芳让开身,不情愿的关上门,“你怎么又来了?”

    “我知道今天大家都去权家参加婚礼了,我正好陪陪寂寞空虚的你。”

    “婚礼?”

    “嗯,是权二少和权家小姐的婚礼。”

    他说的人,姚若芳不认识,不过听沈辰旭的口气应该是一场盛大的婚礼吧。

    那么她呢,以后会不会也遇到一个爱她的男人,然后给她一场婚礼,即便是简单的婚礼也好,只要他们相亲相爱,彼此尊重她就满足了。

    千万别像这个样子,和沈辰旭偷偷摸摸的,她还每天担心受怕。

    “在想什么?”男人突然凑过来,问她。

    小女人出神想事情的样子着实令人着迷,特别是那双眼睛,溢出的悲伤总会情不自禁的勾起他作为男人的保护欲。

    “想家了?”

    沈辰旭是知道的,姚若芳的家是个什么样,父母又是什么素质,倒是为难了她们姐妹,在那种环境下长大竟然能有这么温婉的个性。

    “我在想,你都要结婚了,怎么还能在外面找女人。”

    “你倒是挺为我着想。”沈辰旭冷了脸,听了这话很不高兴,“不过,我不领情。”

    姚若芳想要和他沟通,却不知道怎么开口。

    如果继续这样下去,她这辈子真的就该完了,她才十八岁,多好的青春年华,怎么能浪费在一个男人身上?

    “大少!”她这样叫他,有点事生疏。

    男人听后拧了下眉,从兜里掏了一根烟点上,“怎么了,有事?”

    “结婚之前我们保持这种关系没事,不过我希望你结婚后别再来找我了,对你对我,还有对你的妻子都不好。”

    她想要新的生活,新的朋友圈,新的奋斗目标,更需要注入新的灵魂。

    “怎么,又想和我分手,和我玩儿花样?”沈辰旭才不听她的这些鬼话,不悦的眯起了眼,且把口中的云雾喷在了姚若芳的脸上,害得她不适的呛了两声。

    分手?

    这两个字彻底刺激到了姚若芳,他们之间什么都不是,只是**上的关系,算的上是分手吗,而且她由自主权决定这一切吗,她只不过是想,让这个男人看在他们相处多日的情分下,能高抬贵手的放她一马。

    沈辰旭扔了手里的烟,他眼神冷冽,手指掐着女人的下颌不断用力,“姚若芳,你给我听好了,我特么的就要找你!”

    姚若芳被憋着和男人对视,她的脸因为情绪有点激动变红了,“我的伤已经完全好了,得出去工作,以后不会再住在这里。”

    “出去上什么班啊,你是我女人,当然我养你。”

    沈辰旭这才想起来,他和姚若芳在一起,似乎从来没有给过她钱,或者买过别的什么东西,她自己也不要。

    难道这个女人是没钱了所以才想出去工作的。

    想到这儿沈辰旭松了手,突然又变得温柔起来,“你怎么那么傻?”

    “什么?”姚若芳懵逼了。

    男人却是牵起了她略凉的小手,“走,我们出去。”

    出去?

    姚若芳实实在在被吓着了,她和沈辰旭这样出去,万一被人看见,还以她是狐狸精呢,到时候正室找上门,她想不出名都难。

    “都这么晚了还出去干什么,你饿了吗,要不然我给你去弄点宵夜?”

    沈辰旭不想她太辛苦,虽然他很想吃她做的饭,其实她如果真心的给他做饭,味道还是不错的,比家里的那些佣人的手艺还好。

    “我们出去吃。”

