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宋风烟路最新章节《南宋风烟路》正文 第1326章 周瑜黄盖

5200小说网手机站二维码
  
    结果,你以为能够顺你心意的剧情,只不过是他人计划里的区区一环——

    完颜君隐,夔州、黔西之战林阡曾最看重的敌人,只因为早年退出金宋之争、宣称其追求天下太平,故而令此地所有人都小觑了他和被他算计……

    理想纯粹,谁说就等于不会手段毒辣?

    一股寒气随即从金陵脚底生起,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她适才就觉得韩丹的供词和陈铸的表现很奇怪,他俩相互矛盾、皆不像说谎、却对不上号,奇怪在哪里,现在才恍然,陈铸不是韩丹说的那个利用他的金人,陈铸不知道轮回剑在哪而小王爷却能笃定,因为小王爷才是那个金人的主……

    小王爷和陈铸,到底谁跟踪谁啊,谁是点苍剑法谁是谁的影子?压根不是小王爷通过陈铸现了叶文暄驻地,而是,陈铸通过小王爷穿针引线才得以盯梢。ΩΩE 小说WwW.1XIAOSHUO.COM“心有此意,何须问在前在后?”小王爷以行动悄然演出了这句话。

    “他才是韩丹的上线……”金陵一瞬握紧盛放着真龙胆的木匣,却忽而劲力全失:不对,没机会放,此刻完颜君隐居高临下,我便连真龙胆都无法挥。逆风到这地步真是前所未有,如何才能度过本次难关?!

    “不愧女诸葛,真是好洞察。”小王爷一笑,如昨般丰神飘洒,气宇轩昂,“不错,我手下曾目睹韩丹暗杀其战友,早便以此胁迫韩丹私通来往。这几日陈铸找不到你们无可厚非,你们躲得实在太隐蔽,若无内应我也觉棘手,好在,养兵千日用兵一时。”

    连金陵对局势都只是一知半解,吟儿就更加懵懂、受骗的泪在眼眶打转,这里没有思雪在,思雪应该是以相同的方式,去打压南北前十去了。

    原则至上的完颜君隐夫妇,此战有可能守住了他们的底线,却终究还是兵不厌诈了一次。此刻回全局,如果他们早就计划好要黄雀在后,那么几次三番对着战局轻擦而过,就不可能是枝节、而只会是推动。仔细想来,思雪的两次出现,恐怕都不是要助盟军,当然也不是偏帮金军……

    那么,刚刚的见面、深情、回忆往昔,又到底包含多少欺瞒?聚散当真无常,“竟是这般残忍!?”吟儿为自己、为陈铸感到寒心,她一度以为,陈铸对小王爷掷下重语是伤害小王爷,现在她意识到了,小王爷当时也没说几句真话。至于思雪对她……她不敢想。

    “残忍?”完颜君隐闻言,面色不改,神情清冷,“对你们的残忍,是对民众的仁慈。”

    吟儿一怔,见他承认,意识到适才自己真的感情用事,竟还误以为他们是战友,大错特错。

    陈铸大吼“你偏偏在,偏偏不合作,还帮敌人”时,小王爷的态度,其实是“不置可否”,是的,他绝不掠夺,可他也断然不是盟军的朋友!

    “可你,到底要干什么?”吟儿不解,难忍气愤,“不是只要控制平衡吗!控制到哪里去了?!”

    “放心,我会给金宋双方平衡,你们所有人或擒或杀,他们也不会少任何一个。从铁堂峡逃走那些,若能存活,我的兵都在下游等着捉。”不愧完颜永琏的儿子,这才是真正的思维先到一步,他连金人的后路都看到了。守株待兔,轩辕九烨甘拜下风。想法天真?到底是谁天真?