    “出去吃多浪费啊,一碗面几十块,在家里其实几块钱就解决了,我马上就好。”姚若芳说着已经灵活的钻进了厨房。

    她就是不想和他出去,在做这些事情打发时间。

    姚若芳从冰箱里拿了鸡蛋青菜,再将面条从橱柜里拿出来,就等水沸腾下锅了。

    呼。

    终于没有被沈辰旭缠着,她心里也跟着大大的松了口气。

    以往这个男人从来不许她说个不字,今天倒是很意外。

    沈辰旭站在客厅里,他这个角度正好可以瞥见厨房的一角,偶尔他会看到若芳弯着腰在忙碌,男人嘴角浅勾,情不自禁的朝她那边走去。

    恰好面条差不多熟了,姚若芳不知道他的口味,到底是喜欢硬一点的,还是松软一点的,所以她挑了两根想尝一下口感,刚从锅里用筷子捞出来,她嘟起嘴轻轻在筷子上吹了几下准备送进嘴里,突然的一道力量,让她的手不受控制的弯了下,而她筷子上的面条,全被男人一股脑吸走了。

    “唔,还不错。”

    男人嚼着面条,夸赞道。

    其实锅里的面条还没有味道,也不知道他所说的味道不错在哪里。

    姚若芳本想逗弄下他,就给他这没味道的面条,可佐料一早就放在碗里了,而且上次也用过这招,对沈辰旭一点也没有用,人家无论什么味道都吃得不亦乐乎呢。

    姚若芳不禁奇怪了,这个男人在家明明很挑剔,经常变换做饭的佣人,为的就是能经常吃到不同的菜色,和她在一起倒是口味变了,不挑剔了。

    “若芳。”男人从身后抱住她,哑着声线喊。

    “我给你挑面条,你马上就吃,不然糊住了就口感不好了。”她生怕他又在厨房里乱来,想挣脱男人,却没有他那么大的力气,只能用这个理由。

    “好。”这才他倒是很乖呢。

    两人在餐桌前面对面坐着,沈辰旭吃了一口面条,那双冷冽的眸子眯了下,“好吃。”

    而后,他挑起几根面条递过去,“你也吃,辛苦了。”

    姚若芳觉得这男人一定是抽风了,自从她受伤后,他就像是变了一个人。

    这种事情不是亲密的情侣才做么!

    “吃啊,真的很不错。”

    姚若芳身子往前倾,怔愣的看了他一眼,将面条吸了进去,她嘟嘴的样子实在太诱人,沈辰旭喉间轻滚,又没把持住,拉开座椅,人就往她这边来了。

    之前在厨房,今天在餐桌上,面条只吃了几口,姚若芳今天被他折腾的快断气了,好像从两人在一起后,沈辰旭就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凶猛过。

    事后,姚若芳先去洗澡,沈辰旭则坐下来慢慢吃刚才的面条,即便是糊了,他也觉得味道鲜美。

    等面吃完,他自己去厨房把碗给洗了,这还是沈辰旭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总觉得洗完碗之后手不舒服,油腻腻的。

    男人用湿巾擦了把手,然后去了卧室,姚若芳已经洗好澡躺在了床上,看样子是真的有点累了。

    不过沈辰旭还是不想放弃,这么美好的夜,他们刚刚浓情蜜意了一次,该出去走走才是啊。

    “若芳,出去转会吧,你整天闷在家里也不是个事。”

    他和若芳在一起这么久,从来没有带她出去过,以往的每次见面,都是两人去酒店开房最多,完事之后他会让她自己回去,并且叮嘱让她服用事后药。

    “我累,想睡了,如果你想出去就出去吧。”

    “我们一起出去走走,我带你去个地方,保管你喜欢。”

    姚若芳实在不想和他一起出现在人前,她喃喃道,“你刚才太猛了,我有点累,不去。”

    女人说着就躺了下去,那样子疲惫的很,闭着眼就睡了。

    男人跟着她躺下去,两手抱着她柔软的身子,薄唇在她耳旁轻轻的问,“那你喜欢我的猛吗?”

    姚若芳,“……”

    “说啊,喜不喜欢?”

    她不说,他便不饶。

    “喜,喜欢。”

    “我可要更猛一点,保管你再也想不了别的男人。”

    沈辰旭的手从她的睡衣里钻进去,手掌抚着她纤细的腰肢,“躺着别动,这一次做完保证让你不累。”

    姚若芳,“……”

    有这种好事么,哪一次他们做完,她不是累的腰酸背痛的!