    小王爷的来意,被他和陈铸的对话覆盖,那些对话,回想起来,是半真半假的。

    真话是“我更愿见你们旗鼓相当、陷入胶着,方能给整个金宋带来平稳。”确实,他一直拿捏着局势的走向,是判官。

    假话是对“逃兵”“懦夫”“叛徒”的默认,他的目的是让陈铸等人沉浸在对旧事的伤感里、以及让吟儿等人对他感谢感激从而降低对他的戒备,让金宋双方见证了和确信了他的出局、自觉地将他从战局彻底隐去。

    还好小王爷退出?不。他一直在。由于藏在最暗处、最后面,谁都注意不到他和他的兵;因为时间最宽裕,他得以轻易地掌握、布局、操纵、调控。

    死一般的安静,出现在这场阴冷的战败后,华容道上,人越来越少,尸体和武器越来越多,还在加,极尽惨烈。诸将身体虽疲乏无力,心却怎会愿意弃械投降,奈何他们这些主将若不放下武器,小王爷不会命令其麾下停止对盟军其余战士的屠杀。

    多少次林阡率领众将血战,都从未因畏死而退避过半次,那也是因为,唯有顽抗下去才能反败为胜。而此刻敌人雷霆风暴,他们风中之烛,败局已定,拼命都是徒劳,何况小王爷太了解他林阡,分明故意不射他而先对准他的兵,攻心。

    “停手吧。”林阡淡声道,没有犹豫,当先将饮恨刀一掷入石,诸将见状唯能跟从,只是有快有慢而已,小王爷果然下令中止射箭:“将他们绑了!”

    一众兵将正要上前,却因林阡孤身伫立阵地最前而犹疑退惧,陇陕当地何人不识,这是令他们所有人都闻风丧胆的饮恨刀林阡,战地死神。如果不是因为他此战败了,他们竟都麻木地忘记了他到陇右之后就从无对手。虽然也相信他们主帅完颜君隐的能力,却远远见到这林阡不动如山的样子就感到不可逼视、难以靠近,甚至觉得他如此淡定就像诈败,到底谁攻谁守?奇也,这感觉,是到了一种就算是真败他们也不敢碰他的境地……

    “楚将军身边有你的人。”他们犹豫胆怯的过程里,林阡忽然全部无视、凝眸向高处对手,说了句好像和战局格格不入的话。

    小王爷居高临下,嘴角的那一抹浅笑,因林阡而凝结了分毫:“不愧是林阡,一针见血。”

    “惜盐谷、稻香村,每次你都能紧随其后,若非因为在楚将军身边安插细作,你做不到。”林阡说着这个故事的源头,“我也相信你的初衷,确是帮我们守轮回剑。”

    “不错,我比你来得更早,最初只为窥探究竟,却很快现这个村子寒烟弥漫。事情比我想象得严重。”小王爷望着他,风仪端凝,眉目英挺,“我逐渐猜到了寒毒可能也是南北前十想要的东西,只是楚前辈对它的渴望还不像对轮回剑表现得那么确定。”

    “进入这稻香村之后,我一直处在斗争中心、南北前十的监视之下,直到我进入临时据点、避开了金人眼线,才给了你能和我私下交流的机会,然而你从那时起,已经决意不帮我守剑。”林阡剖析。

    “原本我只想不动声色、静观其变——毕竟可能有两大战场,加之东山国派系林立,随便入局,反而可能打破平衡。”小王爷回忆,“后来,松海生的真龙胆惨案,我现是轩辕九烨指使素琴为之,这提醒我确信了南北前十意在寒毒。既然如此,我便更不能纯粹帮你,是以从始至终没有与你直接沟通。”

    因此他和陈铸对话时有假话——“两战?”他的诧异是装的。陈铸说“麻烦你看清楚局势再打”,他说“我失察”也是装的,他根本早就看清楚了、洞若观火!吟儿啊吟儿,到现在才觉刚刚有个细节是漏洞:曾经一度和林阡沙场持衡的完颜君隐,都已经说出“前几日的真龙胆,难道是你们放的”了,他怎可能不看出金人们觊觎寒毒,怎么不能推算出金军设计了“两大战场”?

    “我太了解南北前十,轩辕九烨向来喜欢抢占先手,所以会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挑准地形、全副武装,只要他们获得真龙胆,一定会当场就对你抗金联盟投放,如果我不提示你,宋方精英将在此地全军覆没;但一提示,则你林阡必胜,无影派仇恨金人,见你击败他们必然献毒,帮你对金军穷追猛打,虽然你一贯体恤无辜,原则上不太可能当场投放,但也不排除遇到特殊情况,在权衡轻重之后教金军灭绝。”小王爷说罢,金陵难掩震撼,他猜得真是一点不差,硬要说有出入,就是无影派归顺并非是看林阡击败金军——这点金人和他一样、没想到亦正亦邪的胡弄玉等人竟本心归盟。

    当时当地,完颜君隐阻止不了轩辕九烨设计林阡,如果提示了林阡又会令他饶不了轩辕……金宋把平衡难题给了小王爷?迎难而上,无法听凭心念的平衡就去由自己去引导全局!金宋双方,接下来全被他游刃于股掌——

    “真龙胆确实和轮回剑一样,是到谁手里就会引失衡的利器。但就布局早晚、原则底线来看,在寒毒到手的第一刻,金军必然投放,而你当场就投放的可能性低——一个‘必然’,一个‘可能性低’,我在寒毒之战经过考量,决定把战利品留给你;但为了保证平衡,只能把轮回剑之战的胜者定为陈铸,那东西给他,不会像寒毒那样立刻给周边带来灾难。”完颜君隐如是说,气质向来君子如玉,竟还透出些许野心和锋锐来,并不冲突。

    换往常,吟儿一定会嘴硬地说,你想谁赢就谁赢,想谁输就谁输?可现在辩驳不了,事实胜于雄辩,他真的做到了让战事完全顺着他的想法——先就让林阡赢得寒毒,至少无辜群众最安全,后患最低;而金军……轮回剑还有机会抢。

    “昨天傍晚,你让思雪来据点外,不止是向我通风报信?”吟儿颤抖着问出她一直不敢触碰的心结。

    “我准许她和你接触,确实是示警之用。示警,是为了在示警之后挑起你们和金人互耗。思雪无需直接说出金兵环伺,甚至只要被你看见,就能提醒林阡上心,我在,金人可能存在,从而他会带着戒心,和南北前十正面较量真龙胆。”完颜君隐睿智地说,“林阡、陈铸、轩辕九烨等人的战力,我全都了如指掌。林阡和轩辕九烨的博弈,通常都是林阡多留一手。我能够推断出:只要林阡知道金人存在,林阡赢的情况更大可能生,但杀人一万自损三千,他一定会被轩辕九烨消耗大半。”

    “而你,当时不露面,并不是因为对旧部下愧疚、尴尬,而只是因为不想对陈铸打草惊蛇,希冀金人全盘计划维持不变!”吟儿怒不可遏。

    “如你所言。”完颜君隐冷硬地回应,不曾辩驳半句。林阡心底雪亮,小王爷他,根本就是预定了席位,一直就近观赏并调控着战局,之所以不能露面,只是执棋者不入局罢了!什么“因为尴尬而不露面”?理想面前哪有什么尴尬!

    所以,林阡去追真龙胆,那不仅是金人对他调虎离山,更是小王爷对他的调虎离山,因为在小王爷的棋盘里,轮回剑必须被金人得到。

    “第一次祭出思雪是想给我们提醒,第二次祭出思雪,是为了给陈铸提醒?两次提醒,都非善意!”吟儿气愤不减,声音却低了些,难忍被出卖的伤楚,迫切要追问思雪的心意。

    “不错,韩丹对我麾下提起,轮回剑在叶文暄处,我自然不希望金军分兵,是以去提示陈铸勿再浪费时间追冷飘零。”小王爷原来是看出了陈铸兵寡,其缜密程度令人指。

    因此,思雪把汪道通等人的辎重打散,不是迷糊,而是故意,为的是一早就把所谓的轮回剑给打进陈铸视线,让他知道,那不是真的轮回剑,轮回剑不在这里你快走。这也是小王爷和陈铸对话时最半真半假的一句:“难道你打这么久了,还觉得轮回剑在这里吗?你们还有一路,不是没有机会,我不插手那里便是。”那句话,既是讥讽,更是下令,是催促。谁都猜错了小王爷对轮回剑的用意,小王爷不是自己夺,也不是帮林阡守,而是在静观陈铸夺,甚至促成陈铸夺得……是真龙胆的存在和干扰,推动着小王爷逆转了轮回剑的归宿。