    *

    第二天一早权家一伙人回到大院,按规矩新媳妇要给公婆和祖宗敬茶。

    老爷子一回来就去了书房,权玉蓉敬茶的时候他没出去,可见昨晚的事,老爷子对她的成见很深。

    权玉蓉给公婆敬完茶,她赶紧亲自泡了一杯茶给老爷子送去。

    “爷爷,昨晚的事我……”权玉蓉端着托盘站在门口,一脸怯弱,仿佛因为昨晚的事她在权家已经站不住脚,希望老爷子可以可怜她。

    而这一次,老爷子再也没有那份包容和宠溺,厉声道,“昨晚的事你确实做得太过分了,阿峰到现在也没回来,如果传出去,玉蓉,阿峰的脸往哪里搁,我们权家的脸往哪里搁。”

    “爷爷,我给阿峰打过电话了,他没接。”

    昨晚权绍峰有回到过酒店,可一直没有进权玉蓉的房间,今天早上权玉蓉的丫头去叫他,却发现隔壁房间没人了。

    今天在前厅敬茶的时候,权玉蓉听到了不少佣人都在议论她,以为她是新婚之夜被丈夫给抛弃了,连敬茶这样的大事都没有看到权绍峰。

    当时的权玉蓉恨不得撕烂那些八婆的嘴,可她还是忍了下去。

    这事本就是她不对,如果她和佣人闹起来,爷爷对她的印象会更差的,现在有个叶子晴,爷爷早就不像之前那么对她了。

    果然,男人都没一个好东西。

    以前是阿珩哥哥,现在竟然连权绍峰都敢欺负她了。

    而今天,爷爷也为这件事责怪她,难道他们都不想想这件事到底是谁的错么?

    当初,若不是爷爷把她许配给阿珩哥哥,她今天又怎么会为了让自己留在权家,答应嫁给自己不爱的人?

    “玉蓉,阿峰真的很喜欢你,爷爷早就说过了,希望你们能好好的,你到底要怎样才能接受他呢。”

    权玉蓉从未被老爷子这般说过,她一时情急哭了起来,并且还跪下了,“爷爷,都是玉蓉的错,是玉蓉不好,不该和阿峰赌气的,昨晚,昨晚我……我不过是让他给我一点时间,让我们出去单过了再一起好好的生活,没想到他听了受不了,回来酒店的时候,我听人说还带了一个女人。”

    “你说什么?带了一个女人?”

    “这事是酒店保安说的,阿峰昨晚回来了酒店,可是没有进我的房间。”权玉蓉的眼泪大滴大滴的从脸颊滚落,“爷爷,我被您养了这么多年,我的性子您应该知道啊,怎么可能那么狠心,真的不接受阿峰。”

    “其实他昨天走了之后我已经后悔了,我还让我的丫头出去找他,谁知道他跑得太快,没追上。”

    “爷爷,有些话说出来难免会难为情,但我怕您误会也只好说了,新婚之夜,作为女人难免有点紧张,我……我昨天晚上只是有点紧张,阿峰,难道他作为一个丈夫就不该体谅一下我,宽慰一下我,就那么冲出去了,你说,我一个人独守空房,难道脸上还有光么?”权玉蓉说得头头是道,三言两语就把这件事情的责任推到了权绍峰身上。

    若不是老爷子了解她,恐怕真的相信她是无辜的。

    老爷子深深的朝她看了眼,末了,他走过去把权玉蓉从地上扶了起来,“好了,是爷爷不好,不该把全部责怪你,这事也确实阿峰不对,我会好好说他的,你也累了,先去休息吧。”

    “爷爷不要生玉蓉的气,等阿峰回来,我会向他道歉的。”

    “去吧,去休息,你昨天折腾一天,眼圈都黑了。”

    眼见老爷子又对她露出心疼的表情,权玉蓉这才放心下来,走了出去。

    等她走了,老爷子迫不及待的让老管家进来,“阿峰昨晚真的和一个女人一起回来的?”