    难怪林阡来救叶文暄时,胡弄玉等人“来的半途被金兵阻拦,是以才迟了这半刻”,那些金兵,现在回想起来全是小王爷的人,如此,盟军捉襟见肘,轮回剑必然难守。而这一切信息,金人都无法知情,恐怕还以为是天助我也。

    真龙胆在宋,轮回剑在金,似乎达到了平衡吧。如果战事到那里戛然而止那就还是太小看完颜君隐。轮回剑,那东西给陈铸得到,不会像寒毒那样立刻给周边带来灾难,但,那只是“立刻”而已,灾难怎会没有?金人的古戍大荒阵早就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完颜君隐看得透彻:

    “金宋两边无论谁都不是省油的灯,不会甘心于局势就此平衡,从来不会令我如愿,势必还有一场战斗。我来稻香村久矣,早就对村北地形察看过,知道这里是构建阵法的天生之地。加之细作告诉我楚前辈的行踪,是以我推测,金军必然借石、树摆出掀天匿地阵的缩影,最快地打败你们获取真龙胆。而你们,不可能不趁早夺回轮回剑,既然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我不介意黄雀在后、坐享其成——天下太平的方式,可以是你们双方战力制衡、相持不下,更可以是你们完全互耗、尽数葬身于此。”

    金宋双方折损了大半,却还尚有余力,小王爷原是希冀利用阵法将他们继续消耗,直到耗完,奄奄一息!没错他的理想是求平衡,但高强着旗鼓相当,低微得旗鼓相当,对他来说是一样的,一样会使金宋胶着。

    不,不对,不一样,后者更利于天下苍生。吟儿死死盯着眼前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男人,如鲠在喉。事实和他说的非常吻合,金宋双方尚有余力时,古戍大荒阵的平衡膨胀崩坏,真的会殃及周边无数民众;而此刻平衡到奄奄一息,分明对周边百姓来讲是最佳结局。或许,他的想法才是对的,什么林匪什么南北前十,统统都是祸根、祸水、祸害、祸,还是死了比较好。

    而尚有余力和奄奄一息,其实只是一线之间,必然经历回光返照,如果方才岳离没有作为楚风流的奇兵出现,小王爷可能会提前开启他设置的迷宫阵、作为压死金宋的最后一根稻草、结束那个他不想看到的末世景象。哪怕,强行中断阵法需要付出代价。

    “然而你高估了我们,无论是料敌于先,抑或以逸待劳,还是出其不意,他们体力保留都比我们多。无论你怎样维持,如你所愿油尽灯枯的只能是我们,我们从根本上还是无法耗完他们。”金陵追问,吟儿回神,察觉林阡神志不清、要依靠着她才能站稳,只怕撑不过半刻就唬不住那些要来绑他的敌人。

    “我自然算到,你们要兼顾两战、捉襟见肘、疲于奔命,但想要持平不是没有办法,你们可以、也必须、带着寒毒一起来战。”完颜君隐说时,众人全是一惊,“果然。”金陵却是早有准备,如今全然印证,阵法里宋方曾经濒临覆灭,金陵不得已而真龙胆,这一行为竟也是完颜君隐的故意设计——

    林阡如果取得真龙胆,“当时”就放毒的可能性低,当时不投不代表未来不会投,尤其是迫不得已之时。“不排除遇到特殊情况,你权衡轻重后教金军灭绝”,说的就是这里,古戍大荒阵——小王爷他要的,根本就是“宋军带着寒毒”和“金军带着轮回剑”大动干戈、两败俱伤,从而使他一战歼灭四大害。

    “只要对阵开始,金宋注定双输,俱是我军瓮中之鳖,真龙胆自然也全部销毁在这里,轮回剑最终会归还给南宋武林,但你们这些高手,没几个能活。”他述说着他的理想,眼神那般明亮。

    陇陕战场兵荒马乱、烽火连天,谁人能料,他们的先锋,全被这完颜君隐神不知鬼不觉地毁灭在这偏远之地!此战最大的黑手不是他,但他一定是最强的幕后,从外干预、全盘破坏、不费吹灰之力,让旁人摆好的棋局全都为他所用,不减乃父风范!

    “多年不见,还是那般机关算尽,教人佩服得五体投地。”吟儿攥紧拳,恨恨地说。小王爷对陈铸说的最真的一句话,是“我只愿止战。无论以战止战,抑或以身止战”,此战,他始终算计着金宋双方,如果以战止战能一劳永逸,他不介意为了天下这般计算。

    “多年以前,我便下定决心,一旦我势力成型、羽翼丰满,便会尽一己之力,将天下大势止于当时情境,勿再见任何侵略或反抗。林阡,让你明白了再上路,也好。”小王爷说罢这原则,双眸一凛,仿佛要将人刺穿,何其冷厉也,一声令下,是对正环伺于林阡周边的麾下:“拿下他。杀了他。”

    拿下他,杀了他,太熟的字眼和语气,却是第一次,这个“他”是指林阡。小王爷勒令他们必须行动,而他们如找到主心骨般,鼓足勇气,一拥而上。

    “慢着!”吟儿原想提剑却是浑身疲乏,本能挡在林阡前面抱住以身相护,背对着小王爷作最后的辩论:“将天下大势止于‘当时情境’?这理想,这般局限,也不管这天下原本属谁,在之前的一切都不算?!”

    “原本怎样,追本溯源,古今谁能说清。人活百年,本就局限,我只愿我在世之时,天下无民不聊生、战火频仍!”小王爷斩钉截铁,目光深邃。

    天空不知何时已从灰色转白,整个世界如同在陈旧中迎来新生……那个完全符合他完颜君隐思想的新世界,仿佛已经真的要到来。

    整个稻香村,唯有松海、童宅和此地留存青烟,如疤痕一样镶嵌于半空,经久不灭,贻害千年——都是真龙胆,松海和童宅皆是金军授意素琴所放,而此番虽金陵投却是盟军诸将所有人的罪责,林阡吟儿当其冲。这些年来,他们每当提到自己有没有杀错人,都是胆战心惊!

    吟儿被小王爷的语句和所见景象同时震慑,心想林阡的理想虽是抗金,却也杀了宋人不少,难免作孽、负罪;而完颜君隐,理想是中立,至今竟无愧于心……

    怔怔地望着这一缕缕青烟失神,仿佛那就是稍纵即逝的青史……

    也正是蔓延在主村范围青烟缭绕,影响了金宋在两大战场讯息的即时传递,所以他们只能按照小王爷的想法亦步亦趋,难以应变。宋军本来就是当局者迷,而金军,一定程度上也是搬石砸脚、作茧自缚。

    “胜南……”吟儿抱住林阡,既是给他挡着即将砍到的刀枪剑戟,也是用尽力气支撑着不给他倒下去。

    “这情景,真像是,上天给了我一双大杀四方的刀,却给你一道刚好灭我的力……”林阡苦笑,眼神清浅,她不知这万箭齐千钧一为何他还要说笑,却懂再多的挣扎也都是空谈。

    这个深谋远虑的小王爷,他在收割之前,就已坐收渔利,接下来环庆一带他必然一家独大,甚至放眼天下也可能星火燎原。这样的人,不愧完颜永琏的儿子,他太懂,作为中立方,形势胶着时大家都得去求他合作,被他反杀了金宋这么多先锋,双方也不可能联合去打他复仇。