    如果是这样的话,就说明阿峰对玉蓉的感情并没有那么深,倒是让老爷子有几许欣慰了。

    “老爷子,这个我不知道啊。”

    老管家昨晚一直伺候老爷子,外面的事他并不知情。

    他们的人盯着权二少到了酒吧就回来了,是老爷子自己说的,不用看着了,给权二少一点私人空间。

    “还不赶快去查是不是真的,也要给我查清楚,是什么样的女人,若是那些不正经的,千万要处理干净了,别让阿峰再有来往。”

    “明白,老爷子。”

    ------题外话------

    亲们,清清的奶奶病重了,医生说随时有生病危险,脑瘤,血管随时爆裂死去,医生不让住院了,让我们家属带回家。可能没有多少日子了,她突然血压两百多,当时就不能说话了,清清很难过,这几天也都在医院码字,评论区你们的评论清清也看了,但是没时间回,医院没网,文也是用手机传的。希望亲们谅解。

本站开通手机站: m.5200.net 或者扫描页面右上角二维码!

越多人阅读本书,更新越快,宣传本书网址:http://5200.net/17258p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搜索小说:
喜欢这部小说的人也喜欢:

武动乾坤

斗破苍穹

遮天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傲世九重天

百炼成仙

仙逆

医道官途

官术

异世邪君

天才相师

神印王座

修仙狂徒

永生

官仙

校花的贴身高手

黑道特种兵

天才医生

光明纪元

杀神

将夜

从零开始

暧昧高手

剑道独尊

天珠变

龙在边缘

重生之贼行天下

宠魅

成神

圣王

校园超级霸主

求魔

重生之红星传奇

全职高手

最终进化

官家

异界全职业大师

一等家丁

大周皇族

官神

长生不死

重生于康熙末年

网游之天下无双

极品太子爷

异能古董商

最强弃少

花门太子

超级医生

末日蟑螂

圣狱

异界艳修

官路弯弯

首席御医

锦衣夜行

带着农场混异界

七界传说

异世傲天

网游之无限秒杀

校园极品公子

明宦之风流无边

修真世界

召唤万岁

亡灵法师末世行

混混小子江湖行

武逆乾坤

修神外传

超级基因优化液

唐伯虎现代寻芳记

轮回1984

重生之衙内

超级教练

异世灵武天下

吞噬苍穹

全能奇才

神煌

误入官场

特种兵争霸在明清

校花的贴身保镖

战皇

华山仙门

超级兵王

重生之玩转魔兽世界

超级农民

网游之邪龙逆天

异界职业玩家

唐门高手在异世

官之图

俏皮丫头

杀手房东俏房客

异世药王

独步天下

龙骑战机

网游之射破苍穹

无限升级契约流

黄金瞳

宋起波斯湾

不朽丹神

小小魔王

左道旁门

天生神医

九项全能

神霄煞仙

大艺术家

古武少年

护花高手在都市

赤城

养个女鬼当老婆

死灵术士闯异界

都市征服

赤炼苍穹

贴身高手

异世医仙

宰执天下

极道特种兵

都市之雄

田园大唐

极品都市太子

召唤千军

风驭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哥几个,走着

异世封神榜

权财

真灵九变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魔法师莱恩传

都市无敌特种兵

鸿蒙之始

随风飘

我的美女老师

红色仕途

希灵帝国

医道无双

墨门飞甲

衡天记

无限修仙

数据散修

七界第一仙

网游之巅峰法师

无尽剑装

罪恶之城

丹武乾坤

圣堂

少年药王

武神

煮酒点江山

抗战之红色警戒

重生为官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校园全能高手

易筋经

赤血龙骑

问镜

我的老婆是公主

不灭武尊

网游之抢先半步

大亨万岁

剑傲重生

九流闲人

云的抗日

临高启明

灭运图录

校园修仙

超级科技强国

流浪仙人

都市藏娇

网游之战御天下

智能工厂

神匠职业领主

重生之百将图

造神

逆天成神

殖装

超级黄金手

重生死士

末世求生录

暗黑之骷髅王

无上皇座

黑暗血时代

龙组特工

天元神诀

少女契约之书

穿越清朝当皇帝

仙河风暴

创世霸神

重生之资源大亨

无尽武装

斗神

魔界的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