    如果一定要说他的计划有偏差,他唯独有漏算的是“人”,除了胡弄玉之外,他还有一些没算到的、勉强才弥补的细节——

    原本,小王爷只是希望林阡因为他的存在而把金人和寒毒联系在一起想,而林阡却既想到寒毒也想到了轮回剑,所以立即赶回救轮回剑。“林阡,你也不是太逊色,比我预料中现轮回剑要早。”于是,小王爷不得不派出一路兵马相拦,“然而,韩丹居然想杀你,这一点连我也始料未及,竟使你第一个出局、宋军如失中流砥柱,而天尊岳离竟也在此,更教我意料之外,此消彼长,形势一度失衡到,即使加上寒毒你们都无法抵抗金人。”

    不错,林阡比想象中救叶文暄要早,那是因为韩钰在世上不是全无痕迹,殷氏兄弟一直没有忘情;而当宋方遭遇韩丹背叛、一盘散沙之际,好在冷飘零、独孤清绝能够力挽狂澜,尤其后者,战力无双,教敌人战友无不叫绝。“所幸有这千载难逢的悍将独孤清绝,帮我硬生生达到了形势的平衡。”

    小王爷对林阡虽然珍惜,却带着杀无赦的口吻;而小王爷对独孤,激赏之余明明留了一丝要将他收于麾下的生机,如果说林阡伏诛、南宋盟军树倒猢狲散,他无法估计厉风行、叶文暄等人何去何从,却知道独孤清绝一定最为游离,因为,独孤到现在还没有放下残情剑。

    然而那名唤独孤清绝的男人长披肩,神情漠然,谪仙般天人姿态,仿佛没有看见他期待的目光,久矣,却挽了身边红颜的手,将佩剑掷在了饮恨刀边,一时乱石崩云:“不是帮你,是帮他。”

    毫不深情,道是无晴却有晴。盟军诸将虽要赴死,却都闻言心中一暖。

    小王爷脸色微微一变:“可真教人舍不得。”

    当是时,小王爷背过身去,一个“一概不留”的手势,麾下全都试探结束,齐向盟军奔突而来,霎时天色又暗,却非黑彻,而是,如血一般,日出日暮,孰是孰非?短暂的光明顷刻被乌云吞噬,天空由惨淡的灰白、怵目的殷红,转而变成幽深的紫,继而演化成荒凉的黑……

    铁堂峡另一头,依稀震天巨响,争如雷辊电霍,触泥石激流,漫山遍野鬼哭狼嚎,充溢耳畔,诡异恐怖。

    置身刀兵漩涡,情况如斯紧急,林阡总算有些清醒,揽住吟儿要将她撇到身后,体力近乎透支,面容却还那般沉稳。

    “你,有后招?”吟儿看林阡岿然不动,不像要绝境爆、走火入魔的样子,心里一喜,妥帖得很。

    “没有……”虽然林阡一直对小王爷有所保留,可是真的没办法再把心分给轩辕九烨、陈铸、楚风流之外的更多敌人。

    吟儿没想到他在这种必死无疑的情况下还能保持这般淡定,实在是又好气又好笑,可已经来不及气或者笑了。

    无穷压力、无数杀气,从四面八方,全朝他们冲灌而来,硝烟、尘沙、马蹄、刀剑,一瞬间,好像,都已经是前世的事。

    小王爷完颜君隐,他的底线、原则始终存在,并且格局非常之高,何以众人明明了解却还能将他忽略?追根溯源,是惜盐谷柏轻舟让他最先出局,才害得金宋双方都无端端忽视了他……可这样的人,哪该折戟在大局观考验的第一关?!可笑所有人都一叶障目不见泰山!

    那时那刻,虽然昏沉,胡弄玉心中却生出个令她惊魂的可能性:这小王爷在金将身边有眼线,那柏轻舟,会否是小王爷安插在主公身边的……内奸?经历过惜盐谷之战的胡弄玉也知道,其实,心系天下苍生,顺应时代潮流,小王爷和柏轻舟才是最相似的,所谓武斗、论势全是假象,实际在第一轮他们就已经一拍即合?!

    会是这样吗,否则,以柏轻舟那般神乎其神的能力,怎会将他完颜君隐看轻?还看轻到那般地步!

    柏轻舟,惜盐谷,真龙胆……这三者,是有关系的,他可能早就知道主公想要真龙胆救命,可他刚刚说他看到松海毒案才确信寒毒,他到这时候还在骗林阡?为什么?

    为什么,为的,是掩护柏轻舟吧,未来群龙无的抗金联盟,有个去得虽晚、却身居高位、只手遮天的军师柏轻舟!她会带领盟军走向他要的局面,他要的时代……

本站开通手机站: m.5200.net 或者扫描页面右上角二维码!

越多人阅读本书,更新越快,宣传本书网址:http://5200.net/6229p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搜索小说:
喜欢这部小说的人也喜欢:

武动乾坤

斗破苍穹

遮天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傲世九重天

百炼成仙

仙逆

医道官途

官术

异世邪君

天才相师

神印王座

修仙狂徒

永生

官仙

校花的贴身高手

黑道特种兵

天才医生

光明纪元

杀神

将夜

从零开始

暧昧高手

剑道独尊

天珠变

龙在边缘

重生之贼行天下

宠魅

成神

圣王

校园超级霸主

求魔

重生之红星传奇

全职高手

最终进化

官家

异界全职业大师

一等家丁

大周皇族

官神

长生不死

重生于康熙末年

网游之天下无双

极品太子爷

异能古董商

最强弃少

花门太子

超级医生

末日蟑螂

圣狱

异界艳修

官路弯弯

首席御医

锦衣夜行

带着农场混异界

七界传说

异世傲天

网游之无限秒杀

校园极品公子

明宦之风流无边

修真世界

召唤万岁

亡灵法师末世行

混混小子江湖行

武逆乾坤

修神外传

超级基因优化液

唐伯虎现代寻芳记

轮回1984

重生之衙内

超级教练

异世灵武天下

吞噬苍穹

全能奇才

神煌

误入官场

特种兵争霸在明清

校花的贴身保镖

战皇

华山仙门

超级兵王

重生之玩转魔兽世界

超级农民

网游之邪龙逆天

异界职业玩家

唐门高手在异世

官之图

俏皮丫头

杀手房东俏房客

异世药王

独步天下

龙骑战机

网游之射破苍穹

无限升级契约流

黄金瞳

宋起波斯湾

不朽丹神

小小魔王

左道旁门

天生神医

九项全能

神霄煞仙

大艺术家

古武少年

护花高手在都市

赤城

养个女鬼当老婆

死灵术士闯异界

都市征服

赤炼苍穹

贴身高手

异世医仙

宰执天下

极道特种兵

都市之雄

田园大唐

极品都市太子

召唤千军

风驭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哥几个,走着

异世封神榜

权财

真灵九变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魔法师莱恩传

都市无敌特种兵

鸿蒙之始

随风飘

我的美女老师

红色仕途

希灵帝国

医道无双

墨门飞甲

衡天记

无限修仙

数据散修

七界第一仙

网游之巅峰法师

无尽剑装

罪恶之城

丹武乾坤

圣堂

少年药王

武神

煮酒点江山

抗战之红色警戒

重生为官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校园全能高手

易筋经

赤血龙骑

问镜

我的老婆是公主

不灭武尊

网游之抢先半步

大亨万岁

剑傲重生

九流闲人

云的抗日

临高启明

灭运图录

校园修仙

超级科技强国

流浪仙人

都市藏娇

网游之战御天下

智能工厂

神匠职业领主

重生之百将图

造神

逆天成神

殖装

超级黄金手

重生死士

末世求生录

暗黑之骷髅王

无上皇座

黑暗血时代

龙组特工

天元神诀

少女契约之书

穿越清朝当皇帝

仙河风暴

创世霸神

重生之资源大亨

无尽武装

斗神

魔界的女婿